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把腿张开添你高潮 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

权子卿看了张晓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宝贝乖把腿张开添你高潮 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

张晓会意,快速的走出了办公室。

她恨恨的想着:夏以沫,你别认为你这样我就会感激你,现在对她这样假惺惺的,她才不会相信!

若是她这次侥幸不被开除,那日后,她夏以沫就别想好过,虽然她这次失败了,但她不会放弃,夏以沫,我们走着瞧!

见张晓离开了办公室,夏以沫轻声问着旁边的权子卿:“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这个女人,还真把他权子卿当成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她夏以沫都能明白的事,他权子卿会不理解?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张晓都已经从监控室关了摄像头,你怎么拿到的这些监控资料?”这个问题,夏以沫一直很不明白。

“你还真以为权氏的摄像头只会这么简单的在监控室就可以操作?在公司内,权氏所用的摄像头,并不是你们所能看到的。”

微型摄像头?那张晓关掉的那些,只是一些摆设,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是她们平日里看到的拿着安装在墙角的摄像头。

不得不说,在这一方面,权氏的实力确实不是其他公司所能匹敌的。

既然权子卿没有再提及张晓的这件事,拿他肯定暂时不会再去追究了,但这次的事,确实黑了权子卿一个很大的打击,他不禁用手扶着额头。

夏以沫注意到权子卿的疲惫,她也就没再多说,慢慢的离开了办公室。

另一边,拿下合作案的张蓉和夏以琪也回了国。

刚回到家,他们就看见夏通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

夏以琪小心翼翼的靠近,“爸,你怎么还没去公司?”

夏通看见进来的两人,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去公司?你知道你们做了好事吗?”私下和美国公司进行合作,还开出20%的市场份额,她们是想干什么,想让夏氏倒闭吗?

看着生气的夏通,夏以琪放下手中的行李,坐在他的旁边,撒着娇。

“爸,这次的合作不仅只是我们一家公司,业界许多公司也是支持我们的。”夏通挣脱夏以琪挽着他的手,生气的站了起来。

业界共同支持,怎么会如此愚蠢,那些看似支持夏氏,信誓旦旦的业界同行,哪个不是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对于这样的局面,正是他们想看到的。

商人之间,怎么会有永远的朋友,他们之所以支持夏氏,只不过是想看夏氏的笑话罢了,真到了合作实施的时候,有谁会和夏氏一起合作?

在夏氏和权氏之间,他们不会这么快的选定立场,这么多年以来,夏氏和权氏的竞争从来没有停止过,他们很清楚这其中的关系。

看见夏通生气了,夏以沫连忙安慰道:“爸,你别担心,这次的合作是夏氏的,今后我们的产品就可以走出国门,进入国外市场了。”

“啪!”夏通打了夏以琪一巴掌。

夏以琪吃痛的捂着脸,一脸震惊的看着夏通。

一旁的张蓉看见夏通打了夏以琪,连忙安慰这夏以琪,她恨恨的看着一旁的夏通。

“夏通,你怎么能打你以琪呢?”张蓉对于夏通这种做法很不理解,在她看来,她们拿下这次的合作,对于夏氏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不能就这样放弃。

夏通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人,心里一片乱麻。

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这商场之间的利害关系,她又怎么会理解,他夏通在帝都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做事都得小心翼翼的,他们却如此这般公开的和权氏对抗,还是利用如此卑劣的手段,这让他夏通今后如何在业界立足!

“我怎么会有你真能愚蠢的女儿!”夏通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面前的夏以琪。

夏以琪挨了打,心里自然不能平静。

“我怎么,我这样做也是为公司好,这么多年以来,我们一直被权氏压制,正好可以借这次机会反击。”她信心十足的说道,在她看来,这次她做的没有错。

她之所以会这样做,也是想在夏通面前证明自己,她想要让他知道,只有她夏以琪,才配做下架的女儿,她要让她夏以沫,彻底滚出她的生活。

夏氏是她的,叶枫也是她的,这里的一切,她都不能让夏以沫抢去,只有她,才配拥有。

“你们口口声声说着为公司好,你们的手段有多卑劣你们知道吗?这样的作为,权氏完全可以对你们进行起诉,追究法律责任!”

