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汉给小雪小丹开了苞 李老汉小雪把双腿打开看

小雪刚走进酒店的订婚宴会场,耳边就响起了司仪的话,她猛地抬头看向高台上一对宛若璧人的男女,顿时心中一片绝望。

李老汉给小雪小丹开了苞 李老汉小雪把双腿打开看

新娘小丹,新郎陆寒阳。

这两人她都很熟悉,他们三个人是一起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只是小丹特别喜欢抢她的东西,上学的时候也各种针对她,所以两个人并不对付。

而陆寒阳……

想到他,小雪的心里抽疼了一下,他是她的男朋友!

只是,现在和小丹订婚了,变成小丹的未婚夫了!

因为陆寒阳出了车祸,昏迷了一段时间,等他好了以后,就把她给忘记了,而小丹趁虚而入,把他给抢走了。

她去找过陆寒阳,他却说:“小雪,我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心思歹毒,编出这样一个谎言来想把我从子萱的身边抢走,我恶心你!”

想及此,小雪的心更疼了,看着高台上的陆寒阳,胸口如被什么东西堵上了一般,如鲠在喉。

台上的小丹原本脸上呈着幸福的笑容,结果往台下一瞥,就看到了小雪。她的脸色顿时变了变,惊慌的看了眼陆寒阳,见他没什么异样,也没发现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丹怨毒的看了小雪一眼,朝着台下自己的母亲使了个眼神。

苏母顺着小丹的视线看到了小雪,顿时大惊,担心她会破坏女儿的订婚宴,于是拉着旁边的简宏业,直接走上了前去,拦住小雪想上前的脚步,质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小雪只觉得搞笑,她看了一眼苏母旁边的简宏业,冷笑起来:“我爸爸在这里举办宴会,我为什么不能来?”

没错,简宏业就是她的亲生父亲,这件事情说起来就好笑,小丹抢走了她的男朋友,而小丹的母亲,却也同时抢走了她的爸爸简宏业。

苏母听到小雪的话,顿时脸色很难看,瞪了旁边的简宏业一眼。

简宏业摸了摸鼻子,这才道:“安安,今天是子萱的订婚宴,你别闹了!”

“我闹?”小雪冷笑起来,抬头看向简宏业,质问:“因为你出轨,妈妈气得心脏病发过世,而她的头七刚过,你就堂而皇之的公开了自己与这个小三的关系,还给小三的女儿举行订婚宴!”

简宏业的脸色顿时一变,表情由尴尬转为恼羞成怒:“爸爸和你苏阿姨是真心相爱的,她不是小三,今天又是子萱的订婚宴,你若不会说话就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小雪忍不住嗤笑一声,瞥了苏母一眼:“简宏业,她若不是小三,那作为你原配的,被气得心脏病发过世的我的母亲,她又是什么?”

“你……”简宏业顿时气得咬牙切齿。

苏母被人指着鼻子说小三,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挂不住,她连忙招呼了保全过来:“你们酒店的保全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个人要闹事,你们赶紧把她给我抓起来!”

几个保全听到吩咐,连忙上前去,架住了小雪,就准备把她往外拖。

“啊,放开……唔,唔……”小雪刚准备挣扎反抗,结果旁边的苏母便速度很快的直接往她嘴里塞了一块手帕,堵住了她的嘴。

小雪恨得咬牙切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台上的陆寒阳,以及对自己一脸淡漠的父亲。

小雪很不甘心,趁着保全不注意,一口咬了架住她的保全,大力挣脱,逃走了。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苏母见此,慌了起来,连忙让几个保全去追。

小雪一路逃走,保全追的很急。

小雪突然瞥见不远处的电梯到了,她连忙眼明手快的跑了进去,狂按电梯的关闭键。

电梯上行,暂时安全了。

小雪呼出一口气,就在这时,电梯到达了一个楼层,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和寻人的声音。

肯定是苏母的人!

小雪不敢再停留,连忙离开电梯,在酒店的楼道里奔跑起来。

“一定要找到她!”

