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开腿让我看看 你节制一点好不好

童富贵,别在这里假仁假义的,你咋不直说秋说却几个任劳任怨的苦力呢,别说得自己多仁慈似的,恶心不恶心。”童阮直接叫破童富贵的诡计,当她是原主那个好欺负的呢,抱歉,会很失望的哦!

看着童富贵瞬间变脸,童阮心里忍不住乐呵,嗯,有趣极了。

迈开腿让我看看 你节制一点好不好

“小阮,你......”高大美看到童富贵难看的脸色不由得想开口劝。

“别!”童阮举起手掌:“娘,你是我亲娘,你要明白,站在你面前这些人,除了你的儿女跟躺着那个,没人会真心待你。他们啊,就想着怎么坑你,所以呢,你现在别出声,交给我。”高大美太容易被忽悠了,先让她闭嘴才是最重要的。

还有头上这伤,要不是去接他们之前处理过,指定现在高大美吓成什么样了呢?带着这藤编的帽子不仅能遮阳还能挡伤口,她果然是个机灵鬼。

“混账,有你这么颠倒黑白,胡言乱语的吗?一撇写不出两个童字,我跟你爹可是一母同胞,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童阮,我已经原谅你今天做下的事儿,你怎可一直无理取闹?”

童富贵端得那叫一个痛心疾首啊,满目恨铁不成钢。若不是童阮脑海里有原主的过往在,她都要信了 。

“哎呀,好大一躲男莲花!”童阮捏碎手中的药丸,握成拳头举过头顶,一边撒一边转圈一边说话转移注意力:“瞧你这说的,跟真的一样,有眼的人都能看出咱们一家在这家里过的什么日子,终于知道啥叫不要脸了。”

转了一圈成功的让围着她们的人都沾上了痒痒丸药粉,童阮满意的收了手。不等童富贵说什么,双手击掌,做了个请的手势:“下面请开始你们的表演,围观的乡亲们,大家睁大眼睛看仔细了,你们的村长讲带领他的走狗们给你们表演群痒乱挠。”

“你......”童富贵刚准备呵斥童阮,忽然身上痒了起来,就是一瞬间整个身子瘙痒难耐,两只手都不够用,抓了这里那里又痒,抓了那里这里又痒。

围观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看到围着牛车的这些人一个两个开始挠痒痒,动作整齐划一不说,连表情都极其相似。

“小***,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反应过来的童富贵马上把矛头指向了童阮,双目愤恨的盯着她。

“啪!”

童阮扬手给了对方过一巴掌,顺势坐到牛车上,还特别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

“嘴巴不干净,脏了我耳朵。”

童富贵恨不得上前掐死童阮,可身上瘙痒难耐,痒得钻心,好像骨头里面都在痒。暗恨自己不注意着了道,不仅仅是他,一家人都着了道。

想让人把她扣起来要解药都不行。

“珍珍,你去把族老请来。”童阮身子一仰,凑近童珍小声道。

看着童珍跑了出去,这才回头看着痒得摊到在地的众人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哎呀,虽然他们的咒骂声有点儿难听,可她突然之间就喜欢上了这打嘴仗的感觉呢。

“小阮,他们......”高大美于心不忍,毕竟是一家人,闹成这样最后不是更不好收场啊!孩子突然这么叛逆不听话,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童阮宽慰的拍拍她手背:“安啦,安啦,只要他乖乖分家,我就给他们解药!这样大家都好过,谁让他还要算计我们呢。我们一家几口被他们算计了十几年了,也该过自己的日子了。你不心疼自己,也该心疼心疼爹爹跟弟弟妹妹啊。”

高大美终于住了嘴,抱着童铭低着头,尽量不去看地上歪七歪八躺着的人,这样心里就好受多了。

“分,现在就分,给我解药!”童富贵知道,童阮那话看似在对高大美说,实际上是告诉他,心里恨得不行,可又不得不妥协。

夏天本来就穿得单薄,他身上已经抓破皮了,忍?根本不可能忍得到,他拼命的告诫自己忍,可手根本不听使唤。

童阮跳下牛车,拍拍双手:“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说你何必给我们一家下马威呢。咱们先来谈谈分家吧,我就一个要求,公平分,多的我们不要,想亏了我们那就别怪我心狠。”

“你先给我解药!”童富贵咬着牙道,痒,丢人,他这辈子的人都在今天给丢完了,而且还栽在一个下丫头片子手上,不甘心!

