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做错一道题就插一下的写小作文

学长怔了怔神,缓缓的抬起手回抱容贵妃,“母妃,你也是……”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做错一道题就插一下的写小作文

“穿越过来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两人一个上午都在唠嗑穿越的事情,中午用完午膳,下午便去御花园散步。

“母妃,既然我们都是老乡,那么内衣店的事情……”学长觉得现在更有希望了。

“那肯定是没问题的,而且我告诉你,这古代的肚兜穿着可难受了,歆歆你快为我做一件无痕内衣,让我把这些肚兜都给换下来。”容贵妃拉着学长的手,认回了老乡,她还是颇为激动的。

学长点了点头,愉快答应,“没问题,我回去就为你赶工。”

容贵妃看了看她受伤的手,想到自己的儿子,以前她就希望歆歆能跟宇宸好好在一起,现在她更是认定了这个老乡媳妇。

“歆歆啊,虽然我很想帮你将内衣店开起来,但是我怎么样入股都只能拿得出五千两银子,要不你去问问宇宸?”

学长知道容贵妃是自己现代的老乡以后,根本就不在顾忌什么,“容贵妃,不是我说,你去问皇上拿,比我去问严宇宸拿要简单多了。”

“我伸手向严宇宸拿钱,只怕他能把我的手都给剁了!”学长一边说着,觉得不够生动,还做出了剁手的动作。

容贵妃挑了挑眉,觉得学长的话有理,但她也不能不帮着自家儿子,“其实我们家宇宸也没有你说的这么暴力。”

学长开口还想要反驳,但想到这容贵妃怎么是她老乡都好,严宇宸总归是她儿子,她再怎么说严宇宸不好,在亲妈眼里,严宇宸都还是个宝宝。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去上个厕所,容贵妃你等我一下。”

“歆歆,我不说假话,我儿子真的真的很不错!”

学长连忙加快了脚步走向茅房。

从茅房走出来,学长重新回到御花园的湖边,她环视了周围一眼,没有看到容贵妃的身影。

“容贵妃?”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不远处的湖边有人扑腾。

“救命……救命……”容贵妃在水里挣扎着求救,声音越来越小。

“老乡?!”学长跑着过去,看到容贵妃在湖里,她连忙脱了身上繁杂的衣裙跳下去。

学长迅速的游到容贵妃的身边将人救起,她用尽吃奶的力气将人拉上了岸边。

容贵妃已经晕过去了,学长急促的喘息着,伸手正要给她做心肺复苏,只见严宇宸和严钰带着宫里的侍卫匆匆赶了过来。

严宇宸看到浑身湿透而且晕倒了的容贵妃,怒由心生。

他一把将学长从地上拉起,那双黑眸透着冷冽的光,“学长,你对本王的母妃做了什么?!”学长抬眸对上严宇宸的黑眸,“我还能在干嘛?我在救人!”

“救人?”严宇宸冷笑了一声,“怕是你将本王的母妃推下湖的!”

严钰走到容贵妃的身边,伸手抱起了她,“容儿,容儿你怎么样?”

学长侧目看了奄奄一息的容贵妃一眼,一把就甩开了严宇宸的手,她想要走回容贵妃的身边救人,严宇宸却又伸手拽住了她。

“你想要看着***死吗?”

严宇宸蹙着眉头,一双深邃的黑眸对学长是充满了怀疑,“你不要乱动。”

“严宇宸,容贵妃刚刚喝了不少水,现在呼吸道肯定都是堵塞的,再不帮她做心肺复苏,她会死!”

严宇宸抿住了削薄的唇瓣,对于学长的话,他似懂非懂,只是他不相信她,不能放她靠近母妃。

学长心急如焚,吼了出声,“我***就是要杀人也不会蠢到当着你和皇上的面杀人吧?!”

学长伸出另一只手,用力的将严宇宸推出去,然后又跑回到容贵妃的身边。

她一气呵成地从严钰手上抢过人,将容贵妃放平,一边为她做心肺复苏,一边帮她人工呼吸。

老乡,你醒醒啊,我好不容易才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见到一个老乡,你可不能就这么挂了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容贵妃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学长心里一阵着急,“快醒过来,醒过来!”

她抡起了拳头,一拳用力的砸落在她的心肺处。

严宇宸和严钰看到了,两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你做什么?!”严钰还没有开口,严宇宸已经拔剑抵住了学长的颈项,剑锋擦过她白皙细腻的肌肤,硬生生的划出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严宇宸觉得自己刚刚肯定是疯了,才会相信她,放她去救母妃。

“学长,本王现在就杀了你!”

