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婷好滑好紧好湿好爽俏佳人 小婷很湿很肉很黄很肉

陆掌勺正在卖力地做菜,小婷走进后厨,陆掌勺看见小婷过来,忙招呼着问:“这道菜马上做好就上,再让三号桌等会,他们也真是赶上了,这道菜的食材刚好就剩这么点。”

小婷好滑好紧好湿好爽俏佳人 小婷很湿很肉很黄很肉

小婷打断说:“师傅我有事想出去一趟。”

陆掌勺见小婷这几日都没休息,眼圈都比较重,爽快地一口答应:“好好休息 ,别把身子骨给累坏了。”小婷心里一暖,笑着回应:“谢谢师傅。”

小婷把手头的事都安排好,就步履匆匆地径直跑向当铺,店里的老板见到小婷急迫的模样,心里事先打好了算盘。

这丫头据说最近发了财,现在八成是过来赎那些不值钱的棉被,也好在那些东西不值钱。

当铺老板想到这里,眼里闪过精明的光,热情地说道:“还请文小姐放心,你上次当我这的被子我还给您都好好留着,几次三番有顾客想要在我这买走我都没有同意呢。”

小婷听到母亲的被子还在当铺心这才缓缓放下。

正所谓无奸不商,当铺老板就是典型的例子。

“那真是麻烦李老板了,这么些天还能替我好好留着。”小婷随口奉承两句,几句客套话罢了,谁知当铺老板真的登着脖子就脖子上脸了。

“那自是没关系,你提前跟我说好的我都给您一一做好了。但话说回来你这被子在我这存放的日子也未免过于长了些,你看现在物价什么的都蹭蹭往上涨啊,听说你最近开了家餐馆,生意火爆的不得了,赚钱到手软。连位置都得排队等……这价钱吗,不得往上……”当铺老板眼镜上闪着精明,他含蓄地说出,心里却早已打好了算盘。

罢了,小婷无心在与这当铺老板多做纠缠,自己最近手头也算宽裕,只要能好好的赎回母亲的被子,也不算什么,她就不再跟价钱计较那么多了。

小婷又多给了当铺老板些钱,让当铺老板找人给她尽快安妥地送回家里,自己毕竟气力有限,现在又是人群高峰期,步履维艰。

当铺老板见钱自然是乐呵乐呵地应下了,有钱当然好办事,这可是他当时当给小婷家钱的几十倍啊,果然人有钱后就是出手就是不一样的。当铺老板满脸堆笑着把小婷送走。

小婷悬在心中很久的一块疙瘩总算到此安全落了地,母亲的被子总算是给赎了回来。办好这件事小婷又是喜形乐见的愉悦,回家的步伐都不免轻快许多。

这些年母亲受的委屈和屈辱,都会随着她一点点的强大而好起来的。只要她还一天在这个现世,自己就一定不会忘了辛辛苦苦拉扯自己长大的母亲。

小婷正当走到西街跟东街的交叉步,赶上中午吃饭的空档,人有点多,不免碰碰撞撞,正在小婷哼着曲子往径直往家里走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大汉撞了一下,差点撞倒在地。只见大汉连忙赔罪:“抱歉抱歉,小姐您没什么事吧。”大汉心情正低落,又撞上了人,心情更是糟糕,不知今日是走了什么运势,接二连三的倒霉。

要是这个丫头再刁蛮些,自己怕是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在小婷的心情较好,平日里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况且大汉无意撞到还道歉态度十分诚恳,再者本就是人流高峰期,拥挤也难免。

无心之过,哪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正在小婷准备跟大汉说没事的时候,她突然瞅到大汉手上拿的那口锅。那口锅在一般人乍看来是普普通通无所特别。但小婷毕竟钻研厨艺前世也在陆掌勺那学来了不少东西,今世又如此努力钻研。

所以她一眼便能看出那是口好锅,若是餐馆有了这口锅那便是如虎添翼了。

那口锅是口难得的好锅,材料和手艺都是一绝。一般人也很难有这等手艺。小婷来了兴致,两眼放光,急忙问道:“请问你这口锅是在哪买的?形态竟是如此特别。”

只见大汉眼神一黯,脸上全是沮丧,直叹气:“我本是这西街的铁匠,这口锅也是我一手打造的,但是奈何我手艺不精,老板嫌我做事不够圆滑,手艺方面有有所欠缺,等我把这口锅打造出来便把我扫地出门了。”

