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流那么多了还嘴硬 好难受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顾庭霄说着抬手拎起床边的西装外套搭在手上,转身离开。

都流那么多了还嘴硬 好难受你可不可以帮帮我

楼下的沈薇薇和阿箬走进房间,看着沈潇潇的目光中满是憎恨。

“姐姐,你怎么用这种手段呢,枉我一直还把你当成我的亲姐姐。”

沈薇薇撕心裂肺的哭着,眼中满是委屈,沈警亭闻言眼中的怒意更重了。

方才有顾庭霄护着,这次顾庭霄走了看还有谁护着你她。

他扬起手,刚要狠狠的教训下沈潇潇,却被门外一个声音叫住:“沈先生!”

是顾庭霄身边的助理,肖齐。

“我们少爷还在门口等沈大小姐下楼。”

沈警亭的手颤了颤,终究还是没落下来,不甘心的向一边甩去。

沈潇潇正好也不想再沈家多耽搁一秒,迈步离开了沈家。

她钻进车里,低下头,直到车子启动都没有说一句话。

另一边的顾庭霄吸着烟,呼吸平稳。

“顾少?”

良久沈潇潇率先开口打破平静主动叫他。

“恩?”

他轻声答应,心情较好。

“您是顾家大少爷,翻手云覆手雨的人物。”

“所以呢?”他嘴角扯出一抹浅笑,却转头将脸藏了起来。

“所以,刚刚的事,您什么时候把钱结一下。”

沈潇潇目光空洞,发生都已经发生了,不如要些钱好凑够五百万换来自由。

她和他之间,原本就是交换。

顾庭霄冷俊脸上刚刚燃起的笑意顿时消失无踪,他转头迎上她的目光。从西服里掏出了笔纸,刷刷点点写了一张支票。

“三百万。”

一共五百万,他给了她四百万。

“谢谢顾少,请把我放到海天一色门口就好。”

沈潇潇接过支票,淡淡一笑,不卑不亢。

顾庭霄转过头去,片刻后车子在海天一色门口停下,沈潇潇下了车。

顾庭霄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被一通电话拉回思绪。

“少爷,我查了,五年前大小姐的最后一通电话的确是沈小姐打给她的,也是沈小姐约她一起去咖啡厅的。所有情况,都和五年前调查的一样。”

“我知道了。”

顾庭霄挂断手机,瞄向沈潇潇背影的目光里多了几抹憎恨。

“开车。”他语音低沉。

沈潇潇从表盘的反光里,看着顾庭霄的车子开走,整个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她回到了海天一色,刚跟娜姐打了招呼,耳朵里便响起轰鸣声。

这是炮弹轰炸时留下的毛病,强烈的声响直接震坏了耳神经,时隔多久就会发作一次。

她独自走到楼梯间里,靠着墙边蹲下,双手捂着耳朵将头埋在膝盖上。

过去吧,快过去吧。

她心内祈祷着,轰鸣声有时候会在耳边响很久,有时候几秒后就停了。

残破的腿,满身的伤痕,破了的耳膜,时长嗡嗡作响的耳鸣声,都不重要。即便是如此狼狈,她也要像条野狗一样顽强的生存下去。

卑微、受辱都无所谓,只要她能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一切都值得。

“哪冒出来的臭娘们赶紧滚,别耽误了小爷的事。”

沈潇潇耳鸣发作根本听不见面前人说话,还是看到人影,她才意识到来人。

猛地一抬头,墨眸一紧,这人她认识。

那天在楼梯间里要杀了白屹凡的刀疤脸,今天还是穿着那一身黑色休闲服。

“呦?又是你,好啊,今天我就连你带他一块杀,让你们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男人说着,一抬脚把被绑双手的白屹凡一脚踹倒墙边。

沈潇潇听不清他说什么,只知道他还是要杀白屹凡,忍着耳边传来轰鸣声的吵闹,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军用匕首。

在战乱国家苟活了五年,随身携带匕首已经是她自卫的习惯了。

“上次是没防备,这次看你还有什么花招。”

刀疤脸直接握着刀冲了过来,而沈潇潇根本不需要使花招,一个闪身回手下刀,刀刃直接扎进了那男人的腹部。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上次的话,不用我再说一遍了吧。”

脑中的嗡鸣声总算停止了,沈潇潇冷冷地说了一句。要想杀了这个男人很简单,只是她答应过小白,跟他学了身手,只防身不杀人。

“美女,我看你也不是一般人。每次都拦着我有什么意思?我也是为了钱。这样吧,我杀了他东家给了五百万的价格,你帮我杀了他,你拿大头三百万,我拿小头怎么样?”

