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作文渺渺 我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作文课渺渺

顾念寒才将渺渺给送了回来,渺渺回到狭小的出租屋棚,把KTV经理必须让化的浓妆洗了个干净,正准备脱衣服钻入被窝,她才发现肩膀上披着的西装外套忘了还给顾念寒。

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作文渺渺 我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作文课渺渺

渺渺一愣,连忙掏出手机,准备给顾念寒打去电话,距他离开还没有几分钟……许是能赶回来的。

她猛然呆住。

这才想起,那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她没有他的手机好,之前见面他给的名片,本以为不会在有什么瓜葛,她也没当一回事,也不知道被她丢到了什么地方。

渺渺叹了口气,将西装叠好放在一旁,准备等明天下班之后回来洗洗再有机会还给顾念寒。

“嘶……”

脱衣服时,渺渺无意间扯动自己的伤口,秀眉紧蹙,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受伤了,便翻箱倒柜去寻找药酒,找了半晌,才找到一瓶只剩下一点点的碘酒,忍痛涂抹好药水之后,她钻入被窝,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入睡的前一秒,她还在惦记要还隔壁镇王胖子的债务……

……

翌日。

渺渺是被闹钟吵醒的。

洗漱完毕,她换上修身的黑色休闲西装,拎起廉价的包包去上班。

或许是因为昨夜睡的太晚,导致她一整天恍恍惚惚的,上班途中路过一家热气腾腾的包子店,老板见她驻足,热情的叫卖道:

“小美女,来尝尝我家包子吧!皮薄馅厚,童叟无欺的呀。”

渺渺耳根一红,羞愧万分匆忙离开,生怕包子店老板再多说几句,她就要因为不好意思去买上几个包子尝尝了。

可惜……

她的钱包却不允许。

即使昨晚刚发了工资的渺渺也不允许自己奢侈的去买个早餐包子,欠王胖子的钱一天,就有一天的利息,这钱滚钱滚的太快,几乎都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

又是因为没吃早饭,导致渺渺一上午工作时间都是恍恍惚惚的。

组长丝毫不留情面的在渺渺面前停下,见她脑袋一点一点的,差一点就栽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模样,他再也忍不住,怒吼道:“渺渺!”

渺渺瞬间惊醒,“啊……”

眼中还带有一片迷茫之色。

组长脸色铁青,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渺渺你让我怎么说你好?这个月咱们组只有你一个人没拉到单子,其他组员早就完成了这个月的任务,而你呢?还站在起跑线上!”

“这也就算了,还在上班期间开小差,我告诉你渺渺,这星期你再拉不到单子你就给我滚蛋!”

渺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俏脸一红,只感觉锋芒在背,周围不少同事都用着异样的眼光盯着自己看。

“对不起、对不起……组长,我错了。”

组长瞧渺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脸色稍稍缓和,这才作罢,冷哼一声扭头离开。

而现实便是,周围同事已经对这一幕场景见怪不怪了。

渺渺松了一口气,坐回自己的工位上,愁眉苦脸的盯着眼前电脑屏幕,正在发呆。

因为KTV的兼职丢了,她失去了一大笔稳定来源,而现在工作也是岌岌可危,渺渺感觉离还完王胖子的债务渐行渐远。

遥遥无期。

不行,我必须得再找到一份兼职!

渺渺刚刚振奋起来,突然凑过来的一个脑袋吓了她一跳。

正是渺渺隔壁工位以及公司里最要好的闺蜜林婷婷,林婷婷好奇道:“怎么啦?还因为组长骂了你一顿闷闷不乐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那种人。”

渺渺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我ktv的那个兼职丢了,正在想去找什么兼职好呢?”

林婷婷知道渺渺在ktv做兼职,她微微惊讶道:“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就是被辞退了呗。”

林婷婷秀眉一皱,她和渺渺的关系并不止步于同事之间,私下里还是关系最为要好的姐妹,她很清楚渺渺家庭关系,包括这次渺渺回老家,得知欠下隔壁镇王胖巨额债务,她有点心疼眼前这个总是故作坚强的女孩。

“那……你怎么办?”

