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公司面试被老板要了 老板在办公司要我

宁夏原本以为这几个保镖会拦着护士的,却没想到他们却直接漠视,任由这几个护士把她拖走。

去公司面试被老板要了 老板在办公司要我

二楼最偏远的一个房间里,张欣儿倚靠在门框上看着浑身是水,狼狈至极的宁夏冷笑,“从今天开始,医院住院部的厕所你包了。若是让我知道,有病人投诉厕所不干净的话,你就等着吧!”

“傅先生说,只让我照顾白小姐。”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宁夏心里炎凉。她现在可不就是人人可欺的么?

“呸!白小姐也是你有资格照顾的?”其中一名护士恶狠狠地道:“实话告诉你,白小姐的主治医生是我们张主任,留学归国的海归博士张医生!你算什么东西!”

宁夏愕然,张欣儿什么时候成了海归的博士了?她不是一个三流学校毕业的普通学生么?

忽然间,她似乎又明白了什么。宁夏看着张欣儿,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张欣儿,你是故意的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白菁菁的!你明明知道……啊!”

还不等宁夏说完,宁夏撑在地上的手就被张欣儿用脚死死地踩住了。

张欣儿狠狠地碾压了几下脚底的手,面目狰狞,“你一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劳改犯在这里瞎说什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出去乱说半个字,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你别忘了,现在可没有什么宁家给你撑腰了!”

张欣儿眼神示意另一名护士将湿了的拖把直接扔在宁夏的身上,转身趾高气扬地离开了。

宁夏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整个右手都疼得在颤抖,几根手指也被张欣儿踩得麻木了,手背上的皮也被磨掉了几处,痛得厉害。她坐在地上缓了好久都没有缓过劲来。

看张欣儿过激的反应,她分明就是知道白菁菁的致命伤,而且刻意买通了护士不告诉老板。只是,她也不知道张欣儿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她难道不知道老板疯狂起来有多让人害怕么?她这个活生生的例子难道还不够明显?有什么样的利益驱使能让张欣儿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害白菁菁?

总不会是看上老板了吧?

除了这个,宁夏还真想不到其他合理的理由了。

不知不觉,宁夏就在第一人名医院做了两个月的“保洁阿姨”了。

而这两个月,她都没有再见到过老板。哪怕每次她在八楼打扫卫生间的时候,刻意停留,也没有再见到过那个男人。从张欣儿那里洞悉的“秘密”也没有机会告诉他。

白菁菁的事情宜早不宜迟,她必须找到机会见到老板。不然,白小姐出了什么意外,她可是担当不起的。

宁夏嘲讽一笑。回到刚刚清理好的二楼卫生间最后一层隔间中,坐在马桶上暂作休息。

第一人名医院住院部一共有十三楼,而这十三楼的女厕所都是她一个人的,基本上一干就是一天,甚至一天都干不完,因为光是一层楼就有两个大的公共卫生间,所以即便是两个月了,她都没有机会再去给白菁菁做一次检查。只有当每次打扫卫生到了八楼,才有机会在那里驻足一会儿,等老板。

以前她还没有发觉,直到现在她才清楚地知道原来社会并不善良。

以前她还是宁家大小姐,还是第一人名医院招牌的时候,人人都尊敬她,见到她都要叫一声“宁教授”或者“宁小姐”。

现在呢?人人对她避之如蛇蝎,就连张欣儿这种人都能随意地骑在她的脖子上。

宁夏曲着腿,环抱着自己。她永远也无法忘记老板当着她,当着***妈,当着宁家的面下的三条命令。

他说:“要我放过宁家,可以。”

“第一,召开新闻发布会,将宁夏从宁家除名。”

“第二,抹去宁夏之前所有的学历和荣誉。因宁夏在初中打架滋事,被开除。定档,初中未毕业。”

“第三,送她去监狱反省。为期十年。”

老板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重锤,一锤一锤地击打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脏。

她还记得,当时母亲特别愤慨,指着老板痛声骂他没有证据。但是老板心中一心认定她就是害得白菁菁摔下楼梯的凶手,又怎么可能凭母亲一两句话就能善罢甘休?