他家里老小全靠他这门手艺,吃饭,这下倒好,自己学艺不精丢了饭碗,他平日里是极少当众展现脆弱情绪的,但一想到家里的老婆孩子还都等着自己的那点工钱吃饭呢,他的眼圈忍不住红了。

这个铁匠老板是绝对的不识货,这口锅的打造是一般人都打造不来的,样式可以模仿,但手艺不能,小婷一眼便能看出这口锅的价值远远高于那些普通锅炉,这是口上等的好锅。

“这口锅乃是你亲手锻造,那你的手艺并非不精啊。”小婷忍不住感叹。大汉听到小婷的赞赏虽表现出些惊喜,但这仍然掩饰不住他失业的现实。

小婷见大汉有落泪冲动,心生惜才,他是个顶厉害的手艺人,他的老板估计也是生意做不景气,也不懂行,这才得有此打算。

“多些姑娘缪赞,这口锅我也是费了些功夫历经三日才锻造出来的,我工时都耗的比别人要长,还只锻造出这样一口锅,老板说我不是干这行的料,劝我趁早改行,我正准备回家就碰巧撞上了姑娘……”大汉低着头,身上是掩饰不住的心情低落。

小婷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小心试探道:“我实在喜欢你这口锅,不如,我将你这口锅高价买下,你看如何?”

大汉一脸诧异:“小姑娘,你愿意买下这口锅?”老板说自己的手艺迟早会让他的店关门,眼前这个女娃娃年纪也不大,竟然说高价买下这口锅。

小婷一脸正经,无半点儿戏:“是的,我愿意出高价买下你手里这口锅。”

“小姑娘,我可正是因为手艺不精被赶出来的,你竟还敢出高价买下,怕是事后你家里人会说教你,你不必可怜我,只怪我也确实没这方面的实力。”大汉叹气,说出这番话,心里一片凄苦。

“我不是为了可怜你才买下这口锅,你被赶出来只怪那个老板不识实务,我是真心很喜欢你手里这个锅,我愿意买下是因为我自己有这个能力,它也值得这个价钱。”

小婷一脸诚恳,大汉动容,他自己把这口锅拿回去也并没有太大价值,家里老小还等着他的钱吃饭,不如现在卖个好价钱。

“除此之外,我想再跟你定制一口一模一样的锅,等做好了送到西街这个餐馆,剩下的钱,算是定金。”

只见小婷从口袋拿出钱递给他,大汉一脸惊愕:“小姑娘,用不了这么多的。”这个价钱能抵得上他一个多月的工钱了。

“我买下的这口锅用的钱是因为它值得,你也远不用陷入眼前的困境。”小婷看出眼前这个大汉的苦楚, 他只是遇到不懂手艺的老板,跟着那样的老板还不如趁早谋条出路,塞翁失马,焉之非福。

大汉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姑娘,年龄不大,气质却比同龄的要早熟稳重的多,自己今天,算是遇见贵人了。

“多谢姑娘了……”大汉不禁又有些哽咽,自己竟还不如一个小姑娘。

跟大汉告别后,小婷不再多想,径直加快脚步赶回家。

路过一家小卖铺,又买了一些简单的日用品,小婷记得母亲的肠胃不好,又多买了些姜茶。

她垫着大袋小袋的东西跑回家,推开门,只见母亲坐在木桌旁,脸上是淡淡的愁容。母亲见到小婷回来,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但很快又被愁容掩盖。

母亲赶紧起身去接过小婷手里的大袋小袋东西,一只手拉过小婷的手,脸上又显出一位母亲特有的慈爱关怀:“小曦,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脸明显瘦了很多,不能不好好顾自己的身体啊。”

小婷敏锐地感到不对劲,即使母亲没说些什么,但这么多年的相处,小婷也能察觉不到家里微妙的气氛。

“妈,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没跟我讲。”小婷反手握住母亲的,手心乍凉,她不由得一惊。

母亲眼神有些躲闪:“家里能有什么啊,倒是你在外要多多照顾自己,下次过来不要破费再买这些东西了,自己不用过于节约,你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妈帮不了你什么,自己不要亏待了自己。”她岔开话题,避而不谈家里的事。

小婷正不知开口问些什么,这时她的父亲满身酒气,突然推门进来。

小婷余光看到母亲眼里有丝怯意,她的父亲看见她在,迷离的眼神里闪过欣喜,但欣喜有很快被其他情绪所替代。

“回来了。”见到小婷他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连句简单问候都很难说出口,他爱自己的女儿,但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爸,你喝酒了。”小婷淡淡的神情,但心里却是满腹的疑问,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文长金刚喝多了,有些醉意,脑子也胀的厉害,只是简单地回了小婷一个“嗯”字。

