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学长一起上会坏掉的视频 啊~四个一起会坏的

月落惊讶的看着颜卿尘,她没想到颜卿尘会为了自己一个奴婢出头。

四个学长一起上会坏掉的视频 啊~四个一起会坏的

颜卿尘冷眼看着秦婉儿,告诫道:“你再敢动她一下,我就废了你一只手。”

秦婉儿和颜卿尘对视的一瞬间,被她骇人的眼神给下了一跳,那眼神里意思哪里是想要威胁自己,分明就是想要了自己的性命...

“我...我不过是教训一个奴婢罢了,你敢伤了我的话,学长不会饶了你的!”

秦婉儿有些心虚的向后退了两步,下意识想要离她远一些。

“我的人,你凭什么教训,更何况我才是王府的女主人,而你对我来说也只能算是一个贱婢,我站着你不能坐下,我吃饭你就要给我候着!让你跪着,也只能给我受着!”

颜卿尘每说一句,向前走一步,秦婉儿下意识后退一步,直到她说完最后一句,秦婉儿彻底被镇住,慌乱间被自己的侍女绊倒在地,瘫坐在地上,一脸惊恐地看着颜卿尘。

“我可是学长最宠爱的侧妃,你不过是个远近闻名的疯子,怎配得上骁勇善战的学长,你这个王妃不过是个空架子罢了,若是伤了我,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颜卿尘红唇微微勾起,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婉儿,嘲讽道:“再得宠,你不过也只是个侧妃罢了,这么的话,为什么学长不让你做王妃呢?原来你都不如我这个疯子...”

秦婉儿被对的哑口无言,只能怒瞪着颜卿尘以此泄愤,她曾经是个风尘女子,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已经是使出浑身解数了,就算学长在宠她,也不会让一个风尘女子做王妃,百姓不会同意,皇室更不会同意。

颜卿尘慢慢蹲下身与她对视,轻笑道:“看你这个样子,平日在府里也没少欺负人吧...”

此话一出,胆子较大的侍妾余媚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力的对着颜卿尘磕头。

“王妃您要为我们做主啊...秦婉儿仗着得宠,平日克扣我们的月钱,甚至都不让我们见学长一面,我们这些侍妾身份低微,根本争不过她呀...”

余媚儿哭的梨花带雨,秦婉儿不敢对颜卿尘如何,但对别人却是不会手软,她上前撕扯着余媚儿的衣服,怒吼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还敢告状,我看你是皮子又痒了!”

颜卿尘看着张牙舞爪的秦婉儿,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回到了座位上。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只见颜卿尘把玩着手里的红宝石戒指,冷笑着说道:“学长既然把这王府交给本妃打理,那今日本妃就替学长管教一下,秦婉儿以下犯上,苛待妾室,来人张嘴八十。”

“你敢!”

秦婉儿震惊的站起身,她怎么能不过问学长就私自惩罚自己!

“我要见学长,我要见学长!”

秦婉儿眼看着颜卿尘是不会放过她了,转身朝着门外跑去,然而却被门口守着的婆子给抓了回来。

颜卿尘放下手中的茶杯,再次吩咐道:“秦氏不知思过,妄想逃脱罪责,罪加一等,今日起将秦氏为侍妾,掌嘴之后跪到前厅去,没有我的发话,不准起来!”

话落,两个婆子死死的按着秦婉儿,等着人扇巴掌。

颜卿尘见状看向一旁的月落,说道:“愣着干嘛,去掌嘴啊。”

月落犹豫了一下,看着秦婉儿有些不敢去,平日她没少欺负自己,若是自己打了,日后自己定然会遭到报复的...

看着月落犹豫的样子,颜卿尘开口安慰道:“别怕,她这是自作自受,有我在,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

看着颜卿尘的眼神,月落竟莫名的安心,这次她没有犹豫,上前就甩了秦婉儿两巴掌,想起往日受的欺负,月落越大越痛快,秦婉儿的哀嚎声响彻王府。

颜卿尘在一旁看的啧啧摇头,这得是受了多少委屈,才能下这么很得手...

巴掌正打到一半,楚鸿霖的贴身侍卫霜华跑了进来。

“王妃,学长叫属下回来拿些银票...”

霜华化为说完,看到秦婉儿被按在地上挨巴掌的场景,顿时把后半句给吞回去了。

颜卿尘见他说起学长,想必应该是楚鸿霖身边的人,便开口问道:“学长有什么事?”

