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人玩我一个人 三个人同c一个人

厚重的大门在烈日的照耀下缓缓打开,从里面慢慢走出一个瘦弱单薄的女人。

六个人玩我一个人 三个人同c一个人

女人身穿一条白色连衣裙,过大尺码的连衣裙犹如在她身上套了一个大号的麻布口袋,没有丝毫美感。女人走得很慢,每走一步似乎都很用力,像一个迟暮的老太太。她干涸枯竭的双手紧紧地攥着临走时狱警给她的黑色塑料口袋,里面装的是回家的路费,一共有64元钱,刚好足够坐大巴到市中心。

女人抬头看着百米外的站台,拖着双腿一步一步地朝目标挪去。

“吱”

一声刺耳的急刹声在寂静的上空响起,女人似是受到了惊吓,连连退后了好几步。一辆黑色的轿车刚好擦过她宽大的衣裙,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里面的人也探了一个脑袋出来,朝女人喊道:“先生说宁小姐今天出狱,让我来接您。刚刚路上塞车了,还好没有错过。宁小姐,别站着了,快上车。”

“出狱”这两个字显得尤为刺耳,即使知道自己现在是个劳改犯,但突兀地被人提起,她还是接受不了。可是,那又能怎样呢?事实就是如此啊。

宁夏木讷地看着那个男人,迟钝的大脑在十几秒之后终于有了反应。

她想起来了,这个人叫肖奕,是那个男人的左右手。想当初,也是肖奕亲手把她送到这里来的。呵呵,想想还真是有些讽刺。

宁夏拉动车门,上了车,没有问他们要带她去哪,而且她也无所谓他们要带她去哪,反正她也无家可归了。

上了车,宁夏的视线一直放在窗外。五年的时间z城变化真大。就连最偏远的郊区也都有了立交,以前在建的建筑也都变成了高楼林立,成了z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稳稳地停在了一个地方。宁夏下了车,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心蓦地一痛。

五年了,这个地方既是她最辉煌的见证,也是她一朝跌入地狱的深渊。

“咳”看着独自出神的宁夏,从副驾驶下车的肖奕握拳轻咳了一声,“宁小姐才刚刚从那个地方出来,怕您身体有些不适,所以......来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妥当。”

“是......他的意思么?”嗓子有些干涸,说出来的声音怪怪的。

听见她开口,肖奕也被吓了一跳,他记得宁夏之前的声音不是这样的,现在这副嗓子犹如生了锈的小提琴一般,一拉就嘎吱嘎吱地沉闷难听。

他咽了咽口水,“是先生的意思。”

闻言,宁夏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点点头表示了然。

的确,像她这样做过牢的肮脏女人不来医院检查一下,又怎么配踏进他家的大门?万一携带了什么病毒,那不就真成了灾星?他视她如恶疾,总要有一份白纸黑字的证明才能让他知道她这个“恶疾”是不会传染的。

“张医生,人我带来了,你给她检查一下,出份报告,我回头来拿。”肖奕吩咐完就出去了,从头到尾都没看过宁夏一眼。

等到肖奕走后,张医生抬头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没人了,你把衣服脱了吧。”

“脱衣服?”宁夏迟疑地看着面前的白大褂,站在原地没有动。

“当然,不脱衣服我怎么给你检查?五年前那种事都干得出来,到这儿装什么清高?”张医生鄙夷地看了一眼宁夏,“傅先生说了,一定要好好地给你检查,仔仔细细、一丝不落地给你检查清楚了!你本来就不安分,谁知道你有没有在牢里勾引那些犯人,万一得了什么传染病,那岂不是连累了傅先生?”

“够了!张欣儿,我记得我以前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你又何必这样挖苦我?”宁夏整个人都在气得发抖,深凹下去的双眼涨得通红。明明是怒吼,但说出来的话却别有一股软弱的味道。

眼前的这个张欣儿张医生,是之前一直跟在她身边学习的实习生,现在都已经坐在副主任的位置上了。呵,之前明明是她的跟班,现在却要对她颐指气使。她知道,这是那个男人故意用来羞辱她的。

“你喊什么啊?你要没做过那些事能进去?行,你要不配合,我自有办法。”张欣儿刷刷刷地拨通了一串数字出去,很快,原本狭小的房间立刻涌进了五五个穿着一模一样的护士,齐刷刷地将宁夏围在中间。

