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说做错一题c一小时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陆拾染摇摇头,又点点头,脸烫得跟烧着了一样,硬着头皮说:“谁说的,我天天吻。”

学长说做错一题c一小时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作文视频

他轻轻嗤笑,忍不住又附下头,吻住了她微张的嘴唇。她太生涩了,许杨泽都没有吻过她吗?这也叫恋爱三年?

“你……小……狗……”陆拾染艰难地吐出一句话,终于挣脱了一只手,胡乱往墙上抓,想找个东西打他。但摸了半天,只摸到了他的胳膊,再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才好。

“味道真好。”他终于松开了她,贴着她的耳朵低低地说。

陆拾染终于回过神了,怔怔地看了他半天,小声说:“原来许杨泽真的不爱我啊。”

“什么?”学长眉头渐紧。

“我们在一起三年,他都没有这样亲过我。”陆拾染垂下双手,喃喃地说:“原来接吻是这样的啊……怎么是这样的呢?”

学长心里突然堵得慌,一手扒开她,放水洗了手,开门出去。这门开得不轻不重,但足能惊醒仍然呆站在一边的陆拾染。

她如同在梦中醒来,慢慢挪到镜前,看着镜中小脸沱红,头发凌乱的自己说:“你怎么敢说‘恋爱三年?你怎么还在夜里想他?你怎么还心存幻想?”

电梯的铃声传进来,学长走了。

陆拾染扭头看了一眼,苦笑。这人把她当玩具了吗?还是女人在他面前都是玩具?这人太讨厌了,早点解除聘约才行呢。

“小鹿,我的兰花脏了,快来给它洗澡。”老爷子抱着一盆兰花过来,冲着她大嚷。

陆拾染吸吸气,大步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兰花,放到了卫生间门口。拿来湿毛巾,一片一片地擦绿叶。

老爷子现在和孩子一样,她陪老人家孩子气一场,总好过一个人在这里悲伤。

“我家封景又聪明又好看,就是蠢了点。”老爷子在一边摇摇椅,小声叨叨,不一会儿又肝痛起来,摸索着去拿药吃。

陆拾染赶紧端来水,伺候他吃药。老爷子抱着小熊,一声不哼地摇摇椅。削瘦的脸颊深凹陷下去,每一次摇椅摇晃的时候,他的呼吸都会沉一点。

“我给你揉揉吧,”陆拾染蹲在他身边,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揉。

好半天了,老爷子睁开眼睛,看着她问:“你怎么不害怕?”

“啊?”陆拾染被问住了,害怕什么?想了想,她小声说:“学长虽然变、态了一点,但也不至于真的对我动强吧?这不是还有您在吗?”

老爷子脖子往前伸了伸,一脸古怪地盯住她。

“不是,不是变态……”陆拾染连连摆手,堆着夸张的笑脸说:“是……我错了,不应该说他坏话。”

“你不怕我?我是癌症。”老爷子重重地喘了一声,粗声粗气地问。

“又不是艾、滋……”陆拾染又被问住了,这有什么好怕,她在还参加过临终病人关怀活动。人生老病死很正常,若能帮助别人减轻痛苦,她乐意去做。

老爷子躺回去,叹了口气,闭目不语。

“老爷子您还疼吗?要不要请医生?”陆拾染小声问。

“不必了。”老爷子摇头,自言自语道:“现在死都闭不眼睛哪,这孩子,背着债呢。”

“什么债呀?”陆拾染往他面前凑了点,突然精神了。

老爷子闷了半天,把小熊按到肝上,慢吞吞地说:“不告诉你,你去问他。”

陆拾染满脸的期待僵在脸上,小声嘀咕,“老爷子你真有帕金森症吗,明明比猴子还精。”

老爷子发出均的呼吸声,手里的小熊滑到地上。是止痛药起作用了,削瘦腊黄的脸上,皱纹微微放松。

陆拾染给他盖好被子,把躺椅放平,这才回到自己的小床上。

在床上碾了会儿,睡不着,索性起来看会议笔记。学长在会议上不太说话,但看得出麋鹿酒店里的所有人都很畏惧他,某句话没说好,一定会先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再继续。

学长的家族到底什么来头,祖上居然有自己的猎场,为什么一点背景资料也查不到?

林晴诗那八卦婆会知道吗?发了个微信林晴诗,却如同石子投入大海,一点反应也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哪个桌上醉倒了……

生活不容易,林晴诗想赚点钱,买套小房子,所以跟着公司的大姐开始炒股,哪知道亏得血本无归。

她关上手机,用屏幕照自己,小脸红通通的,嘴唇还是肿的。学长的吻,简直夺魂碎魄,烫得她整个人无法控制……

“染染,这些龟儿子逼我喝酒……”林晴诗终于回电、话了,拖着哭腔,抽泣不停。

“别喝了,我们去抢银行。”陆拾染把手机贴在唇边,轻声说。

“抢学长啊……看中了你吧,居然直接让你当秘书。听我的,青春不值钱,扒了他,压倒他,能拿多少是多少……呜呜呜……哪像我,我想干什么都难……”

“别喝了,我来接你。”陆拾染一听,知道醉大了,这丫头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

“还得喝呢,喝成了,我就能还你钱。你这倒霉丫头,我还以为巴结上你能占便宜,你倒是让我占便宜啊!”