学长的心思还落在容贵妃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理会严宇宸的剑已经抵住了她的颈项。

“容贵妃……”

“噗——”容贵妃的嘴里吐出了水,然后便是一阵阵艰难的咳嗽声。

“容儿!”严钰看到容贵妃转醒,瞬间就松了一口气,一把抱住了她。

哐当一声,严宇宸手上的剑掉落,他连忙走上前去拉住容贵妃的手,“母妃……”

学长看到容贵妃吐出了堵塞气道的湖水然后转醒,这才松了一口气,跪着的姿势松懈,一屁股坐落在地上。

严钰一把将容贵妃抱起,“爱妃不用怕,有朕在,朕现在就带你去太医院。”

严宇宸不放心容贵妃也跟着严钰一起去了太医院。

偌大的御花园,一下子所有的人都消散,只剩下学长一个人。

她缓过神来,终于感觉到了颈项上的疼痛,她伸手摸了摸,还摸到了血。

学长低咒了一声,“又挨了一刀子!”

太医院——

容贵妃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经过太医的诊治,她虽然虚弱,但也清醒了过来。

“母妃,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你怎么会落水?”严宇宸虽然现在确定了容贵妃已经无碍,但想到她下午奄奄一息的模样,依旧心有余悸。

“是不是学长推你下水的?”

“歆歆?”容贵妃回过神来,环视了太医院的治疗室一周都没有看到学长,“宇宸,你在说什么?怎么会是歆歆推本宫下水的?”

容贵妃皱了皱眉,拉住坐在自己身旁严钰的手,“皇上,是臣妾……没有站稳……”

“不小心落水的……”说到最后,容贵妃越说越心虚,声音也越来越小。

严钰看了严宇宸一眼,严宇宸也想起了母妃的双腿有旧疾,以前就经常不小心摔倒。

“宇宸,你该不会以为是歆歆推本宫下水的,责罚了她一番吧?”

严宇宸那张冷峻的脸上挂上了不自然的神色,他刚刚不仅是想要责罚她,还想要她的命。

“皇上,刚刚是歆歆救了臣妾吧?要不是有我们家儿媳妇,臣妾早就没了,你可不能误会我们家儿媳妇!”容贵妃这话是对着严钰说的,但话其实说给严宇宸的听的。

“好了好了,我们家儿媳妇没事儿,倒是你明知道自己腿脚不好,还跑到湖边去,现在给朕好好休息!”严钰面对容儿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都落水了,还想着儿媳妇。

严宇宸离开了太医院,策马回到王府。

凌霄看到严宇宸回来,恭敬的颔首,“王爷……”

严宇宸仿佛没有看到凌霄似的,大步往东厢房的方向走。

人还没有走到门口,严宇宸便听到了房间里杀猪般的叫声。

“哎呦喂,秋霜你轻点!”

秋霜刚刚才帮学长换下了湿透的衣服,现在为她上药,嘟着小嘴,小丫头十分的不满。

“公主,你不是去皇宫搞钱来着?怎么又受伤了?”她这是去打劫皇上和贵妃吗?

学长抬眸看了可怜兮兮的秋霜一眼,张了张嘴,正要解释,嘭的一声,房间的门又被人踢开。

“王爷?”秋霜看到严宇宸,连忙从凳子上站起,以为学长在宫里又得罪了严宇宸,这一次直接就先跪下求饶,“请王爷息怒,请王爷息怒,我们家公主是无心的,她不是故意要惹您……”

“你先出去。”严宇宸说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冰冷冷。

秋霜心里更害怕了,她又要出去啊?

这一次王爷该不会是要剁了她们家公主吧?

比起秋霜的慌张,学长倒是淡定得很,看都没看严宇宸一眼,自顾自地拆着自己手上已经渗血的药布。

“出去!”严宇宸提高了声音,又是一声吆喝。

秋霜连忙从地上站起,小跑着离开房间,但她没有走远,连门都不敢关上。

严宇宸一步一步的走向学长,看学长直接拿起金创药往自己的手背上倒,长臂一伸,他比她更快一步的扣住了她拿药的手腕。

学长抬眸看向严宇宸,唇角嘲弄一笑,“怎么样王爷,容贵妃告诉你了吧?是我推她下湖的,你现在要宰了我吗?”严宇宸面无表情地看着学长,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腕,他缓缓地坐落在她的身边。

“母妃是自己不小心落水的,与你无关。”

学长轻笑了一声,然后装出一副十分疑惑的样子,“容贵妃应该是记错了,明明是我推她下湖的。”

“学长,本王现在可是无比耐心的在与你说话。”严宇宸那双黑眸危险的眯了眯,脸色也开始变得不善。

她现在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

学长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然而跟严宇宸比力气,根本就是她在白费力气。

她放弃了挣扎,扬起了唇角,笑得明媚灿烂,“所以王爷是觉得自己误会我了,现在来道歉?”