她记得,是母亲把她护在身后。一身骄傲的妈妈,从来都没有对谁软弱过的妈妈求饶了。

她跪在老板面前,匍匐着去求他,求他放过她,可是老板却无动于衷,一心只想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

最后,求情无果。她只记得,妈妈摩挲着站起来,留着泪对老板说:“我不管你心中是怎样认为的。但是我相信我的女儿。如果你要一命抵一命,那就用我的命来还!我只求你,放过我的女儿!”

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妈妈,在那种时候唯一相信她、保护她的妈妈一头撞上面前的柱子,当场死亡。外公也心脏病复发抢救无效。只那一刻,宁夏就已经失去了全世界。

可是,到最后,老板也没有放过她。或许他有一丝动容,否则又怎么会把十年改成五年呢?

宁夏抹去眼眶下的眼泪,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若是知道妈妈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保护她,她宁可坐十年牢,也不想失去爱她的妈妈。

“宁夏,傅先生来了,要见你!动作快点,别磨蹭!”空荡的卫生间响起一阵催促。

宁夏连忙把脸上的眼泪抹干净,脱下清洁工衣服,换上其他衣服才出去。

等到宁夏匆匆赶到八楼时,那里早就被医生围得水泄不通了,宁夏眉心一跳,心里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原本空荡的走廊此刻变得异常死寂,有好几个在第一人名医院排得上名的医生都低着头靠墙站在走廊边,老板背对着她,面向手术室的大门,浑身冷厉。再看着张欣儿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她心里的不详之感愈发浓重。

宁夏看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大门,瞳孔倏地放大。

遭了,一定是白菁菁出了什么意外!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老板猛然转过身来,看着不知所措的宁夏,老板眼神毒辣,如同地狱来的修罗一般,一步一步地朝宁夏靠近。

宁夏的手指微缩,两只手交叠着,狠狠地掐着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怕,她是无辜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但是,她略微发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的紧张和无措,“傅……傅先生,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么?”

“宁夏!”老板眸光深沉,仅仅是两个字,就吓得宁夏脊背挺直。

突然,老板一把捏住宁夏的脖子,身上的恶寒犹如地狱爬来的恶鬼一般,森冷阴悚。

“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再动菁菁一根头发了么?你还敢阳奉阴违?怎么?是五年的牢狱让你过得太舒坦,出来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放……放开我。”宁夏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弄得全身瓦解。她挣扎着,不停地在老板的手里扑腾。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狡辩!”老板一把将宁夏甩向了对面,如同厌恶地扔掉一个垃圾一般,丝毫不留情。

宁夏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爬了几下都没能爬起来,脑中瞬间出现了一阵轰鸣,眼前也好一阵黑暗。

等到自己稍微缓过来了,准备爬起来的时候,去听到一道冷声的命令。

“跪下!”

宁夏闭了闭眼,一张惨白的脸上勾着一抹笑,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重新找了一个姿势,面朝手术室跪了下去。

她跪的,不是白菁菁,不是老板。是拼了性命也要让她活下去的妈妈。

宁夏捂着脖子抬头看着老板,“现在可以说了吧?白小姐这是怎么了?”

“你自己做的你不知道么?”老板冷哼,“我看你这五年在狱中根本就没有反省,出来了还是一样恶毒!你果然还是适合待在那种肮脏的地方!”

他也没想到宁夏竟然说跪就跪,一点骨气都没有,他果真打心底里瞧不起这个爱慕虚荣、阳奉阴违的卑微的女人。

一听到老板要重新把她送回狱中,一张小脸上血色全无。五年牢狱生活的恐惧慢慢席卷全身,她抖着唇瓣求饶,“不要。我求你不要把我关进去。求求你,你怎么折磨我都没关系,只要不把我送进去。求求你。”

听着宁夏软弱无能的求饶,老板心中怒火直烧。

看着跪在他脚下不断求饶的女人,老板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卑微的女人身上哪里还有当年宁家大小姐“宁教授”的风采?

当年他们的事情被曝光,她被冠上不知羞耻的罪名时,她会意气风发只身来到他的办公室,恬不知耻地告诉他:“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要有一个背得上骂名的女人。老板,我宁夏可以对你负责!”

