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教学渣一边教一边做 学渣坐在学霸的鸡叭上写

学渣走到学霸的面前,勾唇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啊。”

学霸教学渣一边教一边做 学渣坐在学霸的鸡叭上写

说完,学渣直接坐了下来,大腿翘着二腿,一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样子。

学霸目光紧随着学渣的动作,看着看着,注意到了学渣身上穿的衣服。

这是他的衬衫!

学渣察觉到了学霸的目光,解释说道:“房间里没有别的衣服,我总不能裹着浴巾出来吧。”

学霸看着学渣身上的衬衫,熨烫平整的面料平常穿在他身上板板正正,现在到了女孩的身上,地貌就发生了不得了的高低变化。

还有,女孩那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身上,平添三分野性的美。

发丝还在沁着水,一点点的在身前的衬衫上晕染开来,露出内里的真实地貌。

看到这里,学霸眉头顿时一紧,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扔在学渣的身上。

“干嘛?我又不冷。”学渣不想穿。

“穿上!要不然上楼。”学霸用着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

学渣低头朝着自己身上看了看,心想这个学霸还真是像传言说的那样不近女色,她虽然下半身没穿什么,但这衬衫足够长,都比普通短裙还稍微长一点,他就不愿意看她了?

真是有毛病。

学渣一边在心里吐槽着一边把西装套在了身上。

要不是她为了完成任务,她才懒得搭理你。

“北大总裁,我现在裹得很严实了,有什么你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吧。”

“好,那我就直说,我知道你的目的。”学霸凛着双晦暗如深的眸子直视坐在对面的学渣。

学渣瞳孔微眯,虽然心中诧异,但脸上却丝毫不显山不露水。

他猜到她是独狼?是为了任务而来?

就在学渣心中疑惑万千的时候,学霸那低醇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利用我,来报复负了你的渣男。”

啊?学渣怔愣了下,脑子有些微微的卡壳。

“难道我猜的不对?”男人说话的语气十分的笃定。

“噢!对,对!不愧是执掌北家的北大总裁,一眼就看穿我的小心思。”学渣借坡下驴的说了起来,“那个瞎眼的渣男,枉我在他身上付出那么多的真心,结果竟然在结婚当天和别的女人跑了。

为了救那个绿茶,还想把我的血抽干!真以为我学渣离开他就不能活了?我偏要找个其他的男人气他!”

北时笙插话进来,“那你为什么非要选我哥?”

北时笙问的,也是学霸想知道的。

“因为你哥长得帅啊!比那个渣男帅一千倍一万倍,报复一个男人,不就是要找个对方还要帅的男人,这样才够爽啊!”学渣真情流露的说着,脸上看不出半点说谎的成分。

学霸薄唇隐隐勾起一抹弧度,学渣刚才的话不得不说在一定程度上取悦了他。跟着反应过来后,他又觉得自己很奇怪。

学渣不就是夸了下他长得帅吗?以前夸过他样貌的话,多到听得她耳朵都长出茧来了,他也从来没有因为这些言辞动容过。

他刚才是怎么回事?

“少拍我哥马屁!”北时笙不善的看着学渣。

学渣耸了耸肩,被看出来了呢。

学霸端正着挺拔的身子,坐看着学渣。

“你的目的我不管,我娶你是为了完成奶奶临死前的心愿,还有你答应要治好我弟弟的腿。”

“你放心,我说能治得好就一定能治得好。”学渣一双精致如画的眉眼里张扬着自信的光芒。

看着这样的学渣,学霸的心中莫名有种漏跳一拍的感觉,让他的目光忍不住的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学渣见学霸一直盯着自己看,以为他对她还有些不放心,为了打消他的顾虑,于是她再接再厉的说了起来。

“至于生活上,我不会打扰你,你就拿我当最熟悉的陌生人就好。在你家吃的喝的,我也会交生活费,怎么样?”

学霸长眉拢起,他刚准备说些什么,北时笙的声音就先一步响起。

“你说到做到!别到时候看我哥长得帅有多金,就开始打我哥的主意了。”

学渣站了起来,撩起散落在鬓角边的碎发至耳后,目光从北时笙的身上转移,落在学霸的身上。

“北大总裁,我向你郑重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打你的主意,更不会对你动心。”学渣说完后,发现学霸的脸明显的阴沉起来。

学渣轻蹙了下娥眉,心想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不相信吗?

“那好吧,我发誓,发誓行了吧?”学渣朝天伸出三根手指,“我学渣对天发——”

“够了!”学霸沉声喝断学渣的话,胸口一个沉沉起伏后,抬眸看向站起来的学渣,“你穿成这样,要在我面前晃到什么时候?”