林晴诗挂断电话,怎么打都不接了。

陆拾染担心了一晚上,和来上白班的护理交了班,顶着黑眼圈去上班。跳下公车的时候,学长的宾利正缓缓驶近。

“学长。”她停下脚步,规矩地问好。

他转头往窗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倨傲霸气。这小样顿时让陆拾染很生气,想亲就亲,亲完就算?

可是,不亲完就算还想怎么样?难道还结个婚!

她憋着气,坐员工电梯去他的办公室。楼层安安静静的,她放好东西,又开始给林晴诗打电话。这回终于接通了,林晴诗哑着嗓子嘟囔:“干吗呢,我睡觉呢。”

“死丫头,你昨晚喝了多少,没事吧。”陆拾染关切地问。

“没事。”林晴诗打着哈欠想挂断。

“喂……”陆拾染摸了摸嘴唇,幽幽地说:“我找着那个靠着白栏杆喝茶的男人了,就是在英格兰那个。”

“哪个英格兰的?”林晴诗又打了个哈欠。

“就是起火那家,喜欢端着瓷杯,站在夕阳下喝茶,还有我的初吻……”陆拾染抿抿唇,丧地说:“那人居然已婚……我觉得我感情线不太顺,上辈子一定抛弃过不少男人,这辈子才总遇到渣……”

“就你那破眼神,那人不是死了吗?然后呢?”林晴诗跟打了鸡血一样,突然就复活了。

“他是学长的哥哥。”陆拾染忍了忍,没能忍住,手拢在唇边,轻轻地说:“昨晚,我和学长……也接吻了……”

“滋……”林晴诗倒吸一口凉气,大声说:“等着,我中午来找你吃饭,三十六计,计计拿下学长,别浪费你那张脸。”

“去……”陆拾染好笑地啐她。

“叮咚。”电梯到了。

陆拾染赶紧挂断,装成努力办公的样子。

学长捏着车钥匙进来,径直从她面前走过,淡淡地说:“订一束花。”

“玫瑰还是康乃馨?”陆拾染拎起座机听筒,脆声问。

“紫罗兰。”他把车钥匙抛到办公桌上,松了松领口,坐了下来。

陆拾染冲他做了个鬼脸,随口说:“学长要喝茶还是咖啡。”

学长抬眸看她,沉声道:“茶。”

陆拾染订好花,转身就往外走。这人一大早跟吞了铁板一样,冷着脸,可以当空调用了,瞅她一眼,身上就凉嗖嗖的。

“咦,于小姐怎么在这里?”吴律师的声音从楼道口门后传进来。

“哦,电梯太闷了,我走走楼梯,找景琛有点事。”门吱呀一声打开,于暖抱着双臂,慢步走了进来。

“哦,你脚步声可真轻,我在你后面,怎么没听到脚步声。”吴律师笑呵呵地说着,向陆拾染招了招手,“咖啡,谢谢。”

“干吗给你倒?”陆拾染横他一眼,快步去了茶水间。

“小丫头还挺记仇。”吴律师也不生气,扭头看着于暖说:“于小姐以后还是坐电梯吧,我看你脸色有点白。”

“是吗。”于暖抚了抚脸颊,笑了笑。

“大嫂有什么事?”学长靠在椅背上,微笑着看着她。

“哦,就是小熊的那个女孩子,我的朋友可能有点线索。”于暖眉目间风情柔柔,慢步走向了他。

“那就请他赶紧把资料传过来。”

“这是次要的。”吴律师敲敲桌子,低声说:“你堂叔要来了。”

“封磊要来?”于暖脸色一变,焦急地问道:“他来干什么?”

“他还能干什么好事。”吴律师同情地看着她,小声说:“不过不要紧,景琛这里呢。

“景琛。”于暖绕过桌子,直接抱住了他的肩,“他会找我麻烦的。”

“没事,我在这里呢。”学长拍了拍她的胳膊,温和地说:“他欺负不了你。”

“嗯。”于暖脸色稍稍好看了点,苦笑着说:“幸亏有你在。”

陆拾染正端着三杯茶进来,冷眼看二人,

“对了,我做了份新计划,酒店经历了环保危机的事,在网上受了不少攻击。我想做场慈善活动,为自闭的孩子筹集善款,挽回形象。”于暖接过陆拾染递的茶,笑着道了谢,一手继续搭在学长的肩上,“陆拾染的公关能力挺强的,不如让她帮我做吧。”

学长还没开口,吴律师抢先道:“她不行。”

“为什么?”于暖满脸不解。

“有她在这里,我自由多了。”吴律师乐呵呵地叠好学长签好的文件,朝陆拾染摆摆手,大步出去了。

陆拾染堆着笑脸,也跟着快步退出去。

放在桌上的手机正震得欢,是许杨泽的律师,他这回没有失信,真把她的别墅买回来了。她想了会儿,给地产公司打了个电话,她要卖掉房子,靠这笔钱重开公司。

约好了看房时间,于暖正好出来。她赶紧起身,冲她礼貌地微笑。于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唇角僵硬地掀了掀,随即头也不回地上了电梯。

