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别拔出来 爽⋯好舒服⋯快⋯吸我乳

正当夏以沫想的入神的时候,手边的电话却响了,里面传来了冰冷的声音。

爽⋯好舒服⋯快⋯别拔出来 爽⋯好舒服⋯快⋯吸我乳

是权子卿,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他一直都是这样,只说一句话便挂断了电话,不让她问,也不允许她质疑。

走进办公室,权子卿仍在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

“找我有什么事吗?”夏以沫看着面前的权子卿,试探性的问道。

权子卿听到夏以沫的声音,抬头看着她,“今晚个我一起出席一个活动。”

今晚有活动?这种场合,他不是向来都是一个人的吗?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权子卿会突然让她和他一起去,但是今天晚上,她确实是去不了了,自己的东西,还得自己去收拾,那里,有妈妈就给她的唯一的东西,她必须要回去。

“我……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出席了,今天晚上我要回家一趟,去拿点东西。”夏以沫只是向权子卿简单的解释着。

权子卿看着面前这个拒绝他的女人,心里不禁黯然。

这个女人,他权子卿第一次带女伴出席活动,她却拒绝了他。

但据他所知,夏以沫已经搬出了夏家,她所说的去拿东西,怕不会那么简单,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夏以琪对她的态度。

这个女人,怕是被夏家赶出来了,自己还强装着坚强。

既然夏以沫不去,权子卿也再多说,但他的突然的这种体谅,却让夏以沫很意外,以前的权子卿可不会这样,以前的他,会全部按照他的意愿把一切都决定好,然后再告诉她,而且从不给她推脱的机会,怎么这次,他不这样做了?

“那我先出去了。”看见权子卿没有再说什么,夏以沫转身就准备出去。

“别太软弱。”权子卿看着夏以沫渐行渐远的背影,轻声的说道。

虽然权子卿说的很轻,但他的这句话,却被走到门口的夏以沫听得清清楚楚,她回头看着权子卿,却发现权子卿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刚才的那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他这是在提醒她?他知道自己和夏以琪的事了?

这样的话,是这么就以来,权子卿第一次说,但却让夏以沫觉得自己暖暖的。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样权子卿,夏以沫突然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都在慢慢的发生变化,夏以沫渐渐的发现,权子卿并不像其他员工或是外界所认为的那样不近人情,反而是他,有时候经意的一个举动和一句话,会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晚上,夏以沫回到了夏家。

“二小姐,你回来了。”看见她走进来,管家上前迎接到。

“嗯。”夏以沫简单的回答着,她只是回来拿东西的,至于其他,她不会再去多想。

但当他走进客厅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叶枫!他怎么也会在这儿。

不只是他,就连平常不怎么回家的夏通今天也回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以沫一直以为夏以琪只是想让她拿走属于她的东西,却没有想到……原来今晚的这一切,是她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

“哟,这不是妹妹嘛,来,快坐下,爸刚才还念叨你呢!”夏以琪笑着说道。

夏以沫看着夏以琪脸上的笑容顿感虚伪,她这样做不过是因为夏通和叶枫在场,做给他们看而已。

夏以沫任由她拉着坐下,一言不发。

现在的这种状态,她还能说什么呢?一个对她冷淡的父亲,一个怀疑她的叶枫,夏以沫觉得这一切,都像是老天在跟她开的一个玩笑,让她不明所以……

夏以琪看着不知所措的夏以沫,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她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今天她就要让她在叶枫面前再也抬不起头。

“妹妹,我听说你最近在权氏发展的很好,连权氏总裁权子卿都对你很信任,不知道你是用了什么方法,事业上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说出来,让我也学习学习。”夏以琪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夏以沫的表情。

夏以琪和权子卿的事,现在整个帝都谁不知道,他们都认为夏以沫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因为和权子卿发生一夜情的原因。

这段时间,忙碌的工作让她渐渐淡忘这件事,夏以琪今天却再一次当着叶枫的面提起,这样的情况,是夏以沫没有想到的。

她忍不住看向坐在一旁得叶枫,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夏以沫知道,在叶枫的心里,她已经是多么的不堪。