“把她衣服给我扒光了!把人按住!”张欣儿扬扬下巴,吩咐道。

瞬间,宁夏的手脚就被那几个护士按住了,还有两个护士伸手脱她的裙子。宁夏根本就无力反抗,长期的营养不良和劳累本就让她弱不禁风,现在被几个护士压倒,更是无法动弹。

“张欣儿,我以前待你不薄,自认从来都没有亏待过你,你是我的徒弟,我也把你当成妹妹一样看待,你不要太过分了!”自知反抗不了,宁夏嘶哑着喉咙朝张欣儿吼道。

宁夏被压在房间里的小床上,眼前出现一片阴影,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啪”地一声巴掌声响起,脸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

“呸!你不过是一个满身罪孽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师傅!”张欣儿面孔朝下,从宁夏的角度望去,及其狰狞。她一把抓起宁夏的头发,“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宁家大小姐,z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宁教授么?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犯了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劳改犯而已!”

“我不是!我不是!”宁夏忍着头皮上的刺痛,拼命地摇头。她不是一个劳改犯,她是中医世家的传人,是一个年仅二十二岁就已经拥有医学博士的高材生,她有爱她的母亲,有传授她医术的外祖,她是第一人民医院的招牌!她不是一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劳改犯!

“还愣着干什么?任由这个女人在这耽误时间,让傅先生怪罪?”张欣儿冷哼一声,丝毫不理会宁夏的挣扎。

“不要,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让我做其他的都可以,什么都可以。”趁几人不备,宁夏用了全身力气挣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狱中五年,早就教会了她该求饶的时候就不要吝惜自己的膝盖。

“呵呵,你们看见了么?宁大小姐在向我们下跪求饶呢!但是,有用么?哈哈哈”张欣儿和一堆护士指着她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道低沉的声音在逼仄的房间响起。

看见来人,几名护士和揪着宁夏头发的张欣儿赶紧规矩地站好,谨慎而又恭维地解释道:“傅先生,我们在给宁小姐做全身检查呢。但是宁小姐却不配合。”

宁夏背对着门跪在一个角落,这道尤为突出的阴冷嗓音让她的身体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眼里全是惊恐,一闭眼,脑中都是狱中五年无休无止的折磨,暗无天日的生活让她一听到这道声音就条件反射地害怕和恐惧。此刻,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

“转过身来。”那个男人命令道。

宁夏闭了闭眼,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疯狂暗示自己不是对她说的。但是,那个男人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我说,转过身来,跪在地上的那个牢、改、犯!”

“轰”

宁夏的大脑瞬间空白,面色惨白,所有的理智和情绪霎时灰飞烟灭,心里一揪一揪地疼,像是被人用绳子紧紧捆住了心,然后蓦地被人用刀挖去了一块,疼得难以呼吸。

男人的话就像阎王爷的命令一般,她知道,她不得不照做。

宁夏咬着唇,双手撑在地上,跪着慢慢地摩擦转身。不是她喜欢跪,而是在听见这个男人的声音之后,她浑身仅存的力气也都如数被人抽走了。

五年的牢狱之灾,让她学会了趋利避害。她似乎觉得,只要她够卑微,这个男人或许就会放过她。

“把头抬起来。”那个男人的声音不紧不慢,每一句话都是一道命令。

宁夏稳了稳心绪,抬起头来。

五年不见,面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更有魅力了。一身剪裁得体的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脚上一双昂贵的牛皮鞋,一身极尽简单却奢华的搭配彰显出男人尊贵非凡的身份。

白炽的灯光打在那张深邃得如同一件艺术品的脸上,像是镀了一层金光,一双犹如寒潭深冷的双眼发出摄人的魄力。此刻,他犹如一个帝王一般,高高在上,不可攀拟。

“嗤”,男人双臂环胸,挑起精致的下巴,嗤笑一声,“五年不见,没想到你不仅不要脸,现在连尊严也都不要了。宁夏,我以前还真是高看了你。”

他的视线冰冷,声音更是刺骨,宁夏嘴角漫起一抹苦涩。以前究竟是高看,还是视而不见呢?不过,这重要么?

