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了吗,烫不烫 我可以再往里一点吗

床上熟睡的女生,带着哭腔,双手在面前胡乱的挥舞着…

猛然的,女生从床上一下弹了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好一阵,她才缓过来,抬头看看四周,是自己的卧室没错,不知怎地,仿佛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到心底最踏实的地方,她用手挠挠头,嘴里低咒一声,“见鬼,怎么会经常出现这种梦境…”回想刚才那个梦境:梦中她被囚禁在一个地下室里,双脚被铁链拴住,而面前一个男子的手中还拿着两幅铁链慢慢向她逼近,看样子是准备把她能自由活动的两只手也栓上,那个男子嘴里还念着,“静儿,既然你把心给了别人,那我就把你人囚在这里,看你能逃去哪里。”可无论如何,她却看不清那男子的面容。这个梦境从她记事起就开始出现,只是不频繁,几乎是一年一次,可近两年来却越来越频繁。

感受到了吗,烫不烫 我可以再往里一点吗

“小黎,还不起床呀!要上班了哦!”一个女子拉开卧室的门。是她的室友欧媚雪。一个网络作家,欧媚雪是一个勤劳的人,基本上是每日三餐都落在了她身上

“知道了。媚儿,爱死你了,是不是早餐弄好了呀!呵呵…”沈静黎朝媚儿嫣然一笑,门口的女子作势抖了一下,走进屋,把枕头拿起来往沈静黎头上扔,笑道:“少恶心了,快起来,要不然你那个男朋友啊…又要抓狂了哦!”“好的,知道啦,妈…”说完爬到床的另一边去了,“你这个死女人,不想活了呀!”媚儿扑到床上去拽她,“啊!我错了嘛,不来了,每次都是我吃亏…”

沈静黎,24岁,皮肤白皙,165的瘦弱身材,虽然瘦弱可该有的还是有的,不化妆的话姿色也算是中上等,却有一种脱俗的气质,可这个时代的化妆品能把东施都变成西施,略施淡妆,也还算一个美人。在滨城这座城市生活了6年,现在在中外合企圣都集团做总裁助手,说白了,就一打杂的,帮总裁倒到茶,买点咖啡,递下文件而已,但却是拿着高额薪水,没办法啊!谁叫她运气好呢,有一个是她总裁的男朋友呢!

是沈静黎以火箭的速度洗漱完,就一屁股坐在餐旁边的椅子上,欧媚雪看着沈静黎一系列的连贯动作,毫无惊异之色,顾估计是早已习以为常了吧!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沈静黎,媚儿看了下桌上的手机,叹了一句,“速度又进步了哦。五分钟就完事了呀!”沈静黎向她抛了个媚眼,“那是自然。”欧媚雪白了沈静黎一眼,摇摇头,不再说话,低下头吃早餐了,沈静黎也开始和她的早餐做斗争了。两分钟后,一声贯穿整栋大楼的狮吼声,“啊!八点五十了,死媚儿,怎么不告诉我。”说完拿了自己的Prada包包就往电梯冲。

刚走出小区门口,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似乎早已等在门口,车主看见沈静黎后,摇下车窗,一个俊美却不阴柔的男子出现在面前,虽然是着西装,却掩饰不了他的阳光气息,然而更多的是霸气与桀骜不驯。他就是沈静黎的男朋友,颜洛,今年27岁,IQ200,是圣都集团现任执行总裁,也是在历代圣都集团以来最年轻的执行总裁,在工作方面的能力,几乎是毋庸置疑的。从他父亲手里接过圣都,两年来,使公司的赢利翻了两番,让那些曾经说他缺少经验的古董董事咂舌,对他更是刮目相看,在他看来,几乎是没有拿不下来的方案。对待对手是绝不手下留情,上个月才把一个中型国企逼到绝路,以超低价收购到圣都名下,这些事是多不胜数了,然而这些都是沈静黎不知道的,所以顔洛这狠辣的另一面也是不为沈静黎知道的。当然,“阎罗”这个顔洛的代名词也是沈静黎不知道的,沈静黎就是这样白目的一个人,她上班只管好泡茶,买咖啡,递文件的事,其他的都不管,确切点,是她懒得过问。而顔洛却待她很温柔,就算这一切让她知道了,她也无法相信顔洛的另一面。

顔洛朝沈静黎温柔的笑道,“怎么现在才来啊,我可等了接近半个小时了。”虽然是责备的话语,但听起来,更多的是宠溺。

“不好意思嘛,我起晚了啊!”沈静黎拉开车门,进入车里。

兰博基尼绝尘而去。

到达公司,顔洛把钥匙扔给早就等在一旁的助理,就和沈静黎步入总裁专用电梯,来到整栋圣都大厦的最顶楼,最上面的整层都是总裁办公室,而顔洛把沈静黎的办公桌安排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似乎一刻都离不开她似的。和总裁一个办公室,是多大的殊荣啊!她们是恩爱的一对情侣。