童阮摇头:“哎,你当我傻子呢,先分家,没得商量,我满意了自然就给你解药了。”

呸,解药?痴心妄想,她都不知道解药是什么呢。再说就算有也门儿都没有,浪费在你们这些人身上都不值得。但凡有人对他们一家有那么点儿善意,她都不会做得如此全面,都不放过。

反正到了半个时辰自己就解了,她在这半个时辰里把事情办妥不就完了。

“唉,瞧瞧你们,这是何苦呢,还不赶紧的劝劝我好大伯童富贵,你们本不用如此的,都是他害的,把这家分了不就没事儿了吗,这又是何必呢?”嗯,还不忘挑拨离间一下,她真是个人才。

“你想怎么分?”童富贵万分不甘,可现实让他妥协,他现在痒得想要直立起来都不行,恨啊!而且在这么下去,还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他在这个家的威严必须保住。

“你打算怎么分啊,说来我听听。”童阮不答反问,总得心里有个数才好讨价还价啊!

童富贵强忍着坐起来,即便如此也没停歇,手不停的抓,屁股还不停的挪动在地上蹭,以此来让自己好受一些。

“我们家总共四十五亩田地,总共三十一口人,所以......”

“不不不,不能这么算,你要按照家为单位才行,按照人口那不就你们家占便宜吗?想来深明大义的村长应该不会坐下如此劣等之事吧!”

童富贵:...... 小***,我忍,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你,老子可是村长。

“照你这么说三家人也不够分,单了一亩地,谁吃亏了都不好。你说怎么分,我听你的。”痒,气,让童富贵音量都拔高了不少,好似这样就能减轻痛苦一般。

“哎哎哎,童富贵,别在这里假仁假义的,你咋不直说秋说却几个任劳任怨的苦力呢,别说得自己多仁慈似的,恶心不恶心。”童阮直接叫破童富贵的诡计,当她是原主那个好欺负的呢,抱歉,会很失望的哦!

看着童富贵瞬间变脸,童阮心里忍不住乐呵,嗯,有趣极了。

“小阮,你......”高大美看到童富贵难看的脸色不由得想开口劝。

“别!”童阮举起手掌:“娘,你是我亲娘,你要明白,站在你面前这些人,除了你的儿女跟躺着那个,没人会真心待你。他们啊,就想着怎么坑你,所以呢,你现在别出声,交给我。”高大美太容易被忽悠了,先让她闭嘴才是最重要的。

还有头上这伤,要不是去接他们之前处理过,指定现在高大美吓成什么样了呢?带着这藤编的帽子不仅能遮阳还能挡伤口,她果然是个机灵鬼。

“混账,有你这么颠倒黑白,胡言乱语的吗?一撇写不出两个童字,我跟你爹可是一母同胞,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童阮,我已经原谅你今天做下的事儿,你怎可一直无理取闹?”

童富贵端得那叫一个痛心疾首啊,满目恨铁不成钢。若不是童阮脑海里有原主的过往在,她都要信了 。

“哎呀,好大一躲男莲花!”童阮捏碎手中的药丸,握成拳头举过头顶,一边撒一边转圈一边说话转移注意力:“瞧你这说的,跟真的一样,有眼的人都能看出咱们一家在这家里过的什么日子,终于知道啥叫不要脸了。”

转了一圈成功的让围着她们的人都沾上了痒痒丸药粉,童阮满意的收了手。不等童富贵说什么,双手击掌,做了个请的手势:“下面请开始你们的表演,围观的乡亲们,大家睁大眼睛看仔细了,你们的村长讲带领他的走狗们给你们表演群痒乱挠。”

“你......”童富贵刚准备呵斥童阮,忽然身上痒了起来,就是一瞬间整个身子瘙痒难耐,两只手都不够用,抓了这里那里又痒,抓了那里这里又痒。

围观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就看到围着牛车的这些人一个两个开始挠痒痒,动作整齐划一不说,连表情都极其相似。

“小***,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反应过来的童富贵马上把矛头指向了童阮,双目愤恨的盯着她。

“啪!”

