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宝贝这就喂饱你 唔嗯你放轻松你夹得太紧了乖

童阮一边磕头一边乞求,可她跪立之人丝毫不为所动。

乖宝贝这就喂饱你 唔嗯你放轻松你夹得太紧了乖

伤心绝望难过充斥着整个胸腔,童阮跪走到童富贵跟前,死死抱住对方小腿。

“给我放开,听不懂人话?没钱,不就是断个腿,死不了人,滚!”几次想要把腿收回,可对方抱得太紧,童富贵气急用力一甩再一踹,人就直接被踹飞了。

好死不死的头朝下,顿时头破血流人直接晕了过去。

“呀,这是要出人命啊!”围观的不知谁喊了一句,童富贵瞪了那人一眼,眼神落到倒地的童阮身上。

“装什么死,给我起来,赶紧把你爹娘接回来,家里还好多事儿等着呢。”这老实巴交的童阮也会装了,着实让他不喜啊!

只是这等了半响躺在地上的人也没有动静,童富贵心里咯噔一声,难不成真死了?上前两步想要看个究竟,嘴上还嚷嚷着:“装什么装,赶紧起来,今天你们一家别想吃饭了,是不是......”

于此同时躺在地上的人动了一下,只见童阮双手撑着地面横坐而起,随着她的动作头上的鲜血犹如蜿蜒的线虫滴落地面,整个面目都被这些血衬得模糊不清,谁都想不到,此时的童阮已经不是原本那个童阮了,而是被好友算计丢了性命的超级特工。

“姐姐,请你替我好好活下去,照顾好我的家人,谢谢......”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由近及远,直至消失,大量陌生信息涌入脑海,炸得童阮差点儿再次晕了过去,整理了好一会儿才整理清楚,同名同姓却是如此不同的命运。

傻丫头,你的隐忍最后换来的都是些什么垃圾亲人,亲人二字他们根本不配不上,不由轻声叹息:“好,我答应你,你走好!我会待他们如你当初一般,你的爹娘弟弟妹妹也是我的。安好!”

“我就说你装死,我告诉你,赶紧去镇上把你爹娘给我接回来,不就是摔断个腿,又死不了人,别给我......”

“舌燥!”

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的语调从已经跪坐起来的女子口中吐出,抬头冷冷的直视着噪音来源体,眼神冷得不带丁点温度。童阮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渍,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恐怖。

男人反应过来,暗含警告的看着她:“童阮,你刚说什么?”谁给她的脸让她这样跟自己说话?一种被欺骗的恼怒之意让他抬脚又要踹过去。

此时的童阮哪里可能还被她踹到,错身一滚就给躲开了。童富贵踢了个空,人还蒙了一下。

童阮眼眸眯成一条缝隙,就是这个人把一脚把原主踹死,现在还想补上一脚。她既然接管了这具身子,自然要替她报仇。

“童富贵?”

“你,你叫我什么?”童富贵不可置信的问道,刚还磕头求他救命的人,怎么转瞬之间就变得这么无礼?这是换个方式想让自己给钱吗?

童阮双手撑在身体两侧,抬头斜视已经站直的童富贵,明明就处于弱势,偏生让人不敢忽视,气场之强大。

“我喊的童富贵啊!难不成狗富贵?”这身子实在虚弱得厉害,这是过劳损外加饥饿后遗症,唉!不能动手先过过嘴瘾,也是不错的,她可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豹,这点儿伸缩能力小问题的啦!

这时突然旁边窜出来一个小孩儿,一手握着棍子,一手拿着个白面馒头,张嘴就来:“我打你个吃白饭的懒货,竟然敢欺负我爷爷,你不想活了,打死你个懒货.......”

伸手抓住小屁孩儿挥过来的棍子,另一手迅速的把他手中的白面馒头抢了过来,直接开造。先垫吧垫吧肚子再说,太饿了坏事儿。

童阮动作太快,又迅速,而且她的动作太出乎所有人意料了。毕竟这童老二家的人呢都是常年被打压又不反抗,比那老黄牛都还听话还任劳任怨。

今儿个竟敢抢村长宝贝大孙子的馒头,这是不想活了吗?围观众人唏嘘不已,太出乎所有人意料了。

“呜哇哇哇哇.......”童大壮反应过来哇的一声大哭,屋内马上冲出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娘,一个是他奶奶。

“哎哟喂,那个杀千刀的欺负奶奶的金孙子哦,不想活了哦,活该千刀万剐不得好死哦......”

