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东西很大 发现大的东西还在里面

夏雪眼瞅着对方进来,闭了闭眼。

他的东西很大 发现大的东西还在里面

猛的拉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现在她无比庆幸她家住在二楼。

楼下是个小花坛。

她掉在花丛里,也不敢停留,歪着脚,一瘸一拐的,就往外跑去。

好不容易跑出小区,这时,她眼看着后面的人就要追来了。

忽然见前面有辆车停下,问道:“老,老师。你,你,你怎么了?”

夏雪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差点哭出声来。

这个说话的,是她干兼职的时候,辅导的一个学生。今年才七岁。

没想到在这危急时刻,竟然是他出手救自己。

“陆清扬,是你。快快,救我,救我。”

“哦。快,快上来。”陆清扬连忙打开车门,让夏雪上车。

夏雪上车后,开车的司机发动车子,轰的一声就开跑了。

这时候陈青和公公也已经追了过来,只是两人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唯有怒骂而已。

陆清扬看到夏雪这个狼狈样子,问她:“老,老师,我现在带你先去我家好吗?”

“好。”夏雪想了想,只能点头。

今天的经历让她吓破了胆子。

她也不敢自己去别的什么地方了。

汽车开了一会儿,就到了一所豪宅外面。

夏雪开始有些惊讶,旋即释然。

能在那所有名的贵的要死的辅导机构上学的孩子,家庭背景没有一个差的。陆清扬住在这样的地方,也就没什么奇怪了。

下车后,陆清扬搀着她,一瘸一拐的进了院子。

刚到院子里,夏雪一眼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登时就愣了。

陆湛?

他怎么会在这里?

“爸爸。”陆清扬却高兴的叫着,就往陆湛身上扑了过去。

“爸爸?”夏雪看着陆湛和陆清扬,整个人都是呆的了。

真没想到,原来自己辅导的这个孩子,竟然是陆湛的儿子。

所以说,在她失去了那个孩子之后,他又找人生了一个孩子是吗?

夏雪看着他,心里有些发苦。

陆湛眸色深沉的看了夏雪一会儿,皱皱眉,走到她身边问道:“夏雪?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没,没啥。”夏雪垂下头,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在这个自己曾经仰慕过,喜欢过的男人面前,她一直都很希望能保持一种比较美好的姿态。

然而,多年未见,她两次遇到他,却都是在她最狼狈的时刻。

“别傻站着了。进来吧。”陆湛喊了夏雪一声,见她不动。看她的脚似乎不怎么灵便,便搀扶了她一把。

男人有力的臂膀这么一靠过来,夏雪立即就有些呼吸急促。

浑身上下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赶紧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跟着男人进了房间。

陆湛让夏雪坐在沙发里,先简单问了陆清扬几句。接着便让夏雪坐下,他蹲下身来,给夏雪除掉鞋子,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脚伤。

“还好,只是略微有些错位。忍着点。”陆湛说着,两手拿着夏雪的脚踝,咔咔转动几下。猛地一下,夏雪惨叫一声,接着,却觉得脚部的疼痛感似乎消失了不小。

“至少一个月的时间,不要到处乱走。我先给你消消毒。”

一个懂得未雨绸缪的人,这些东西陆湛家里是不缺的。他去拿了工具箱,蹲下身认认真真的给夏雪身上那些刮擦的地方消毒。

夏雪愣愣的看着他的浓眉大眼,只觉得满心的不是滋味。

哎,云泥之别啊夏雪。

你和他,差距太大太大了。

一夜无话。

夏雪央求陆清扬不要告诉陆湛她受伤的原因,只说是摔倒伤的。

陆清扬答应了。

好在陆湛也没问。

也是,她一个曾经给他代孕过还失败了的女人而已,他能帮她治疗伤势,已经很好了。还要让他帮她做些什么呢?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陆湛问夏雪,要不要去医院再看看。

夏雪摇头。

想了想,自己身上现在什么也没有,回陈青的那个家肯定是回不去了。

去闺蜜家,也不好意思总给人家添麻烦。

最后只好厚着脸皮央求陆湛:“陆先生要是能空,能把我送去三里屯吗?”

那里,有她的爹娘。

她和陈青结婚后,一直忙着赚钱,也已经很久没回去了。

现在,她很担心他们二老。

也该回去看看。

“我要去那边开会,捎上你吧。”陆湛倒也不嫌麻烦,一口答应。

“好,谢谢。”夏雪吊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

两人一路上几乎零交流。

陆湛是向来冷情。

夏雪则是不敢说。

车内的气氛略微尴尬。

好在三里屯距离城里也就几十里路,半小时时间就到了。

“我妈和我大哥住在一起。你把我送到那边的弄堂口就好。”夏雪终于和陆湛说了一句话。

“好。”陆湛答应着,开车把夏雪送到了弄堂口那儿。

夏雪也不好意思多和他说什么。

匆匆道了谢,就往弄堂那儿,大哥的住处走去。

刚走到弄堂口那儿,忽然听到一阵人声喧哗。

不由就是一愣。

听声音,似乎说话的是自己的大嫂。

夏雪赶紧一瘸一拐的走过去,一眼看见自家老娘正在地上坐着哀哀的哭,大嫂则在家门口那儿叉着腰瞪着眼破口大骂。

“我说你个老不死的!都这么大年级了也不快点死。成天不知道干活就知道吃饭。怎么不懒死你。今天我们下了一天的地,结果回来你就弄些冷饭糊弄我们。我说你这老不死的到底还能干点什么?”