这女人心还真是大!他在这里也就算了,关键是他弟弟也在这。

听到男人这么说,学渣无语的抽了抽眼角,她长得悄身材傲人,换做别的男人早就色眯眯的盯着了,他倒好,好像多看她一眼就会患眼疾似的。

“那行,我就当你相信我了,我回房了。”学渣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西装,迈着细长的腿朝着楼上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分析着,那样东西就在北家,具体在什么地方,暂时还没有眉目。

这不能怪她,北家别墅实在是太大了,占地面积跟她以前去过的某国家王宫差不多大。

这么大的地方,想找到那样东西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找到的。

而且她才刚来,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会被怀疑的。所以这段时间,她还是低调行事的好。

就这么平安无事的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学渣刚起来,女佣就拿着几套衣服走了进来。

“夫人,这是骁爷吩咐为你准备的衣服。”

“给我准备的?”学渣有些意外,而后转念一想,估计是学霸不想让她继续穿他的衬衫吧?所以才让人给她准备了衣服。

真是个洁癖狂!

学渣洗漱完穿好衣服后,拉开房门出来,一出来就听到刚才给她送衣服的女佣和另外一个女佣正在斜眼看着她。

“就是她,不要脸!想爬我们大少的床。”

“长得真是一副狐媚子相。”

“可不是,依我看,她那张脸就是整出来的!”

“我看也是。”

对于这些话,学渣左耳进右耳出,泰然自若的从楼上下来,径直从两女佣的身边穿过。

被无视了的二人气的上火,直接上来找茬。

“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林小姐要是知道你和骁爷结婚了,你下场一定会很惨。”

学渣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两女佣。

“哦,那就等她来了再说吧。”

话落,学渣看也不看两女佣一眼,离开了别墅。

两女佣那叫一个气啊!

“小娟,你不是有林小姐的联系方式吗?你赶紧发消息给她。”

“好,我这就发。”

学渣一离开别墅,就发现有人在跟着她。

快速藏入到小巷子里,悄悄朝外看去。很快就看到坐着轮椅出现的北时笙。

果然是他。

这家伙一直跟着她,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怀疑她对他哥别有用心,所以才想着跟踪她调查清楚。

跟踪她?她在联盟内反跟踪的本事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

慢慢找她吧,她先闪人咯。

北时笙前后左右仔仔细细的找了一边,而后自言自语嘀咕起来。

“奇怪?人呢?刚才还在这里的,去哪了?”

十分钟后。

学渣来到本市最大的商场,万象城。

来这里消费的非富即贵,总而言之,是普通人望而止步的高档商场。

对了,她记得狼五家里经营的品牌就有入驻在这万象城,好像叫LANG5……

学渣一抬头就看到三楼上最显眼的红色牌子LANG5,面积非常的大,几乎占了整个楼层的四分之一。其他品牌的门面比起自家,都跟小弟弟似的。

不愧是狼五家经营的品牌啊,就是牛!

学渣乘上电梯,心情悠闲。

这时,站在她前面的两个女孩聊起了天。

“玉香,你昨天没和北氏财阀的那位去领证吧?”

听到这话,学渣第一时间抬起头朝着前面的两人看去。

穿黄衣服的女孩顿时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脑子有病,才会和丑八怪地中海结婚。”

“那对方没找你算账?那可是北氏财阀啊!”

“那又怎么样?当时我爷爷和北家的老爷子是战友,一起出生入死过,才定下这门婚事。爷爷也真是的,一点儿也不考虑我愿不愿意。要是学霸长得哪怕普通一点,我都一百个一千个愿意嫁入北氏豪门,但圈子里谁人不知他长得跟鬼似的,而且年纪轻轻就地中海了。天天对着那样的男人,我饭都吃不下去!”邵玉香说话的语气极尽嘲讽。

“啧啧啧——”学渣没忍住咂了咂舌。

要是让这个势利眼女孩见到学霸真正的样子,她肯定会后悔到狂扇自己一百个耳光。

邵玉香听到后面的动静,回头看向学渣,“你咂什么嘴?”

学渣轻挑了下眉梢,“我说,这位大小姐,你是大海吗?管的这么宽?我又不认识你,你管我干什么呢?”

听到学渣这么说,邵玉香顿时一脸不爽起来。

“玉香,别跟这人计较,你看她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摊货,跟乡下人刚进城似的,和这种人说话,就是降低自己的身份。”另一女孩子一脸鄙视的看着学渣。

地摊货?

学渣朝着自己身上看去,这些衣服都是学霸让人准备的,堂堂北氏家族的掌舵人,对她再苛刻,也不至于掉身价的给她准备地摊货吧?

