是想重一点还是快一点 一次又一次的顶撞

楚瑜宁站起身微微扬起头,目光凝在楼上的唐铭彦的身上,他脱掉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穿着披着一件宽松的浴袍,慢慢的从楼上走下来。

是想重一点还是快一点 一次又一次的顶撞

楚瑜宁看着他走到了近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

“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那么我弟弟的肾源就拜托唐先生了。”

楚瑜宁的目光透过唐铭彦裸露的胸肌一路向下,知道看不到的时候,才收回目光。唐铭彦看着她,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深意的笑容。

“我让你做,你却推给我做?虽说是你出的主意,但我毕竟是执行者,只能说你还算经得住考验,但不代表完成了我交给你的任务。”

楚瑜宁平静的看着他,她没有任何的不满,发火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哦?你这样子好像意料之中啊。”

楚瑜宁学着他挑起眉头,抱着胸露出戒备的姿态。

“确实是意料之中,唐先生是个精明的商人,抓到了我的痛脚,还不狠狠的利用,挖空我身上每一点可以利用的价值,如果你真的答应了,不符合你吸血鬼的本质。”

唐铭彦越来越喜欢楚瑜宁这个样子了。他伸出手摸着她还略带湿气的头发。

“我就喜欢聪明人,看来爷爷给我选的老婆,还不错……”

楚瑜宁笑了笑,并不为所动。

“唐先生,我们各取所需,不如说说条件。”

唐铭彦听了很痛快,他松开了手坐在了沙发上,微微仰头让自己处在一个舒服的位置里面,楚瑜宁坐在他的旁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你知道么?你身上很怪,我见过太多的富家女,你是他们中最忐忑不安想要证明自己的一个,虽然你隐藏的很好,但是你的内心缺乏安全感,但是你又那么聪明,一举一动完全符合乔洛伊,但我却觉得你不是……”

楚瑜宁听到这里,偏过头看向他的眼睛,说道:

“我确实不是,唐先生我想你很清楚,我原本生活幸福,每天日子过得很逍遥,因为我身后有个坚实的臂膀,如今这个臂膀没有了,我需要快速的成长,我必须小心翼翼待在我素未谋面的丈夫身边,讨好他以及他的家人以此来保住我以及我的家人。”

唐铭彦听着,楚瑜宁又加了一句:

“不是说,伴君如伴虎么?我在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也不为过吧。”

唐铭彦在黑暗中笑着,他总觉得这个楚瑜宁的身上充满了不对称的情况,她漂亮聪明,却又格外的留心别人的态度。她了解下人的心思,说话十分的谨慎小心,只是偶尔却又有种莫名的高贵。她的身上有着许多不对称的地方。

“好,这件事情放下不谈,我们谈谈婚后的规矩。”

楚瑜宁看着他,唐铭彦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脑,打开,里面显示出了唐铭彦列出的一百多条婚后准则,楚瑜宁简明扼要看了几条。

“第一,婚后乔洛伊需要履行应尽妻子的义务,并在三年内与唐铭彦生育至少一个孩子。

第二,婚后乔洛伊不允许干涉唐氏公司运作,不允许干涉唐铭彦的私生活……”

楚瑜宁看了两条就放下了。

“简单来说,娶我回来生儿育女,侍奉长辈,且后宫不得干政,没有话语权,没有表决权。那么唐先生我想知道我拥有什么权利?”

唐铭彦看着她,说道:

“你拥有唐家少夫人的名头,对我的个人资产的部分资产具有使用权。”

“我需要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一位端庄娴淑的妻子,我们之间以我为主导,唐氏与乔氏之间以唐氏为主,一切有损我的形象,有损唐氏的行为都被禁止,除此之外,你想做什么都随你,懂了么?”

楚瑜宁听完,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一下。

“你需要的我可以满足,但是同样的我也有三个小小的要求。”

唐铭彦微微颔首,楚瑜宁便继续说道:

“第一,我时间自由,工作自由,至于我做什么我会依照我自己的兴趣来寻找你不许干涉。当然我保证不会有损你需要的形象。”

唐铭彦点头表示答应。

“第二,你要一直负担我父亲我弟弟的医疗费,并且优先为他们选择合适脏器来源,直到我们之间解除关系。”

唐铭彦微微点头,说道:

“可以!”