于暖喜欢学长,陆拾染看得出来。弟弟继承嫂子,也行吧……咦,管他的!反正以后坚绝远离他,不许他再占她便宜!只是,他没有女朋友吗?他背的到底是什么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手机震了震,是林晴诗发的消息,“我觉得你失恋失得也不怎么伤心嘛,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还接吻了,我给你打听听他去,中午在流水桥见。”

陆拾染托着腮,仔细想想,她并不是不伤心,只是每次悲伤时,都被这样那样的事给扰和了。尤其是学长,惹得她又生气、又暴躁……

她忍不住朝里面偷瞄一眼,学长正埋头工作,光从他的身后扑过来,安静得像身处无人之境。

突然,他抬头看向她,视线对上时,她的心跳猛地快了两拍,一时间热血直往头顶涌。

“进来,”他丢下笔,指着她正在写的文件说:“拿进来我看看。”

陆拾染低头,只见纸上乱七八糟地划着线条,而这文件是吴律师离开时放到她桌上的。

惨了!妖孽果然会迷魂!她咬牙,硬着头皮另抽了份文件送过去。他扫了一遍,丢回她的面前,淡淡地说:“认真点。”

陆拾染回到座位前,匆匆处理被划坏的文件,打印完,加上另一份文件里拿去给他签。

“不是签过了吗?”他扫了一眼,眉头微皱。

“有吗?”陆拾染装傻,板着小脸说:“吴律师催着要,要发到各部门去。”

学长眉头轻锁,飞快地签上了字。陆拾染轻舒一口气,拿着划坏的文件准备毁尸灭迹,刚撕成两半时,上面的几行字让她停了下来。

这是一份收购合同,学长买下了她家在南风区的工厂。

她居然一点风声也没有收到!

不过,也不会有人告诉她,那家公司一个月前就抵给了鼎盛公司。她把纸撕开,叠成了几只青蛙,一只只丢进垃圾篓里。

“好玩?”他低沉的嗓音从头顶飘来。

陆拾染抬眸看他,轻轻哼了一声。

“走了。”他敲敲桌子,转身要走,视线却落在了地上掉的小半张纸上。这是合同!上面划着乌龟,龟壳上是他的名字。

他捡起纸条,往她面前一推,薄唇轻扬,淡淡三个字,“扣奖金。”

陆拾染飞快抓住纸条,挤着笑脸说:“请问学长,我违反了什么规定?”

“你划坏了合同。”学长冷笑。

陆拾染乌黑的眼珠转了转,迅速把纸片撕烂,丢进了纸篓,再抓着茶水往上一淋,笑着看学长,慢吞吞地问:“有吗?”

学长见过赖皮的,没见过敢在他面前这样赖皮的!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会儿,冷冷地说:“我愿意扣。”

“你……”陆拾染语塞,却不敢骂。

“看我的新工厂。”学长淡淡地扫她一眼,转身就走。

臭蝎子,有什么了不起!陆拾染心里满不是滋味,她把家败光了,这人却还要让她去难受一次!

但是,他的公司,他的办公室,他的电梯,他的宾利车,都在告诉陆拾染,他真的了不起。而她,现在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副驾座上,避免落下把柄,又让他坑她一笔。

她还有什么可以让他坑的,除了本人!不对,吻都坑走了!

学长原本心情烂了一晚,此时见她一副恨得牙痒,却无可奈何的模样,又神清气爽起来。

他没有想过,这种神情气爽还有一种说法,就叫做——欢喜。

陆拾染让他,一点都不寂寞了。

……

于暖站在窗口,安静地看着宾利车穿过天桥,往东面远去。

“于小姐。”有人轻轻叩门。

她转过身,面上重新带了笑容。

“吴倩倩,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打量着面前高挑美艳的女子,于暖温柔地问。

“可以的,于小姐。”吴倩倩受宠若惊地看着她说。

“我要办一个慈善活动,公关部推荐你,说你的能力最强,所以要麻烦你了。”于暖亲手倒了杯咖啡给她,在她身边坐下。

“于小姐过奖。”吴倩倩赶紧说。

“我看过你的履历,你在长海集团做过总裁秘书,和陆拾染熟悉吗?”于暖笑着问。

“嗯……”吴倩倩不自然地笑笑,“不是很熟,她是老板的女儿。”

“哦,她现在给景琛当秘书,家里长辈想我了解一下,所以找你问问。她去过英格兰吗?”

“她十八岁那年在英格兰陪她外婆住了几个月。”吴倩倩赶紧说道。

“哦,难怪英文很流利。”于暖不露声色地转过头,眼中闪过一抹慌张。

“她会几国语言。”吴倩倩不明白她的意思,讨好地笑道:“就是缺点经验。”

“嗯,挺不错的,人也漂亮。那,我们就从今天开始筹备晚宴的事吧。”于暖笑着向她伸出手,“合作愉快。”

“是。”吴倩倩连忙和她握了握手。

以上就是关于学长,说,做错,一题,一小时,夹看,学,长的,巨,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