这两人还真是如出一撤的有眼无珠,看人看物一点都不准。

“让让!”学渣从二人之间挤了出去,径直走向电梯口正对着的LANG5专柜。

进去后,随便拿起一件在身上比划起来。

导购走了过来,刚准备接待学渣,就听到邵玉香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好心提醒你,这是个没有见过世面刚进城的乡下女人,来这里是为了蹭衣服试。你可要看好了,万一衣服刮到哪里,你可就吃大亏了。”

听到邵玉香这么说,导购看向学渣的目光里立刻多了分警惕。

学渣随手把衣服拿给导购,“这件我要了。”

“你要了?呵呵——”邵玉香冷嘲出声,“这里的衣服,最低也要五位数起步,你买的起吗?”

学渣无视邵玉香的吠吠,看着导购说道:“打包。”

竟然无视她!邵玉香目眦欲裂的瞪着学渣,跟着伸手一把把衣服夺了过来。

“这件我要了!”

学渣微蹙的娥眉里带着几分不耐烦,她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要是来犯,她也绝对不会吃亏。

“我先看中的!”学渣扯上衣服的另一端。

导购站在中间,调解说道:“两位小姐,这衣服并非限量款,店里还有几件,你们不要争。”

“你去换别的。”学渣霸气侧漏的看着邵玉香。

“哼!凭什么?”邵玉香扯着衣服不放手。

“凭什么?凭的先来后到,小时候你爸妈没有教过你吗?口口声声说看不起乡下人,我告诉你,就是再贫穷的乡下人也会教育自己的孩子,‘先来后到’的华夏传统美德!”

听到学渣这么说,邵玉香气的脸上红橙黄绿青蓝紫犹如跑马灯一样来回变化着,好不精彩。

“你,你竟然骂我没教养!”

学渣低头看了看邵玉香手里攥着的衣服,戏谑道:“难道不是吗?”

“你——”邵玉香气到说不出来后,只能狠狠的瞪着学渣。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只怕她早已经将学渣给千刀万剐了!

僵持了足足一分钟后,邵玉香猛地看向导购,从包里拿出一张会员卡,“我有你店里的会员卡,衣服给我!”

“好的,这就为您打包。”导购接过卡后,态度变得恭敬起来。

邵玉香一脸嘚瑟的看着学渣,跟她争!你算什么东西?!

“等等!”学渣叫住导购,“我是你老板的熟人,这衣服你必须卖给我。”

“噗——”邵玉香笑喷出声,看着自己的同伴说道:“于璇,你听到没有,她竟然说她认识LANG5的老板?那我还说我是LANG5老板的女朋友呢。哈哈哈——”

“就是就是,想笑死人啊!”

两女孩笑的花枝乱颤,前仰后翻。

“呵——”学渣嗤笑一声,“你,想做狼五的女朋友?送你两个字——不配。”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邵玉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学渣拨出电话。

“喂?狼五,我在你家店里买衣服,遇到点小麻烦……”

学渣将这边发生的事简单的在电话里说了遍。

装,你就继续装吧,她不着急,她就静静的看着你装x失败,到时候看她怎么嘲笑你。

就在邵玉香和于璇这么想的时候,学渣挂断了电话,看向导购,“你去拿手机,你应该马上就接到电话了。”

导购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你说她马上就能接到电话就能接到了?合着老板都听你的?

“我说,你敢不敢打赌?”邵玉香一脸讥讽的看着学渣,“如果等下她没接到电话,你就扇自己两耳光怎么样?”

学渣最看不惯的就是像邵玉香这种高高在上千金小姐的样子,“那如果你输了,你也扇自己两耳光。”

“好,一言为定。”邵玉香高挑着下巴,自信的不行。

于璇拉了拉邵玉香,“玉香,你跟她打这个赌,如果她输了不守承诺怎么办?”

“那不简单,她要是不自己打,那我就亲自动手。”邵玉香在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提高声音让学渣好听到。

邵玉香话音刚落,导购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不会吧?这么巧就响了?

邵玉香瞪大眼睛看着导购拿起了电话,心想应该是她朋友打来的电话,跟刚才的事无关。

“喂?经理,您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导购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悄悄的朝着学渣瞄了眼。

邵玉香在听到“经理”这个称呼后,心里猛的“咯噔——”了下。

“你胆子不小啊!连老板的朋友都敢得罪!你不想干了是吧?你要是不想干就滚蛋!不要连累劳资!你特么你知道你得罪什么人了吗?你……”经理在电话那头嗷嗷的吼着。

导购胆子都吓破了,挂断电话后,恭恭敬敬的看着学渣,“您就是姜小姐吧?”

“嗯,是我。”学渣淡淡应了声。

“姜小姐,刚才经理打电话来了,说是我们老板吩咐了,店里的衣服随您拿,不要钱。”

啥情况?邵玉香和于璇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两人皆是用着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学渣,这个穿着地摊货的穷酸丫头,真和LANG5老板认识?

