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就等不及了 我们还没试过在书房呢

看着紧闭的镇门,以及旁边来回巡逻的民兵,林清珊着急起来。她必须赶在天亮之前离开三海镇才行。在角落里等候了将级十分钟的时间,趁着站在镇门口守卫的两个民兵中的一位离开的空档,林清珊连忙快步朝对方而去。林清珊知道靠自己的实力想要袭击对方是绝不可能的,最保险的还是用金钱贿赂对方。反正刚刚搜刮了一些不义之财,不用就浪费了。

楼梯就等不及了 我们还没试过在书房呢

“站住。干什么的?”林清珊距离对方还有一段距离就被对方给喝住了。为了避免其他的民兵听见声音赶过来,林清珊连忙开口说道:“大哥,是我,是我。”声音有些柔弱,以及可怜兮兮,这么做就是降低对方的警惕。

“你是谁?这么晚了怎么到这里来?”民兵听见是一个柔弱女声不自觉的降低了警惕,声音也低了下来,不过还是有些严肃。

“大哥,我娘病危了,想要见我最后一面。我现在要赶回家,希望大哥您通融一下开下镇门让我出去。”林清珊缓步朝民兵接近,同时可怜柔弱的说道。距离逐渐接近,在月光的映衬下,民兵能够大致看到林清珊的容貌,配上林清珊的语气,民兵的心不由的软了一下。

夜色正浓,孤独的守着镇门,突然一位漂亮的女孩出现在身边,并且用柔弱可怜的语气让自己帮忙,民兵有些不忍心拒绝。可是他也知道如果随便放人离开会是什么后果,这关系到他的工作。犹豫了一下,民兵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镇门已经关闭了,不到凌晨五点是不能够打开的。你快点离开吧。被巡逻队看到的话会把你关进大牢的。”

“大哥,现在就你和我两个人。你放我离开不会有其他人看到的。大哥你就通融一下吧,只要你放我出去见我娘最后一面,我可以给你五个金币作为报酬。”林清珊已经距离民兵只有一米的距离了,一边说着,林清珊一边从腰间拿出五个金币。月光之下,金光闪闪,一瞬间就将民兵给吸引住了。五个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那可是他一个多月的工资,有了这五个金币,他可以去几十次妓院,喝几十次的花酒。

“五个金币?”民兵喉头耸动了一下,咽了一下口水,眼睛盯着林清珊手中的金币开口说道。

“大哥,求求你啦。这是我仅剩的盘缠了。等你同伴回来了的话,可能他就要分去一半了。我只想把这五个金币都给大哥你,我知道大哥你是个好人,一定不会忍心小妹我见不了娘最后一面的。”林清珊担心其他人随时可能会出现,所以加紧了攻势。听见林清珊的话,民兵动摇了,想到如果其他人突然出现的话,这五个金币就不全是自己的了,如果眼前的姑娘被关进大牢的话,自己更是不会有分文的。

一咬牙,民兵开口说道:“好吧,不过就这一次,以后再也不行了。这件事情你也千万不能和任何人说起。不然的话,你和我都会遭殃的。”

“大哥放心吧,小妹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大哥人真好。”林清珊一直在拍着对方的马屁。说话间,林清珊将五个金币放进了民兵的手中。

将金币揣进怀里,眼睛四处扫了一下发现没有其他人后,民兵连忙对着林清珊挥了挥手道:“跟我来。”话音落下,快步朝着大门而去,林清珊紧跟其后,双手紧握,手心里已经出了一层的汗。

打开镇门,露出一个可以容纳一个人出入的小洞,民兵对着身后的林清珊开口说道:“快出去吧。小心安危。”

透过留出的缝隙,林清珊挤了出去。强忍着兴奋,林清珊转身对正准备将门锁上的民兵感激道:“多谢大哥你的大恩。以后小妹一定会报答的。”

“快点离开吧。我的同伴快回来了。被他看到了就不好了。”他可不想到手的金币被分出去一半,当然,林清珊也会被抓回去的。

林清珊也不再客套,当即转身沿着大道而去,消失在夜色里。而民兵也松了一口气,这可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幸亏没有被人发现。

“你干什么呢?”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吓了民兵一跳,手抖了一下后,民兵连忙开口说道:“没,没干什么啊。”一边说着,一边有些腿抖的迈步回到之前站立的位置。