保全寻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小雪突然瞥到楼道的地上,有一个被人丢弃的面具。

小雪连忙捡起来,是一个狐狸面具,她顿时急中生智,将面具戴到了自己的眼睛上。

就在这时,小雪突然听到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一声巨响。

那个房间里应该有人,正好可以去求助。

小雪想着,连忙跑了过去,结果她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就被一只大手拽进了房间里……

紧接着就被一个男人抵在了墙上……

男人的眼睛上戴着银色的面具,露出一双如同鹰隼一般锐利深邃的眸子。

虽然面具遮住了半张脸,但是管中窥豹,也已经足以证明男人的长相极其俊美了。

“你干什……唔……”小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温柔冰冷的唇覆上了。

小雪顿时震惊:“混蛋,放开我……”

结果……

“不要……”小雪伸手抵在李老汉的身前,想要将他推开,但是他的力气却很大,身体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根本就推不开。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悬空了,被李老汉抱了起来,一把扔到了身后的席梦思上。

小雪察觉到了危险,浑身发抖起来,她现在只想要离开这里:“你放开我……”

“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李老汉的话音刚落,便忍不住……

随后,他发现,这个女人竟然还是……

“我会对你负责的。”李老汉说完,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

小雪都快要没有知觉了,眼中只有男人腰间的那个雄鹰纹身……

“女人,你叫什么?我说过会对你负责的,明天我们就去领证。”李老汉搂着脸上泛着红晕的小雪,温和的说道。

随后,他就伸手想要将小雪眼睛上的面具摘掉,也好让他知道,未来厉太太的长相。

小雪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一些体力,见李老汉靠近,顿时一把推开了他,捡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服,胡乱的穿在了身上,怒骂道:“混蛋,我才不要你负责!”

说罢,她转身就想跑。

“女人,你给我站住!”李老汉立刻高声说道。

小雪怕李老汉会追她,连忙捡起地上他的衣服,一起抱着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李老汉追到房间门口,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小女人的背影越走越远,他顿时开口大声的说道:“女人,记住我的名字,我叫李老汉,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小雪太慌乱了,只顾着逃,却压根没有注意到李老汉究竟说了些什么。

李老汉收回眼神,突然看到地上有一条桃花形状的项链。

他连忙将它拾起,眼里闪过一抹了然,他不会有这种东西,所以一定是那个小女人留下的……哼,女人,你逃不掉了!

小雪一路逃离酒店之后,连忙将眼睛上的面具和李老汉的衣服全部扔进了垃圾桶里,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小丹和陆寒阳的订婚仪式也已经举行完毕了。

小雪心中十分难过,随意的往后一瞥,突然瞥到了旁边的酒店海报,只见上面清晰的写着四个大字——假面舞会。

小雪再也忍不住,蹲下来,抱住自己嚎啕大哭了起来。

没有了……

她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陆寒阳,就连自己的第一次,也被一个连长相都不知道的男人给夺走了!

……

五年后。

六月骄阳似火,片场里热火朝天,褪去了简家大小姐光环的小雪,正穿着一身路人戏服,在剧组里做着群演。

她正狼狈的埋头整理着道具。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群演里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好像是女主角来了。

小雪是昨天刚应征到这个剧组的,还不知道主演是谁,她好奇的站起身来张望,只一眼,她就认出了那个被众人簇拥着下车、排场十足的女演员。

竟然是小丹!!!

看到小丹,小雪就顿时想到了五年前的种种,心里恨意翻涌。

在妈妈死后,爸爸就娶了苏母,小丹也从一个小三的女儿摇身一变,成为了简家的千金小姐。

更是进入了娱乐圈,成为了女主角,星途一片光明。

而她只是剧组一个打杂的群演而已!

现在的她,最好还是不要跟小丹碰面。

小雪扭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刚刚迈步,脚腕就被一根话筒线绊住了,她惊叫一声,向前扑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的时候,腰上忽然一紧,待她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落入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中。

“你没事吧?”