还随便拿?这待遇未免也太高了吧?

“我知道了!”邵玉香看着学渣那张仙姿玉貌的容颜,露出一副她已经了然一切的神态, “你一定是勾搭上了这家店的经理,那个经理跟你串通好了,让导购配合你演戏。真是不要脸!身为女人一点也不自怜自爱。”

学渣看着邵玉香的凤眸冷了下来,“说我勾搭上了这家店的经理?你看到了?”

“哼!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要不然导购为什么会配合你说出那样的话?”邵玉香一口咬定了,学渣肯定是勾搭上了这家店的经理。

学渣算是看明白了,不管她是不是?在邵玉香心中,她就是。

“随你怎么猜,不过你是不是该兑现承诺,扇自己两耳光了?”

“有病?你以为我会理你这个勾搭人家丈夫的小三?于璇,别管她,我们走。”邵玉香拉着于璇就要走。

想走?学渣一个箭步蹿出,逮住邵玉香上去就是两道清脆的耳光。

“你,你打我?!”邵玉香目眦欲裂的瞪着学渣,跟着伸出自己长长的指甲就往学渣的脸上抓去,意图要把学渣那张刺人的眼抓花!

邵玉香是这么打算的,结果刚扑过去,学渣就突然动作灵活的闪开。

邵玉香哪里想到学渣会躲得那么快,没收住身体,于是就这么以狗吃屎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鼻子磕在冰冷的地板上,顿时流血不止,头发也散落开来,整个人看起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你,你等着!你死定了!”邵玉香哇的一声大哭出来,掩面逃一般的从店里跑出去,一边跑着一边拨出电话。

“爸!我被人欺负了!呜呜呜——”

“什么?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简直找死!”咆哮声赫然而来。

“我在万象城,爸你快过来!”

邵玉香老爸赶来的时候,学渣已经离开不在了。

“玉香,你放心,爸一定会替你找到她!狠狠抽她一百个耳光,让你解气!”

“谢谢爸!”

画面一转。

学霸一回到别墅,就下意识的朝着楼上学渣所在的房间看去。

这时,北时笙坐着轮椅进来了。

“哥,你回来了,正好,到饭点了,我也饿了。”

学霸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担在衣架上,吩咐女佣,“去叫学渣下来用餐。”

“她出去了。”北时笙回。

“出去了?什么时候出去的?”学霸转头问。

“你早上刚走没多一会儿,她就出去了。”

听到北时笙这么说,学霸顿时长眉一拢,“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来?”

“最好永远别回来!”北时笙说完后,就发现学霸跟个望妻石似的朝着门口看着。

“哥,你怎么对她那么上心?不会被她的脸给诱惑了吧?”

“你觉得我是那么肤浅的人?”学霸目光从外面收回,看向北时笙的腿,“她要是真的不回来了,你的腿就没有人能治得好了。”

“我看她也未必就能治得好。”北时笙话刚说完,就看到学渣拎着大包小包哼着欢快的小曲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是想抱上他哥这根大腿,所以她是不会轻易走的。

学霸在看到回来的学渣后,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哟!我回来的还真是巧啊,刚好赶上晚饭。”学渣快速的洗了个手后,直接上桌。

“喂!昨天说好了,你们各过各的,这是我们家的饭,你凭什么吃?”北时笙用筷子挡住了学渣伸出的筷子。

“要不你以为我是免费治你的腿?”学渣说着把北时笙的筷子打到一边。

北时笙再次伸筷子阻止学渣夹菜的动作,“你别忘了,你答应给我治腿,是我哥拿结婚证换回来的,跟吃饭没有半点关系。”

这时,学霸插话进来。

“让她吃,不缺她一双筷子。”

虽然学霸发话了,但北时笙心里还是很不爽。

学渣放下筷子,打开包,拿出手机,看着学霸说道:“加个微信。”

听到这话,学霸心中莫名有些高兴起来。

“喂!你还说你没有打我哥的主意?这么快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北时笙鄙视的看着学渣说道,说完看向学霸,“哥,别跟她加,这女人对你别有居心,她从一开始——”

北时笙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学霸已经掏出了手机。

“滴——”的一下,扫描成功。

“这是我的生活v信,没事不要乱发消息打扰我。”学霸的话让北时笙那叫一个惊讶!

因为学霸的生活v信里,加的都是家人还有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不会加其他人。

然而现在他哥竟然让学渣加这个微信……要不是他哥刚才的话,他都怀疑他哥是不是真的被学渣给迷惑了。

“你放心,没事我不会给你发消息。”学渣边说边在手机上操作起来。

三秒后,学霸刚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就收到了学渣转账过来的消息。

以上就是关于学霸,教学,渣,一边,教,做,学渣,坐,在学,霸,的,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