楚瑜宁想了想又说道:

“第三,你一年之内不可以碰我。没人的时候分房睡,有人的时候同房不同床。”

唐铭彦眯起他狭长而魅惑的眼睛看着楚瑜宁,问道:

“你还记得我的第一条说的是什么么?”

楚瑜宁嗯了一声说道:

“唐先生正当壮年,我的身体检查报告单你应该看过了,我们想要个孩子根本不是难事儿,那么问题就在于你不爱我,我觉得我们这样强行生出的孩子,可能会缺少人情味?我觉得唐氏的继承人,也是乔氏的继承人,我希望他能在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下成长。”

楚瑜宁说完,唐铭彦放肆的笑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我会爱上你?”

楚瑜宁笑了,她竖起了三根手指,一双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唐铭彦,认真的说道:

“我保证在这个期间,不会让唐老董事长心急,当然我希望唐先生会爱上我,这样我们的婚姻质量会提高,我知道您觉得这不可能,但不试试谁知道结果是什么呢?”

楚瑜宁看着她,看着她眼底的那份冷傲,便让他多了一份征服的欲望。他凑近了去看楚瑜宁的眼睛,嘴角挂着他的招牌宠溺笑容,他微微挑了一下眉头,说道:

“资料里面说你很爱我……”

楚瑜宁笑了一声回应道:

“我妈妈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不过我这个人喜欢有挑战的事情,我喜欢赢。”

唐铭彦看着楚瑜宁的眼睛,有一瞬间他想要将她压在身下,征服她。他的眼中对她多了一丝好奇。

“你果然很聪明,知道如何勾引起我的兴趣。乔小姐!”

楚瑜宁往后退了一点,缓缓的站起身子来,说道:

“如果你都答应,我们的协议就从今天开始吧。”

唐铭彦看着她,忽然有点期待他们的婚后生活了,他站起身子,伸出手。

“合作愉快!”

楚瑜宁同样伸出了手,彼此握紧了,楚瑜宁回应道:

“合作愉快!”

“啊……唐少,疼……”

“唐少还有没有关门……”

“安静点,宝贝!”

现在已经过了零点了,但是隔壁的唐铭彦和新近的小明星仍旧在抵死缠绵,楚瑜宁甚至可以肯定唐铭彦就是故意开着门让她听到这羞人的声音。

“唐铭彦,你不要太过分,每天都忘记关门,每天都要我给你送避孕套。”

一连三天,唐铭彦换了三个女人,每日出去采花,晚上就带回来继续采,楚瑜宁的存在就是替他关门送避孕套的。

听着那声音嗯嗯呀呀的,每一个小时停不下来了,楚瑜宁便只能去关门,两间卧室中间只隔了一个交叠屏风,如果不挡严实,就跟在她眼前上演春宫图一样。

楚瑜宁忍受不了就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手搭在那山居图屏风上,便听到里面一个娇俏的女生微微喘息着说道:

“唐先生,这一次盛世皇后选角我想演女二号,您觉得可以么?”

唐铭彦原本还有激情,他眯起了狐狸一样的眼睛看着身下的女人,

“你这样心急,让我觉得恶心,滚。”

唐铭彦站起身子,披上了宽大的浴袍,走到了半路看到地上的红酒拎起来看了看。

“这个牌子不错,只是可惜这个年份的味道我不喜欢!”

那个小演员在床上愣了三秒,立刻爬起来从后面抱着唐铭彦,她以为唐铭彦是她的小男友么?惹恼了他还不赶紧跑,上赶着用身体灭火,她也不怕烧死自己。

楚瑜宁看到这里暗暗的叹息一声轻轻的滑上了门,她回到自己柔软的床上,将自己完全深陷进被窝里面,闭上眼沉沉睡去。

夜里她翻了个身子,手指搭在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上,她伸手上下左右摸了摸都是硬邦邦的,她睁开眼借着月色看到了一张白皙的男人面容。刚睁开眼看的时候,那白色的脸庞好像午夜飘荡的孤独幽魂,吓的楚瑜宁出了一身冷汗。

“啊……是谁?”