当他告诉她她已经有了菁菁之后,她会昂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故作大方地告诉他:“我们可以做夫妻,但是我不限制你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爱上这世上最优秀的宁夏。”

听听,这才是宁夏!这才是印象里对他的冷漠毫不在意的宁夏!

可是,眼前呢?

“求求你,放过我。我会医术,让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卑微下贱的女人到底是谁!

老板额上的青筋暴起,一拳砸向旁边的墙壁。

这个女人,他以为他是在折磨她么?

菁菁因为她,成了植物人,在床上躺了已经五年了!

而这个女人只不过去吃了五年的牢饭而已,什么损失都没有。她却以为他是在折磨她?

难道她不应该为自己犯下的错弥补么?

让她来照顾菁菁,已经是对她最大的仁慈了,她竟然还不折手断陷害菁菁,让他怎么能忍!

“你说你会医术?”老板脸色铁青。

“是,我会。”宁夏连连点头。

“你说你要进去抢救菁菁?”

“是……”还不等宁夏说完,站在一旁的张欣儿就抢先开口,让老板眉头一皱。

“傅先生,不能让宁夏进去。您忘了刚刚白小姐被推进手术室的样子了么?这都是宁夏害的。谁知道她待会进去了之后会不会故意报复呢?而且,她都五年没有拿过手术刀了,万一有了什么好歹,那白小姐岂不就……”

张欣儿的话让老板拧了眉,陷入了沉思。

都这么明显了,宁夏要是再听不出来恶意陷害,那真的就是蠢得无药可救了。

“你胡说。这两个月我明明都没……”

“宁夏你要不要脸?傅先生之前就已经嘱咐过医院了,说八层的白小姐只用你一个人负责,白小姐的生活起居、日常换药也都是你亲手做的。现在白小姐血液中毒,你还在这里狡辩?作为白小姐的主治医生,这让辛苦五年的我很难受!”张欣儿痛心疾首地看着宁夏,“我真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狠毒,想到之前与你一起共事,我真是感到恶心!”

张欣儿的一阵控诉,让在场的人都相信了她。老板看着宁夏的眼神愈加冰凉,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但是,她明明没有做过!

这种无力感,让她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白菁菁摔下楼梯的那一刻。

无论怎样,都洗不掉自己身上的嫌疑。

宁夏看着站在一旁低着头不说话的其他医生。这些人都是以前有过交情的,她不信没人还她一个公道,她不信所有的人都站在张欣儿那一边。

宁夏爬到一个医生的脚边,扯着他的白衣制服,“季医生,你说,你给我证明,这两个月我都没有来过八楼,我怎么会害白小姐呢?我没有害白小姐的,对不对?”

那名姓季的医生怜悯地看了一眼宁夏,立马转过头去,当做没有看见。

宁夏又转而爬向旁边的另一个医生,“秦医生,那你给我证明,这两个月我没有来过八楼,我根本就没有进过白小姐的病房啊!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

见他不说话,宁夏松开了手,又去抓上了另一个人的制服,“杨医生,你总看见了吧?这两个月我都在你办公室的旁边,我……”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杨医生扯了扯自己的医生服,甩开了宁夏。只是那双隐藏在厚重眼镜框下的眼睛不敢看宁夏,也不忍心看四处求饶的宁夏。

他们都认识宁夏,又怎会不知道她的为人呢?可是,五年前张欣儿一朝得势,从一个小小的实习生一跃成为急诊室的主任,这背后的关系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他们也同情宁夏,也很想给她做证明,但是,张欣儿却实在是不敢的得罪啊!

站在那里的医生每一个人的神色都值得推敲,每一个人都是一副自保的模样。

倏地,她看见了守着病房的四个保镖,心里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指着四个保镖朝老板吼道,“他们。他们四个可以证明。在两个月之前,张欣儿让人把我带下去吩咐了其他的工作,根本就没有让我接触到白小姐饮食和治疗。不信你问他们。”

老板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眼神扫向带头的那个保镖。

保镖语气平淡,“宁夏小姐除了吃喝拉撒,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白小姐的病房。”

轰!

