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作业做错一题就c一下 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坐小作文

陆拾染很心酸,父亲当初靠这工厂起家,没日没夜蹲在这里,盯产品,盯订单。现在工厂改姓了,以往的辛苦,一笔勾销。

做作业做错一题就c一下 啊学长我们换个地方坐小作文

“这里以前是我家的。”她忍不住对着他背影说。

半晌,他淡淡地应声,“嗯。”

陆拾染陡然心烦,说了有什么用,难道他还会还给她?或者就像林晴诗说的,扑倒他,拿下倒,扒光倒,把他的钱都哄走?

“怎么?”他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没什么。”陆拾染垂下长睫,慢吞吞地往前走。

“糊涂虫。”学长看着她走近,眉目舒展。

“不糊涂,有你在我面得意的时候?”陆拾染掐了朵野花,用指尖掸走上面的小瓢虫。

“工厂抵出去的决定,是股东们做出的,我一个人反对不了。到了最后,股东们都溜之大吉,都只保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谁也不肯出面承担。但我不能,我爸的公司,我来背。”她小声说。

学长眉头拧了拧,嘲讽道:“你能背得起什么?”

“起码该还的还,我不逃。”陆拾染把花丢掉,又摘一朵。

“辣手摧花?”学长见她扯了一地的花瓣,忍不住说。

“谁像你呀?”陆拾染骂完,脸上一红,小声说:“你以后不能吻我……这样不对……我拿你工资,又不提供这种服务。”

学长好笑地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谈论这种事,也算服了她了。

“这里还有我小时候刻的字。”陆拾染跳过花坛,弯腰去看。窄窄的裙摆被花刺勾住,毫不客气地把她往后拖了两步,荆棘直接扎进了她的腿。

“滋……”她一声惊呼,跌进了学长的怀中。

学长温香软玉地抱了满怀。

陆拾染的脸红透了……恰好让学长心猿意马。

“学长。”工厂的人匆匆从里面的厂房赶来,见两人这样的姿势,赶紧转过了身。

他的手似无意一般地滑过她的腰,似笑非笑地说:“真不是故意?再这样,我不会再忍的。”

“谁故意呢。”陆拾染的脸又红了。

最近脸红的次数比她这一辈子脸红的次数还多!还是烫进心底的那种……她悄悄抬眸,他乌黑的瞳正盯着她,满瞳亮光,吓得她赶紧又转开了脸。

“学长,已经等您很久了。”负责人微侧过头,小心翼翼地说。

学长这才松开陆拾染,大步往前走。

陆拾染抚了抚发烫的小脸,环顾四周的厂房枯木,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工厂贱卖了,抵了四百多万的债,学长拿到手只花了三百多万。若能拿回来就好了!

会议室打扫得很干净,是为了迎接他而特地布置过的。进口的纯净水摆在桌上,二人一进来,立刻就有人恭敬地捧到了面前。

“一切都很顺利,就是和附近自有楼房的住户谈判出了问题。只怕不能按时开工。”负责人拉开椅子,殷勤地请学长坐下。

“什么问题?”学长不悦地问。

“有两户狮子大开口,还有一户的老太太年纪很大了,说要等儿子回来,给钱也不肯搬。”

“月初准时开工。”学长眉头轻扬,淡淡地说:“我私人奖励办成事人二十万。”

“学长是说,谁能办到都行?”陆拾染眼睛一亮,立刻接话。

学长扭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哼了一声,“嗯。”

“这里建什么?”陆拾染好奇地问。

“哦,是给于小姐和小晨少爷建别墅。”负责人堆着笑脸介绍。

陆拾染眸子微瞪,这么大一片地,就给她们母子?甚至还要将附近十几户的私房都买过来?他对这嫂嫂还真好啊!不仅买地,还亲自来看。这样的男人,心花得像马蜂窝,每个蜂孔里都住着一个女人才对吧?