“闭嘴!”童阮冷声呵斥道,果然吃点儿东西中气都足了。直接站了起来,手往村长面前一伸:“拿钱!”至于围观人的窃窃私语,她直接无视了。

当前最重要的是拿到钱送到镇上去,原主的爹从山上摔下来了,腿伤了,之前带的钱不够,原主是回来拿钱的。

可这一家子都说没钱,死活不给,原主跪地磕头说尽好话,对方都不为所动

童富贵涨红了一张脸,他是被这个小贱货给无视了,跪地磕头自己不给钱,是准备来硬的了。

“没钱!”

“啪!”童阮干脆而果断的给了对方一巴掌,在对方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抓过旁边的童大壮用手肘禁锢住。

“再哭,我掐死你!”低声呵斥了一声,再抬头看向童富贵。

“拿钱,不拿钱给我爹治病,我就掐死童大壮。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什么都不怕,既然你刚才那一脚没有踹死我,现在我收点儿利息不是应该的吗?”眼神里透着癫狂之意。

讲什么大道理,狗屁!求什么人,混账!

跟这些人只有你比他更混才能求得生存,原主白白把命都搭上了,不还什么都没得到吗?

“啊!!!!!!!”蒋氏吓得尖叫一声:“你放开我孙子,赶紧放开我孙子,要杀人了啊,我孙子要死了啊......”

童大壮娘小蒋氏直接瘫倒在地:“你放开我儿子,赶紧放开我儿子,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放开他......”

童阮讥讽的看向童富贵,手上动作加大了一些,眼底没有一丝温度,旁人看去就是对童富贵的挑衅。

“你这个老不死的,你给他钱啊,你孙子都要没命了,你要干什么啊, 你赶紧给她啊!”蒋氏扑向童富贵,她孙子脸都青了,再这么下去就没命了,还把着那点儿钱干什么啊!

童富贵还想再僵持僵持,可架不住家里人拖后腿啊!半响才万分艰难道:“你要多少?”

“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啊!我爹的腿可是去山里给家里打柴火摔伤的,自然是倾家荡产也要治好才行啊!”童阮嘴角微勾,丝毫不掩饰自己取得阶段性胜利而得意。

跟这些人玩矜持,呵,他们不配。

“你先把孩子放开,放开我就给你钱。”童富贵还不忘耍心眼,只要把人放开他就有办法治住对方,这么多人还能让个小丫头威胁了。况且刚刚还被他拿捏得死死的人,怎么转眼之间就性情大变,难不成真是人被逼到极致爆发了?

童富贵很是怀疑,也存心想要试探一番。

“呵~”童阮哂笑一下,看傻子一样的看着童富贵:“怎么的?当我二傻子啊!老东西,别跟我玩儿心眼儿。要么给钱,要么给你孙子收尸,自己选!”

“哦,对了,我必须友情提示一下,我不怕死的哦!刚刚我就死过了呢,可惜我命硬,阎王不收,你说气人不气人啊!”童阮脸上带着微笑,眼神冰冷,手上的力度一点点加深,好似没有感觉到孩子越来越微弱的气息。

“给给给给给,我们给,我这就给你拿,你别冲动,你停下来,你别再用力,孩子就要没气儿了。好歹是你的亲侄儿,你不能这么狠心啊,我这就给你拿。”蒋氏急得原地打转,见她的话起作用了,赶紧跑进屋里去拿钱,哪儿还敢耽搁。

童富贵铁青着一张脸:“童阮,你好样的,我看你以后是不想在这个村里生活了,如此歹毒,还有谁会接纳你。”

“哎呀,别介~”童阮轻呼一声,转瞬道:“这就不劳挂心了,毕竟咱们不是没分家吗?我爹好了自然要回这个家啊,咋的了,你还要把我们拒之门外啊?”

“那可就抱歉了哦,我啊,还偏生要回来给你添堵呢,有本事,打我啊!”童阮表情要多欠揍就有多欠揍。

“这么点儿?”童阮看着蒋氏递过来的钱,碎银两块,铜钱两百多文。“打发叫花子呢?我是拿钱救命,不是闹着好玩儿,再去拿,最少十两。”原主要二两白银不给,到了她这里,加倍了。

“赶紧的,给我麻溜儿点儿。”童阮已经没有耐心了,要不是现在这身体太虚弱,她哪儿用这样,全部给打趴下,不服打到你服为止。

蒋氏想要说什么,看童阮又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也不去看自家男人难看的脸色,飞也似的往屋里跑去。脑海里一个劲儿的叫嚣着,救孙子,她要救孙子。

看她乖乖听话,童阮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对童大壮的娘小蒋氏道:“你,去那些吃的,别用垃圾打发我,刚出锅的白面馒头都给我装上,还有水,快点儿。另外,家里的牛车给我套上,想要你儿子的命别给我耍心眼儿啊!”

