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到晚不停的做 啊你们一个一个来好吗

谢寅只觉得头疼欲裂,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自己从未见过的景象。

这是哪里?

一天到晚不停的做 啊你们一个一个来好吗

他不是被灵契的人给抓回来了吗?

这群人还想要知道天骐和风凌的情报……

“你醒啦!”

而就在此时,谢寅突然听到一道娇俏的声音,转眸瞧去,就见着面前站着一个娇俏玲珑的女孩,身着鹅黄色的短衫,下面是直角落的长裙,耳坠上面的铃铛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十分可爱。

谢寅面露疑惑,还不等自己说些什么,淳于铃音俨然让人拿了一杯水递给谢寅。

他微微抿唇,丝毫没有放下警惕心:“你是谁?”

只见面前的女孩轻笑了两声:“你叫谢寅没错吧?我叫淳于铃音。”

淳于铃音?

灵契公主?

谢寅立马从床上坐起来,猛然起来,谢寅的脑袋只觉得头昏欲裂。

“你大可不必如此激动的。”

淳于铃音自然也猜得到自己的身份会给对方带来多大的震撼。

她小心翼翼的扶着谢寅,强硬的把人重新摁回了床上。

谢寅的嘴角抽了抽。

这公主的力道怎能如此之大?

然而,谢寅来不及多想,他再次坐了起来,并在面前的这位公主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下了床。

“你去哪里?”

等淳于铃音反应过来的时候,谢寅已经走到了门口。

谢寅冷笑一声:“无可奉告。”

对于灵契,谢寅是十分痛恨得。

天骐万千子民都因为灵契的大肆掠夺,失去了家园。

淳于铃音满眼的受伤,小跑着来到谢寅身边:“这里是灵契皇城,你回不去的。”

谢寅当然知道。

可家中人定然我还等着他。

想到风凌公主此时可能已经被陷害,按照自己那位弟弟的性子,恐怕会将公主抓起来拷问。

思及此,谢寅想要回去的心情语法的浓烈。

他本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淳于铃音,可是,谢寅却发现自己尽然使不上任何的力气。

“你给我下了什么?”

谢寅咬牙切齿的看着淳于铃音。

淳于铃音像是根本不惊讶,还担忧的看向谢寅:“你被孤下了软骨散,动不了的。”

谢寅的目光愈发的寒冷。

深邃的眼眸死死的瞪着淳于铃音。

淳于铃音自小就是被娇惯着长大的。

刚才对谢寅的温声细语已经是淳于铃音十六年来最多的耐心,这回也有点不耐烦了。

“你要知道,是孤把你从皇兄那里救回来的,不然,你早就死在了皇兄的人手上。”

要不是看着面前的人生的好看,他才不会把人带回来,死了也跟她没关系。

谢寅却是冷笑一声,并没有淳于铃音想象的感恩戴德:“如若是这样,谢某人宁愿***!”

“你!”

“公主,大皇子殿下回来了,似乎受了重伤。”

就在此时,门外有人来传唤。

淳于铃音恶狠狠的瞪了谢寅一眼,转身离去。

在屋内的谢寅,可以听到外边淳于铃音厉声吩咐:“把里面的人给孤看好了!不然孤扒了你们一层皮!”

另外一边,谢世轩和赵凝儿俨然回到了祁王府。

赵凝儿下了马车,就看到香宁早接到消息在门口等着,香宁立马搀扶着赵凝儿,看着赵凝儿灰扑扑的模样,立马心疼起来。

“王妃可是受了伤,奴婢立马去传唤大夫。”

赵凝儿却是摆了摆手:“小擦伤罢了。”

随后,谢世轩转眸看向谢世轩:“还请王爷把臣妾带回来的东西送到扶摇阁,臣妾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赵凝儿正准备离开,却又再次听到谢世轩的声音。

“明日,随本王进宫,已经推迟了一天了。”

这一听,赵凝儿也明白了。

风凌女子出嫁,都有回门一说。

奈何赵凝儿作为联姻公主,自然不可能再度回风凌,也就随着身为祁王的谢世轩一同入宫,和皇帝皇后一同用膳。

“臣妾知道了,王爷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赵凝儿这么一问,谢世轩刚想要关心让赵凝儿用昨日送的药膏的话,顿时就问不出来了。

他眸色暗沉,在赵凝儿的注视下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这个女人,不知好歹!

香宁眼睁睁的看着谢世轩离去,眨了眨眼睛。

“王妃,王爷这是怎么了?”