“这么久不见,不打算跟我打声招呼?”男人找了张椅子坐下,修长的双臂靠在扶手上,双腿随意地交叠着,深邃的眼眸中戾气翻涌,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宁夏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喉咙发紧,脸上毫无血色地叫了一声,“傅先生。”

傅司寒冷笑一声,没有理会她,眯着眼睛打量起宁夏......要不是确切知道在这个房间里的人是宁夏,他还真认不出来了。这五年,她的变化,比他想象的要大很多。

“医生说你不配合检查?”傅司寒毫不在意地随口一问。

闻言,宁夏却猛然抬起头,眼里全是祈求,“傅先生,我求你了,除了检查,让我做其他的都可以。求你了。”

让她脱光了检查,那她身上的疤痕也藏不住了。这些人都认识她,万一哪天说出去了,她还有什么脸面留在z城?

然而,傅司寒却以为是她故作清高,冰冷的视线像一把把利刃直直地插`进宁夏的心脏,“想不检查,可以。只要你以后都不想见到你的儿子。”

“儿子......”宁夏的身体猛地一震,倏地抬起头望着傅司寒。

原来她生的是一个男孩儿啊。宁夏的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裙角。那个在狱中生下,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的孩子,是她宁夏怀胎十月、拼尽全力生下来的孩子啊!那个从未见过的小小的生命是一直支撑她在不见天日的地狱中活下去的动力和勇气啊!她想见,她当然想见了,她做梦都想见到那个小生命。

这个小生命是孽缘。如果不是五年前宁国安为了宁氏集团把她送上傅司寒的床,她又怎会与这个掌握了华国经济命脉的男人有所牵连。

她也没想到,就那一晚她就怀了孩子。然而,就算她怀了他的孩子,他也没能心软,也亲手把她送进了那个能把人逼疯的地方。而这一切,只因为他一句,“你不配给我生孩子!”。虽然后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傅司寒又留下了这个孩子。但是,尽管如此,他也没能放过她,让她在狱中生产,让孩子在狱中出生。

这一切,都说明了这个男人的狠心。她害怕,留下那个孩子也是为了报复她!

“孩子...在哪?”宁夏的眼角不知不觉地湿了一大片。

男人起身,双手落入裤兜,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乖乖配合医生检查,待会儿你就可以见到了。否则,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他。”

“我知道了。”宁夏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看转身走出去的傅司寒。为了孩子,让她做什么都可以。别说是做检查了,就是让她***她都无怨无悔。

宁夏跌坐在地上,任由几名护士扒光自己的衣服,任由冰冷的仪器在自己的身上游走。

宁夏做完“检查”,推开门就看见肖奕站在门外等她。

肖奕看着宁夏苍白的脸色,眼里闪过一丝不忍,但想到自己老板的命令,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宁小姐,先生在八楼等你。我们先上去吧。”

宁夏神情木然,深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抛去刚刚的羞辱,亦步亦趋地跟在肖奕身后。

肖奕把她带到一个病房门口,示意让她自己进去。

这个病房不同于其他vip房间。门口还挂着一些粉红的小花和气球,精心打扮得像是某个小姐住的房间。

宁夏推开门,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里难道不应该是医院么?可是眼前哪里还有一点医院的样子?

粉红色的墙壁,星空壁纸的房顶,各种昂贵的壁画,就连床也都是席梦思大床,里面还有真皮沙发。空气中也不像其他病房一样有着刺鼻的消毒水味,反而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看着精心装扮的房间,宁夏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这里,是哪里?

傅司寒为什么要让肖奕带她来这?

她记得以前第一医院好像没有这种病房吧?

正当她疑惑的时候,房门“嘎吱”一声开了,本就绷紧神经的她被吓得陡然转过身去。

“干什么?神经兮兮的。轻点!”傅司寒面色冷凝,但声音却极其细微。

宁夏看着反常的傅司寒,楞在了原地,双手紧紧地攥住自己的裙子,双肩不可抑制地颤抖。

傅司寒的推了一把轮椅进来。轮椅上坐着一个身穿粉色小群的女人,飘逸的长发垂在胸前,耷拉着的脑袋让人看不清楚脸庞。细长雪白的手臂上套了一根好看的项圈。给人第一眼就是一个清爽、干净的女孩。

再看着傅司寒用从未有过的温柔给女孩捋头发,再轻柔地将她抱上床,细细地盖上被子。

说实话,从认识傅司寒开始,宁夏都没有见过这么温柔体贴的傅司寒。

白菁菁!