“我去收拾东西了。”夏以沫不想再这个地方多呆,她想要逃离。

夏以沫正准备起身上楼收拾东西的时候,夏以琪却突然拉住了她。

“等一下,我还有正事。”夏以琪看着在客厅的众人,一脸严肃的说道。

夏通看着夏以琪这样,忍不住看了她一眼,示意她注意自己的形象。

夏以琪注意到夏通向她投来的目光,慢慢的松开了拉着夏以沫的手。

她的目光,紧盯着坐在一旁的叶枫,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就是今天晚上,她就让夏以沫对叶枫彻底死心。

“爸,我今天有件事想跟你说,我跟叶枫决定在这个月订婚。”夏以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坚定,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叶枫脸上的意外。

当叶枫听见夏以琪说他们要订婚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虽然说自己已经和夏以沫分手了,但对于和夏以琪订婚这件事,他这个当事人完全不知道。

他静静的看着说着这话的夏以琪,没有作任何的回答。

夏以琪说这话的时候,夏以沫的心里感觉乱糟糟的,他们要订婚?叶枫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甩掉她?

显然夏通对于夏以琪的这个决定并不是太赞同,他的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叶枫和夏以沫在一起这么多年,尽管现在已经分开了,可是他们分手不到一个月,她这个做姐姐的就急着想和叶枫定婚。

这件事传出去,无论怎么解释都觉得很荒唐。

他们若是现在定了婚,之后他夏通就会成为同行之间茶余饭后的话柄。

夏以琪现在的行为,是越来越不懂事了,她这样的做法,完全没有考虑到后果。

夏以沫坐在一旁,她无论怎样安慰自己,她都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多余,他们一家人讨论婚事,她能做什么?

“不行!”夏通对于夏以琪的这个决定,坚决摆明了他的态度。

夏以琪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做的不对,她作为姐姐,当着妹妹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她有没有感觉到她作为一个姐姐的责任?

听到夏通一口否绝,夏以琪恨恨的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夏以沫,她快速走到她的面前。

“啪。”

夏以琪打了夏以沫一巴掌,现在的夏以琪,已经失去了理智,她知道夏通之所以不同意,都是因为她还顾虑着夏以沫,既然他这么在乎这个私生女,那自己偏不如他所愿。

她夏以琪,为了能有今天,她付出了多少,又有谁会知道。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夏通还是事事想着夏以沫,在夏通的心里,自己从来都是不懂事,不明事理,她无论做什么,在他看来都是无理取闹。

夏以琪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让夏以沫来不及反应,她的脸因为这一巴掌,瞬间变的红肿了起来。

“住手!”看见夏以琪没有停手的意思,夏通对着夏以琪大声吼道。

“我凭什么住手,爸,这么多年,你还是维护她,我是哪里不如这个私生女!”现在的夏以琪,没有了平日里的乖巧模样,她的情绪因为夏通的这句话已经失去了控制。

一旁的叶枫看着夏以沫渐渐变得红肿的脸,心里忍不住心疼起来,他不管夏以沫曾经做过什么事,但夏以琪这么做,确实是很过分。

“住口!她是你妹妹。”夏通对于夏以琪口中所说的‘私生女’很敏感,这么多年来,他对于夏以沫的母亲,一直是心有愧疚,他不说,不代表他不在乎。

今天的夏以琪,让他很失望,他以前只是认为夏以琪是这样的性格,有点孩子气罢了,现在看来,是他太低估她了。

从夏以沫进夏家以来,他怕夏以琪心中会有落差,让她们姐妹之间产生不必要的隔阂,他对夏以琪从来都是有求必应,他没有想到他这样的做法,却让夏以琪变成了现在这样。

“我不过就是打了他一巴掌,你们都觉得是我的错,我才是夏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夏以琪对于夏通的这种态度感到很意外,夏通从来不会这样,都是因为夏以沫,都是她!