“呜呜,我不是故意的。我身体不大好,今天觉得不舒服,就多躺了一会儿,结果睡着了。这才没做饭的。”老娘在那儿哀哀哭。

“你身体不好?就好像谁身体好了似的?哪个老的不是七疼八病的?谁家在家里不是干着农活,还打扫着卫生做着饭的。你可好,我们下地一天了。回来连口热乎饭都没有。你这是纯粹的还要让马儿跑,还不让马儿吃草啊。我柳翠峰是倒了八辈子霉,才嫁到你们家里来!一天天这上地干完活,还得回来伺候老的小的。人家家里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咱们家是弄了个老累赘。”

大嫂骂人向来一口气不带换气的,把老娘骂的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夏雪听大嫂那样骂她娘,再看看自己大哥,正蹲在门槛上,低着头皱着眉一袋接着一袋的抽烟。

登时又是羞愧又是生气。

“对不起陆先生,你先回吧,我下去看看。”夏雪忙忙的让陆湛停了车,她匆匆的就往大哥家门前赶去。

“大嫂,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婆婆呢。”夏雪一瘸一拐的赶到大哥家门口,忍不住开口回护自己的母亲。

“咱娘是身体有病,没办法才只能少干点。可是她哪一次不是能干多少就尽可能干多少?她年轻时攒的那点钱,不都给你们?你就不能对她好点。”

“哎吆,我当是谁啊。”大嫂一看是夏雪,登时叉着腰越发的阴阳怪气。“原来是我们家去了城里发了财不认人的大姑奶奶回来了。这一天天的不着家,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你娘。不是我娘。你要是不嫌弃累赘,你倒是带她到城里去享清福啊。自己连回来看看都不愿意回来看看,自己在城里享福脱清静。反而嫌弃我。哎呀呀。真是干的越多,错的越多。你有本事,怎么不把你娘带了去城里自己照看。”

夏雪知道自己这个嫂子,向来是牙尖嘴利不饶人的。

一时之间被她堵的心里发疯。

可是她现在的情况,还真没办法回嘴。

要是以前,她还能跟大嫂赌气,让老娘去自己家里住几天。

可是现在,她匆匆的从陈青那边逃出来。既没有拿包也没有拿钱的。手机什么的也没了。

现在整个就是身无分文,外加没有落脚之地。

她到底有什么底气说能接自己老娘回去享福。

她想在家里住几天的说法,就更没法出口了。

正在这里气的浑身发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

忽然一辆车子停在他们面前。

这辆车一开过来,村里人立即兴奋起来。

“哎呀,这好像是辆好车啊。挺值钱的那种。”

“似乎是保时捷,据说一二百万呢?”

“这车子来干嘛的。”

“上车。”陆湛打开车窗,淡淡跟夏雪说道。

“啊?”夏雪没想到陆湛还没走,一时羞愧难当,低头不语。

“上车啊。带上你娘。难道你还想在这里继续吵架?”陆湛皱了眉。

“啊?好好。”夏雪也不敢多问陆湛为什么会帮她。

她现在只想带着老娘赶紧离开。

她很担心,万一老娘在这里继续住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大嫂给气死了。

那样的话,她准得后悔一辈子。

厚着脸皮,把老娘搀扶上车。

夏妈虽然看着开车的并不是自己的女婿陈青,却也没有多想。

赶紧跟着女儿上了车。

等两人坐好,陆湛连声招呼也没打,一踩油门,汽车就绝尘而去。

“哎呦,原来是攀上高枝儿了。最好能攀的远远的,永远别回来。”

身后,传来大嫂那大嗓门的叫骂。

夏雪羞愧的低下头,恨不能把头低到两腿之间去。

一路之上,夏妈见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尴尬,也没多问。

回到城里,陆湛先去酒店订了个房间,交了足足半个月的定金。这一下,夏雪母女二人总算有了暂时的落脚之地。

住下之后,夏妈这才好声好气的问夏雪。

“闺女,那个帮你的陆先生,是什么人?为什么你回娘家,陈青没有送你。反而是这位陆先生送的你呢?”

“没啥。一个朋友而已。”

夏雪自然不敢把事情的真相跟夏妈说。

支吾了几句,就把事情支吾开去。

夏妈吃过饭之后,劳累过度。早早上床休息了。

夏雪坐在宾馆,只愁的满脸愁容。

她工资本来就不高。结婚前的一点存款还全部用于跟陈青一起购买那套新房。

现在手里更是一分钱没有。

要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日子怎么也能混的下去。

现在多了一个夏妈,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长期住酒店,她也没钱啊。

正在这里烦恼,忽然有人敲门。

出门一看,发现是陆湛的一个助理。

以上就是关于他的,东西,很大,发现,大的,还,在里面,夏雪眼,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