渺渺装作无所谓的模样,摊了摊手,“还能怎么办,只能再找一份兼职了,要不然我就只能嫁给王胖子了。”

“不行!这怎么能行!”林婷婷想也不想,皱眉说道。

“噗,又不是你嫁,你着什么急呀。”渺渺被林婷婷这幅担心的模样给逗笑了。

不知情的还真以为是林婷婷要嫁过去呢。

林婷婷一脸正色:“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你不喜欢的人的。”

渺渺还以为她在开玩笑,扭回去头,专心致志开始工作,“你能有什么办法呀,不过,如果你真有什么合适的兼职可得推给我。”

林婷婷没应声,只是定定的望着渺渺的侧脸,突然猛地站了起来,朝公司门外走去。

渺渺听到动静看了过去,还以为林婷婷有事要出去,便没再在意,继续自己的工作。

……

林婷婷来到空旷的楼梯间,沉吟片刻,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声,对方似乎很是激动。

“喂?是婷婷吗?婷婷……爸爸找了你好久,这半年来你到底去了哪里啊……”

林婷婷出声冷冷打断,她最讨厌的就是老头子罗里吧嗦这个毛病。

“别说那么多,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想让我回来吗?”

男人忙不迭的说道:“当然,爸爸求之不得,婷婷啊,你快点回来吧,你都不知道,你在外这半年,音讯全无,爸爸找的你好苦……”

林婷婷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了男人,“好了好了,我可以回去,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男人忙高兴的说道,“你说你说,在爸爸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听说林氏珠宝要开展一个珠宝新人选拔大赛,不是下周才开始吗?我要你把时间改为今天,并且派人给我送来一份报名表。”

林婷婷知道渺渺是珠宝专业毕业的,对设计珠宝很是痴迷,却是因为生活所迫,才沦落到如今这幅模样。

林申昊微微一怔,眯起眼睛,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婷婷,你不是一向都对公司的事情不感兴趣吗?怎么突然关心起来公司的活动……再说,这次公司的活动对公司意义重大,你可能不知道,顾氏集团进军珠宝界,企图取代我们林氏珠宝在珠宝界龙头老大的地位,这次选拔乃是公司挑选优秀新血脉,抵抗顾氏集团来势汹汹的方法之一……”

还没等林申昊说完,林婷婷打断了他。

“我不管你那些有的没的,我朋友是一个优秀的珠宝设计师,只是苦于没有渠道,当然,她进入选拔赛我不会在中间动手脚,我相信她的能力。”

林婷婷没有隐瞒林申昊,只不过隐瞒了渺渺的身份。

“你别问什么朋友,是我的女性朋友,很好的闺蜜,得了,您就说这条件您答应还是不答应吧?”

话筒那边鲜见的沉默半晌,林婷婷等的心焦,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林申昊突然沉声道:“好,我答应你,我林申昊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林氏珠宝也早晚是你的,任何事情都没有你回来要重要的多,把地址发给我,我派人去送报名表。”

“好,我等下短信给你。”

林婷婷眉梢一喜,成了!

她把工作地址发给了林申昊。

在二十二年前,林母为了生林婷婷大出血不治身亡,当时林氏珠宝还没发展到如今这等规模,林申昊一边忙工作,一边照顾林婷婷,这些年来是又当妈又当爹,很是辛苦,林婷婷也很是乖巧懂事,只是不太喜欢珠宝这个行当,因为林氏珠宝抢走了林申昊大部分的热爱。

父慈女孝,和乐融融,但在半年前,林婷婷意外发现林申昊在外居然包养了很多情人,顿时,父亲高大的形象一朝崩塌,林婷婷自出生以来都没有见过林母,记忆中在想母亲的时候只能拿着照片看看。

而林母为了给林申昊生孩子,不幸死在手术台上……

可林申昊却在外边有很多情妇,林婷婷甚至不知道这些情妇存在了多长时间……

她恨,恨林申昊的背叛。

她想,如果妈妈知道了,应该也是恨他的。

于是,林婷婷离家出走,杳无音讯。

时间抹不去伤痛,却能淡化之前所带来的伤害。

林婷婷亦如此。

半年时间,她想了很多,时不时的偶尔会去想,林申昊只不过犯了全世界男人都会犯的一个错误,而且林申昊是个正常的男人,他有正常的需求,为了她,他再娶妻。

她一直在给林申昊找借口。

但她却始终迈不过去这一个坎。

如果没有渺渺,她或许回不知道还要多久才会联系林申昊。

……

半个小时后。

林婷婷取到林申昊派人送过来的报名表,急匆匆的跑进公司,直奔渺渺。

“哎,你慢点……”

林婷婷随手拉过来自己的椅子,一把夺过渺渺正捧着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你快看,这是什么。”林婷婷一边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一边将手里的报名表塞了过去,开心的眉飞色舞。

“什么呀。”

还神神秘秘的。

渺渺眸光落在报名表上,微微一滞,眼底闪过一抹惊喜,她差点激动的跳起来,她拉住林婷婷的双手,“你知道吗婷婷!进入林氏珠宝是我这辈子梦寐以求的!而这个!就是我进入林氏珠宝的橄榄枝!哇!太开心了吧!”