童富贵想要说什么,童阮直接堵道:“别跟我讲有的没的,本姑娘不听,也别想着威胁我,本姑娘不怕。爷奶早就说过分家,是你把着不让分,你这村长是怎么来的,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败坏我名声,我也不惧,你有什么阴招尽管使出来。只要我爹好不了,你双倍赔偿就好。他断一条腿,你断两条。”

“哦,还有,记得分家,跟你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让我恶心!”

说着话的功夫,童阮已经上了牛车,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是,把孩子一扔,扬鞭驾着牛车走了。

童富贵的脸算是被丢尽了,今儿个想找回面子那是肯定不可能了。

“看什么看,还不会去干活儿,今年的赋税可是又加重了,都不想在这个村里待了是吗?都给我回去,干活去!”童富贵呵斥了围观的人一圈,背着手进屋了。

没一会儿就有人听见村长家吵架的声音,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这边童阮直接驾着牛车出了村子,往镇上而去,毕竟等着钱救命呢。

刚出了村口没多久,脑海里突然响起陌生又机械的女声:“你好,恭喜你通过无所不能空间考验,成功激活空间。”

童阮没吭声,对陌生又不熟悉的事情,她一般都选择静观其变,整个人处于防备状态,随时可发动攻击。

“叮~已成功绑定宿主灵魂,请宿主按时按量完成任务,超时三次以上将会被抹杀,特此提醒,请牢记。”

于此同时,童阮感觉自己灵魂跟某种东西建立了联系,长年累月的特工生涯让她遇到任何事情都能保持惯有冷静。

“任务?抹杀?”

“是的宿主,会随机激发任务,任务不同,要求也不同,完成任务有奖励,没完成任务有惩罚,累计三次没完成将会被抹杀,抹杀就是消失于世间,无过往无来生。”

“所以?”

“激活第一个任务:分家。有效期:三天。基础辅助物品:低级痒痒丸,时效半半个时辰。任务奖励:解锁空间灵泉。”

三天?是不是太看不起她了?还有辅助物品,童阮隐隐有些期待,对异世生活产生了期待,往后余生好像很有趣呢。

到了镇上,童阮直接去了药铺,原主爹童福元经过救治被判定为以后要成为跛子。这里没有住院一说,多严重的病都是看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因此童阮了解情况后,付了诊费抓了药就安排着回家。毕竟她还有正事要做呢,分家就是一等一的头等大事。

而且有了这个无所不能空间,让她隐隐期待,童福元的腿定然能好,只是时间问题,她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想到分家,童阮看了一眼原主娘高大美,早熟懂事的二妹童珍,还有体弱多病的小弟童铭。心里捉摸着得先给他们打个预防针,不然回去可不得拆台吗?

“你说什么?小阮,你真的威胁你大伯了?还是......”高大美听童阮说了以后,吓得心肝直颤,这可怎么是好啊,后路都给断完了啊!

“娘,姐姐这么做有什么错?爹的腿伤了他们不但不管还落井下石,全死了才好。”童珍尤为解气的道,她觉得姐姐没错,娘就是太老实了。

以前姐姐也这样,现在姐姐变了,变得强势了,她喜欢。

童阮拉着缰绳,没回头,只淡淡道:“全村的人都看着我跪地磕头求他们,童富贵依旧没有松口,我若是不这么做,你有钱给爹看病吗?还是说你回娘家能够借到钱?”

她不嫌弃高大美老实懦弱,掰回来就行了,时间久了她慢慢也就接受了。

“可是你也不应该胁迫小孩子啊,那可是他们的金孙。”高大美喏喏的道,低着头极其小声道:“万一伤了你可怎么办?”

童阮胀鼓鼓的气就这么瞬间戳破了,高氏是懦弱胆小,可她有爱孩子的那颗心,罢了,慢慢来吧!

“我没事儿,跟你说这些是让你心里有个底。今天回去后可能会不消停,你记得把爹跟弟弟妹妹护好就行,其它的都交给我。”

“小阮,要不,要不我们去你姥姥姥爷家,咱们避一避。你这回去跟他们对上往后传出凶悍泼辣的名声,还怎么说亲啊!”高大美愁的不行,孩子爹行了要是知道也会阻止的吧!