楚瑜宁本能的往后退,自己的身子一下子掉到了床下面,唐铭彦连带着枕头也推下去,自己挪到了床中间的位置,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楚瑜宁看着鸠占鹊巢的家伙,当即便怒了,喊道:

“唐铭彦,你给我起来,这是我的床,你的床在隔壁!”

唐铭彦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翻了个身,身上那浓重的酒气显示着他已经喝醉了的本质,他嘟囔着说道:

“那个床上没有女人,我睡不着!”

楚瑜宁单手拍着脑袋,他这样到处睡姑娘难道不会得花柳病的么?床上没有个姑娘竟然睡不着。楚瑜宁看着他裹着被子就要安稳的睡过去,心里的气不大一出来,她一把扯下了床上的被子,唐铭彦没有恼怒只是缩成一团,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喊道:

“冷,我好冷,妈妈我冷……”

“谁是你……”

楚瑜宁想要说他无赖,可是偏偏她会心软,白天强势的唐铭彦,喝多了酒竟然会喊妈妈,只听说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想到自己的弟弟也经常抱着她喊着妈妈,心里便会心疼他。

“算了,就当是我上辈子欠了你很多钱没还你。”

楚瑜宁伸手将被子给他盖上,看着他已经完全的醉了,浑身的酒气让她也没有心思在睡在这张床上。

她从柜子里面取出了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缩在了房间中的沙发上睡了。

早上她刚刚醒来,楼下便有些吵闹,自从王叔走了以后,这房子便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安静的有些可怕。楚瑜宁披上了睡袍慢慢的走出去。

“小蓝是你么?”

楚瑜宁半眯着眼睛,睡袍松松垮垮的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她伸手扶着栏杆问了一句,小蓝回答道:

“少夫人,是我,还有老爷和老夫人也来看你们。”

楚瑜宁听到这两个称呼瞬间清醒了,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楼下,一对儿老妇人对她轻轻的招手。

“爷爷,奶奶……”

楚瑜宁瞪大了双眼,立刻就要下去,唐铭彦的奶奶开口了。

“不必着急,我们在楼下坐一会儿,知道你们年轻人起的完,新婚三日无大小不必忌讳,你去喊小彦起床吧。”

“哎,我这就去,爷爷奶奶先坐。”

楚瑜宁抱着自己的睡袍踢踏着鞋子便跑回去了。一向早起的唐铭彦竟然还在她的床上睡的香甜,楚瑜宁扑过去喊道:

“唐铭彦,爷爷奶奶来了,你快起来!”

唐铭彦翻了个身子将她抱在怀里,语气暧昧的说道:

“宝贝儿你昨晚累到我了,我们晚点再起来,奶奶不会生气的乖,再让我睡一会儿……”

楚瑜宁刚要发火门口的王叔便咳嗽一声说道:

“老爷说让少爷多休息,他们就是来看看你们小两口过得好不好。”

楚瑜宁感觉自己,内心有一万只马在草原上奔跑,她推开了昏睡的唐铭彦,自己去洗漱,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回到大厅,她简单的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穿戴一身红色的小裙子,整个人喜气洋洋的。

“爷爷奶奶,早上好!”

小蓝端着一个精致茶壶在楚瑜宁的手边,王叔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楚瑜宁便立刻会意,沏了两杯茶恭敬端给两位老人喝。

“爷爷,奶奶喝茶。”

楚瑜宁稳稳当当的将茶杯送到了两位老人的手中,老人也都比较欣慰,说道:

“好孩子,我们铭彦没有爸爸妈妈,但是规矩是不能变的,给你红包大吉大利。”

楚瑜宁结果了两个红包捏在手心,连连道谢,唐铭彦终于起来了,刚刚洗了澡,头发还湿哒哒的,只披了一件浴袍从楼上走下来。直接扑进了老夫人的怀中,好像个孩子一样的撒娇道:

“奶奶,你怎么一大早就带着爷爷来查我,好不容易睡了个懒觉。”

老夫人摸着他的脸,笑呵呵的说道:

“你不是一直失眠吗?又喝醉了?”

唐铭彦举着手指发誓道:

“不是喝醉睡的,是……”

唐铭彦靠近了老夫人的耳朵,小声的说道:

“是抱着她睡的……”

老夫人听了便打他,笑道:
“我这宝贝呀,她要这能把你这失眠的毛病治好了,那就是大菩萨了。”

唐铭彦笑着看了一眼楚瑜宁,说道:

“也许呢!”