接下来的气氛静谧的有些诡异,文长金颤颤巍巍地扶着桌角坐下,面色惨淡。

小婷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一堆疑惑,出口问道:“爸,妈,最近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都瞒着我不肯跟我说。”

文长金酒气冲天,酒劲上来脸红脖子粗的模样,撇过头不愿看她。小婷只好把急切的目光看像母亲,母亲也低下头,不语。父亲平日里很少喝酒,喝成这样,小婷还是头一回见。

“妈,你倒是跟我说啊,我有权知道家里的近况。”小婷晃着母亲的手,急切想要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

冯素珍见事情瞒不住了,止不住的叹气,只好缓缓开口:“家里的收入越来越少,最近也越来越不景气,日子过的是一天比一天难。”

父亲文长金忍不住侧过身子说道:“哪是困难,我们家现在是连锅都快揭不开了。”文长金瞥到桌上大包小包的东西,突然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出口埋怨道:“买这些大包小包不实用的东西,还不如多买些米来的实在,就知道乱花钱……”

“孩子也是出于一片好心,”冯素珍打断了父亲文长金的话,紧接着又跟小婷说:“小曦,不用跟你爸计较,他今天喝了点酒,话不中听。”

小婷看着母亲的双鬓的白发越来越多,脸上被岁月打磨的痕迹越发厚重深刻,父亲平日里话不多,不会跟她说些什么感动的话,但他们,却又是实实在在的用他们的方式在爱着自己。

如果不是今天回来,她甚至不知道家里已经到了这种田地,母亲平日里只会跟她道家里的平安,这些艰难的处境他们一句话也不曾提过,若不是回来突然,她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以为家里真的如他们所说,一切如常。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啊,一直都有人替她负重前行。

鼻子一酸,小婷眼泪跟着下来,母亲冯素珍见自己的女儿落泪,心里更不是滋味,眼圈也跟着红了。

没有不心疼孩子的父母,也没有不爱父母的孩子,文长金见母女二人纷纷掉泪,后知后觉自己刚刚的话未免过于伤孩子的心。

“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天下来都有我顶着。”文长金跟母女二人说出这句话后便别扭地扭过去头,他不善言辞,说出这句,已是最大的气力。

小婷感受着爸爸满是厚茧的手放在自己的头上,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爸,你放心,我不怕,现在我能赚钱,只要咱们努力,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小婷轻轻上前一步,坚定的看着面前已经老了不少的父亲说道。

文长金看着如此懂事的小婷,身上的酒气都已清了一半了,只是眼眶微红的点了点头。

“好了,爸妈,别担心了,我出去一下。”

小婷安抚好父母,便转身去买米。

回来的时候看到后山的蕨菜一片绿油油,小婷便顺手摘了些,晚上想熬些米粥,凉拌些蕨菜。

走回家的时候心情大好,很久没能跟父母一起好好吃顿饭了,回到家无论之前的心情如何,到家能和家里人吃顿饭,总归是幸福的。

拐角的时候马上就到家门口了,看到文静正站在家门口等她,心里一暖,自己的妹妹虽然不爱说话,但待自己却很亲。

“呦,这不是小曦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给我这个当婶婶的说声。”陈蓉正准备买菜,出门就看到小婷拿着蕨菜和米回来了,她眼里闪着精光细细打量着心里的算盘。

文静看见陈蓉,脸上满是对她的怯意,她们这个无利不占又刁蛮不讲理的婶,除了爱占她家的便宜平日里就是闲逛看她家还有哪些东西。

“今天刚回来的,没多大会,回来晚了吃饭,就没来及跟婶您说。”小婷淡淡的说,只怕今天很难把这袋米和这些蕨菜完整拿回家里了。

陈蓉清清嗓子,顿了顿说:“这几日我身子骨有些虚弱,碰巧想吃蕨菜,但老是头晕啊,没想到小曦你这么听话懂事,还亲自给我摘回来了。”