赵凝儿已经收回了目光,朝着自己的扶摇阁走去:“不知道,可能又犯病了吧。”

言离还未跟上谢世轩,听到这话差点一个踉跄。

王妃,您可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翌日一大早,赵凝儿就被香宁叫起来洗漱,更衣。

刚起身的赵凝儿的眼眸中还泛着懵懂。

香宁见着赵凝儿如此模样,还是忍不住调笑:“王妃从前在黄公里面可能睡了呢,接连两日如此早起,可真是苦了您了。”

赵凝儿打了一个哈欠,试去眼角的泪花:“身不由己啊身不由己。”

站在门外的男人听到主仆二人的对话,想要敲门的手迟迟没有落下去。

男人微微蹙眉,最终还是退到了扶摇阁外面,耐心的等待。

谢世轩不知带等了许久,脸色愈发的黑沉

该死的,还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让他等如此久!

谢世轩在外面踱步,就在谢世轩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赵凝儿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一出来,谢世轩就傻了眼。

在谢世轩的映像中,赵凝儿始终都是一袭红衣,仿佛这人钟爱于红色。

可现在,赵凝儿身着碧绿宫装,云纹的宽大袖袍遮住了她的手臂,端庄的发髻让其更显几分成熟,唇间一抹红让人忍不住一亲芳泽。

想到自己的想法,谢世轩瞬间回过神来。

他到底在想什么?

何时自己变得如此没有自制力了?

赵凝儿显然也是没想到谢世轩会来扶摇阁。

不过很快,赵凝儿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朝着谢世轩走去,符合礼仪的蹲安。

“王爷大可以在门口等臣妾。”

然而,谢世轩不知道为何,赵凝儿刚说这句话,就显得极为不耐烦,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不必多说,该走了。”

跟在谢世轩身后的言离注意到了赵凝儿仿佛在说着莫名其妙的眼神,嘴角忍不住的抽抽。

他总不可能说,他家王爷在门口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吧?

这多损王爷威风啊!

若不是看她今日如此楚楚动人的份上,他断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

谢世轩在心中想着,将怒气压制了下去。

赵凝儿坐在马车上假寐,作为风凌国的公主,她好歹也是身份尊贵,想来不会是有人故意为难她吧。

殊不知,天骐人心叵测,就算是她贵为公主,也有人处心积虑的想要看她笑话。

待入宫以后,她淡然的跟在谢世轩的身边,目光扫过红砖绿瓦的宫墙,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好的?

“是不是觉得我们天骐物资富饶,皇宫更是奢华无比,是你们风凌国所没有的。”看到她的目光以后,谢世轩打趣。

“王爷不如好好的读书,不然的话,不会不知道我们风凌国是天府之国,不仅是风景秀丽,就连金银货币都是人尽有之。”赵凝儿双手抱肩,娇俏的下巴微抬,冷眼看向了前方。

这下,谢世轩可是吃了憋,一股闷气堵在胸口,不知如何才能疏解出来。

言离在背后一笑,他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家王爷还有这么一天。

前边出现一个身穿粉色宫装的俏丽女子,她远远的就看到了谢世轩,随即提起裙摆小跑了过来,看这个架势,就像是奔赴自己心爱的人一般。

赵凝儿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觉得这人有些许的奇怪。

“世轩哥哥。”女子走近以后,对着谢世轩微微一笑,毫不避讳的挽住了他的手臂。

这个架势让赵凝儿都愣住了,这天骐的民风居然开放到了这个地步,实在是让人咋舌。

“这是沐阳公主,父皇的义女。”谢世轩看了她一眼,随即拉开了二人的距离,看那个模样,好像是有些许的不悦。

见状,一旁的赵凝儿意味深长的笑了出来,这个沐阳公主好像是待他不错。

“你就是风凌国的公主赵凝儿?”上官沐阳打量着赵凝儿,眼底闪过一抹嫉妒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

赵凝儿颔首,算是应了下来。

“听闻风凌国的女子都是美貌惊人,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上官沐阳走至了赵凝儿的身边,开始示好。

不知为何,赵凝儿从她的视线之中可是没有看到半分的好感,反而是有几分挑衅的意味。

“公主谬赞了。”赵凝儿随意应付一句,便施施然的走向了前方。

“世轩哥哥,她好像不喜欢我。”上官沐阳低下头,做出受了委屈的模样。

“不会,她向来如此。”谢世轩看着自己的王妃,不自觉的摇头苦笑,可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唇边有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上官沐阳看着他,似乎是多了危机感,她咬紧了唇瓣,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待他们一行人到了大殿之中,皇帝和皇后已然入场,皇帝今日也是第一次看到赵凝儿,他对于这一桩和亲也甚是满意,所以对于赵凝儿的态度也算是和善,没有多加为难。