夏通彻底被夏以琪惹怒了,这样获取权氏合作案的手段,若是被权子卿拿到证据,就不会是合作案这么简单,他们这次的所作所为,都会让夏氏为她们买单。

而她们信心满满的合作伙伴,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卷入这样的纷争之中,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样的道理,谁都明白。

夏通对于夏以琪的这种做法感到很心寒。

夏氏是他这么多年一手打拼起来的,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坚持过来了,他若是想拿下Young的合作案,有何须用这样的方式!

无论是权子卿还是其他的竞争者,他何时怕过?

夏以琪没有想到,夏通会对这次的事情反应这么激烈,竟然还打了她,从小到大,夏通从来没有打过自己,他对自己处处宠爱,什么都依着自己。

夏通的一巴掌让夏以琪觉得很委屈,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儿做错了,自己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公司好,尽管自己用了特殊的手段,但总归这次的合作案是夏氏的。

难道她有错吗?

“我没有错!”夏以琪坚定对夏通说着。

听见夏以琪的话,夏通的怒火再一次爆发。

“还有脸说你没错,看来我还没把你打醒!”说着夏通又准备打夏以琪。

一旁的张蓉看着夏通又要打夏以琪,忙上前劝阻。

“行了!这次的事是我考虑不周,但好在成功了,你又何必总是揪着这事不放,这是我出的主意,你不要怪以琪。”

张蓉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夏通做事太过优柔寡断,他说要光明正大的和权氏竞争,可是他们也看到了,无论他怎样的努力,夏氏始终是无法壮大,这是摆在他们面前的不争的事实。

她张蓉跟着夏通这么多年,哪一天不是在为公司做打算,她每天都在害怕,害怕夏氏被权氏控制不得以而倒闭,她过惯了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她不想再继续。

只要这次夏氏能够顺利的进行合作,之后的帝都,就是他夏通说了算,又何必去在意是用何种手段得来的,没有谁会去关心,他们关心的只是在这场较量之中最后是谁赢,无关过程。

“现在她会这样,都是你惯的!”有其母必有其女,这么多年。

张蓉对夏以琪从来都是有求必应,让她变成了现在这样,做事毫不考虑后果。

在这个时候,夏通忍不住又想起了夏以沫,虽然自己平常没有给过她太多的关爱,但在夏通的心里,夏以沫是很懂事的,至少不会夏以琪这样,丝毫没有一个做姐姐的样子。

对于夏以沫,夏通的心里还是有点愧疚的,不过他也有他的难处,夏以沫搬出去,比她住在这个家里还要放松一些……

“我惯的,我们的女儿我惯着怎么了,怎么?你还想着夏以沫那个小***呢?”张蓉听见夏通的语气里满是怨言,他说这话的意思她又怎么能不明白。

“我不跟你吵,公司还有很多事的等着我去处理。”说完夏通就离开了家,开车去了公司。

一天的工作,已经让夏通感觉很累了,他不想再跟张蓉继续吵下去。

对于如今这样的生活,夏通无能为力,他刚开始很张蓉在一起的时候,她不是现在的这样的,现在为了一己私欲,竟然这么地不择手段。

以前的张蓉会支持自己,无论自己做什么决定她都会很赞同,也是因为这样,自己才走过了那一段他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

但以前的那种生活状态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自从夏以沫来了夏家之后,她就变得格外的暴躁,时不时的拿夏以沫出气,有时候他看不过去了上前阻止,她却说他忘恩负义,有偏袒之心。

夏通坐在车里,感觉心里很烦闷。

表面上看,这次夏氏的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其中的问题,那些看似支持、拥护夏氏的所谓的合作伙伴,现在肯定已经从这次的事情之中抽身而退了。

接下来的夏氏,会面临什么,他也难以预测。

如果这次的合作推进,那么夏氏就要履行承诺拿出20%的市场份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张蓉,这次的夏氏难逃一劫。

夏通走后,夏以琪一脸委屈地对张蓉说道:“妈,爸他竟然会为了这件事打我!”

