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柔佳的第一次 餐桌下翁公挺进我

刑事法庭庭审,柔佳故意伤害苏子萱一案。

翁公和柔佳的第一次 餐桌下翁公挺进我

柔佳被带到法庭,她默不作声的站在被告席,看着自己这边空荡荡的律师席,有些失落,结果顺势抬头,就看到了坐在对面、一脸胜利者模样的苏子萱,心里一阵阵的发凉。

或许苏子萱说的是对的,没有什么清者自清,有的只是胜者为王。

法槌落下,正式开庭。

“被告人柔佳,你是否承认在本月九号上午十点钟,把我的当事人苏子萱从排演的高台上推下来?”

柔佳定定的迎着他的目光:“我没做过,我不会承认。”

苏子萱背对着观众,她嘴角一勾,对柔佳做了个口型:“垂死挣扎。”

柔佳在席上握紧了拳头,她绝不会认输的。

只要她还没有被判入狱,她就不会放弃为自己辩护的机会!

辩护律师继续发问:“片场所有人都能作证,他们亲眼看到你和我的当事人上高台,你们在上面没多久,我的当事人就摔下来了,对此你怎么解释?”

柔佳反问:“高台有十多米高,谁敢发誓,他是真的亲眼看到我把苏子萱从台上推下来的?”

律师明显是有备而来,他站起身,对法官展示出一个U盘:“就算不相信人证,也该相信物证,这里面就是案发当天由片场监控录像拍到的画面,上面清清楚楚的记录了被告把我的当事人推下来的全过程,我请求当庭播放物证。”

法官点点头:“允许。”

不多会儿,大屏幕上就播出了一段借位拍摄的监控视频……

律师看向柔佳,“监控在此,人证物证确凿,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柔佳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监控视频,正不知所措时,法庭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低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我来晚了!”

柔佳一怔,随着众人齐刷刷的目光往门口看去。

当看清来人时,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居然是……

“翁公?”

翁公怎么会来这里?他……他不是挂掉了她的电话吗?

为什么他会……

没等她想出缘由,翁公就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径直走到了她的身边。

他看着柔佳那张被打的满是淤青红肿的脸,长眉微挑,薄唇轻启,字里行间都带了寒气:“这就是你旷工的理由?”

翁公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还跟了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有派头的律师。

律师一进门就去法官那边递交材料,申请休庭,法官考虑了一下之后,就批准了。

而苏子萱的辩护律师在看到那个律师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赶紧扭头跟苏子萱低声说着些什么。

苏子萱见到翁公出现在这里时,脸色已经变了,又听完自己辩护律师的话,她连忙往柔佳那边看了一眼,脸色也更加的难看。

厉少怎么会管柔佳的闲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柔佳没有注意到苏子萱的情况,她看到翁公已是惊愕不已,听到法官批准休庭,更是惊讶,转而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的翁公:“厉少……我……”

翁公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怎么?”

不知道为什么,柔佳只要一看到他,心里就有种安定的感觉,然而心里一安定下来,眼泪就忍不住刷刷刷的掉了下来。

她哽咽着擦去了眼泪,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您是来救我的吗?”

翁公漫不经心的道:“不然呢?”

柔佳的心落到了实处,他真的是来救她的。

她更加哽咽道:“谢谢您……谢谢……那个,我、我不是故意要旷工的……”

“我知道了,等会儿带你回去。”

“可是……”柔佳看着对面的苏子萱,红着眼眶说道,“我怎么回去?他们有人证物证,我什么证据都没有……”

翁公不以为然的打断了她的话:“要什么证据,有我就够了。”

柔佳闻言,心脏猛地一跳。

翁公却没什么特殊反应,拧开了柔佳面前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旁若无人的把他带来的那个律师叫到跟前,低声说了几句。

律师听完后,恭恭敬敬的转身离开,往苏子萱那边走去。

柔佳更加疑惑了。

翁公跟律师说了什么?