上官沐阳看众人都在夸赞赵凝儿,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点,她垂下了眸子,随即说道:“父皇,沐阳听说公主能歌善舞,儿臣从来都没有见过风凌国的舞蹈,不如让公主表演一下吧。”

赵凝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不少,她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当真是心烦无比。

上官沐阳当自己是什么舞姬吗?说跳舞就跳舞,当她没有尊严的?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这赵凝儿好歹也是风凌国的公主,当众跳舞,岂不是丟了风凌国的脸。

后妃和大臣都疑惑的看向了赵凝儿,想知道她会做何反正?

赵凝儿好整以暇的站了起来,看向了对面的上官沐阳,笑着回答:“原来如此,我们风凌国的女子的确是能歌善舞,只不过我来之前可是听说了,天骐的公主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不知道公主会不会射箭,给我们展示一下。”

其实赵凝儿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沐阳公主的手指葱白,上边一点茧子都没有,根本不是常年习武的人,既然如此,她偏偏就要找沐阳公主的弱点出来比较。

上官沐阳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说,顿时,她的脸色苍白了一点,不知所措的站在地上,秀气的眉头皱成一团,不知如何才能把这个话给圆回去。

大家都知道上官沐阳不会射箭,如今赵凝儿提出这个要求就是在故意找茬,顿时禁了声。

“沐阳同天骐的女子不同,不喜欢舞刀弄枪,所以还是算了吧。”皇帝看上官沐阳没有办法下台阶,只能过去解释。

赵凝儿微微的勾起嘴角,随即开口道:“那正好,本公主也不喜欢唱歌跳舞,若是骑马射箭还可以比试一番,既然如此,沐阳公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就不要在比试了。”

她这话掷地有声,处处都在同上官沐阳作对。

对面的上官沐阳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陡然一变,当真是难受的厉害,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能狼狈的坐下来。

赵凝儿抬起下巴,只能自己第一局胜了,她端坐在谢世轩的身边,表现的落落大方,丝毫不丢风凌国的脸面。

接下来就是表演的环节,赵凝儿觉得有一点无聊,她轻轻的打了一个哈欠,打算出去透透气。

谢世轩拉住了她的柔荑,目光疑惑的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这里实在是太闷了,我出去走走。”赵凝儿不喜欢这种庄严肃穆的场景,她反而是想去御花园走走。

知道她向来有分寸,谢世轩松了手,让她自行离开了。

还没有走几步,上官沐阳就悄悄的跟上了她的脚步。

“王妃姐姐。”上官沐阳的声音娇柔,在她的身后传来。

赵凝儿的脚步一顿,回眸扫了她一眼,表情有些许不耐烦:“沐阳公主有什么事情?”

“没事,就是里面的表演太过无聊,所以想要出来转转,没有想到遇到了王妃姐姐,我对宫中的事物比较熟悉,不如我带王妃姐姐随处转转吧。”上官沐阳好像是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很是热情的拉住了赵凝儿。

如此一来,赵凝儿未说出口的拒绝只能咽了回去。

她停了下来,对着上官沐阳点头微笑,想找借口把她给打发了。

“王妃姐姐,你和世轩哥哥在一起开心吗?”上官沐阳还没有走几步,就开始打探赵凝儿和谢世轩的关系。

“自然是很好了,王爷丰神俊朗,人中龙凤,不管是哪个姑娘嫁给他,都是心中欢喜。”从看到上官沐阳开始,赵凝儿就知道这个女人对谢世轩的感情不一般,既然如此,她就故意说了这些话来刺激上官沐阳。

果不其然,上官沐阳的眼神陡然一变,好像是有些许的不适,她一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了一点。

“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出来太久不太好。”赵凝儿本来是想要求一个平静,可是上官沐阳的突然出现让她不是很高兴。

然而上官沐阳好像是意犹未尽一般,她拉住了赵凝儿的手:“王妃姐姐这么着急干什么?宴会结束还早,我们一起走走也好,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世轩哥哥的事情吗?”

上官沐阳拉着她的柔荑,开始说她和谢世轩的过往。

“其实,我和世轩哥哥是青梅竹马,我们的关系很好,不管是什么事情,他都会告诉我。”她意味深长的看了赵凝儿一眼,随即喋喋不休的开口。

赵凝儿知道她这言下之意是什么?不就是想要让她知难而退,知道谢世轩还有一个漂亮的红颜知己吗?