头顶轻柔熟悉的话语声让小雪一怔,她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

是陆寒阳!

陆寒阳救她只是举手之劳,但抱住了小雪之后,她身上那股似曾相识的馨香,让他的心顿时为之一动。

这股味道好熟悉,好像在哪里闻到过,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了……

陆寒阳扶着小雪站稳,迎着她惊愕中带着哀伤的目光,他鬼使神差的开口提醒了一句:“当心一点。”

小雪看到陆寒阳的眼神,顿时鼻子一酸,他看她的样子完全是在看陌生人一般,即使过了五年,他依然没有记起她。

小雪瞟到了他手上的订婚戒指,心中更加的刺痛起来,道谢的话还未说出口,小丹的声音就从他们背后传来了:“寒阳,你们在干什么?”

她的声音清亮,惹得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陆寒阳坦荡荡的松开了手,走向小丹,语气很是温柔:“有个群演差点绊倒,我就扶了她一把。”

竟然敢觊觎她的寒阳!

小丹气得咬牙,挽住了陆寒阳的手,给灰头土脸的小雪,以及剧组所有的女人来了个下马威:“当群演就把脑袋放机灵点,这些道具要是磕了碰了,就凭你赚的那点小钱赔得起吗?”

陆寒阳无奈一笑:“好了,化妆师等你很久了,我们过去吧。”

“嗯,我听你的。”小丹小鸟依人的点了点头,然后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剜了小雪一眼。

但就是这一眼之后,她突然发现,这个群演的身影好像有点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

不过,小雪很快就低头搬道具去了,小丹疑惑归疑惑,也不可能放弃身段,亲自去问一个群演的名字。

见小丹离开之后,小雪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样子今天的妆没有白化,小丹好像并没有认出自己,否则的话,以她歹毒的性格,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的!

一阵折腾之后,戏就准备开拍了。

小丹在这部民国剧里扮演的是一个爱上富家少爷的卑贱歌女,这场戏是她被少爷的家人羞辱之后,哭着跑进大雨中的场景。

一会儿要人工降雨,小雪正在提前给大家准备毛巾。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受到了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视线,结果刚一抬头,就跟小丹的目光对上了!

小雪的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小丹为接下来的戏酝酿情绪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那个想要勾/引陆寒阳的女群演正在下面准备毛巾,她越看越觉得,这个群演很眼熟。

当那个女群演抬起头来时,她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小丹愣住,随后差点笑出声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简家大小姐居然落魄到来当群演了,看来这个女人当初被赶出简家之后,这些年过得很是凄惨嘛!

“导演,等一下。”小丹轻笑了起来,指着站在台下的小雪道:“那个谁,小雪,给我拿瓶水来,我渴了。”

小雪突然被指,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剧务张落薇就把一瓶开了盖的水递给她:“还愣着干嘛?快把水拿过去啊!”

小雪站在台下死死的握着水瓶,指节都有些发白。

她很想把手里的这瓶水砸到小丹的脸上,但心里更明白,要是今天她真的这么做了,以后就别想再在影视城呆下去了。

小雪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台,把水瓶递给了小丹。

小丹瞥了一眼,当即皱眉道:“你脑袋里装的都是垃圾吗?我涂着口红,不知道拿根吸管过来吗?”

小雪咬紧了嘴唇,按捺住性子,又从张落薇手里拿了吸管递给她。

小丹却冷笑一声,挥手直接把瓶子和吸管都打翻在地,横眉竖目的看着张落薇:“你们到底在哪儿找的人啊?呆的像个傻子一样,她手指碰过吸管我还能喝吗?脏死了!”

时间本来就比较赶,导演脾气不好,可总不能在小丹身上撒气,所以他就把张落薇和小雪当成了出气筒,大骂了一通。

小丹冷笑的在一旁看戏,就在这时,导演助理突然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道:“张导,厉……厉少亲自来视察了!”

导演一听到厉少来了,立刻收敛起了脸上的烦躁凶悍之气。

小丹也转身,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张导,厉少不就是那位深藏不露的投资方吗?不如趁这个机会,介绍我们认识一下?”