刀疤脸实在是没辙了,连着两次杀姓白的都被这娘们拦住了,这样下去,东家也不会轻饶他的。

“你再不走,会流血致死的。”

沈潇潇轻描淡写地说着,起身帮白屹凡解开了手上的绳子。

“妈的,行,老子算是败在你身上了。”

刀疤脸骂骂咧咧的离开了,打不过,除了走也没别的办法。

“你上次在包间里那么说,就是故意想把我气走对吧。”

白屹凡看着她,墨眸渐渐明亮。

她若真喜欢钱,三百万还不够么?三百万不知道她要在海天一色赚多久才能赚到。

“白少想多了,我说的不过是事实。”

沈潇潇将绳子拿在手里,她第一次救他不过是为了他口中的一百万。而今二次救他,不过是为了包间了那句:你是好是坏,我白屹凡都担着。

这世上,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这种话。所有人都厌恶她这个杀人犯,就连昔日旧友都只会奚落嘲讽她,她打心底里感谢这个男人的这句话。

沈潇潇转身离开,却被白屹凡一把抓住手腕:“我们交往吧。”

“白少,别玩笑了。”

沈潇潇用力一甩手腕,却没甩掉白屹凡的手。

他站起身,另一只手也抓伤了她的手腕。

“你救了我两命,就当是我为了报答你以身相许怎么样?”

“白少,我只要钱。”

她希望他明白,她只是个势利的女人。

“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他点了点头,没了上次在包间里的厌恶之意。

“白少是小孩子么?过家家的游戏,您还是找别人玩的好。”

沈潇潇眉头紧皱有些怒了,她救他并不是为了招惹他。她拉开门转身离开。

白屹凡在后面快步追上,眼中满是坚毅,直接握住她的臂膀,一用力将她壁咚在墙上。

沈潇潇还没反应过来,一个温热的唇就盖在了她的唇瓣上。

她……被白屹凡亲了?

沈潇潇脑中轰隆一声,下一瞬抬起手用力推开了面前的男人。

“白少,您戏谑够了没有?玩够了,我还要去上班。”

“你别生气。”白屹凡连忙摆手,柔声地解释着:“我绝对没有玩弄你的意思,这样,从今天开始我追你。”

话音一落,他便快步溜走,生怕沈潇潇发火。

沈潇潇不悦地用指尖搓了搓唇瓣,转身进了化妆间。

几秒后,她正化妆呢,一盒粉饼在空中划过了个弧度,直接砸在她脸上。

厚粉咂了沈潇潇一脸,白色的粉末盖在她的眼毛上,还好她闭眼及时,不然必定连眼睛里都洒进定妆粉。

一群陪酒女站在一边看热闹,沈潇潇淡定的抽了张纸,慢慢擦着脸上的粉,一双眼看着映在镜中气愤的韩静,墨眸微微蹙起。

“不要脸的贱货,凭你也敢去勾搭白少。你也不好好照镜子看看你配不配?”

沈潇潇没开口,擦干净了左边脸的粉,又去擦右边。

“别在这跟我装聋作哑,我告诉你沈潇潇,你不过是一个陪酒女,根本不配站在白少身边。”

韩静又恼怒的开口,白皙的指尖直指沈潇潇。

“这配不配的是说给谁听呢?”

门外传来一句嘲讽,娜姐踩着高跟鞋,还是穿着那身一字肩红裙走了进来,手中掐着小腰包,眉眼中带着几分狠辣。

“就是,一口一个陪酒女的,这屋子里化妆的都是配陪酒女,嫌脏别进来啊。”

方才看热闹的琦琦早就看不下去了,如今正好娜姐开口了,她岂有不随声附和的。

“对啊,我们可没请您这位大学生走进来。我们这些陪酒女,可别脏了您的眼。”

“一口一个白少的,只怕你就算脱光了站在那,人家白少都不想碰你一个手指头。”

其他几个屋内化妆的女人,可讽刺地念叨着。

“我不是那个意思,琦琦,小丹,我只是针对沈潇潇而已。”

韩静这才意识到自己惹了众怒,连忙开口解释。

“好了,以后别再自找麻烦了。我告诉你们,来海天一色的大少爷多了,你们谁能傍上全都靠你们的本事。吃不着葡萄还吵吵闹闹说酸来惹是生非的,别怪我不客气!”

娜姐冷冷地说着,临走时狠狠的鄙了韩静一眼。

“哼!”韩静气的跺脚转身离开。

从始至终,沈潇潇都没说一句话。

擦干了脸上的粉,没再化妆,毕竟已经快要十一点了,也该下班了。

出了海天一色,刚要打车,一辆白色法拉利小跑就停在了她身旁,四周顿时射来了一双双路人羡慕的目光。

“亲爱的,下班了。我一直在这等你下班呢,快上车。”

白屹凡温柔地说着,并亲自为她拉开了车门。

“白少是想让我讨厌你么?”

以上就是关于都,流,那么,多了,还,嘴硬,好,难受,你,顾庭霄,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