难道所有证据都对她不利,也能让她脱罪吗?

律师的身影挡住了原告席,柔佳看不到对面是什么情况,没一会儿,那个律师就走了回来,俯身对翁公说道:“厉少,办妥了。”

翁公点点头:“辛苦你了。”

律师很是受宠若惊:“您太客气了,为您做事是我的荣幸。”

柔佳听着他们打哑谜一样的对话,心里疑惑更甚,她看向那个律师,越看越觉得眼熟,当法庭的工作人员把他的名牌摆在自己这边的辩护律师席位上时,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个人居然就是康律师?!

他可是云城最难请到的金牌律师!

过去简宏业也曾经为了一宗商业案件请过他,可康律师架子很大,根本就不给面子。

没想到翁公竟然把康少白给请来了,这份恩情,她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还。

半个小时后……

“我承认,是我自己不小心从楼上掉下来的,这一切都跟柔佳没有关系,之前只是一个误会,稍后我会让我的律师拟一份赔偿,弥补这些天来给简小姐带来的伤害和损失……”

柔佳坐在被告席,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苏子萱发表陈词。

之前还不可一世的苏子萱竟然会当众澄清,说这件事跟自己没有关系,这样的反转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

她看着坐在身前、镇定沉稳要求赔偿条目的康律师,又看了看在观众席上面容冷淡的翁公,心脏一下下的敲击着胸膛,震得她脑袋有些发昏。

她把手放在腿上掐了一下,清晰的疼痛让她明白这不是在做梦。

这个案子,真的出现转机了。

既然原告都坦白是冤枉人了,法官自然也要秉公执法,必要的流程过后,他宣判柔佳无罪,当庭释放。

听到法槌落下的声音,柔佳当场激动的落了泪。

警员给她解开手铐之后,柔佳一把拽住了康律师的衣袖,泣不成声道:“谢谢你,康律师……真的很谢谢你帮忙……”

康律师微微一笑:“我只是拿钱办事而已,你要谢就去谢厉少吧。”

“嗯,不过,康律师,有件事我很奇怪……”柔佳仰头看着他,“明明他们的证据都对我不利,为什么苏子萱会突然改口呢?”

康律师识趣的没有说话,看了一眼身后的翁公。

柔佳顿时明白,原来都是因为翁公,看来他的势力,比她认知的还要更加的强盛。

她一回头就看到了翁公正站在身后,又局促又高兴的喊道:“厉少……”

翁公没有理她,对康律师点点头。

康律师颔首,然后就带着材料离开了。

柔佳看着他,拳头紧了又松,最终,对翁公深鞠了一躬道:“厉少,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翁公看了她一眼,冷淡的道:“那就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厉少,您放心,我以后一定会更加用心的。”柔佳立刻向翁公保证道。

“嗯……”翁公淡淡的应了一声,却站在原地没动。

柔佳一愣,不解的看着翁公,他们不走吗?她差点被冤枉坐牢,对法庭都有点阴影了,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厉少,我们还不走吗?”

“等等……”翁公白晰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桌子,不急不徐的道。

柔佳一愣,不明白翁公的意思……

等?

等什么?

没等多久,柔佳就知道翁公要等什么了,只见苏子萱一脸屈辱的朝他们这边过来了。

在她不解的目光之中,苏子萱涨红了脸,咬着牙低声道:“柔佳,对不起,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

“……”柔佳都惊呆了,没有想到苏子萱居然会向她道歉,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苏子萱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抬起头看向翁公,恭敬的问道:“厉少,我已经道过歉了,您还满意吗?”

