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好吗我想你快想疯了 迈开腿让我给你

结婚三年,只见过三面的名义夫妻,刚签了离婚协议的空壳夫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亲密了。

给我好吗我想你快想疯了 迈开腿让我给你

吃力的抽出手,她咬着牙,“你开什么玩笑,我们压根不熟。”

话一出口,黎景致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本来带着离婚协议回来跟家里人摊牌就是拿着陵懿当挡箭牌,他忽然装作深情款款的样子,那这个黑锅肯定要自己背了。

果不其然,黎景致的话音刚落,黎家三口看她的眼神就变得很奇怪。

而陵懿却忽然笑着看他,“生气了?”

黎景致一脸懵逼,她不就说了句实话么,怎么就生气了?

直到看见黎启天脸色突变,相当不满的看着自己,黎景致才明白过来,她这是又被陵懿给坑了一把。

他现在这表现,好像这婚姻里所有的不和睦都是因为她的不配合才存在的似的。

“景致,夫妻之间要互相包容。”黎启天生气的望着她,教育着说,“在国外呆了三年,脾气也该收敛收敛了。夫妻间过日子,可不能总耍小脾气。”

陵懿下三滥的小计谋得逞,在黎家人眼里,这一切都成了她的错。

黎景致没憋住,愤愤的戳了戳碗筷,“很快就不是夫妻了。”反正,离婚协议书,他们两个人都已经签名了。

陵懿看着她,缓缓开口,“你想离婚?”好似很不懂他的想法似的口气。

黎景致在他眼底看到了一丝冰冷的讥讽,他又是故意的。

这下,黎启天看她的表情更加不好了。

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她默默放下筷子,“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她怕她再这么下去,会被陵懿逼疯。

行李箱还放在角落,她拎着自己白色的行李箱,费力的抬上楼。

刚拎起,身后便伸出一只手,将行李箱按回地上。

男性结实的身躯贴着她的后背,陵懿一副好人的模样,“我帮你提。”

黎景致顿了顿,大脑飞快的运作后,委婉的开口,“谢谢,不过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可他不顾她的反对,却径自提起行李箱,往楼上走去。

忽然又停下脚步,回头拉起她的手,淡淡的问:“哪个房间?”

黎景致狂躁的挠了挠头发,“右边!”

黎母袁羽忽然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不是说要离婚吗?

怎么看起来夫妻感情融洽的像是在热恋?一点儿也不像是离婚的。

袁羽叹了口气,望着黎父问,“启天,景致这孩子,是不是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或许,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离婚。”

“是陵少在跟我们开玩笑。”黎启天不是无知妇人,商场浸淫多年,早就看破这两人间的暗涌,可他却不得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景致这婚,不管怎么样都不能离。”

袁羽叹了口气,“可景致那孩子,一开始就不愿意结这婚,结婚三年她都在国外念书,现在刚回国,恐怕也不习惯陵家的生活吧。”

黎启天冷硬的开口,“不习惯,也得习惯。”黎氏还要依附陵氏生存,他们不能失去这棵大树。

黎雅致听的不明白,她只知道,自己姐夫相当的帅。

上了楼,离开黎家人的视线后,黎景致一把从他的手中夺过自己的行李箱,满脸防备的看着他,“陵懿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故意害我?”

他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仍旧淡漠,“貌似,是你害我更多吧?”

“神经病,我什么时候害过你。”黎景致一直觉得自己有一张善于伪装的脸,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能表现的很平静。哪怕在陵家被人嘲讽,她都能表现的若无其事。

可自己这张“面具”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没办法发挥动作。他的一举一动,总能打乱她的节奏。

“哦,没有吗?”他眯了眯眼睛。

黎景致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推着自己的行李箱进了房间。

他跟在她身后进了她的房间,细细打量着她的专属天地。

没有想象中太过粉嫩的东西,她的房间简洁明快,跟她的人一样,只是偶尔几个可爱的小装饰摆件,点缀了几分少女的气息。

或许,少女的身体,都没有她滑嫩吧。

本来是打量房间的,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她的身上。

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身,笔直的双腿,甚至连脚丫,都是白皙圆润的……

身后传来灼热的视线,黎景致放下手中的东西,停止了收拾。

一回身,果然看见陵懿那如狼似虎的视线,像是,要把自己吞吃入腹。

她莫名想到了那天晚上,他没认出自己,堵住自己的嘴被摁倒在床上的场景。

黎景致打了个寒战,陵懿这态度,太诡异了。

陵懿幽幽的看着她,朝她走了一步。

危险的气息霎时将她笼罩,她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试图逃脱他的气息包围。

结果失败,她顿了顿,从包里拿出文件挡住他的攻势,“协议我已经签了,我们找个时间去公证,就可以拿到离婚证了。”

陵懿接过文件,瞄了一眼便随手丢弃,纸上散了一地。

这个神经病,早知道就不给他看了。黎景致急忙弯腰,想要把纸张全部捡起来,这可是她的宝贝,她的希望啊。

一双结实的双臂直接将她从地上给提了起来,丢到了床上,“捡了也没用。”

陵懿站在床前,高大的身形足以完全将她遮蔽住,她仿佛生存在他的掌控之下。

“没用?”黎景致咀嚼着他话中的含义和脸上的表情,“你总不至于是不想离婚了吧?”