得,想买回工厂的希望只怕要落空了。不过,若能得到二十万,也行。

挣钱不容易,陆拾染如今视金钱如生命。她查过了许杨泽给她的卡,上面也只有十万。这离送父亲去乙洲治病的费用还差一大截,离重新开办公司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抓紧办,我去后面看看。”学长站起来,平静地说道。

“狮子大开口的还好说,就是老太太那里……”负责人跟在他身后,为难地说。

“给她送一封儿子的死讯,迁她走。”学长轻描淡写的说。

“你怎么能这样?”陆拾染追出来,愕然看着他问。

“我说过我是好人吗?”他转过头,慢吞吞地问。

陆拾染心里没由来的一紧,匆匆别开了头,含糊不清地说:“看样子就不是。”

“好人是什么样的?”他俯过身,一指拔过她的小脸,迫她迎着他的视线。

“我这样的,热心助人,从不坑人骗人。”陆拾染推他的手,却推不动。

学长的视线从她的眼睛一直往下,停在她抹了唇彩的嘴唇上,戏谑道:“你这叫蠢。当然,还有可能……”

“什么?”陆拾染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看在几个破钱的份上,她会这样忍?做他秘书的工资,一个月五千,乱七八糟的奖金,近七千。她好歹也当过小老板,知道这薪金很不错。人委屈,钱不委屈。偶尔揩揩油,她都当是被一只长得还好的狗给啃了。

看她白皙的脸又涨成了煮熟的小虾,学长把后面的话吞回去。女人没有不爱财的,陆拾染也是。

“你说完啊,什么可能?”陆拾染拉住他的袖子,执着地追问。

学长瞳仁幽深,似笑非笑地说:“故意。”

陆拾染的脸又白了,羞愧得想钻地缝。他的意思就是,她故意接近他,所以在被占了便宜之后,还赖着不走。

她脸色实在难看,学长揉了揉她的头发,爽快地说:“不管是单纯还是故意,就这样,还不错。”

陆拾染的脸色更难看了,他到底把她当什么?玩具?消遣?她就这样陪他消遣下去?她忍得肺都快炸了,好想脱下高跟鞋敲死他。

但是,七千,七千啊……还有说服老太太搬家的二十万!她把气一点点吞回肚子里,轻轻地说:“我也觉得挺好的。”

学长楞了一下。

陆拾染垂下头,从他身边快速走过。

学长眼尖,看到她窄裙上勾了丝,丝袜上沾了几滴血渍。那株荆棘扎得凌厉,划破了她的腿。

陆拾染真的很难过,受的屈辱多了,这一次最扎心。

但学长这样想又有什么错呢?就是这样的社会,单纯早就成了众人耻笑的虚伪,不能适应社会的懦弱,还有被人一坑再坑的窝囊。

她停在一株樟树下,沉默地看着树枝上系的红绸。绸子已经褪色,蝴蝶结在风里飞舞。这是前年工厂又创订单新高时,她亲手系上去的。那一天,爸爸送了她一辆新奔驰。

爸爸给了她无忧无虑的二十二年,她什么回报也没有给他。

所以,这点委屈又算什么?还有吴倩倩的事,一点头绪也没有!坚持完这个月,一定要坚持!

学长走到她面前时,她已经又堆上了笑脸。

“学长,视察完了吗?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五分,午餐时间要到了。我中午有约,不加班。哦,我也不坐您的车,我打车回去。”

学长眉头微拧,还未说话,陆拾染已经快步往厂门前走去了。背影倔强,步子匆匆,影子在地上拉得长长的,摇个不停。

这里没有计程车,她走了半个小时才搭上了回城的小巴。赶到餐厅的时候,林晴诗已经吃完了两大碗饭。

“吃吃吃,怎么不吃死你。”她把包往林晴诗身上一砸,小声骂。

“大小姐,你发什么脾气呀?我没吃早餐。”林晴诗嚼着红烧肉,小声嘟囔。

陆拾染跌坐下来,捋了捋头发,抓起筷子就吃。林晴诗知道她喜欢吃什么,红烧肉,粉蒸肉,烧排骨……她吃了几口,啪地一声摔下筷子,把林晴诗吓得一口饭噎着,灌了大半瓶水才缓过来。

“大小姐你到底怎么了?学长呢?”她揉着心口,凑过来问她。

“别提他。”陆拾染眉头微蹙,从包里拿出小本子,写写划划。

“你写什么?”林晴诗看了会儿,掩唇轻呼,“你要把房子卖掉,拿钱办公司。”