“本王不会道歉,因为你今日去见母妃,肯定是有所图的。”虽然人不是她推下去的,但如果今天她不去皇宫,母妃不去御花园,那便不会发生落水的事情。

学长被严宇宸说破了心事,现在有些绷不住了。

她故作坚强地瞠圆了一双无辜的桃花眼,“我能图什么?我不就是图皇上和贵妃看到我的时候,能乐一乐。”让她好搞点钱。

严宇宸目光如炬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再拆穿她的小心思,伸手接过她手上的金创药,松开了她的手,示意她将受伤的手递过来,“手给本王。”

“你想干嘛?”学长下意识的就护住自己的手。

今天做心肺复苏,摁得太用力,她受伤的那只手伤口又裂开了,可经不起他再折腾!

严宇宸看学长一脸防备的模样,他不跟她废话,直接拉过她受伤的手控在掌心之中。

“呐,严宇宸,你有话好好说,我今天可是救了你母妃,你、你可不能恩将仇报的!”

严宇宸根本就不理会学长的话,将金创药倒向她的伤口,位置准确,药量精确。

“哎呦!严宇宸,你谋杀亲妻啊!”学长痛得惊呼了一声。

严宇宸根本不管她的呼叫,放下了药,然后拿起布条三两下就将她手上的伤口给完好地包扎了起来,动作一气呵成。

学长看到自己手上的伤已经被包好,心里不由惊诧,他换药的手法快准狠,速度快得更不知道是秋霜的多少倍啊!

“过来一点。”严宇宸盯着她颈项上的新伤,又是开口命令。

学长感觉到了,严宇宸现在是想要补偿点什么给她?

大眼睛狡黠一转。

谁要这些小恩小惠?

她抬起了一根食指,在严宇宸的面前摆了摆,“王爷,您今天误会了想要救起咱母妃的我,这事情可不是随便给我包扎点伤口就能了的。”

严宇宸对上学长那双充满了灵动光芒的桃花眼,她的一双眼睛在他的面前,连狡猾都不打算掩盖,他微微扬了扬唇角,又在一瞬即逝之间抿住。

“你想要怎么样?”

“给钱!”学长挺直了腰杆,直接朝他摊开了掌心,干脆利落地提出自己的诉求。

严宇宸垂眸看了看她那只刚刚才裹好纱布的手,“本王为什么要给你钱?”

“呐严宇宸,我现在是在跟你讲道理。”学长收回了手,一本正经地开口,“我这些日子因为你是受了不少的伤,可谓是身心疲惫,惨不忍睹!”

严宇宸目不转瞬地看着她表演,“所以呢?”

“你对我这么差,在容贵妃落水之际,我还不计前嫌,拼尽全力地去救你母妃,你是不是该给我点务工费或者医药费什么的?”学长觉得自己的要求可是有理有据的,不是胡说八道的。

严宇宸点了点头,那张冷峻的脸上看着无比认同,只见他轻笑了一声,笑容邪肆,“你说得非常有理。”

学长觉得自己有机会,也跟着陪笑,“对吧,所以王爷,你打算给我多少?”

“有理是有理,但是学长,你有想过吗?若是母妃今日死了,你的小命也保不住了。”严宇宸敛起了所有和颜悦色,语带威胁地提醒她。

学长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眼底迸发出了隐忍的怒火。

狗改不了吃屎,狗男人也改不了该吃屎的个性!

“严宇宸,我能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吗?”她认认真真地看着严宇宸。

严宇宸挑了挑眉,倒是一派闲适,“问。”

“你们王府是不是很穷?怎么连个女人都养不起?”

严宇宸又是一笑,伸出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十分认真的开口回道:“不是养不起,是本王不想养。”

余光瞥到了她颈项上的伤口,严宇宸一手扣住她的下颚,一手拿起了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他直接将药涂在了她颈项的伤口上。

“啊!”学长一声惊呼,连忙推开严宇宸。

她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摸自己颈项上刺痛无比的伤口,严宇宸又是伸出扣住了她两只手的手腕。

“严宇宸,你故意的!”

这狗男人真变态,看到她痛得呱呱叫,他就爽了是吗?

“本王就是故意的。”严宇宸倒是认得直爽。

学长一脸气愤地瞪着严宇宸,心里实在是气不过,钱没搞到,脸倒是先丢尽了。

她看向严宇宸,只见严宇宸此刻也看着她,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对上,她的目光逐渐变得不安分。

她打量着他精美的五官,不由腹诽:这严宇宸长得真是人模狗样的。

“王爷,你真的不打算给钱吗?”

严宇宸没有想过学长现在对钱这么执着。

她就这么想要开她那什么内衣店?

“不给。”

学长明白的点了点头,“行,那我讨点别的。”

以上就是关于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做错,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