翁公看都没有看苏子萱一眼,沉声说道:“你这次冤枉的是柔佳,你要问她接不接受你的道歉。”

苏子萱恨得都快要呕血了,拳头紧紧的握着,精修过的指甲掐进她的掌心,很痛,但是再痛也掩不去她心中的屈辱。

她从来没有将柔佳这个***放在心里过,但是现在却要向这个***道歉,请求她的原谅,可是她又不能不这么做,翁公不是她能得罪得起的。

苏子萱见柔佳没说话,只好又放低了姿态,道:“简小姐,求你原谅我。”

柔佳这才终于回过神来了,她真的很恨苏子萱,苏子萱曾经对她做过的事情,将来她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但是不是现在……不是靠别人庇佑的时候。

现在她刁难苏子萱,让她说一百句,一千句,甚至是一万句,也弥补不了她曾经做过的事情。

柔佳扭头看了一眼翁公,心里一暖,知道苏子萱之所以向她道歉,都是因为他在替她出头。

她没有理会苏子萱,而是对翁公道:“厉少,我们走吧。”

翁公见柔佳都不追究了,也没有再说什么,于是转身淡淡的道:“跟上。”

柔佳立刻脚步轻快的追上翁公,跟他一起离开了这里。

人渐稀少的法庭里,苏子萱眼神怨毒的看着柔佳跟着翁公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柔佳,你这个***,居然勾搭上了厉少!

这次要不是翁公出来搅局,她一定就能让柔佳再也翻不了身了。

不过……没关系!

厉少不可能护着柔佳这个***一辈子,她早晚会弄死她的!

……

帝景尚都,厉家大宅。

虽然手腕被手铐磨伤,不过听王叔说翁公回来之后就没有吃过主食,柔佳深感内疚,忍着疼给他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

做饭的时候,柔佳依旧疑惑。

她做的只是普通的家常菜而已,翁公出身富贵,山珍海味肯定没少吃,为什么非要吃她做的菜呢?甚至她不做饭,他连主食都不吃了,据说这几天只喝了牛奶和果汁。

她很感激翁公,不可能让他挨饿,于是尽心的准备饭菜。

没过多久,饭菜上桌,柔佳刚把盘子摆好,翁公就把空碗伸到了她的面前:“再加一碗。”

柔佳一愣,她摆盘也不过半分钟,刚才这可是满满的一碗饭啊!

来不及细想,她赶紧接过碗,给他加了结结实实的一碗。

翁公接过去,埋头继续吃饭。

二十分钟后,翁公吃过饭,上楼办公去了。

柔佳站在楼下,目瞪口呆的看着满桌的空盘子空碗,还有空荡荡的电饭煲,刚出狱的脆弱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这些菜可是五个人的份量,翁公竟然面不改色的全都吃掉了!

他到底饿成了什么样啊?

……

半个月后。

经过苏子萱那次的陷害后,柔佳再也不敢胡乱兼职了,她干脆的辞去了剧组的工作,一心一意的在厉家做事,现在也已经稳定下来了。

这天,翁公不回家吃饭,王叔通知了柔佳说今天休息,柔佳白得了一天假期,立刻去了医院看小辛。

小辛的病情一直都是这样不好不坏,就这么一天天吊着。

柔佳心里着急,恨不得立刻将五年前的那个男人找到,但是面上却不能显露分毫。

柔佳推开病房,笑呵呵的走了进去:“小辛!”

小辛正在吃饭,闻言一愣,丢了饭勺就向柔佳伸出了两只柴火似的小胳膊,因为高兴,他的小脸蛋都有了血色:“妈妈!”

“快点吃饭吧!”

柔佳真是爱极了这个孩子,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看着小辛,发现他吃饭的时候和翁公是真的特别像。

想起翁公腰上那个一闪而逝的纹身,柔佳不由的叹了口气。

翁公现在是她的大恩人,她哪里敢冒着得罪恩人的危险、掀开他的衣服检查纹身吗?