唉!都怪她没用,不然哪儿用闺女这么操心。

童阮在心里默默的长叹了一口气,依她之前的脾气定然是懒得解释,我管你姓谁名啥,我自己把事儿做好就完了。偏生这是她名义上的娘,得悠着来。

“就算不回去,也会传出那样的名声。我们一家忍了这么多年换来什么?何不趁着这次机会把家分了,你别想那么多,一切有我呢。”说得再多好像都没用,高大美始终苦着一张脸。

回到村上太阳也下山了,好些人在村口的石桥边纳凉,看见她们进了村,纷纷出口询问童父情况如何。

高大美抽噎着说这腿废了, 以后要成个瘸子了,让不少人唏嘘不已。好些人假模假样的安慰几句,说几句不痛不痒的话,也就只能如此了。当然,看笑话的也不少。

“唉,你们赶紧回去吧,你们家闹开了呢,好像你们的东西都被扔出来了,再不回去就没了。”

“什么?谁扔的?”高大美听人一说就坐不住了,恨不得赶紧回去。

童阮眼眸一沉,呵,想把他们一家赶出来?门儿都没有,分家就该有分家的样子,该我的一分都不能少,不是我的我也不要。

“快快快,我们回家。”高大美催促着童阮赶紧走,过了人群又埋怨道:“小阮以后做事多考虑一下后果,现在这样你满意了吗?”

童阮一口气憋着胸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难受得紧,这是亲妈得忍,说两句又不掉块头,不跟她计较了。

“哟,这是回来了呢,怎么没死在外面啊,我们还想着找人去给你们收尸呢。”蒋氏站在大门口双手环胸,头微抬。

“你不是吵着要分家吗?喏,东西都给你清理出来了,滚吧!”

蒋氏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那种被人胁迫的感觉再也不想来一次了。还被搜刮了那么多钱去,她恨。

吵完架以后大房跟三房就聚在一起商量了这么个办法。

分家有很多种分法,今天童阮打了他们的脸,那就必须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

“哞~”老牛哼了一声,蒋氏哆嗦着往后退了一步,气势全无。

童阮也不说话,都不带搭理蒋氏一下,再次扬鞭,老牛直接进了院子。

“你站住,小***,你......啊!”蒋氏惨叫一声捂着脸颊退到一边,触到童阮冰冷的眼神不由得抖了一下。

视线落到她手中的鞭子上,感觉自己脸更疼了。不甘心,都已经这么下她的脸了,这个小***怎还如此嚣张。

哼,她就不信了,这会儿家里这么多人,还能拿捏不住这一家子老弱病残。被他们踩在脚下的人,就该一辈子被他们踩在脚下。

“***你骂谁呢?这家里的人都死绝了吗?怎么没人出来呢?童富贵,你好歹也是一村长啊,怎么当起了缩头乌龟呢 ?”阮不嫌事儿大,要分家嘛,自然是要把事儿闹大,然后在痛快打脸,多好玩儿啊!

“请问痒痒丸是怎么使用,只能针对个人还是群体”同时在脑海里跟空间沟通道。

“痒痒丸时效半个时辰,只要皮肤沾上一点儿就能瞬间全身瘙痒不止,抓心抓绕,让人欲罢不能,可单人使用,也可捏碎通过空气传播,是下黑手找场子必备良药!”

“我应该怎么拿到?”

“请问宿主是现在使用吗?”

“对!”

话音刚落童阮感觉手心多了东西,心下安定,自诩高人一等的童富贵等人,瘙痒难耐,恨不得抓破皮,那场面是不是特别大快人心呢,她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呼啦啦,从屋里出来一群人,大房三房的人都出来了,老的年轻的小的全来了,童阮环视了一圈,爷奶两个老人没出来,应该是又被童富贵给锁屋里了。

正好,很合她意。

这些人出来后,齐刷刷的把牛车给围住了,男人站内圈,女人站外圈,大有一副以多胜少的架势。

童富贵还假模假样的看了牛车上的童父一眼,转而对着高大美:“二弟妹,二弟怎样了,这腿还有治吗?”

不等高大美回答接着道:“二弟妹,今天童阮威胁我们的事儿想必你还不知道,我是当大伯的,也就不跟一个孩子计较了。东西扔出去呢,也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教训。这马上秋收了,等秋收后就分家,你放心,我这当大哥的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高大美激动得不行,就差磕头拜谢了。

以上就是关于乖,宝贝,这就,喂饱,你,唔嗯,你放,轻松,你夹,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