“代理的品牌我都熟悉,为什么不能重新来。”陆拾染头也不抬,把需要用钱的地方一一列明。

“你爸还在医院里躺着呢。”林晴诗提醒她。

“就因为在医院里躺着,我才要这样。就算他真的起不来了,也得让走得放心,知道我一个人能过得很好。”陆拾染小声说。

林晴诗揽住她的肩膀摇了摇,叹道:“明明有条好路走,你可以让学长给你……”

“既然这路这么好走,你怎么不去走?”陆拾染不客气地讥笑道:“怎么,觉得自己的脸像南瓜,走不出高价?”

“你好损。”林晴诗咬牙,捏着她的小脸就拧。

“行了,你八卦圈混得好,打听一下吴倩倩和陆昕姿的关系。”陆拾染深呼吸,轻声说道。

“哦……”林晴诗点头,又往她身上贴来,“学长的事,你怎么不问?”

“问什么?”陆拾染想到他就恨得牙痒,比恨许杨泽还恨得深。

“学长有没有女朋友呀,到底什么来历啊。”林晴诗顿时兴奋得如同饮了一灌牛血,双颊泛红,双目发亮。

“说。”陆拾染转头,认真地点头,倒要看看这妖孽到底什么来路,神气得下巴要扬到天上去了。

“他家里来头可大了,强强联姻,爸爸妈妈都出身显赦,是标准的大富人家。他还有个哥哥,就是你说的那个喝茶的,本来是家里的第一继承人,现在一切都归他了。”林晴诗神秘地笑笑,竖起两根手指晃晃,“他也没有女朋友,你是他身边第一个女秘书,以前就是那个于小姐。我昨晚听他们说,他那方面好像不行……你和他一起住这么久了,你告诉我,他到底行不行?我记得你那回还看到过他的那……”

陆拾染抓起一块排骨,直接塞进林晴诗的嘴里,“赶紧吃吧。”

他不行?陆拾染觉得他若真敢下手,她会直接被他拆掉,看他吻她时的那狠劲儿……

“对了,你如果对学长有心,得伺候好于暖。他们三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于暖比学长大三岁,二十二岁嫁给他哥哥,有个儿子,现在他哥哥的股份全在他们儿子名下。于暖说话的份量,很重。”

谁对他有心。”她撕碎杂念,和林晴诗商量了会儿新公司的事。若别墅能顺利卖出,资金不是问题。

林晴诗看她信心满满,忍不住说:“很辛苦的,你又没吃过苦。你看我起早贪黑,连男朋友都没有。你确定要这样吗?别到时候哭啊。”

陆拾染看她一眼,认真地说:“你别再坑我就行了。”

林晴诗讪笑,小声说:“哪能啊。”

“你付钱,我去上班了,”陆拾染收好东西就走。

“啊,我……”

“吃吧……”陆拾染头也不回,笑着了挥了手。从玻璃大门上看,林晴诗正气恼地冲她踢腿。

她常年在国外念书,加上父亲圈子里的千金小姐要么喜欢拿钱砸人,要么喜欢晒各种名牌,她和她们格格不入,倒是和林晴诗这马大哈玩得来。虽然常被她坑点钱走,但是最后留在她身边的,也只有这坑货。

从饭店出来,陆拾染去了趟二手车行。买辆二手现代车代步,免得天天挤公交,还能挤出时间来跑点自己的业务。二手车开得不太顺手,磕磕碰碰地到了公司的时候,迟到半小时。

学长就坐在办公桌后看文件。

除了许杨泽,这是陆拾染见过的第二个工作这样认真的、年轻的有钱人。其实他手下有很多人给他卖命,但陆拾染每天都能看到他处理大笔的业务。

她不想惊动他,轻手轻脚地溜到自己的座位上,躲在电脑后办公。

“陆拾染。”学长早就看到她像兔子似地窜进来,长眉微拧,手指在桌上轻敲,叫了她一声。

“是,”陆拾染顺眉顺眼地站起来,满面笑容,从表情上绝对看不出对他的不满。

“过来。”他勾手指。

又想玩什么花招!陆拾染还是笑,手里捏着一支圆珠笔,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坐下。”学长朝办公桌呶嘴。