王叔带着人上去收拾房间,楚瑜宁有些紧张和局促的坐着,爷爷一直在用老花镜看报纸,沉默异常,等着王叔下来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两句,也有小蓝红着脸跟唐铭彦小声说,一家人真不知道干嘛都要这样说话。

老爷目光凝在唐铭彦的身上,唐铭彦的嘴角勾了一下,说道:

“洛伊说先跟我培养一下感情,她的身体报告我已经给你们发过去了,她说我们两个身体没有任何的问题,想要孩子随时都可以。”

楚瑜宁听到这话,脸直接红了,低着头坐在唐铭彦的身边,知道他们在讨论的应该是避孕套的问题。奶奶听说了以后拉着楚瑜宁的手说道:

“老头子,不着急,这姑娘我看着就喜欢,这才结婚几天,你着什么急,让他们小两口好好培养感情,想要多少个重孙子会没有。”

老爷敲了了一下拐杖,站起身子来说道:

“咱们该走了,别让公爵等着我们。”

老夫人站起身子,拉着楚瑜宁的手,温和的笑道:

“小彦,好好对洛伊,我们呢要去思迪公爵的府上住上一段时间,老头子说要去看看以前的老友,三个月内就不会回来了。”

唐铭彦抱着老夫人说道:

“奶奶,我会想你的!”

老夫人拍拍他的手,将两个人的手放在一起,说道:

“你们好好过我们才会放心,才是真的惦记我们了。”

楚瑜宁嗯了一声,老夫人又拉着楚瑜宁小声到一旁吩咐道:

“洛伊呀,奶奶看你是个好孩子,你帮奶奶好好照顾他,小彦这孩子心思重,容易头痛睡不着觉,你多关心关心他,奶奶就把他拜托给你了。”

楚瑜宁听了以后,嗯了一声,这样的拜托照顾,会让她觉得内心温暖。

“我知道了奶奶,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她说话的样子好像一个害羞的小媳妇,会让唐铭彦欢喜的想要掐她的脸蛋。

老爷和老夫人离开,房间被整理好,房间里面只剩下他们两个坐在楼下大厅里,慢慢的吃着小蓝做的早餐。

小鞠带着一箱子东西走到了餐厅,问道:

“少夫人,其他女人的东西该扔了还是送回去?”

楚瑜宁看了看唐铭彦,说:

“你家少爷的人,自然该问你家少爷!”

唐铭彦将手中的刀叉放下说道:

“以前怎么处理现在就怎么处理,这点小事儿也要来问我?”

小鞠身子一颤立刻答应一声道:

“我这去交给安正。”

小鞠这是将她看做女主人,才会刻意的问她一句,只是楚瑜宁忍者早上的气才故意讥讽了他一句,如今唐铭彦说了她,楚瑜宁自然要护着,便开口道:

“唐先生,我的衣服被你的女人穿跑了,拿衣服可是法国高级定制款,在A市就这一件,若是她发了个微博炫耀,很多人就会猜到那是我的,现在的网民都跟福尔摩斯侦探一样,顺藤摸瓜的查出来岂不是有损你的形象?小鞠来问一句也是为了唐先生好嘛!”

楚瑜宁说完,唐铭彦擦了擦嘴角,靠在椅背上,看了看她正在喝茶便道:

“以后这些事情都交给你办吧!”

唐铭彦说完站起身就走了,楚瑜宁知道他是故意在刺激她,可是也要她真的在意才行,楚瑜宁招招手对小鞠说道:

“打电话给她,让她去医院一趟,衣服要拿回来这个也要送走。”

小鞠答应一声就下去了。楚瑜宁缓缓的靠在了椅背上,好歹第一关过去了,唐铭彦的爷爷奶奶并没有认出她并不是乔洛伊,她长出一口气,靠在椅背上偏头看着外面小鸟落在了外面那棵香樟树上,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门铃响起,唐铭彦的助理何劲走了进来,他带着金丝框的眼睛,做事儿永远都是一丝不苟的,开始汇报今天的行程。楚瑜宁在看着外面的小鸟叽叽喳喳的叫着,偶尔飞扑棱着翅膀,直到身旁落下另外一只鸟儿,相互依偎着在枝头歌唱。

“总裁行程汇报,10:00,云北广场,我们料理店的剪彩仪式。11:00希尔顿酒店有一份商务午餐,对方是立法会的委员长韩东君。13:00,H市唐家基建的总经理薛茂与总工程师王海陆就我们新接手的地皮的开发的第一次研讨会……”

何劲的声音是播音主持级别的,但是这样浑厚中正的嗓音并没有吸引住唐铭彦,他只是趴在沙发上看着楚瑜宁正看着外面的小鸟莞尔一笑的模样。

“总裁,总裁?”