但这一切在一个人的出现就完全的天旋地转了。

他就是顔洛的一个表弟Lucas,Lucas的到来,让沈静黎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Lucas是中美混血儿,中文名字薛然逸,薛然逸在沈静黎上大一的时候转来她所在的学校,当然也是顔洛所在的学校。那时候,顔洛上大四,而薛然逸上的是大三,薛然逸来到那所大学的时候,在整个学校掀起一股热浪,不仅是因为他足以那和李俊基相媲美的妖娆面孔,而且他还非常平易近人,对每个人都是温柔的。当时在这种贵族学校多金、帅气又温和的大少爷可是濒临灭绝的生物。因此,她与其他花痴女生一样,被薛然逸迷得神魂颠倒,也是在这时候顔洛注意到了沈静黎,顔洛当时只看到一个花痴女生总喜欢在薛然逸经常打篮球的篮球场一会儿走过来,一会儿又走过去。这让几年来作为学校风云人物的顔洛感到有一点失败和好笑!薛然逸是沈静黎十几年来第一个心动的男生,但是沈静黎还没来得及向薛然逸表达爱意时却无声无息的回到美国。这让沈静黎失落了两年多的时间,后来直到顔洛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才开始渐渐淡忘。

可是,这次薛然逸在毫无预警的又出现沈静黎生活中,而且关系还有点…男朋友的表弟是自己第一个暗恋的人,其实在她心里一直一厢情愿把薛然逸当做她的初恋情人,这多多少少让沈静黎的神经有点短路了。

那是一个工作日下午,沈静黎正在办公室认真的给顔洛复查文件,就在这时,薛然逸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径直走到顔洛面前,大力的拍了拍顔洛肩膀,笑道:“臭小子,我回来了,你也不来迎接一下。”

顔洛很不爽的抬头,看见一脸笑意的薛然逸,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仍然以不咸不淡语气回答道:“你回来还不需要劳我大驾来接你吧!你回来干嘛?又要在我这赖多久呀?”一连两个刻薄问题让薛然逸很不高兴,他白了一眼顔洛,说:“你以为我想回你这个破地方呀!要不是我爸每天管着我,我才不想来接手这边的分公司呢?没办法呀,谁叫我有才呢?我只好勉为其难的为那个老头子分担一点啦!”

“少贫嘴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边逍遥来了呀!”

薛然逸厚颜无耻的笑道:“知我者,莫过表哥呀!”然后他一转头,就看见朝他一个劲儿猛看的沈静黎,朝沈静黎邪魅一笑,“Hi,美女。”她顿时三魂少了七魄,痴迷回给他一个傻笑。

这让顔洛很不高兴,“静儿,过来。”沈静黎满脸羞色的挪过去,“我老婆沈静黎,你可别乱打主意!”

薛然逸有些吃惊的盯着沈静黎,但很快就缓过来了,耸耸肩,口气无奈,道:“哎!你真是…”无奈的摇摇头,接着说:“要不各凭本事吧!看我能赢得这位美女的青睐不?”

“你敢。”顔洛脱口而出,不知怎的,薛然逸的到来,让他有些危机感,感觉沈静黎要被抢走了一般,因为几年前沈静黎对薛然逸的感情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再看到沈静黎刚才的那个表情。

薛然逸马上就接下话口,半玩笑半正经的,“要不试试,”

“你信不信我灭了你。”顔洛那满脸怒气。

“好了,开玩笑的啦!”看着顔洛满脸忿然,知道自己说得有点过了。而沈静黎始终没有插上一句话。

薛然逸的到来,真的有点让沈静黎措手不及,仿佛那深埋在心中的那种情绪又开始浮出来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和洛两年的感情,难倒就比不上对薛然逸的那种青涩的感情吗?这样的沈静黎无疑是连她自己都讨厌的,难倒她是个见异思迁的人吗?难倒对顔洛的两年感情只是寂寞时的慰藉吗?

沈静黎有时候说一些话连自己都感到神经,就像今天:

沈静黎和洛去吃饭的路上,我她居然在顔洛面前很直白的问了一句:“洛,怎么从上次以后,一直就没看到你表弟呢?”