霜华轻咳一声,拱手道:“额...学长刚刚和九学长下棋,已经输了两盘了,所以让属下回来拿两张地契。”

“玩的还挺大的。”

颜卿尘笑着嘀咕一句,随即问道:“他们在哪下棋,带我过去。”

“那个地方您去不好吧...”霜华想要阻止她要去的念头,但颜卿尘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颜卿尘起身,看着在一旁揉手的月落吩咐道:“月落,你去那两张铺子的地契,咱们去帮学长赢回点家产,晚上带你吃好吃的。”

“奴婢马上就去!”月落答应一声,一路小跑着去了库房。

半个时辰后,颜卿尘坐着轿子到了一家秦楼楚馆的门前。

颜卿尘下了轿子,看着匾额上写着烟花楼三个大字,二楼的姑娘们挥着手帕招揽客人,看到这一幕,不禁笑道:“在这种地方下棋,能赢才怪。”

“王妃,您还是别去了吧,这地方不适合您的...”

霜华不放过最后一丝希望,想要拦住颜卿尘,然而颜卿尘径直绕过他进了烟花楼,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话。

烟花楼的赵妈妈看到颜卿尘进了屋,忙顶着一张笑脸迎了过去。

“呦,这位姑娘怕是走错地方了吧,这地方可适合你来的...”

后赶上来的霜华,听到这话立即上前呵斥道:“放肆,这位是辰王妃,再敢胡言立即割了你的舌头。”

赵妈妈脸色一白,都说辰王那个新娶的王妃是个傻子,传言果然没错,否则怎么会在追到这里来。

颜卿尘没有理会赵妈妈,她巡视了一圈,随即朝着二楼走去。

二楼的清泉涧雅间中,旁观的左丞相看着棋盘再次叹息道:“辰王又输了,这最后一步棋走错了...”

坐在楚鸿霖对面的九皇子楚鸿毅,幸灾乐祸的笑道:“二哥又输了,不然这局就作罢了,咱们散了吧,万一您的那点家产都被九弟赢了过来,那您的下半辈子,可怎么活啊...”

正当楚鸿霖想说话时,颜卿尘推门而入,反驳道:“九皇子多虑了,辰王虽不是富可敌国,但还是养得起辰王这个闲人的...”

“这位是...”九皇子看着颜卿尘顿时愣住了。

颜卿尘未施粉黛之时就已经容貌动人了,如今化了些淡妆,容貌更加倾城,顿时就把九皇子给迷住了。

楚鸿霖看着九皇子那猥琐的眼神,心里顿时不爽了,轻咳一声,说道:“咳...她是本王昨日新娶的王妃颜卿尘,九弟你应该叫她皇嫂。”

听到这话,九皇子顿时没了兴趣,暗叹道:“原来是那个远近闻名的傻子,真是白瞎了这张脸了,不过倒是听说这个颜卿尘很喜欢太子,怎么会嫁给二哥了?”

看着九皇子收回目光,楚鸿霖这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颜卿尘落座在楚鸿霖身边,娇滴滴的说道:“臣妾一来给您送地契,二来...臣妾想你了...”

这女人吃错药了?

楚鸿霖挑了挑眉,看着眼前娇柔造作的美人,他心中情不自禁泛起一丝涟漪...

一旁的霜华抽了抽嘴角,暗道:“什么想学长,明明是您怕学长回去生气...”

楚鸿霖虽然不知道颜卿尘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见她如此献媚,也没有拒绝而是配合着说道:“等本王下两盘棋,再回去陪爱妃可好?”

颜卿尘听言故作惊讶的疏的:“下棋?臣妾也很喜欢下棋,学长可以让臣妾玩一次吗?”

楚鸿霖很享受颜卿尘现在这个态度,爽快的答应道:“好,既然爱妃喜欢,那就替本王下一盘,正好本王也休息一下。”

听到这话,九皇子顿时不高兴了,呵斥道:“你个傻子懂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玩!”

楚鸿霖冷眼扫过九皇子,冷声道:“不玩就滚。”

九皇子被冷眼扫过,顿时闭了嘴,但仍旧是不甘心的怒瞪着颜卿尘。

左丞相起身拱手道:“微臣左丞相王冕见过王妃,既然二位学长都累了,不如让微臣和王妃下一盘如何?”

楚鸿霖冷漠的问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王妃一同下棋?”

此话一出,九皇子和左丞相的脸色都难看起来,颜卿尘见气氛紧张,若是被搅局了,那自己岂不是白来一趟。

“学长,既然左丞相想玩,那就让他玩吧,只是不知道左丞相带没带够银子...”

说罢,颜卿尘还有意无意嫌弃的看了一眼左丞相,这目光成功激怒了左丞相和九皇子。

“你这个傻子,竟然敢口出狂言,今日本王定要让你输的倾家荡产!”