他忽然笑了,那笑容俊朗的让黎景致汗毛直竖,“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我要离婚了?”

她瞪大了眼睛,“可是这文件……”分明是以他的名义拟定的。

“可这文件上有我的签名吗?你凭什么就说,这文件,是我拟定的?”陵懿忽然俯身,一口咬住她粉嫩的耳珠,炙热的呼吸全部顺着她的耳蜗往心里面钻,阵阵发麻,“黎景致,跟我玩,你还太嫩了点。”

黎景致整个人都僵住了,满脑子都是,陵懿后悔了,他不打算离婚了。

陵懿很满意她的反应,伸出长指,轻柔的抚了一把她的长发,“作为妻子,长期不在家是不是太不合格了,我妈那么喜欢你,你也应该有点自觉。吃完晚餐,跟我回陵家。”

触电似的甩开他的手,黎景致猛然惊醒,“我不去。”

被他误认成情-妇扑-倒的场景太震撼,她只是一想都觉得胆颤,哪儿还敢回陵家。

他勾唇一笑,“你以为你有的选?”

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她软软的瘫坐在床边,是啊,他们之间悬殊太大,她没的选。

这份离婚协议是她可以唯一解脱的路径,可这条路,眨眼睛又被他堵死了。

“我收拾东西。”她想借着这个理由再磨蹭会儿,说不定还能想到什么应对的法子。

可就连这条小路又被陵懿给堵死,他说,“不需要收拾,妈喜欢你,早就给你添置了不少东西在家里,你的东西,一样也不缺。”

黎景致彻底没了法子,她抬眸看了陵懿一眼,只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到底是哪儿怪,她也说不上来。

……

坐着陵懿的车,被他亲自带回陵家大宅的时候,黎景致的心一直抖个不停。

当陵懿拽着她将她摁在陵家的客厅里头的沙发上坐下,面对陵父陵嗣陵母郝映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陵父性格冷硬,陵母郝映又温柔和善,明明将近五十岁的人了,看着却像是四十岁不到的模样。

“终于把媳妇带回来了,这都多长时间了,妈还以为你要把媳妇给弄丢了呢。”陵母笑眯眯的看着儿子,拿儿子打趣道,“要是真的丢了这个媳妇,那可是你自己的损失。”

陵懿神色淡淡,“知道了,妈。”

“景致这次回来就不要再搬出去了吧,家里车多,也有专职司机,你要去哪儿都很方便。”郝映很好相处,并没有长辈的架子。

陵母觉得一家人,总该住在一起的,不然家里就剩他们两个老人家,孤零零的多寂寞。

黎景致僵硬,本能想要拒绝,只觉得腰间的软肉被陵懿狠狠掐了一下。

她立刻点头,“谢谢伯母!”

陵母也没生意,露出笑意,“傻丫头,在国外呆久了,习惯到现在还没改过来呀,要叫妈跟爸了。”

黎景致依旧僵硬,“妈,爸。”

陵母笑开了花,“好孩子,你们要加油。”

“啊?”加油?加什么油。

陵母道,“努力生个宝宝啊,有了孩子,家庭才会完整。我们阿懿不能总跟向亦然出去瞎混,也该有个媳妇儿管管,收收心了。”

陵父只是点头,妻子说什么都对。

看着陵母郝映的样子,黎景致心想,看来,爱情与家庭,是女人最好的保养品。

郝映对她笑,“景致要加油啊,幸福是握在自己手里的。”

她用力的点点头,她的幸福应该是在离婚之后。面对一个极其厌恶自己的丈夫,她能幸福才怪。

“儿子,珍惜眼前人啊。”

陵懿淡淡的点头,一言不发。

当陵母拉着两人的手,让他们交握在一起,并且祝福他们早点生出小宝宝的时候,黎景致心底忽然生出了一丝绝望,这婚,短时间内看来是离不成了。

那一秒,她忽然就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一副厌恶至极的模样的陵懿,怎么忽然就变了态度说不离婚了,他不会是要留着她应付家里吧?

如果用来应付家里,那可不止短时间离不成婚了啊。

陵母拉着黎相思聊了会儿,聊完后,还把手上的手镯拿下来给了她,这才放她跟陵懿回房间。

陵懿走在前面,黎景致一脸忐忑的跟在身后。

“这个,我能拿吗?”她明显注意到,陵母把这个手镯给她的时候,陵家两父子的脸色都变了变。

以上就是关于给我,好吗,我想,你快,想,疯了,迈开,腿,让我,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