这句话让顔洛有些慌神,连红灯都没看见,见状,沈静黎叫了一声:“洛,红灯啦!”洛来了个突然刹车,他们两的身子向前倾去,沈静黎还没反应过来,顔洛就很冷漠的话语穿了过来,“怎么,你、很期待见到他?”阴沉的声音让沈静黎有些想要发抖,这是她的男朋友洛吗?怎么声音这般…

“呃,没有啦!我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嘛,毕竟他以前是我的学长嘛。”

“没有是最好,”顔洛突然逼近沈静黎,“如果我让我知道你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我会让你后悔。”死女人,竟然不知道我也是你学长,虽然只有一年。可Lucas明明却只有一学期而已。

六月的天气,应该是炎热的,可沈静黎听到这句话之后,全身瞬时间冷了下来,还有些战栗,她有些惊恐的看着顔洛,“洛,你怎么了?你这个样子让我好害怕。洛,你别这样。”真的,顔洛这个样子,和平时对沈静黎的温柔完全是两个人,平时是温文尔雅,现在却如地狱来的修罗,真的很可怕,让沈静黎感到恐怖。

“是吗?让你害怕吗?还有更可怕的,你敢背叛我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顔洛说着,向沈静黎欺身靠近,沈静黎本能的往外躲,可车内狭窄,怎么也躲闪不过,顔洛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在她唇上深情印上一吻,可沈静黎身子一阵战栗,因为从顔洛的吻中丝毫感觉不到一点温度,沈静黎有些害怕,可她却也不知道改说些什么,因为今日顔洛的反常,是她始料未及的!

顔洛不再看她,只是继续开车前进,顔洛心中知道,他们,因为薛然逸的到来,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因为他无法忽视沈静黎对薛然逸的心动,看了看沈静黎,却见她一脸的不安,顔洛也没说什么,只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是的,他们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那次之后,沈静黎有些逃避见到顔洛了,连她自己也不明白,平时,接吻在两人之间是再平常不过了,也许是顔洛上次的神情令她感到害怕,对顔洛,沈静黎的态度开始有些疏离而礼貌,仿佛真的只是下属与上司的关系了。

直到这一天,开始东窗事发了。

周六,顔洛去了另一个城市处理一些事务,而欧媚雪忙着赶稿子,沈静黎无聊就一个人跑去逛商场,在大战三个小时后,沈静黎提着几大袋战利品往商场外走去,在转角处,迎来了一位男子,沈静黎意识没反应过来,被男子撞翻在地上,明显的男子没料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反应过来后,已经晚了。男子将沈静黎扶起,赫然发现时他表哥的女友沈静黎。

“是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沈静黎一抬头,发现竟是一个月没见的薛然逸,“啊!是你呀,好久没见到你了,你去哪里了呀?”

“要不我们找个地放喝点东西吧!难道你要站在这和我说话呀!”

“OK,好呀!”沈静黎接受了他的提议,薛然逸很绅士的帮她提起袋子,一起朝外面走去。可沈静黎不知道,她的一切举动却被一个人尽收眼底。

两人去了一间雅致的咖啡厅,聊了接近两个小时,连沈静黎都奇怪两人居然聊了这么久,也许是薛然逸健谈吧。最后薛然逸还将沈静黎送到了家。

在他们俩分开后的一分钟内,远在异地的顔洛已经知道这个情况。

顔洛坐在酒店总统套房的沙发上,手里被捏碎的红酒被显示了他的愤怒,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指滴下来!随手将茶几上的半瓶昂贵的红酒朝对面墙上扔去,液体顺着墙留壁流下来,犹如他的心在滴血。墙上的画框也被震得微微颤动。

顔洛来到落地窗前,深邃的眼眸毫无焦距的看着外满的夜色。

为什么?沈静黎,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是我给你的自由太多了吗?心痛的感觉要把他吞噬掉,就像外面的黑夜,完全笼罩他。除了心痛再也没留下什么。

以后不会了,不会再给你放纵的机会了,再也不会了。

抓着水晶栏杆的手忽地抓紧,眼里竟也多了几分冷笑。

第二天周日,天色有些阴沉,仿佛在预兆着即将来临的风暴。下午,沈静黎上着淡黄色的短袖针织衫,下穿一条黄色短裤,脚上是一双白色板鞋正和一身红装的欧媚雪闲逛。

顔洛处理完商业事务后,马不停蹄的,在第一时间赶回了滨城,到达机场时给沈静黎打了个电话。

“喂,你现在在哪里?”毫无温度的声音透过冰冷的话筒传过来。

“呃,我和媚儿在光华路,怎么了,阿洛,你回来了吗?”