张导和颜悦色的点了点头:“没有问题,等下我会试着跟厉少引荐的……”

而小雪这边,趁小丹和导演在谈话,张落薇连忙拽了一下小雪:“快走啊,怎么还在犯傻?”

小雪一怔,立即会意的跟着他去后台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小丹是在故意找茬吗?但人家是明星,我们又能怎么办?”到了后台,张落薇从口袋里数了几张钞票递给她,小声叮嘱道:“我知道你的情况,所以只有你的工钱是日结,别告诉别人,今天你的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先走吧。”

小雪接过钞票,顿时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谢谢你。”

张落薇摆了摆手:“唉,都不容易,这点小事别放在心上。”

张落薇只比小雪大个三四岁,今年才26,但因为在影视城混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人脉比较广,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剧务了。

小雪换回自己的衣服之后,尽量不惹人注意的往外走去。

路过片场时,她看到导演和小丹正一派和气的簇拥着一个贵气逼人的年轻男人往里面走,顿时暗暗的哼了声,果然一物降一物,然后就背着包包离开了。

就在她走出片场之时,被人群簇拥着的李老汉不知怎的,忽然停下了脚步,扭头往小雪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

片场外的阳光很盛,小雪的身影被强光映成了一道扭曲的剪影,可李老汉看在眼中,却不知为何,感觉异样的熟悉。

这个身影,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顿了顿,刚想问问导演那个人是谁时,小雪已经转了个弯,彻底的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李老汉顿时只觉心中一空,怅然若失的握紧了拳头。

……

回到自己家附近,小雪顺路去买了个菜,才到自己简陋的出租房里开火煮起了饭。

小雪把香肠切成了小花朵和小章鱼形状,一一摆进了饭盒里。

今天她要给自家宝贝儿子小辛做点好吃的!

小辛的大名叫简无辛,是五年前和那个男人的那场意外,留下的孩子。

当年,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去医院,想要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因为手里没有钱,所以就去了一家小诊所。

可是给她做人流手术的医生是个没有执照的骗子,她在六个月开始显怀时,才知道医生根本没有把孩子打掉。

月份大了,孩子没有办法打,小雪只好把孩子生了下来。

结果因为早产,孩子一出生就患了先天性白血病,需要更换骨髓,可一直都没有配型成功,只能住在医院里,靠进口药物来稳定病情。

医生说,最有可能配型成功的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所以小雪一直都在找那个男人,尽管她唯一的线索只有男人腰间的雄鹰纹身,要找到他几乎是大海捞针。

为了小辛,小雪日复一日的努力工作,可有时候缺钱缺到绝望时,她都恨不得去抢银行。

小雪刚把饭做好,就接到了剧组制片的电话。

听完了制片的话,小雪十分的吃惊:“什么?小丹让我去做她的替身?”

“是的,你的身形跟她很像,而且我听张落薇说你很缺钱,做替身的报酬可是你现在的十倍,这不正是个好机会吗?”

小雪低头想了想,还是拒绝道:“对不起,我不做。”

她今天只是当个群演都要被刁难,要是当了替身,整天在小丹眼前,还不得被她玩死。

制片还想继续劝,小雪以家里有事为由,把电话给挂掉了。

挂断电话之后,她就去了医院。

小雪轻车熟路的找到病房,隔着玻璃,看到小辛正在和护士一起做游戏。

因为生病,小辛比一般的孩子瘦弱,但他的五官十分的精致可爱,一双大大的黑眼睛像黑曜石一样美。

见到小雪过来送饭,护士直起身打招呼。

小辛扭头见到妈妈,大眼睛和薄嘴唇儿一弯,露出了一个温柔治愈的笑容:“晚上好,妈妈。”

“晚上好,宝贝,猜猜妈妈今天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小雪故作轻松的走了进去,陪儿子乐融融的吃饭。

以上就是关于李老汉,李,老汉,给,小雪,小丹,开了,苞,把,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