说着,她激动的拥住林婷婷。

林婷婷微微一怔,眼中仿佛有化不开的温柔,“好了,你还是快填写报名表吧。”

渺渺松开林婷婷,拿起钢笔刷刷的写起来,一边写,还一边给林婷婷科普:“林氏珠宝,珠宝界的龙头老大,你知道天空之瞳吗?那可是世界上最名贵的一枚红宝石钻戒,市场价甚至高达三十亿!而这只天空之瞳则是林氏珠宝里最有名的设计师,柏宁所创……”

“啊,婷婷,我太想成为柏宁老师名下弟子了!他真的好厉害!而且……特别特别的帅。”

“你说我有机会可以成为柏宁老师的弟子吗?真是太期待了!”

林婷婷一脸尴尬的被迫接收这些对于她来说再熟悉不过的资料。

说起柏宁,林婷婷一脸嫌弃,柏家与林家世代交好,柏宁要比林婷婷大三岁,当时林母怀孕时,柏母曾经开玩笑似的还给他们俩定下了娃娃亲,但无奈柏宁却跟林婷婷兄妹情深,完全对对方提不起任何男女之间的关系,这才断了柏母的念想。

这恐怕是林婷婷这辈子最尴尬的时候,自己的好闺蜜一脸憧憬能成为柏宁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的徒弟?

哇,林婷婷真想告诉渺渺,柏宁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的真面目。

“哎,对了,婷婷你刚才去哪了呀?是怎么拿到这张报名表的……?我很早之前就开始关注这个活动的,我怎么记得是下周开始的呀?”

渺渺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突然抬起清澈的眼睛看向林婷婷。

“啊?是吗?哈哈,我刚刚下楼买烟,这张报名表还是一个发传单的小姐姐塞给我的。”林婷婷挠挠头,嘴角笑的略微僵硬。

可一头扎进喜悦之中的渺渺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她点点头,还很是惊讶,“是这样吗……?林氏珠宝的报名表连抢都抢不到,怎么还会发传单呢……”

“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董事长想广招人才。”

林婷婷不想继续下去这个话题,她害怕说的多了反而露馅,自己之前隐瞒身份进入公司,就连对她知无不言的渺渺都不知道她的身份。

现在若是突然告诉她,林婷婷相信,以渺渺这执拗劲儿,宁愿放弃这个梦想,也不会让林婷婷给她开后门。

当然……林婷婷只不过帮她要了张报名表而已。

“哦……”

“你写完了吗?”林婷婷问道。

“嗯,写完了。”

“那好,等下下午我们就找借口说出去拉单子,然后去送报名表。”

酒店,总裁套房。

宿醉过后,顾念聿头疼的要死,不过他还是早早就起来了,换好衣服,正坐在沙发上,紧紧的盯着对面身着军装的中年男人。

气氛一时诡异的安静。

男人沉默半晌,如鹰般犀利的眸子望着顾念聿,常年处于上位者的他浑身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若拼气场,或许连顾父都比不过他。

压抑的气势重重袭来,但顾念聿却丝毫不惧。

“你确定了吗?”男人叹息一声,脸色凝重。

顾念聿微微颔首,漫不经心的眯起眸子,脑海中浮现出一抹倩影。

“对,我要退出。”

“这次你完成任务完成的很好,本来上级是想要再提拔提拔你的,可没想到你却在巅峰时刻选择退出……你,真的不后悔?”男人有些不舍。

“不后悔。”

顾念聿嘴角微扬。

男人皱眉,再度劝说,“就因为你要结婚了?结婚并不阻碍你执行任务。”

顾念聿摇摇头,“师父,你不懂。”

对面的男人眉头紧蹙,眼神疑惑的看向他。

“当我遇见她的那一秒,我就觉得我已经爱上她了,她就是我想要共度余生的那个人,师父你知道吗?我很喜欢掌握操控别人生命的感觉,我很热爱这份职业,但是,可当我遇见她,我就变了……”

顾念聿眸光深邃,仿佛在透过男人看向别人,他说:“我不想我的爱人在结婚之后每天心惊胆战的担心我是死是活,不想孩子在家每日每夜的期待着爸爸的归来……我一度在想,如果哪天我任务失败了呢?”