这次夏通下手确实是太重了,夏以琪的脸已经开始变的红肿了起来。

“好了,我去给你那点儿冰块敷一敷。”说完,张蓉就转身进入厨房拿出了一个冰袋。

她伸手将手中的冰袋递给夏以琪,眼里满是心疼。她没有想到,夏通竟会做到如此地步。

而张蓉并不知道,她一直以为的对夏氏百利无一害的合作案,之后会给夏氏带来一次毁灭性的灾难。

“妈,爸不同意这次的合作,我们怎么办?”夏以琪担心夏通不会继续这次的合作案,那她们就会被美国公司以违约的理由而承担责任。

夏以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但张蓉很了解夏通,他不会就这样放任不管,既然这次的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他只有坦然接受。

这次的合作是她辛苦努力得来的,只要这次能成功,她也算是没有白费心思。

而另一边,回到编辑部的张晓恨恨的坐在办公桌前,她想着刚才夏以沫为她求情的画面,她并没有丝毫的感动,因为她明白夏以沫的想法。

他们在害怕,她会再一次的投靠夏氏,这样一来,以后权氏的经营管理,就会面临严重的问题。

“夏以沫,你给我等着,你别以为你这样假惺惺的就可以收买我,我们走着瞧!”张晓看着桌上的一大摞文件,小声嘀咕着。

她不会就此放弃,是夏以沫害得她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她所失去的,她会全部都向她讨回来!

夏以沫并不知道,她这次帮了张晓的忙,反而会让她更加的变本加厉。

对于张晓以前的作为,她今天完全可以不必为她说话,任由她被权氏开除,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害处,或许她还是心太软,不能像她们一样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她还达不到那样的境界……

当夏通到公司的时候,他刚一进办公室,秘书小刘就急匆匆的走进了办公室。

“夏总,不好了,一开始和我们签订合约的公司现在纷纷撤资,我们现在已经是没有办法了!”秘书脸上满是慌张。

她们刚接到通知说这次的美国Young的合作案是夏氏进行,正在进行和国内的合作商沟通的时候,一个接一个的撤资电话就不断的开始打来。

这样的结果,夏通在之前就已经预测到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回来的这么快。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起身对秘书说道:“通知各部门经理,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秘书听见夏通这样说,就连忙走出了办公室,去通知了各部门。

夏通现在满脸的焦虑,他知道,照这样下去,夏氏会不堪重负,那以后的结果,他不敢想象。

各部门经理进入会议室,看着早就坐在会议室的夏通,他们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件事关系重大,一不小心公司就有可能面临着破产的危机。

这些都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公司目前的状况,那就说说吧,对于这次的情况,你们都有些什么看法。”夏通看着坐着的各部门经理一脸严肃地问道。

各部门经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哪一个人提出应对的办法。

夏通看着面前这些一言不发的人,突然感觉很无力,这些人平时在公司见到好处就一个劲地往前冲,现在公司遇到真正地问题的时候,一个个就变得像缩头乌龟一样,谁也不想出这个头。

财务部经理看夏通脸色不是很好,也知道自己等人在这样下去夏通肯定会发飙,急忙开口道:“夏总,这次我们面临的并不是什么小问题,这种情况我们都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的合作商在一夜之间全部改变主意,让我们没有丝毫准备。”

这确实是让他们没有想到,他们以为这次夏氏和Young的合作会很顺利,但没想到会这样。

夏通看着一本正经的财务部经理,问道:“那你觉得我们这次应该怎么办?”

“夏总,这……”他犹豫了,他根本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现在的问题,在他看来,如今的夏氏就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面临倒闭,可这种话,有怎么能当着夏通的面说出来。

夏通看了一眼会议室的众人,不禁黯然。

他夏通在商场打拼这么多年,竟然会落到如此地步,还真是可笑。

“那好,看来你们并没有什么办法……”夏通的话还没说完,会议室里的一个年轻人开口说道。

“夏总,等一下。”

夏通朝他看去,他并不是今天参会的部门经理,只是一个进来送文件的助理,后来夏通了解到,他是最近刚招进公司的财务部助理,是个刚进公司的实习生。

夏通不免好奇,这个问题,各部门经理都哑口无言,是什么给他的自信让他这么说。

但现在公司已经面临着这样的状况,这些个所谓的经理脱身比谁都快,还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不妨听听这人的意见