果不其然啊,自己这个婶的作风仍没让她失望。

“婶,身体不舒服你应该早些去镇上李医生的诊所去看看,免得有什么疾病到时候越拖反倒越严重。”陈蓉气的发抖,这丫头今日是怎么了,拂了她的面子,还敢这样说话。

小婷不再想多作纠缠,拿好米和蕨菜就直接准备进门。

陈蓉见小婷这丫头拿着米和蕨菜就当没看见自己一样径直准备进门,她心中越发的窝火。

“你给我站那,你什么语气跟你长辈说话的,你在外面这几天就学了这点规矩,回家就摆谱摆到你婶身上是吧。”陈蓉指着小婷,扯高了嗓子,用身子挡住她不让她进门。

今天,她要是拿不到这些米和蕨菜,他们今后就更不把自己放眼里了,以后还有什么东西她能到。陈蓉把刚刚一副好长辈的架势通通丢了干净,既然好好说话不行,那她今天就好好教训这个丫头。

文静本能的畏惧这个婶,但是她还是上前握紧了小婷的手。小婷感到手上的温暖,回头看见文静脸上虽然或多或少有些畏惧,但更多的是护着这个姐姐的坚定。

小婷心头一暖,文静打小就内向,惧怕的事务也比旁人要多因为不能说话,她就越发的怯弱。现在文静主动握起她的手,是想给她些力量,不想让小婷自己面对刁难的陈蓉。

陈蓉面色一狠,文静这个哑巴丫头来凑什么热闹,从小就是个胆小鬼,怎么今天连她都敢这样许逆她了。今天要是不好好给她们点颜色看看,她在这个家的地位就要彻底不保了。

“怎么,你俩姐妹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可算是有了本事,眼看着就不把看着你俩长大的婶放在眼里了。”陈蓉见小婷无动于衷的模样,心里窝火,想直接上手去抢。

小婷一把米和蕨菜背过身后,自己这个名义上的长辈婶,对她们可真是算的上是‘仁慈义尽’啊。

正好这时文长金跟王秀莲听到门口动静,一齐过来,看到两姐妹一副戒备的模样,陈蓉则是堵这门不让她们进门的架势。

文长金心里大抵已经看明白了,陈蓉这劲头,定是又要作妖刁难这两个孩子了。

“小婷文静,怎么过了这么久还在门口不进门。”文长金出口假装询问,自己这个弟媳过于刁蛮,小婷又是倔脾气,自己若不过来,她们定会折腾到最后。

陈蓉听到文长金的声音,这才稍稍有些收敛,毕竟同住在一个家里,表面上的关系,她还是得给文长金点面子。

陈蓉看到文长金旁边的王秀莲,心里又有了新的打算,王秀莲向来偏心文长银,这下就算自己没理也有人给自己做主。

“大哥,你也知道我最近身子骨最近不是很好,吃啥都老是没有胃口,最近偏巧就想吃这蕨菜,你看这俩丫头,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我想吃点蕨菜也不是啥贵重东西,小婷就无法无天地跟我又吵又闹,我这做婶的啊,未免也过于失败。”

陈蓉装作一副可怜兮兮模样,话说到最后,又佯装抹了抹眼泪。

王秀莲见陈蓉这架势,也大概明白了,看向小婷的目光不禁有些不一样。

她倒不是真心疼陈蓉,而是听到小婷那里有蕨菜,还不来孝敬自己。

小婷脑子现在里就一句话,恶人先告状,用到陈蓉身上就是典型的。

文长金看着又哭又闹又告状的陈蓉心下满是惆怅,别说自己的两个孩子,就算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跟这个胡搅蛮缠的陈蓉作斗争。

王秀莲端了端架势,说道:“不过几颗蕨菜,都跟当了宝一样,你小叔现在没在家,你婶也不容易,想吃就给她,中午做出来我也能跟着尝尝鲜。你俩想吃气力也不是没有,想吃再去后山摘。”

等长银回来也就吃上了,大儿子家这俩女儿吃了能有什么用,到最后还是赔钱货。

“那婶你也应该明白别人家的东西终究是别人家的东西,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您非要在这跟一个晚辈大吵大闹,平日里你拿我们文家的东西不在少数,今日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小婷本一直沉默着看着这场闹剧,但他爸自己心里就算明白也很难下决断,陈蓉跟王秀莲的为人她算是比谁都明白,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

如果一直纵容下去,怕是以后更难收场。

陈蓉听到小婷一针见血的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半天不知道怎么说话。

文长金虽然觉得自己女儿的话道理是没错,但现在戳破这场关系纸,日后怕是相处更难。

“小婷,不能这么无理,既然你婶想吃蕨菜那就给你婶吃,改天我再顺路摘些回来,米也分一些给她们。”文长金出口试图缓和现在形势。

以上就是关于小婷,好滑,好紧,好湿,好爽,俏佳人,很,湿,肉,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