男人鲜见的沉默了,眸光闪烁,似乎顾念聿的话勾起了他的某些回忆。

“我赌不起。”顾念聿吐了一口气,重重说道。

男人微微抬眸,伸出左手与顾念聿交握在一起,“我能明白你的感受,我也曾经遇见过这么一个姑娘,但……我没有珍惜,你是我最优秀的徒弟,我希望你以后生活美满,安康快乐。”

“谢谢您,师父。”

落地窗照射进来一缕明媚的阳光,落在顾念聿冷峻的脸庞,柔和些许。

……

顾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

“顾总,不好了!林氏珠宝那边有动静了!但传来的消息,我有些看不分明。”

偌大的书桌后,俊逸的男人坐的笔直,顾念寒正捏着钢笔,表情严肃,正在签署几个收购案的合同,他闻声抬眸,目光落在眼前长相阴柔,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

他叫白然,是顾念寒身旁得力的手下。

与顾念寒平时展现出来温文尔雅的模样不一样的是,他在工作的时候格外严肃谨慎,追求完美。

“哦?”顾念寒合上笔盖,指节分明的大手一下没一下的点在书桌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他眼底闪过一抹玩味,“竟然还有纵横商界十几年的白大秘书瞧不明白的?”

白然苦笑一声,“你可别调侃我了,快来帮我看看,这林氏珠宝突然今天上午发布一条消息,把定在下周开始的选拔大赛改成了今天,现在林氏珠宝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样突然改动,你说林申昊这个老狐狸,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顾念寒微挑眉梢,显然他也有些意外。

“难道是因为我们攻势太猛,他们怕了?”

白然摇摇头,提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不一定,这样临时变卦,自掉信誉的做法太奇怪了……可我突然发现,当群众得知大赛改为今天,他们的反应出奇的一致……”

“紧张?”顾念寒问。

“不,是兴奋!”白然眼神复杂。

顾念寒搁置钢笔,倚靠在椅子后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那你觉得呢?”

“我也不知道那老东西在想什么……”白然扶了扶眼镜架,一脸苦色。

“不管如何,照常进行,以不变应万变。”

“下午正式开始对吧?”

白然点点头,“对的。”

“我们下午走一趟,去看看那老狐狸想作什么妖,还有,林氏珠宝你帮我盯紧一些,等我哥回来了,我们差不多也应该拿下珠宝界龙头的地位了,到时候顾氏就交给我哥打理,我去整珠宝去。”

顾念寒有些不太放心,最近林申昊活动太过频繁,他不禁叮嘱白然一番。

“是。”白然点点头。

顾念寒坐直身体,捡起桌上的钢笔,继续刚才没处理完的工作。

房间里迟迟未有动静,顾念寒不禁疑惑抬眸,“你还在这杵着干嘛?”

白然面露犹豫,欲言又止:“顾总,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什么就直说。”

“您为什么非要将顾氏交给顾大少呢?当然,我不是说顾大少不好……可,自从五年前您接手以来,直接把顾氏从当初的五百强做成如今的规模,其中付出的努力与心血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您难道就没有不甘心吗?”

白然苦口婆心的说道,他很心疼顾念寒,如果不是顾念寒,就没有如今的顾氏。

但只要顾念聿回来,顾念寒就得拱手让人。

顾念寒深深的望着白然,淡淡道:“他是我哥。”

“您就这么想把顾氏拱手让给他人吗?”白然怒其不争。

“够了!”

顾念寒眯起眼睛,皱眉道,“我就权当从没听过你这些话,你以后也不要再说这些了,出去吧。”

“顾总!”白然心急。

“出去。”

白然定定的望着他半晌,才缓缓点头,“是。”

顾念寒埋下头,继续捏起钢笔,在合同上写写画画着什么,直到耳边传来轻微的关门声,他才叹了一口气,抬眸望向窗外。

顾氏在他的手里,已经做到巅峰。

他现在在三百九十九层最高的地方,俯瞰全城。

高处不胜寒。

顾念寒何曾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但正如白然所说,这个位置,他必须得让!

还得心甘情愿的让!

顾念寒对着落地窗突然温柔一笑,笑容是如此的温暖明媚,但笑意却不达眼底。

以上就是关于上,体育课,课,被,捅了,一节课,作文,渺渺,我,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