童阮扬手给了对方过一巴掌,顺势坐到牛车上,还特别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

“嘴巴不干净,脏了我耳朵。”

童富贵恨不得上前掐死童阮,可身上瘙痒难耐,痒得钻心,好像骨头里面都在痒。暗恨自己不注意着了道,不仅仅是他,一家人都着了道。

想让人把她扣起来要解药都不行。

“珍珍,你去把族老请来。”童阮身子一仰,凑近童珍小声道。

看着童珍跑了出去,这才回头看着痒得摊到在地的众人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哎呀,虽然他们的咒骂声有点儿难听,可她突然之间就喜欢上了这打嘴仗的感觉呢。

“小阮,他们......”高大美于心不忍,毕竟是一家人,闹成这样最后不是更不好收场啊!孩子突然这么叛逆不听话,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童阮宽慰的拍拍她手背:“安啦,安啦,只要他乖乖分家,我就给他们解药!这样大家都好过,谁让他还要算计我们呢。我们一家几口被他们算计了十几年了,也该过自己的日子了。你不心疼自己,也该心疼心疼爹爹跟弟弟妹妹啊。”

高大美终于住了嘴,抱着童铭低着头,尽量不去看地上歪七歪八躺着的人,这样心里就好受多了。

“分,现在就分,给我解药!”童富贵知道,童阮那话看似在对高大美说,实际上是告诉他,心里恨得不行,可又不得不妥协。

夏天本来就穿得单薄,他身上已经抓破皮了,忍?根本不可能忍得到,他拼命的告诫自己忍,可手根本不听使唤。

童阮跳下牛车,拍拍双手:“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说你何必给我们一家下马威呢。咱们先来谈谈分家吧,我就一个要求,公平分,多的我们不要,想亏了我们那就别怪我心狠。”

“你先给我解药!”童富贵咬着牙道,痒,丢人,他这辈子的人都在今天给丢完了,而且还栽在一个下丫头片子手上,不甘心!

童阮摇头:“哎,你当我傻子呢,先分家,没得商量,我满意了自然就给你解药了。”

呸,解药?痴心妄想,她都不知道解药是什么呢。再说就算有也门儿都没有,浪费在你们这些人身上都不值得。但凡有人对他们一家有那么点儿善意,她都不会做得如此全面,都不放过。

反正到了半个时辰自己就解了,她在这半个时辰里把事情办妥不就完了。

“唉,瞧瞧你们,这是何苦呢,还不赶紧的劝劝我好大伯童富贵,你们本不用如此的,都是他害的,把这家分了不就没事儿了吗,这又是何必呢?”嗯,还不忘挑拨离间一下,她真是个人才。

“你想怎么分?”童富贵万分不甘,可现实让他妥协,他现在痒得想要直立起来都不行,恨啊!而且在这么下去,还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他在这个家的威严必须保住。

“你打算怎么分啊,说来我听听。”童阮不答反问,总得心里有个数才好讨价还价啊!

童富贵强忍着坐起来,即便如此也没停歇,手不停的抓,屁股还不停的挪动在地上蹭,以此来让自己好受一些。

“我们家总共四十五亩田地,总共三十一口人,所以......”

“不不不,不能这么算,你要按照家为单位才行,按照人口那不就你们家占便宜吗?想来深明大义的村长应该不会坐下如此劣等之事吧!”

童富贵:...... 小***,我忍,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你,老子可是村长。

“照你这么说三家人也不够分,单了一亩地,谁吃亏了都不好。你说怎么分,我听你的。”痒,气,让童富贵音量都拔高了不少,好似这样就能减轻痛苦一般。

“村长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了?”最为年长的族老童大爷问道,如果忽略他上扬的嘴角,还真会让童阮以为他这是要出头呢 。

“小女也不知道,可能是大伯喜欢吧!”童阮端着一本正经脸,跟我没关系,就算有关系也没关系,反正我不承认。

说着话的功夫,童阮搬了桌子椅子出来,大家围着桌子坐下,就连童富贵也爬起来坐椅子上了。二房的其它人被童阮安排回了之前的屋子,毕竟童福元还没醒,一直躺在牛车上肯定不行啊!

如果忽略他扭曲的脸,抓挠不停的手和歪来扭去的身子,真跟平时一模一样。

“都,都看着我干什么啊!分啊,分家啊!”童富贵迫不及待的道,他手不停叫不停身子不停的,痒啊,他恨不得赶紧拿到解药。

童阮满脸无辜的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我没说要分家啊,我请族老们来只是想说说你把我们赶出去的事,我们的东西好好放在屋子里,就这么被你扔出去了,我感觉我们一家都没脸在这个村里待下去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大伯你是我爹的大哥,本应该让这当弟弟的。结果我爹为了给家里砍柴摔断了腿,你们不拿钱看病也就算了,还把我们赶出去?你怎么能够这样呢,我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难过了。”

“我爹腿好的时候,我们一家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一天三顿还吃不饱,个个饿得骨瘦伶仃。这也就算了,你们吃肉分给我们一口肉汤我们也就满足了,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我们一家走投无路之时把我们赶出去啊!”