夏以沫看着这场可笑的争执,她没有说话。

现在的她只想离开这个地方,不想再这样无谓的纠缠下去,她已经离开了夏家,就没打算再回来,夏以琪的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

她有自知之明,在这个家里,她夏以沫没有位置,她有朋友,有工作,这样就够了。

以前她会对一个幸福的家庭抱有期望,她曾经幻想过她会改变这个家,改变夏以沫对她的看法,看来以前的她还真是痴心妄想。

“你们不用在吵了,我知道我自己是什么身份,我也明白你们对我的看法,我不会去争那所谓的财产和家业,我会走。”夏以沫说着,就上楼去拿了自己的东西。

当她看到床头当着的照片的时候,她的眼泪像是洪水决堤般的不可控制住流了下来。

谁会不渴望有一个幸福的家,谁会不想要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但这些在别人身上很轻松很平常的事,在她夏以沫的身上就都成了奢望。

她收拾好东西,托着行李箱下了楼。

她没有理会他们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径直走出来了夏家。

“以沫……”

走出院子的时候,她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熟悉的呼唤……

在夏以沫转身离开的时候,叶枫的视线就从未从她身上离开过。

他在心疼,心疼这样的夏以沫,即使是她做了伤害他的事,背叛了他们的感情,他还是忍不住动摇,被她的一举一动牵引着。

在夏以沫出去之后,叶枫看着夏以琪脸上得意的表情,不禁说道:“以琪,你这次做的太过分了!”

夏以琪今天晚上对夏以沫的态度,是叶枫没有想到的,他以前只是认为夏以琪是这样的个性,有点自私而已,但现在看来,她是已经把夏以沫当成了她的绊脚石。

今天的所作所为,让叶枫觉得,夏以琪变了,她变得让他觉得陌生,原来以前在他面前的人见犹怜的模样是装出来的。

那既然这样,是不是那天晚上的事情也是她……

叶枫看着走出去的夏以沫,忍不住追了出去。

“叶枫,你回来!”坐在一旁的夏以琪看着跟着夏以沫走出去的叶枫,大声的叫着。

叶枫是怎么了?夏以琪看着叶枫决绝的背影,心里一团乱麻,现在这样的叶枫,让夏以琪觉得莫名其妙。

连他也帮着夏以沫,到底为什么!明明她才是夏家的亲生女儿,论地位,论容貌,她都不输夏以沫,为什么他们都站在夏以沫那边,总是在她需要支持的时候给她重重的一击。

她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只是想让夏以沫知道,她夏以琪想要的就必须要得到,她夏以沫只是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凭什么跟她一样,住在这个家里。

但叶枫并没有理会身后夏以琪的呼唤,他径直的走了出去。

“夏以沫,我不会放过你的!”夏以琪看着叶枫离开的方向,恨恨的说着,她的眼里满是对夏以沫的嫉恨。

“夏以琪,你闹够了没有!你作为一个姐姐,我没有要求你要做什么太过为难的事,但你也应该尽到一个姐姐最基本的责任。”夏通听见夏以沫的话,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现在的这种状况,是夏通最不想看到的,夏以琪是他的女儿,夏以沫也一样,对于他来说,他们在他心里是一样的。

对于夏以沫他有愧疚,当年他离开她们,也是迫不得已,他自己也明白如果自己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夏以沫的身上,这样她在以后就避免不了和夏以琪起冲突。

在她们姐妹之间,他没有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姐姐的责任,她夏以沫凭什么做夏家的女儿,她只是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她不配做我的妹妹!”夏以琪已经失去了理智,夏通的意思,她很明白,他实在责怪她没有责任心,对夏以沫太过分。

但又有谁理解过她,凭什么她夏以沫以前有爱他的叶枫,现在有信任她的权子卿,她夏以沫有什么资本拥有这些。

这些东西,都只能是她夏以琪的!

夏以琪没有理会夏通向她投来的目光,她快速的走了出去。

她的要去找叶枫,她不能让夏以沫再和他纠缠不清,叶枫是她的,无论她爱不爱他,他都只能是她夏以琪的。

“夏以沫,你等着!”夏以琪边小声嘀咕。

而另一边的夏以沫,拉着一行李箱的东西,一个人走在在街上。

现在已经是晚饭时分,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她一个人走在街上,很冷清……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一直以来自己努力想去维护的关系,最终还是走向了终点。

“以沫……”身后的一声熟悉的呼唤让她停住了。

这一声以沫,她已经好久没有再听到过了,是他吗?