反正这些天她是没敢再打他的主意。

就在这时,柔佳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她让小辛先吃饭,然后就拿着手机走出去了。

电话是翁公打来的,柔佳在走廊上接通了电话,有点心虚的坦白:“厉先生,我现在在医院呢,回家要半个小时左右……”

“我不是叫你回家做饭的。”翁公似乎很忙,说完这句后就在电话那边应付秘书,柔佳老老实实的听着电话,他忙过了那一阵,又继续对她说道,“我要去A国出差,为期一周,你跟我一起走。”

柔佳一下子就傻了眼:“什么?可我不是秘书,我只是个厨师啊……”

“我打电话是通知你收拾行李,不是询问你的意见。手续什么的不用担心,我在下午五点的时候回去接你。”

说完,他不等柔佳说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掉了,他可不想在出差的时候,委屈了自己的胃。

柔佳目瞪口呆的看着黑下去的屏幕,一时之间有些傻眼,这年头还有带厨师出差的吗?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回到病房里,语气温柔的叮嘱道:“小辛,接下来妈妈要出差一周,一个人睡觉会不会怕啊?”

小辛一愣,拿过她的手机翻了翻,然后交还给她,乖巧回答:“不怕,这周都是晴天,不会下雨,也不会打雷的,所以,妈妈你不用为我担心,你出差要照顾好自己啊!”

听到他的话,柔佳心里一酸,把他的小脑袋搂进怀里:“嗯……我的小辛真勇敢啊。”

小辛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小脑袋,撒了会儿娇,到了午睡时间,柔佳把他哄睡着,就蹑手蹑脚的走了。

柔佳并不知道,在她关上房门离开之后,躺在病床上的小辛睁开了眼睛。

他盯着天花板,忽然间眼睛一眨,从眼角掉出了两颗亮闪闪的泪珠。

“妈妈……我很勇敢,但是我会想你的……”他扁着嘴,抬手擦去了脸上的眼泪,“你要早点回来哦……”

……

柔佳赶回了帝景尚都,收拾出一周的行李,她想了想,把翁公的行李也收拾了出来。

晚上五点,翁公果然准时回来了。

他这次出差很突然,中午给柔佳打了电话之后,甚至忘了通知王叔。看到柔佳已经带着两人的行李在楼下等他,翁公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情绪。

得知翁公要出差,王叔立即忙而不乱的把两人的行李搬上车。

翁公简单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很放心的把王叔撇在家里,载着柔佳往机场驶去。

在去机场的路上,柔佳看到车子上除了他们外,空无一人,渐渐的明白过来了。

她咽了咽口水,试试探探的问道:“厉少,这次出差不会只有我们两个人吧?”

翁公神色淡漠的看着前方的路:“你以为是跟团旅游吗?”

柔佳顿时有点慌了:“啊?可是我只会做饭啊,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做!”

“会做饭就够了,别的不用你操心。”翁公不以为意。

他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找到了厨师,他可不想再继续虐待自己的胃了。

“……”

柔佳有些无语,不过也好。

一周的独处时间,她总能找到合适的机会看一看他腰间的纹身!

这次出差得很突然,但翁公早已习惯,经过长达八个小时的飞行,两人终于在A国首都落了地。

翁公在这里有自己的落脚处,离开机场后,他直接把柔佳带到了一处地段繁华的高级公寓。

柔佳以前出过国,但都是跟着旅行团的,像这样的出行还是第一次。

走进那间装潢豪奢的公寓,柔佳和翁公一人一个房间,她收拾好东西后,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翁公从口袋里拿出两张卡,递给了柔佳。

柔佳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翁公道:“这是备用房卡和银行卡,银行卡没有密码,给你买菜用的。”

“好。”她接过卡。

翁公转身继续往里面走,不一会儿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了一件正式的西服外套了。

他一边打着领带,一边对柔佳说道:“我现在要去分公司开会,你先休息一下,我大概晚上七点回来,做好饭后等我,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好的,那请您慢走!”柔佳恭敬的说道。

翁公“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以上就是关于翁公,和,柔佳,的,第一次,餐,桌下,挺进,我,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