“这不是逼着我们一家***吗?我真的......”

童富贵焦躁,烦躁,还瘙痒难耐,这种折磨让他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耳光,以前没发现童阮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今儿个变化如此之大?

“我错了,阮阮,大伯错了,千错万错都是大伯的错。你就原谅我好不好?算大伯求你了,咱们把家分了吧!你放心,分完家以后我一定会补偿你们的,不会让你们吃一点儿亏,可好?”童富贵现在就一个愿望,分家,必须分。

“大伯,瞧你说的,我的意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怎么能分家呢,不分家多好,我不想分。”童阮故意扭捏道,呵,这家是肯定要分的,不从你身上咬一块肉下来,我就不叫童阮。

不,这怎么可以,不分家还不知道她怎么作,但凡有点儿什么自己就逃不了,还不如分了,他想怎么收拾都可以。

“俗话说树大分枝,咱们这一家子人也太多了,早就该分家了。阮阮,你先别说话,你听大伯说说这家怎么分,你要不同意,咱们再说。而且还有族老们在这里见证,还有乡亲们都在,不会让你吃亏的。”童富贵难啊,这脑袋又要思考怎么把这家分了,手上就没个轻重,脸都抓烂了,一脸血污,看上去尤为恐怖。

童阮看看在坐的族老,又回头看了看站在院子外面的乡亲们,这次颇为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咱们家总共五十四亩田地,我们就按照三户来分,你们家分二十亩,老三家二十亩,我们家十四亩。这钱你也知道是三百九十六两,你今天拿去看病的咱们就不算在里面。这个呢也分成三份, 每家是一百三十二两,我们家只要三十二两,那一百两给你你,算作是我这个当大哥的给弟弟看病。你看成吗?”

童富贵姿态放得很低,不仅仅是再坐的族老,就是围观的村民都对他改观不少。想来以前他对老二一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应该是有苦衷的。这不老三一家也没干活吗,一个两个懒死人。

童阮低头,勾起一丝讽刺的笑意,不愧是在村长宝座上坐着没下的人。就这么会儿的功夫就给自己挖了好多坑。哎呀,这样的好事儿,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占了呢 ,我们一家才是弱者哦!

再抬头童阮眼里闪动着感激的泪花,激动得声音打颤:“大伯,你真的是太好了,你竟然为我们家考虑到如此地步。不过,我们家不能要。”

童富贵眼里闪过一道暗光,管你要不要,我今儿已经把这情做出来了,哪有收回的道理。

“而且啊,分成三份根本就不对,你还算漏了爷爷奶奶啊,他们才是我们这个家的大家长,也该占一份的。田地我们一家十亩,老人十四亩。银钱我们一家九十两,老人一百二十六两。这些都是爷奶应该拿着的养老,分家后,我们每家还应该给老人养老,这是最基本的。”

“所以你那样分不行的,爷奶生养了爹爹跟你们,没有爷奶就没有我们这些子孙后代,我们不能不孝顺,大伯,你说是吗?”

是是是,是你祖宗,童富贵气得脸都扭曲了,没想到这死丫头在这里摆了自己一道,太恶心人了。最开始是她说按照户分的,合着在这儿等着呢?

“还是阮阮丫头想得周到,这份心性也好,不偏不倚,刚刚好。最难能可贵的是这份孝心,你惦记你爷奶这份心啊,两实属难得啊!”被请来的族老赞扬道,若最初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现在倒是有些欣赏这个小丫头了。

童阮腼腆的笑了笑:“谢谢各位爷爷夸赞,这都是晚辈应当应分的事,人之常情啊!”

围观的村民也暗暗交头接耳夸赞童阮,村长那样分她明明是最大的受益者,而她家又是最艰难的时候,她都能忍住这份贪念,这孩子实属好品性。

童富贵气啊,这贼丫头就用这么点儿事扭转了所有人的看法,难道就没看到她的所作所为吗?

以上就是关于迈开,腿,让我,看看,你,节制,一点,好不好,童,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