看见夏通没有阻止他,财务部助理放下手中的文件,继续说道。

“我知道,我一个实习生这个时候插嘴很不合适,但我觉得,既然公司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放弃这次的合作机会,对于夏氏还说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一旁坐着的各部门经理,听到他这样说,纷纷提出质疑。

的确,像他这样说,公司会面临毁约的问题,还是会产生资金困境。

但夏通想了想,发现他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你继续。”夏通想听听,这个初出茅庐的实习生,提出这样的方法到底有什么理由。

“我看过这次我们和Young签订的合作方案,比较了一下,在进行比较之后我发现,如果这次我们照常进行合作,损失远超过毁约的损失,在我看来,我们完全可以放弃这次的合作机会,弃车保帅。”

他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地镇定,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是多么地紧张。

在座的都是自己的上司和直属上司,自己这一次有可能因为言辞不当而被辞职,但是公司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他不得不说!

夏通听了他的话,好好的想了想,这样做,确实有一定的风险,但就以现在公司的状况,也就只能以此来减轻损失,别无他法。

“你叫什么名字?”夏通很好奇,一个平时在公司毫不起眼的人,竟然会有这种大胆的想法,这是一个可以好好培养的人。

“我叫李成,是财务部新来的实习生。”李成向夏通简单的介绍着自己。

夏通上下打量着这个有胆识的年轻人,他的想法,远比这些部门经理来得有效,让他们都毫无办法的局势,他居然可以从绝境中看到生机。

会议结束后,夏通翻看了李成的应聘资料,他在心里很看好这个提出想法的年轻人。

现在的夏通,别无所求,保住夏氏,这才是他现在应该考虑的。

而李成提出的建议,也是他现在唯一的办法,他若是不主动放弃这次合作,那在之后的运营中,夏氏的资金就会面临严重的周转不灵,真到了那种地步,夏氏就只能等着被宣布破产了。

那种结果,是夏通不想去面对的。

另一边,权子卿在从国外回来之后就一直将自己给关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俯瞰着这座繁华的城市。

这一次的合作失败了,权子卿思考着该如何向自己的爷爷交代。这个合作案权子卿本来是有非常大的信心拿下,但是现在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和Young公司的合作案,爸妈在世就准备启动这个项目了,但还没有等到项目运营,他们就离开了……

想着想着,权子卿又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让他此生难忘的夜晚。

爸妈当天下午就跟他说他们要去美国出差,是为了一个大项目,那时候的他还很小,只知道那是父母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想法,可就在他们当晚去机场的路上,突然发生了车祸,这样的意外,让当时的权子卿感到崩溃,小小的他能看到的只是爸妈那冰冷的身体,不停的哭着……

长大之后他一直不相信爸妈出车祸这件事会这么简单,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暗地里调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并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案发现场留下来的还是当年的证据。

而一切的证据都显示,那次的车祸,只是车子本身的故障所致,是一场意外。

但权子卿并不相信那是一场意外,父亲是个严谨的人,车子会有人定期检查,这样的事,根本就不肯能发生!

他的调查,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他知道,他总有一天会弄清楚当年的事。

正当权子卿想得入神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

“喂,爷爷。”权子卿接通了电话,整个人变得恭敬起来。

打电话来的正式权子卿的爷爷,权家的当家人――权剑锋。

“今晚回老宅一趟。”权建峰的语气和权子卿完全如出一辙,给人的感觉都是异常地冰冷,话中带着不容置疑。

“好的,爷爷。”

权子卿点了点头应道。

结束了通话,放下手机,权子卿用手扶着额头,这次的事情,真的让他感到无能为力。

他接手公司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次合作案的失败,肯定让爷爷很失望。

当年爸妈的离世,对爷爷的打击是不可估量的,年幼的他还不懂事,不会处理公司事务,全是他一个人撑起权氏,可以说权氏今日在帝都可以有这样的地位,离不开权建峰的经营。

在帝都这片商场上,他权子卿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过,但对于权建峰,他是极为尊重的,可以说,现在的权子卿的经营管理理念,全是来自于权建峰。

以上就是关于宝贝,乖,把,腿,张开,添你,高潮,他,扒开,我的,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