脑子有毛病啊!陆拾染笑不出来了,恨恨地瞪着他。

学长眉头微拧,扣着她的手臂往办公桌上一推,低头碰她的裙摆。

陆拾染呼吸一紧,举着圆珠笔就往他头顶扎去……

他的手指带着清凉的药膏落在她的腿上,她的圆珠笔不偏不倚地戳在他的头顶……

“你疯了!”学长脸都绿了,把药膏往桌上一丢,夺过她手里的笔就往地上砸。

“我也不让你给我擦药啊,这是我的腿。”陆拾染也懵了,她没把他脑袋给扎出个洞吧?

让学长说什么呢?确实是他有病,中午看她一脸惨白地跑掉,心里头就堵着了。进公司的时候,脑洞大开,居然跑去买了支药回来。

他揉着头顶,面无情表情地推开她。

陆拾染脑子全乱了,他怎么就关心起她了?红着脸坐回椅子上,悄悄看他,他脸黑得像外面骤变的天。

但是,这叫什么事?他逗她逗上瘾了吗?

学长摔了帕子,抬眸看她。

陆拾染没由来地打了个冷战,这人不会也来扎她一下吧?看他那眼神……像是要吃她!忍了忍,决定保持风度,向他道歉。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赔你医药费。”

“学长。”吴律师风风火火地闯进来,大声说:“你怎么还在这里?沐少等着你过去呢……啊,这谁的血?”

他拎着帕子举到眼前,一团殷红很刺眼,狐疑的眼神从学长的脸上转到陆拾染脸上。

陆拾染见到血也楞了,没想到得这样厉害,缩了缩肩膀,飞快地往电脑后面趴下。

“要不要赵医生来给你看看?”吴律师赶紧伸长脖子看学长的头顶。

“不用了,走吧。”学长拧眉,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头发,看了看伤口。这丫头下手还真狠,现在脑袋还在剧痛。

从她办公桌前过去时,他转过头,盯了她一眼,这才黑着脸大步上了电梯。

陆拾染被他盯得浑身发毛,直到电梯走了,这才放松下来,拍拍胸口,匆匆收好东西就走。她当然不敢找学长请假,于暖也住老爷子那里,看看能不能和她商量一下,晚一点到。

电话接通,于暖温柔的声音传过来。

“陆小姐。”

“于总,我想请一个小时假,八点半到,可以吗?”

“哦,行,忙去吧。”于暖爽快地答应。

于暖虽然温柔,但陆拾染还是感觉她不太好亲近,就连温柔的笑,也带着排斥的疏离。或者是因为陌生的缘故?

外面轰隆隆地打雷,雨下大了。

南景市的傍晚,总会有这样的大雨不期而至。雨刷不停地刮掉雨水,但视线还是很模糊。她在路上就和南风工厂的老员工联系上了,打听了一下老太太家里的情况。

陆长海创厂时常和工人同吃同住,发达之后也没有架子,因此和工人的关系挺好,这些人爽快地给她提供了不少情况。老太太还有一个远房侄儿,在南风市里打工。老太太这几天都住在侄儿家,家里请了几个人看守,避免被人强行拆了屋子。

“在哪里?”她低下头,手机紧贴耳朵,身子俯到方向盘上,透过模糊的车窗往前看。

这是一个很旧的小区,房子应当是八十年代初的,都是三四层的小楼,楼道狭窄,灯光昏暗。南景市这样的小区不多了,这一片都是曾经让人引以为傲的工厂,织厂、电缆厂,都在这里。可如今,这些曾经笑傲全市的小楼房成了受人嫌弃的老太太,趴在夜色里苟延残喘。一只狗从雨里奔来,停在车前,大叫不停。

陆拾染冲它挥了挥拳,抬头看四楼。工人说,侄儿和老太太就住在这里。不,她的二十万就住在这里,她要用爱心、用温暖、用关怀,让老太太搬去新家,开始新生活!

以上就是关于做,作业,做错,一题,就,一下,啊,学长,我们,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