“站在那别走,我马上过来。”

“不是要明天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沈静黎话还没说完,那边早已挂断电话。

沈静黎和欧媚雪坐在光华路一个小广场的路边椅子上,不到二十分钟,蓝色的兰博基尼已稳当的停在两人面前了。顔洛从车上走下来,迅速的将还未反应过来的沈静黎拽向车内,等沈静黎回过神来,她已经在车上了,顔洛迅速的关好车门。走向驾驶位。

“媚儿,”她朝还呆在一旁的欧媚雪叫道,欧媚雪才反应过来,车已经飞了出去。

车很快出了城,在高速路上快速的驰骋。车的速度很快,让沈静黎有些害怕。

“洛,你快停车啊,不要开这么快”沈静黎有些焦急。

顔洛不但没有放低速度,反而是把油门一踩到底,兰博基尼向离玄的剑一下子飞了出去,看着窗外景致急速倒退,沈静黎极度恐惧,已吓得花容失色,她双手拉住车的把手,叫出了声,“啊!阿洛,你快停车,这样我们会没命的,快点,停下来啊!

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而沈静黎随即就瘫软在副驾驶位上。

好一阵子,沈静黎才反应过来,她看到他们已经到达沙滩,今天是周日,天气又阴沉,平时人山人海的沙滩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她偏头看向顔洛,顔洛并没有看她,而是双眼毫无焦距的看着前方。

“怎么了,阿洛,”在她的声音下,顔洛终于回神了,他转头问了一句,“静儿,你是不是背叛我。”

沈静黎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当然也有一丝愤怒,“阿洛,你今天怎么回事,没事发什么神经。”

“你回答我,”顔洛震慑的声音响起,有点不容拒绝的语气

“我不想说,也不屑于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沈静黎准备解开安全带,下车透透气,可她的话彻底把顔洛激怒了,顔洛按住她解安全带的手。

“你不是不想说,不是不屑说,是你不敢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

“你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怎么,昨天和Lucas聊的不开心吗?”

“你派人监视我?”沈静黎一脸的难以置信,她似乎真的无法想象,现在的顔洛是以前的那个顔洛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差。

顔洛没有说话,是默认,他默认他派人监视沈静黎,是的,从上次沈静黎打听薛然逸的消息,顔洛总有一股不安心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沈静黎似乎无法忍受受人监视的生活,她大吼出声,“你怎么这样子啊!我是你女朋友,不是你的宠物,需要每时每刻遵从你的意愿过生活。”

“我就是希望你像宠物一样做我女朋友。”不知顔洛怎么的,这句话突然就脱口而出,这句话说出,顔洛心底还是有些后悔的。

“顔洛,你简直是不可理喻,我受不了这样的你,我们分手吧!”沈静黎的语气中夹杂着受伤。沈静黎说完,就下了车。

顔洛也下了车,快步走到沈静黎的身边,一把就她又拽进了车里,沈静黎想撇开他,力量悬殊,可这次不是副驾驶位了,而是车的后位,沈静黎被顔洛推到在后位上,她还没从位置上爬起来,顔洛的身躯就已经压了下来,关上车门,狭小的后座躺了两个人,沈静黎想动都动不了。

她看着顔洛野兽般的眼睛,恐惧已经占据了她整个心扉,连声音都是颤抖的,“阿洛,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

顔洛在她把这句话说完,嘴就已经攫住沈静黎的唇,辗转撕磨,没有一丝怜惜,沈静黎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头左右闪避着,顔洛一只手固定着沈静黎的头,另一只手已经很不安分的抚上沈静黎的娇躯,而沈静黎的双手去胡乱推着顔洛的身躯,可对趴在她身上的那座男性大山没有丝毫的撼动力。

顔洛似乎对紧闭牙关沈静黎很不满意,他努力想撬开沈静黎的贝齿,沈静黎就是不让他得逞,知道最后沈静黎实在是呼吸不过来了,想躲开顔洛的唇张开嘴呼吸一下,才避开顔洛,顔洛就已经跟了来,于是顔洛趁虚而入,舌头在沈静黎窄小的口腔内辗转反侧。

然后顔洛的目标又转移到沈静黎的脖子,在那里啃咬着,嘴巴得到自由的沈静黎声音有些颤动,“阿洛,你快放开我啊!你不要这样子,你快停手。”沈静黎有些害怕,因为顔洛的手已经转移到沈静黎的小腹,撕扯着沈静黎的腰带,大有在车厢内就把沈静黎XX了的可能,这种亲密的接触在他们之间还有些陌生,平时他们都只局限于接吻的,因为沈静黎的怕痛,而顔洛也认为那只是早晚的事,也没有勉强沈静黎。

以上就是关于感,受到了,吗,烫不,烫,我,可以,再,往里,一点,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