夏以沫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是叶枫,是那个自己付出了整个青春的男人,虽然他们已经分手了,但夏以沫看着追上来的叶枫,心里还是忍不住泛起涟漪。

叶枫向着她的方向,慢慢的走进,他走到了她的面前,目光落在了夏以沫手里拉着的行李箱上。

“这是什么?”叶枫看着夏以沫一个人托着这么大一个箱子,忍不住问道。

“我的东西,我这次只是回来收拾东西的。”夏以沫简单的回答道。

对啊,她只是回来收拾东西的,又何必再对以前的事念念不忘,以前的,她该放下了……

夏以沫静静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叶枫,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们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成了如今这样。

以前在他面前夏以沫会完全的放松,那时的生活,让她觉得很幸福,很安心。

可是现在,她再也回不去了,是她亲手摧毁了这段她曾经无比珍视的感情,她能理解叶枫,自己这样做对他造成的伤害无法估量,他如今这么做,也是应该的,她不会怪他。

“以沫,我……”叶枫心里很乱,他不明白现在的自己所做的,他好像不像以前那么恨她了,好像就从刚才开始,他已经在慢慢的放下了之前的事。

看着叶枫欲言又止的模样,夏以沫心里无限思绪。

“太晚了,我送你。”叶枫说着,就伸手准备接过夏以沫手中的行李箱,却被夏以沫躲开了。

他们之间,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这样的动作,夏以沫下意识的闪躲,但她没有注意到,因为她这样的一个不经意的动作,让叶枫的眼里浮起的伤感。

正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夏以琪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后,她看着叶枫一系列的动作,心里就忍不住咒骂。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打车。”夏以沫看见了叶枫后面的夏以琪,她没有再多作逗留,转身向前走去。

当她打到出租车,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叶枫突然拉住了她。

夏以沫被叶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愣,她怔怔的看着他,她的心跳不受控制的慢慢加速,一发不可收拾。

叶枫看她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怨恨,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柔情。

这样的他,让夏以沫不知所措,但她知道,她不能这样。

夏以沫用力挣脱被叶枫握住的手腕,但她的力气怎么比的过叶枫,她的挣扎,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叶枫还是紧紧的握着她,不肯放松。

“叶枫,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夏以沫看着这样的他,眼里忍不住泛起泪光,他为什么要这样,她好不容易决定要放弃的感情,他却再一次让她让她想起。

“我知道,我只是遵从自己的心,夏以沫,我能做到这一步,你知道我心里的挣扎吗?”他曾经是多么的恨她,但在此刻,他只想抓住她,他不想放手让她去别的男人身边,他放不下……

他介意,他承认,但对于夏以沫,他是付出了真心的,他不想放手。

夏以沫静静的听着叶枫的这一番话,这样的话,她曾无数次幻想过,但现在听到了,她却开心不起来。

他们之间,已经发生了变化,因为那晚,他们之间产生太多的阻隔,比如夏以琪。

“叶枫!”夏以琪追上了叶枫,去看到他和夏以沫这样亲密的动作,她忍不住叫着叶枫。

叶枫还是对夏以沫念念不忘,难道那一天晚上还没有让他清醒吗?

听见夏以琪的声音,叶枫放开了夏以沫的手,但她没有注意到因为他放开的手,夏以沫的微妙的变化。

夏以沫看着被松开的手,顿时感到心理空落落的。

这不是自己想要的吗?现在怎么又会是这样,自己这是怎么了?

看来,在叶枫的心里,夏以琪才是最重要的,任她怎么挣扎他都不放开,夏以琪只是叫了他一声,他就下意识的放开了。

“夏以沫,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你不知道你现在很脏吗?还这样不要脸的倒贴。”夏以琪话里充满了讥讽和嘲笑,没有给夏以沫留一点情面。

“我不想再跟你争执这些无谓的事。”一天的工作已经让她很累,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不再去想这些烦恼的事。

夏以沫看了看一旁的叶枫,眼里是说不清楚的复杂。

她在心里无数次的提醒自己,不要再去想,她和叶枫回不去了,而且叶枫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停留在过去,只会让自己进入一个痛苦的死循环,今后的生活,她就再也别想安静的度过。

以上就是关于爽,⋯,好,舒服,快,别拔,出来,吸我,乳,正当,夏,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