“王爷好福气,有公主这样的知心人。”赵凝儿不动声色的说着,她甩开了上官沐阳的手,加快了脚步。

再和上官沐阳待在一起,赵凝儿觉得自己的怒气都要从丹田之中上涌,实在是可笑,她不愿听上官沐阳说这般的话。

上官沐阳猛地被推开,身子往后倒了一下,而她的身后正好是一片湖泊。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她居然掉在了身后的湖泊之中。

赵凝儿也是被惊了一下,她连忙回眸去拉她,可还是迟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上官沐阳落湖。

“来人啊,赶快救公主。”赵凝儿的脸上变了几分,紧张的呼唤。

前边好像是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男人穿着锦绣袍子,上边绣了富贵的蛟龙,她知道,这肯定是一位皇子,当然了,还是一个矜贵骄傲的皇子,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如此铺张的装扮。

沈嘉义听到这边有动静,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他的神色很是不悦,看着赵凝儿询问:“出了何事?”

“沐阳公主落水了。”赵凝儿指着对面的湖泊,匆忙的回答。

“不好。”沈嘉义顾不得太多,居然直接跳到了湖中。

赵凝儿还不知道这个人的来头,她颇为震惊的看着沈嘉义的动作,觉得不可思议,一旁还有不少的侍卫太监,这人却是主动跳到湖中救人,看来是对沐阳公主有心思啊。

因为他们这边的动静闹的实在是太大了,宴会取消,所有人都朝着湖边而来。

谢世轩在人群之中找到了赵凝儿,他快速走至她的身边,一手拉住了她的柔荑,低头询问:“可是有什么事情?”

“沐阳公主落水了。”赵凝儿的表情无奈,此事本来和她没有关系,现在沈嘉义过来,仿佛她就是那个推沐阳的人一般。

大概是一刻钟以后,沐阳公主才被抱上岸。

她就像是落汤鸡一般,一头秀发湿答答的垂了下来,整个人一点意识都没有,仿佛一阵风过来都可以把她给吹坏了。

“来人,赶快把太子叫来!”皇帝也是着急的很,一声令下,让太医院中的太医全部都过来。

几个宫女七手八脚的抬着沐阳公主回到了最近的寝宫,太子才算是姗姗来迟。

赵凝儿站在门口,表情很是凝重,她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或许,沐阳是安排好的。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谢世轩站在她的身边,用只有她可以听到的声音问道。

赵凝儿低下头,不愿回答,反正她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王爷莫不是害怕我连累王府,您大可放心,我的确是没有动沐阳公主。”赵凝儿盯着沐阳所在的床铺发呆,觉得沐阳落水可能是精心设计的。

她可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湖边,这不是上官沐阳带着她去吗?

“父皇?”沐阳柔柔弱弱的呼唤着皇帝,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好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皇帝听到了动静,匆忙的走至她的身边,心疼的将沐阳拉了起来:“孩子,你感觉如何?”

“没事了,您可千万不要怪罪王妃,我相信她只不过是无心之失。”上官沐阳多此一举的说。

听了这话,赵凝儿的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她讽刺的盯着对面的女子,粉拳紧握,她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的确是厉害,她自己落水,非要冤枉别人吗?

所有人都朝着赵凝儿看过去,皇帝的目光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赵凝儿,你作何解释,居然把沐阳公主推到湖中,到底是什么意思?”皇帝一心向着沐阳,根本不管赵凝儿的想法,开口指责她。

“皇上明鉴,我的确是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赵凝儿的脸色沉了下去,她如今都要后悔死了,早知道如此,就不和上官沐阳出来了,弄的一身骚。

沈嘉义是大皇子,他从一开始就偷偷的打量着皇帝,看了这一幕,沈嘉义站出来,将矛头对准了赵凝儿:“父皇,儿臣都看到了,是王妃推了沐阳下水。”

好啊,赵凝儿严重怀疑,这两个人是同伙,处心积虑的想要对付自己,所以才设了这么一个局。

对沈嘉义的话,上官沐阳是有些许震惊的,她握紧了拳头,不敢置信的盯着对面的男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帮自己?

不过,上官沐阳也不管那么多,只要是她得达到目的,就算是利用大皇子又如何?

她匆忙的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将脏水全部都泼在了赵凝儿的身上:“王妃可能是有什么地方不满意我,所以才会如此的。”

以上就是关于一天到晚,不停,的,做,啊,你们,一个,来,好吗,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