那个把她推向地狱的女人!

她怎么会在这?

傅司寒手上,推着的人就是白菁菁,那个让她白坐了五年冤狱,间接性让她受尽折磨的女人!

宁夏大口地喘着粗气,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怎么会在这?”她颤抖地用手指指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大声地质问道:“她不是死了么?她为什么会在这!”

“闭嘴!”傅司寒猛地转过身来,高大的身躯倏地逼近,修长的手指一把掐上宁夏的脖子,语气阴冷,“宁夏,你该死!要不是你,菁菁又怎会毫无生气地躺在这张床上!”

“呃”宁夏被傅司寒捏得直呛声,原本惨白的脸瞬间被涨得通红,拿手不停地拍打傅司寒青筋暴露的手。

她不能死,她还没有见到她的孩子。傅司寒答应她的,还没有做到。

看着宁夏颤抖的全身和不断放大的瞳孔,傅司寒冷眸微眯松开了手,瞳孔漆黑如墨,看不到刚刚的一丝温暖,透着的是深入骨髓的冰冷。

这个女人害得菁菁躺在床上这么多年,他怎么能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他要让她赎罪!

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被傅司寒松开就跌坐在地上的宁夏捂着脖子咳起声来,指尖触碰上脖子时,还能摸到上面的棱子。

傅司寒这个狠人,差点没有捏死她。

“从今天起,你就在医院伺候菁菁,欠她的总要还清。”

“呵……欠她的。”宁夏突然笑了,抬起头来看着浑身冷厉的傅司寒,“傅先生,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让你判处死刑,让你这个害人凶手逍遥法外。”傅司寒神情阴郁,目光犀利,“你不是医术精湛么?让菁菁醒来。或者,你要是不想待在医院也可以,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你儿子了!”

宁夏呼吸一滞,他又拿她的儿子威胁她。呵,也是,除了这招他还能有什么手段逼迫她、折磨她呢?

后来,傅司寒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留下四个保镖看守她。

宁夏站在白菁菁的病床前,一时不知道作何感想。

当年,因为她和傅司寒被媒体曝光,白菁菁上宁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找她谈判。但是当年的宁家正值财务危机时刻,宁国安的计策好不容易实现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于是她和白菁菁大吵了一架,在拉扯的过程中,明明是她被推到在地上,但白菁菁却突然滚下楼梯,当场头破血流,昏迷了过去。这一幕快得让宁夏无法反应。

她敢发誓,当时她们站的位置绝对不是楼梯旁,她也没有推白菁菁,至于她怎么掉下去的,恐怕只有白菁菁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再后来,傅司寒大怒,用母亲和外祖威胁她,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傅司寒口口声声指着她的鼻子说她害死了白菁菁,她也一直以为白菁菁早就死了。

没想到,再见白菁菁,她过得也不尽如意,如一个植物人一般躺在床上还不如死了呢!

呵呵……宁夏内心的邪恶疯狂增长,牙齿也“咯咯”直响,只能握拳拼命地用幻想出来的儿子的脸来压制自己报复的心理。

宁夏咬着牙,告诉自己:只有白菁菁醒了,她才可以见到孩子。

这是她的动力!

为了孩子,她忍。

不知道是不是傅司寒给门外的保镖吩咐过,宁夏要什么器材都是有求必应。只不过,每次他们都会盯着她给白菁菁做检查而已。

宁夏大致给白菁菁做了一个全身检查,越检查她的心情越不平静。

白菁菁的确是摔坏了,而且左腿的伤很严重,严重到需要截肢。但是她不明白的是,这么严重的问题,那些医生都没有检查出来么?虽然这个问题有点隐秘,但肚子里只要稍微有点东西的医生就不可能看不出来。还是说,只是傅司寒单方面地不想让白菁菁有所残缺?

白菁菁浑身上下,最严重的伤就是这条左腿,其次就是脑震荡。这两者才造成她昏迷不醒这么久。

傅司寒这分明就是在自欺欺人!

以上就是关于六,个人,玩我,一个人,三,同,厚,重的,大门,在,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