九皇子怒拍桌子,一旁的侍卫立即上前将黑白棋子分开,准备重新开局。

看到他的状态,颜卿尘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但她却没有表达出来,而是可怜巴巴的看着楚鸿霖。

“学长...他好凶...”

颜卿尘精致明艳的小脸,配上可怜的表情,简直要把人萌翻了。

楚鸿霖忍着化身为狼的冲动,揉了揉她的头,安慰道:“别怕,有本王在,没人敢伤害你。”

说罢,楚鸿霖冷冽的目光停留九皇子身上。

看着九皇子瞬间乖的像个猫儿一样,颜卿尘心中暗道:“这个辰王并没有她了解的那么一无是处嘛...”

黑白两子分开,九皇子厌恶的看着颜卿尘,大言不惭的说道:“别说本王欺负一个傻子,这第一步本王让你先走。”

颜卿尘眼带嫌弃的看了一眼九皇子,随意在棋盘上落下一子。

起初九皇子并没有太把颜卿尘当回事,只想着尽快将她杀的片甲不留,但渐渐地他却发现无论自己的子落在哪里,都会被吃的片甲不留。

半个时辰后,放眼望去棋盘上皆是一片黑色,留给他白色的部分少之又少,他已经不知该将手里的棋子落在哪里。

在九皇子要落子之时,颜卿尘单手撑着带着些婴儿肥的小脸,轻笑道:“九皇子,落子无悔,你可要小心些...”

九皇子愣住了,看着她的眼神竟有些心慌,但他放眼望去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落子,但他有感觉有诈,手中的棋子迟迟不敢放下。

“学长...”左丞相有些心急,下意识想要提醒九皇子,但刚开口颜卿尘随手一扔,一颗红枣就飞进了他的嘴里,差点要了他这条老命。

众人惊讶的看着颜卿尘,谁都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功夫。

颜卿尘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轻声道:“左丞相,你若是再开口,下次进你嘴里的可就是刀子了...”

温柔的话语,却说出如此骇人的话,左丞相惊恐的看着颜卿尘,不敢再胡乱开口。

楚鸿霖坐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看着颜卿尘,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

“九皇子,你未免想得太久了,等的我都困了...”颜卿尘随意的靠在楚鸿霖肩上,慵懒的模样惹得众人纷纷侧目,但又被楚鸿霖冷冽的目光给吓的收回了目光。

九皇子咬牙切齿的看着颜卿尘,他的思绪被打乱,此刻根本没有耐心再去看棋局,坚持将那枚黑子放在了他早就看好的地方。

可他的棋子一落下,颜卿尘就笑了起来,将九皇子手边的地契拿了过来。

“你干什么,本王还没输呢!”九皇子不服气的站起身,拉着颜卿尘的手。

颜卿尘面色冷了下来,反手握住九皇子的手腕,在他的太渊穴上狠狠地按了下去,瞬间剧烈的疼痛席卷九皇子全身,他哀嚎一声收回了手,惊恐的看着颜卿尘。

“既然你想输的明白,那我教教你。”颜卿尘冷着脸拿起一枚黑棋子,落在了白旗的阵地中,仅仅一子让她原本应该输掉的棋起死回生,同样是这一子让他满盘皆输。

九皇子推开扶着自己的侍卫,看着自己已经输掉的棋局,不甘心的吼道:“不可能你一定是作弊了,否则你一个傻子,怎么可能会赢得了我!”

楚鸿霖冷眼看着九皇子,低吼道:“她是你的皇嫂,在提那两个字本王让你横着离开这!”

颜卿尘看着气急败坏的九皇子,嘲讽道:“九皇子原来这么输不起啊,刚刚可是在我家学长身上赢了不少,怎么本王妃才只赢回来一点,你就不开心了?”

九皇子听到这话,冷笑一声,随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意的说道:“区区几张地契罢了,本王还是看不上眼的,既然你那么张狂,不如咱们换个别的玩玩?”

颜卿尘坐回椅子上,随意的说道:“好啊,九皇子想玩什么,本王妃奉陪就是。”

九皇子看着她淡然自若的样子,气的恨不得掀桌子,但碍于围观的人太多他不好发作,只能咽下这口气。

“来人!拿骰子!”

颜卿尘笑着看向楚鸿霖,柔声问道:“学长尘儿可不可以玩?”

楚鸿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宠溺的说道:“当然可以,爱妃玩的开心就好...”

这宠溺的语气,让在场人都为之一震,这颜卿尘是远近闻名的傻子,这辰王竟然如此宠爱。

原本他们都以为成亲当天这个傻子就会被赶出去,但没想到二人竟然异常的恩爱。

而这一圈看下来,这颜卿尘倒是给他们一种这人并不傻的感觉...