保镖简短的一句话,让宁夏的大脑瞬间空白。

她没想到,连老板的人,张欣儿都可以收买。她的能力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

宁夏回头看见了得意洋洋的张欣儿,她突然明白了。

现实中,没有钱,没有权,一切都是屁。

“你还有什么要狡辩的么?”老板一把抓住宁夏的手腕,牙齿“咯咯”直响。他已经给过宁夏机会了!

想到菁菁血液中毒,躺在手术里生死不明,老板就恨不得一把掐死宁夏。

这个恶毒的女人,连一个植物人都不放过!亏他当初还心慈手软地只让她坐了五年牢。没想到,出来之后,还是一样的祸害别人!

宁夏绝望的闭了闭眼,脸色苍白,像是一阵风都能把她吹跑。她道:“傅先生,我已经做过五年牢了,早就已经学乖了。不会傻到'再'去害白小姐,白白惹怒你。你若信我,就让我进去。若不信,你让人把我抓走吧。”

“住嘴!”

老板一双黑眸里尽是愤怒,死死地盯着她。

这个该死的女人,明明是她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菁菁,还以一副受害人的姿态在这里装无辜,这么高超的表演真是让人恶心。

老板恼羞成怒,“想逃离我。没门。你不是要进去么?好,我给你这个机会。若是菁菁在里面有一丁点闪失,我就折断你的双手,让你这辈子都拿不了手术刀,一辈子关在牢里孤独终老!”

老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他到底是在气什么?总之,一看到宁夏这一副卑微懦弱的样子,他心里的或就蹭蹭蹭地往上涨。

他就不明白了,这个女人现在到底是有多下贱,多让人看不起?刚刚竟然还去跪保镖?

这个软弱无能,动不动就下跪的女人当真是那个扬言要对他负责宁夏?

“傅先生,您不能拿白小姐的性命冒险啊。”张欣儿急忙阻止道。

“闭嘴。”老板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你要有能力,就不会站在这儿了。”

一句话,让张欣儿成功地闭上了嘴。只是更加不甘心地看向了宁夏。

很久,宁夏才慢吞吞地反应过来老板的话。

拿不了手术刀么?

呵呵,不用他折断,她现在就已经拿不了手术刀了。在牢里,那群疯狂的女人见她手长得好看,早就已经疯狂报复了。

从双手粉碎性骨折,到医好,再到骨折,再到医好,如此反复,她都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了。老板的威胁,也只会让她更麻木。

“我不会碰白小姐的。”跪久了,腿有些麻。宁夏慢慢地从地上撑起来,“我站在旁边指导,让医生操作。”

“你什么意思?”老板双眸微眯,怒意难灭,“你的意思是菁菁不配让你救?”

迫于老板的压力,宁夏后退一步,用难得冷静自持的声音道:“我只是怕手抖,害了白小姐。”

老板一双鹰隼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宁夏,见她神色还算自若,从喉咙吐了三个字出来。

“滚进去。”

宁夏在护士的带领下换了衣服进了手术间。

但即便是在手术室里,她绷紧的脊背还是丝毫不能放松。她似乎都能看到老板那双冰冷的眼眸能够透过手术室的大门直直地射进来,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宁夏活动了一下肩膀,看了一遍给白菁菁测量的的各个仪器,在确定各项指标都正常之后,询问了医生的治疗方案。

给白菁菁治疗的医生都有心里压力,不敢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宁夏能明白他们的心思。把自己的方案说给了他们。

白菁菁血液中毒,是由于血管病变导致的。宁夏大致查看了白菁菁的症状,就知道张欣儿一定是用了有血液传染病的病人的针头扎进了白菁菁的皮肤,才导致白菁菁身体出现异样。

不过,好在发现得及时,白菁菁的情况没有想象的严重。

宁夏指导在场的医生有条不紊地给白菁菁重新做了检查和治疗,在确定无误后,大家的心中都不约而同的轻呼了一口气。

然而,这下换宁夏沉思了。

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一个惹怒老板,动不动就要把她送进监狱的想法。她在想,这个计划到底能不能执行。

以上就是关于去,公司,面试,被,老板,要,了,在,办,要我,宁夏,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