何劲喊了两声,唐铭彦才转过头来,他原本笑着的面容也都僵住,冷冷的看着他有种被打搅了好事儿的冷气压。

“怎么?”

“总裁行程,我刚刚汇报完了,请问总裁需要增加和删减的有哪些?”

唐铭彦看着楚瑜宁问道:

“宝贝儿,你今天都做什么?”

楚瑜宁知道唐铭彦总是记不住每个女人的名字,所以他会叫左右人都是宝贝儿。楚瑜宁转过头,脸上的笑容收起,缓缓站起身说道:

“去医院照看我爸爸并看一看我的弟弟,顺便将自己的衣服拿回来。”

唐铭彦看着她的脸上带着戒备的走向了楼上,自己原本刚刚绽放的笑容也都收了起来说道:

“剪彩商务宴会都不去,上午去海心基地。”

何劲改了行程问道:

“总裁要去海心基地,是去探班尹忆彤小姐么?需要准备花束和饮料么?”

唐铭彦点点头说道:

“她不正在跟我们的医院拍摄广告么?我们去看一看,东西你看着准备,中午饭也是一起,下午的会议往后延迟半个小时。”

何劲答应着,偷偷看了眼刚走到楼上的楚瑜宁小声的问了一句:

“总裁毕竟才结婚,如果这个时候被媒体拍到探班似乎不太好。”

唐铭彦踢了一脚何劲,说道:

“养你做什么的,让他们写的好看一些不就行了。”

“是是是!”

何劲跟唐铭彦先出门,楚瑜宁亲自给弟弟还有乔董事长煲汤,等着唐炖好,她装进了保温盒里面,提着饭盒坐上了安正的车赶去医院。楚瑜宁直接上了十八楼,她走到了1816的房间,推开门。

“云麓,看看……”

楚瑜宁推开了门,可是里面却空无一人,楚瑜宁眨了眨眼睛走进去将保温盒放在了桌子上,出去问护士肖敏。她一着急便脱口而出,道:

“小敏,云麓去了哪里?他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

小敏愣了一下抬头看到了楚瑜宁,尴尬的笑了一声说道:

“他应该在隔壁1818的房间,他跟隔壁的患者关系很好,应该在跟他说话。”

楚瑜宁听到云麓竟然跟一个男人的关系很好,真是不敢相信。她快步走过去,那小敏在原地嘀咕着说道:

“她是云麓的姐姐么?感觉有点像又不像。”

身旁的小护士童言,拿起了手机说道:

“她姐姐只穿地摊货,这位一看就是大小姐,身上那件衣服比你一年的工资还高,你看这是时装秀上的经典款,天价。”

肖敏嘀咕了一声说道:

“只是云麓的姐姐好久没来了。她刚才叫我小敏,我还以为是她姐姐呢!”

童言指了一下她身上的吊牌说道:

“肖敏,小敏,也许你听错了吧。”

肖敏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了。

她小心翼翼的走到1818的门外,房间里面是云麓满满的笑声,楚瑜宁听到之后心里高兴了不少,他的弟弟从小因为生病,所以一直没什么朋友,性格内向有些抑郁,她为此担忧了许久,如今听他这样高兴放肆的笑,心里跟吃了蜜糖一样。

她轻声的敲了敲门,门里回复道:

“请进!”

楚瑜宁真不敢相信旁边住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声音清冽的好像山间的泉水,她推开门,低头浅笑,温柔客气的说道:

“先生您好,冒昧打扰。”

她抬起头,一个男人正坐在轮椅上,正在与楚云麓下围棋。两个人的脸上都有笑意。楚云麓抬头看到她,惊喜的叫了一声:

“姐姐!”

