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得她说不出话来 他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撞着

甄小爱满身疲惫的趴在床上,只在腰间搭了一个薄毯,雪白的背和修长的大腿裸露着,就好像一块美玉雕刻而成,美中不足的是,此时上面装点着朵朵殷红的梅花,显得有些扎眼。

撞得她说不出话来 他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撞着

她浑身上下,就好像被人深深折断似得,酸软疼痛的无法动弹。

不远处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敲击在她的心里,让她有些惝恍。

每个月的十五号,都是她法律上的丈夫登门的日子。

这天他的助理会提前打电话来,让甄小爱收拾干净,迎接他的‘光临’。

今天并不是十五号,只是因为她那个嗜赌成性的爸爸,又老毛病发作,欠下了五十万的赌债,然后人间蒸发,债主天天逼门用各种手段吓唬她那可怜的妈妈。

不得已,她只好主动提出来,为他提前服务。

这样的事情多了,在这段婚姻里,她便更加的,不敢对他要求别的。

自觉得对他所有的花边新闻,视而不见。

自觉得每次事后,都会处理好善后,不给他惹麻烦。

甄小爱吃力的撑着身子坐起来,勉强的够着手,拉开了抽屉,将白色药瓶捞起,拧开瓶盖,倒出一粒药,送入口中。

正在此时。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

仅仅裹着一件浴巾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健硕的臊子肉肌理分明,上面还沾着一滴滴未干的水珠,站立在那里。

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情绪,唇瓣微动,充满磁性略带低哑的声音响起,“你在干什么?”

甄小爱微愣,秀气的喉头滚动,将含在嘴里的药片咽了下去。

动作流畅、自然,一滴水都不需要,就能将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药片,轻松咽下,可见这个动作多熟稔。

“额……我……”

她勉笑了笑,显得她本就韵秀的脸,线条更加柔和,只是眼中一闪而过的灰暗,暴露她的勉强。

“做好措施,为你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男人的瞳仁略缩紧,眼睫上扬,“哦,是么?”

“既然吃了药,那就不应该浪费,让它多发挥点作用。”

甄小爱有些不解他说的什么意思,心中却有种不好的预感,满脸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

男人猛地抽掉了裹在身上的浴巾,瞬间按压下来,唇堵住了她的唇,席卷着。

她双手撑在床上,一步一步往后退缩,他一步步朝她逼紧,将她紧逼在床头,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唇也没有松开,让她几乎窒息,所有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男人感受到她的紧张,唇瓣轻易,轻咬她的耳垂。

“每次都是这样,会让我觉得,我在强迫你,放松。”

甄小爱一阵苏痒,侧头缩了缩脖颈,想要抵挡他喷洒出来的热气,却猝不及防的,闷哼一声,迎来更加强烈的撩拨。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无论哪一方面都强大的吓人,明明刚才就已经好几次了不是么?

终于撑不住昏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甄小爱才堪堪苏醒,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

窗外一片漆黑,没有关严实的窗户吹进风来,将窗帘吹得呼呼直响。

她无力去关窗,只勉强的扯过被子,将自己盖的包裹的严严实实。

即便这样,心底的一种寒冷、空洞还是从外面的夜色,顺着风吹进她心底,冷的让她颤栗。

当婚姻变成交易,还有什么资格去期盼爱情?

一缕泪从甄小爱眼角滑落。

可是又有什么资格哭呢……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一早,她是被电话轰炸醒的。

她的好闺蜜有个难搞的客户是法国人,需要她这个法语系毕业的过去当翻译。

战霆不允许她工作,她就像一只被饲养的金丝雀,看似过的很好,实际上却每天被无边寂寞包裹。

闲在家里实在是太难受,所以她偶尔兼职,透透气。

换了身日常的职业套裙,甄小爱去了秦暖暖所说的地方。

一个娱乐一体的会所,灯红酒绿,什么都有。

他们所在的是三楼的KTV。

一进去,里面坐了好些人,男男女女形形色色。

甄小爱站在门口有些迟疑,偷偷出来工作也就算了,要是被战霆知道她来这种地方……她看向秦暖暖。

“怎么是KTV,谈生意不应该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么?”

“现在人谈生意都这样了,先吃好喝好,才会继续谈。”秦暖暖灿烂一笑,伸手戳了一下甄小爱的额头,“你呀,大学没毕业就结婚,跟个金丝雀似得养在笼子里,不知道职场规则,也是正常。”

秦暖暖推了她一步,进去之后也没有直接当翻译,就是陪玩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还好甄小爱没有被要求参与,只乖乖的躲在角落。

可是后来所有人都已经玩过游戏或者喝过酒了,就剩甄小爱单着。

大家就都开始起哄,让小爱玩一次大冒险,去隔壁的包厢要一条男人的腰带,否则就要喝光桌上的一沓酒。

甄小爱顿时求救似得看向秦暖暖。

秦暖暖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把甄小爱扯进来,只是眼前这种状况,骑虎难下,秦暖暖也帮不了甄小爱什么。

除非眼睁睁看着这次已经快要收入囊中几百万的合同,就这么飞了。

甄小爱知道秦暖暖也不容易,只好无奈的走到他们指定的房间门口,心飞快的跳着。

“快去,只是一条皮带而已,要不来,就过来把这沓啤酒喝了。”

背后传来那个客户操着一口法语的吆喝。

他从刚才甄小爱一进去的时候,眼睛就直勾勾的看着,甄小爱清纯的脸蛋,完美的身材,还有周身流露出来的疏离气质,说不出来的迷人,此时他提出这样的要求,很显然就是因为捏准了甄小爱不敢去要男人的皮带,威胁甄小爱喝酒的。

“要不……就别去了,小爱。”秦暖暖内疚的喊着。

甄小爱和秦暖暖是从小的交情,他们家那种情况,秦暖暖不顾自己的困难,帮助她太多次了,她这次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害秦暖暖丢失一个大单子呢?