“没干什么?希望吧,不要被我逮到。不然的话,你就惨了。”刚刚从厕所回来的另一个民兵喃喃自语道。不过他也并没有继续计较什么,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仆人大院里,龙逸风翻滚来翻滚去一直睡不着,想着今天傍晚林清珊被堂总管带走的事情,龙逸风心里非常的不安。他很想再去看看林清珊有没有回来,可是显然是不可能的。大半夜的,一个男仆人跑到女仆人的集体宿舍会被当作色狼惩罚的。

龙逸风只能够在心中祈祷,祈祷林清珊没有出什么事情,希望明天见面时是安然无恙的。即使如此,龙逸风在心中也已经暗暗的下定了一个决心,如果林清珊出现任何的事情,他都要为她报仇。

一夜翻来覆去,龙逸风一直没有睡着,凌晨五点多钟,突然一个凄厉的声音的响起,响彻整个李家大院,也让龙逸风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来……来人啊。出人……人命了,少,少爷出……出事啦。”

很快,整个李家大院沸腾了起来,睡着的人纷纷被叫了起来。在夜色之中,仆人们全部被叫到一个陌生的院落里接受审问。

“发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之间都把我们给叫起来带到这里?”一个男仆睡眼朦胧,满脸迷茫的对着龙逸风等人身前的一个家奴询问道。龙逸风也瞬间张起耳朵仔细的聆听着,到现在他都还没有见到林清珊,他已经感到事情糟糕了,可是他还是想要求证一下。

“发什么事?三少爷被人给阉了,重要部位据说血肉模糊,整个房间里鲜血四溅,三少爷现在还昏迷,不知道能不能够抢救过来。哎,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凶残,居然这么对待三少爷。当即进去的几个哥们都快要阳痿了。”家奴一脸不舒服的说道。他没有见到李云宇当时的状况,可是鲜血四溅的房间他倒是看了一眼,联想到其他几个哥们的恐惧,他也是一阵的后怕。想到自己以前做过的坏事,不知道会不会遭受到和三少爷一样的待遇。

“被阉了?你不是再和我开玩笑吧。”男仆有些不相信,三少爷这么一位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没有了那话儿还怎么活?

“我才懒得和你开玩笑呢。不信拉倒。”家奴有些魂不守舍的说道,要不是这个男仆和他的关系还算不错,他才懒得搭理这个家伙呢。

“我信,我当然信了。是什么人干的?抓没抓到?”男仆好奇的接着询问道。

“据说是一个女奴婢干的。人抓到的话还审讯你们干什么?不要再问,小心被割舌头。”家奴不想多说了,听见家奴的话男仆连忙闭上了嘴巴,不再多问。如果事情是真的话,他再多问很可能会被其他人拉去割舌头的。

“是小草姐。小草姐把三少爷给阉了。小草姐一定是有原因的,肯定是三少爷的不对,肯定是他想要侮辱小草姐。肯定是这样的。”龙逸风想要去找林清珊的下落,他担心林清珊的安危,他相信林清珊这么做是有原因的。趁着其他人不注意,龙逸风一阵风一般朝李家大院外奔去。他要赶在其他人之前找到林清珊,他要保护林清珊。

“老……老爷饶命,老爷饶……饶命。这……这件事情和……和奴才没有关系,奴才什么都没做。那个奴婢是三少爷要我带过去的。”堂总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大厅里,对着坐在主座上的李振天求饶道。

李振天,李家第八代家主,年龄四十七岁,身高一米七八,身材壮硕,鬓角留着两缕长发,嘴角修剪整齐的胡须更显威严与沉稳,眼神略显阴沉,身着金黑色的长衫,气势逼人。

此刻,李振天正满脸阴沉的看着身前跪在对上一直求饶的堂生,他要查清楚事情真相,到底是谁断了自己儿子的子孙根。他要将那个人碎尸万断。

“她叫什么名字?把她的身份背景,全部的信息都给我说出来。”李振天语气阴冷,直逼堂总管的心底,身体不停的颤抖,屎尿开始失禁。

“小……小草。她叫……叫小草。是……是从市场上买……来的。其他的信……信息奴才就不知道了。老……老爷饶命啊。真的和我没……没有关系。”堂总管快要崩溃了,昨天还一切都好好的,今天一大早就被人从美人窝里拖拽出来,被家主亲自审问。得知三少爷李云宇被阉了的时候,堂总管已经心如死灰了,他知道自己脱不了干系,无论凶手的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好过的。可是他还是想要活下去。