楚云麓扑过来,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身旁的男人,习惯的推着轮椅转过来,对着楚瑜宁微微点头,楚瑜宁看着他,面容清瘦好像温润的公子,偏偏一双眼睛是淡淡的蓝色,左耳上有一只蓝色钻石耳钉,温暖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在他的笑容上,晃了她的心神。

楚瑜宁看着他,被这样这样的容貌吸引,怔在了原地。

“姐姐!”

楚云麓不争气的拽着她的手晃了一下,楚瑜宁这才醒过来,微微颔首道歉。

“抱歉,我从没看过这么好看的人,实在抱歉。”

楚瑜宁抵着头,说道:

“我是云麓的姐姐,我是……”

楚瑜宁在这一刻愣了一下,身旁有个小护士进来,楚瑜宁立刻停住了声音,楚云麓早就知道楚瑜宁经常扮演乔洛伊帮她考试,帮她善后,如今看到一点也不介意的帮她说道:

“司徒哥哥这是我姐,你叫她小仙女就好了。她就喜欢我这么叫她。”

楚瑜宁拍了拍他的脑袋,脸红的像个苹果,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司徒先生您好,我是乔洛伊。”

楚云麓抬头看了看,楚瑜宁对他悄悄的眨了一下眼睛,楚云麓叹息一声不再说话。司徒凌嗯了一声,知道他们的姓名不同却没有多问。这样省去了楚瑜宁很多解释和麻烦。

楚瑜宁可以将乔洛伊扮演的入木三分,也可以利用化妆的技术将两个人变成差不多的模样,但是他弟弟只要一眼就可以识破她的伪装。只是他很聪明的保持了沉默。

“乔小姐您好,我是司徒凌,很高兴见到你。”

楚瑜宁看到他竟然红了脸,低下头说道:

“多谢您照顾我弟弟。给您添麻烦了。”

楚瑜宁半抱着云麓站在门口,她今天穿的是法国易璐尔的小披风,今天风大没有带帽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显得她整个人格外的温柔素净。

“乔小姐误会了,不是我照顾他,是您的弟弟在陪我解闷,这医院一个人住久了很无聊……”

楚瑜宁听了这话,看看周围没有人来给他送东西,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有些孤单,便低下头看着楚云麓说道:

“我弟弟如果还听话的话,就让他多陪您说说话,也好让他自己散散心。”

楚瑜宁微微颔首笑道:

“我给你带了你爱喝的排骨汤,快回去喝,一会儿就凉了。”

楚云麓叹息一声对着司徒凌挥挥手,说道:

“哎,这世上唯有我姐姐的汤不可辜负,你等我喝完汤接着陪你下棋。”

两人嬉笑着出了门,转身回到了1816,楚瑜宁将排骨汤倒进小碗里面,又拿了不少的睡过放进篮子里面说道:

“我去给司徒先生送一些水果和汤,你先喝汤。”

楚云麓立刻说道:

“快去快去,要是让司徒哥哥做我姐夫,哇塞人生圆满了呀。”

楚瑜宁的脸红了起来,她拎着水果篮子出门轻轻的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我带了挺多水果,给你拿一些,别嫌弃我都洗干净了。”

司徒凌按着轮椅上的按钮,绕过了床到了她的面前,楚瑜宁将水果放下,手指撩起了耳边的长发。司徒凌看着她这个动作微微有些怔住,他盯着楚瑜宁多看了两眼,却被外面潜伏着的八卦记者偷拍下来。

相机一闪司徒凌的目光便顿了顿偏过头去看了一眼,脸上满是寒霜。他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了耳机上,说道:

“A点,相机!”

楚瑜宁听到这话,转头看他,虽然司徒凌的声音很小,但她还是听到了。

“相机?”

司徒凌看着她将汤也端过来一些,便笑着接过她手上的汤腕,笑道:

“没什么,我说你这汤香极了,多谢你了。”

楚瑜宁将汤摆好,微微一笑说道:

“我的弟弟因为生病,脾气一直都不太好,也没什么朋友,真难得能跟你做朋友,希望司徒先生以后能对他多多照顾。”

司徒凌微微一笑,道:

“放心吧,我们在互相照顾。”

以上就是关于是,想重,一点,还是,快,一次又一次,的,顶撞,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