想到这里,甄小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推开了包厢门,双手紧紧捏着拳头,咬着牙硬着头皮,高声喊着。

“对不起,请问你们谁能给我一条皮带!”

此声一出,原本想着歌声、嘈杂声的包厢瞬间寂静无声。

甄小爱的头压的低低的,心咚咚跳着,因为紧张,一张巴掌小脸,涨的绯红,在灯光照射下,让男人看起来心头一痒,尤其是她还提出了这样‘特别’的要求。

包厢里但凡是雄性都对她投去了贪婪的目光。

听着没有动静,她缓缓抬起修长的眼睫,清澈的眼睛里,闪过局促,又喊了一声,“如果没有,我买也是可以的。”

这一抬头,甄小爱顿时想逃。

双脚却像是被滕蔓缠住,扎根在地下,动弹不得。

她对上了一双如同恶魔一般,阴霾的眼睛,让她顿时血液倒流。

是战霆!

她踉跄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众人这才缓过神来,从贪婪变成惊讶。

他们惊讶,居然有这么大胆的女人,敢用这种‘特别’的方式来勾引战霆。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谁都知道战霆家里有一个老婆,但却仍旧阻挡不了姹紫嫣红的女人送上门。

因为战霆有一个癖好,换女人速度极快,只要你够大胆,便很有可能成为他第N 1个情人。

此时战霆的身边,就依偎着一个,瓜子脸、大眼睛,蜂腰长腿,穿着一身玫红色短裙,短到她交错着腿,都能险险看到滚圆的臀。

甄小爱认得她,她是娱乐圈里,近来新起之秀尹加菲,也是战霆近来最新的伴。

不得不说,战霆的品味还真是一如既往,永远都是这种一看美艳开放的女人。

甄小爱瞥见尹加菲的时候。

尹加菲也上下打量了她,她满脸不屑,谁不知道战霆喜欢的是性感丰满的。

又怎么会喜欢甄小爱这种上上下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甄小爱忽略尹加菲眼底的不屑,尹加菲再怎么样,也和她五官,她往后退了一步,头压的更低。

“对不起,我走错了。”

就在她转身快要离去,低沉的声音响起,明明很平静的语气,却叫甄小爱震耳发聩。

“我的皮带可以给你,你自己来取。”

“不必了。”甄小爱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快要跳出嗓子眼,她的手紧紧的攥着拳头,指甲嵌进手掌,痛感刺激的她勉强稳定心神,快的退出房间,关上门,逃也似的离开了。

战霆盯着她离开的方向,鹰眸轻眯,意味不明。

尹加菲不满的娇喊一声,靠在战霆怀里:“战少,不过是别有心机的女人,想要勾引您,您别理~”

战霆身子一侧,不着痕迹的躲开尹加菲,侧眸微微挑眉,没有说话,周身散发出一丝寒气。

尹加菲顿时噤声,不敢再说。

甄小爱一路逃到了卫生间,将自己关进一个隔间,轻微的喘着粗气,险些跳脱出来的心,终于被压了回去。

“嗡~嗡~”

甄小爱一惊,才反应过来是手机响了,她从随身小包里拿出来。

是秦暖暖。

“你去哪儿了?”

秦暖暖压低着声音问。

“卫生间。”

“去卫生间干嘛?”

“我刚才遇到战霆了。”

“什么?他、他没生气吧?”秦暖暖知道战霆管甄小爱极严,不让她工作就算了,要是发现她来这种地方,甄小爱一定会死的很惨。

“不知道,不过……刚才他身边坐着严加菲。”

“加菲猫?就是那个嫩模上位转影视圈的新人,是战霆的新欢?”秦暖暖的声音极其夸张。

“恩。”甄小爱闷哼一声,从秦暖暖嘴里听到‘新欢’两个字,甄小爱还是觉得很烦躁,她以为面对这些事情,她早已平静了。

“你、你没跟他们打起来?这可是当着你的面出轨!”

“打起来?我以什么立场去打?”

“正妻啊!甄小爱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战霆的正妻啊。”

“是有怎么样,从结婚到现在三年了,他换过的女人无数,难不成我每一个都要撕一遍,我没这个精力。”甄小爱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或者说是对自我的嘲笑。

“就算不打,你也不该逃到卫生间去啊。”秦暖暖恨铁不成钢。

“算了,暖暖。”甄小爱叹息一声,“你知道我和他的婚姻,是因为什么。”

秦暖暖默然。

是的,她是仅有的,知道甄小爱和战霆那些事儿的人,算是旁观者。

甄小爱和战霆之间确实太虐了,甄小爱从初中开始就对战霆这个A城风云人物一见钟情,为了他努力考上第一高中、燕京大学,终于和他有了交集,眼看找准机会就要表白,却发生了那件事……

“哎!”秦暖暖叹息一声。

“那你快回来吧,随便跟服务员要一条皮带,客户也喝高了,合同是签了,刚才去上厕所了,对了,你千万别被撞上,小心点。”

“恩,好。”

挂了电话,甄小爱走了出去,先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四周,避免遇到秦暖暖嘴里的那个客户。

走廊上没有人。

她松了口气,快步朝前走着。

以上就是关于撞得,她,说不出,话来,他,一下,缓慢,而,坚,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8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