“带下去,喂狗。”李振天对着旁边的几个家奴沉声说道,听见此话,堂总管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彻底崩溃了,可是却还是被家奴给拖下去了。凄惨声伴随一路。堂总管刚被带下去,一个年龄三十多岁,身材瘦弱,书生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个男子是李家的总管家,完全不是那个堂总管可以比拟的。男子姓李,名余。

只见李余对着李振天表情有些紧张的开口对李振天说道:“老爷,整个大宅已经搜查了一遍,没有那个丫头的踪迹。”

“那就继续给我去找,直到找到为止。”李振天冷冷的对着李余说道,亲生儿子被人给断了子孙根,而且还是在家里。他真的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老爷,我想那个丫头可能已经逃离宅府了,甚至已经不在三海镇了。如果只靠府里的这些家奴的话,很难找到那个丫头。”李余相对于李振天来说算是理性很多。

“证据?”李振天双眼盯着李余,嘴里吐出了两个字。听见李振天的话,李余连忙回答道:“看门的老孙头告诉我,昨晚深夜的时候,有一个女奴婢拿着三少爷的印章说是要给三少爷买东西,可是到现在人都没有回来。想来那个女奴婢就是小草了。”

“把老孙头给我带来,我要亲自询问他。”紧握着扶手,李振天青筋暴露,喘着粗气。他感觉养了一群废物,都是这么没用。李余不敢怠慢,当即转身便朝门口而去。然而,刚走几步便被李振天叫住了。

“发等一下。立即发布悬赏,带回那丫头的人头者奖励1000金币,把那个丫头活着带到我的面前的奖励5000金币。”为了挽回家族的颜面,李振天豁出去了。此事已经不仅仅关系到儿子李云宇的未来了,更加关系到李家的未来。

“是。”停步,转身,恭敬的应了一声后,李余快步离去,不敢丝毫怠慢。

1000金币可不是个小数目,是三海镇普通民众十多年的工资。就算是经常活跃在三海镇周边的佣兵,山匪,对于这个数目也是没有抵抗力的。

悬赏刚刚发布,整个三海镇瞬间暗潮涌动,各方势力纷纷出动,开始寻找林清珊的踪迹。佣兵、山匪、盗贼、杀手、乞丐、军人,三教九流几乎都将林清珊的模样记在了脑海中。大多数人记住林清珊的模样是想要捉拿林清珊换取赏金,可是还是有不少人记住林清珊的模样是将其当作偶像。

李云宇,李家三公子,玷污三海镇以及周边地区无数良家妇女,早就有很多人恨其入骨,只是没有勇气或者没有机会替天行道杀了李云宇。林清珊的所作所为让这些遭受过李云宇迫害的人佩服不已,女性们更是以林清珊为榜样。

……

一日时光匆匆过去,三海镇被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林清珊的踪影,在三海镇周边寻找林清珊踪影的人也没有任何结果。林清珊仿佛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般,无踪无影。龙逸风从离开李家之后就一直在寻找着林清珊的踪影,他去了每一个林清珊可能去的地方,却都没有林清珊的踪迹,慢慢的,龙逸风朝着龙谷外围逼近。为了找到林清珊,龙逸风不惜铤而走险。

日月历1321年5月3日

龙谷外围,一个英气勃发,年龄二十不到,眼神锐利,全身黑色装扮,胸部平平,留着一头短发,手持一柄略微生锈的长剑的女子行走在昏暗的森林中。她是一个杀手,一个无组织的杀手,为了5000金币的悬赏而来活捉林清珊。虽然她也是很佩服林清珊的魄力,但是她还是要捉拿林清珊换取悬赏。

“凭我作为杀手的第六感,我觉得她肯定在这里。肯定躲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女杀手非常自信的对自己说。虽然从她昨天看到悬赏后就直奔这里来寻找林清珊,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的收获,可是她还是对自己万分自信。

以上就是关于楼梯,就,等,不及,了,我们,还没,试过,在,书房,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