骰子被摆放在桌子上,颜卿尘随意的问道:“九皇子想怎么玩?先把赌注说了,这么多人在可不能赖账啊~”

九皇子冷哼一声,将自己刚刚从楚鸿霖哪里赢来的房产,全部放在了桌面上,还把自己身上带来的银子,一股脑的都扔了上去。

“这里是十间铺子,二十万两银票,还有两处宅子,咱们猜大小,一局定胜负如何?”

“好啊,速战速决,等下本王妃还想和学长去游湖呢,那就快点吧...”说罢,颜卿尘还对着楚鸿霖抛了个媚眼,活像只会能魅惑人心的小狐狸。

楚鸿霖挥了挥手,霜华也从怀里掏出了一沓银票和几张房契,比起九皇子那些只多不少。

九皇子坐回椅子上,轻咳一声说道:“公平起见,让左丞相来摇骰子。”

颜卿尘轻笑一声,讽刺道:“九皇子把我当傻子也就罢了,怎么把这么多人都当成是傻子,谁看不出左丞相是你的狗腿子,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他啊。”

颜卿尘骂的明目张胆的,但却没有任何人敢说她一个不字,因为他的身后的人是那个冷血无情的辰王。

九皇子见计划落空,不自然的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颜卿尘随手指向人群中看上去十二三岁的少年,说道:“就他吧,年纪小,心眼没那么坏...”

九皇子冷哼一声,并未说话算是默认了,少年很有眼力劲的走到桌前,开始摇骰子。

颜卿尘闭上耳朵仔细听着声响,随着少年晃了晃手,竹筒落在桌子上,颜卿尘也睁开了眼睛,众人将目光放在了颜卿尘和九皇子的身上,想看看这一局到底谁能胜出。

“一二三,小。”九皇子率先说了出来,非常自信的看着颜卿尘。

“四五六,大。”颜卿尘对着少年莞尔一笑,示意他打开骰盅。

少年犹豫了一下打开骰盅,三颗骰子上面赫然摆放着四五六,周围看热闹的人再一次惊叹。

颜卿尘笑着挥了挥手,霜华懂事的收起了那些银票和地契,脸上的笑意挡都挡不住。

“再来!”

九皇子看着得意的霜华,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不服气的还想要和颜卿尘再赌两局。

然而颜卿尘却没有功夫在搭理他,拉着楚鸿霖一同起身,说道:“再来?你拿什么当赌注,到时候输的连裤子都不剩,丢人的可不只是你,到时候父皇知道了,岂不是会说咱们辰王欺负弟弟了。”

说罢,颜卿尘拉着楚鸿霖离开了屋子,周围看热闹的人皆是用一种惊讶和探究的目光目送颜卿尘离开,这样古灵精怪的颜卿尘,给了他们一个印象,那就是她颜卿尘不疯了。

马车上,颜卿尘和月落乐呵呵的数着银票和地契,无视一旁有些不耐烦的楚鸿霖。

“你们两个已经输了两遍了,有完没完?”

月落听到这话,立即放下银票乖乖的坐到一旁,颜卿尘撅了噘嘴将手里的银票地契放在桌子上,看着楚鸿霖问道:“我帮你赢了这么多东西,你是不是应该分我点啊,演了那么久的戏,我很累的!”

楚鸿霖听到这话,眉头皱了起来,月落见到这一幕,顿时吓得想要跳车,忙打开车门坐到了外面。

颜卿尘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客气的指着楚鸿霖数落道:“看看你啊,摆着一张臭脸,把月落都吓跑了。”

楚鸿霖黑着脸,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拉到了自己怀里,尽管他只有一只手,但仍旧将颜卿尘圈自己怀里,让她动弹不得。

“你刚刚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都是在演戏?”

“当然了,不然您以为我真的打算去和学长游湖吗?还是会学长想和我这个疯子,傻子游湖?”颜卿尘挑了挑眉,戏虐的看着楚鸿霖。

楚鸿霖听言用力将她推出自己的怀抱,一脸嫌弃道:“妄想,本王身边有的是美人相陪,怎么会和你游湖。”

颜卿尘白了他一眼,小声嘟囔道:“你要不是学长,早死了八百回了...臭脾气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揍你呢...”

“你说什么!”楚鸿霖怒瞪着的颜卿尘,这个女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如此说自己!

颜卿尘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这家伙耳力还挺好使,自己那么小的声音都听见了,防止这个变态的学长发火,她拿起一张地契,准备转移话题。

“学长,我帮你赢了那么多东西,分我这一个宅子,不过分吧?”

以上就是关于四个,学长,一起上,会,坏掉,的,视频,啊,一起,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