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局长一口吸住人妻粉嫩的奶头

锦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局长说话够毒的呀!

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局长一口吸住人妻粉嫩的奶头

随后,锦月立即很是配合的说:“是是是,我现在就去洗手,多用点洗手液,傅少说得对!”

锦月的重点完全错了,她的重点在洗手,而局长的重点是她晚上要睡在他的身边。

她也没多想,立即跑进洗手间洗手。

局长望着锦月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微微加深。

这个小女人,有的时候是真的傻。

锦月洗了几遍手之后,她擦干净了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她一边走出洗手间,一边出声说道:“好奇怪啊,乔语筝的bra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苏锦月。”

“啊?”锦月一愣,眨了眨美眸不解的望着他。

“一般什么时候会解开内衣?”

锦月一怔,在局长的提醒下,她瞬间恍然大悟!

“我靠!这个绿茶婊!”锦月实在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立即说,“她就是故意把她的bra留在这里的,她那么多bra,我就不信件件都有绣字,她特地选了一个定制款丢在这里,她是想让我误会你们两个已经……睡过了,从而让我们两个的感情破裂?这挑拨离间的本事,真是厉害了!”

可是乔语筝算错了一点,她和局长之间,压根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所以也就不存在误会不误会的事情了,她刚才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

“一点就通,还算聪明。”局长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

就在此时,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随后,局长伸手打开了卧室的门。

“傅少。”佣人很是恭敬的朝着局长鞠了一躬,而后立即拖鞋递上前,“这是苏小姐的拖鞋。”

局长微微颔首后,佣人弯腰将拖鞋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

“穿鞋。”局长将视线移到锦月身上,薄唇微启,吩咐道。

锦月点点头,穿上拖鞋后,立即出声说:“你给我拿个塑料袋,再拿把剪刀来。”

“是。”佣人应声后也没多想,迅速取来了干净的塑料袋和剪刀递给了锦月。

佣人显然也是一脸狐疑,不知道锦月要这塑料袋和剪刀有什么用。

“哦对了,你去通知下傅浩帆和乔语筝,傅少这个小叔有事情要和他们两个晚生后辈说,就让他们在楼下正厅里等着吧。”

佣人听到锦月这一句话,迅速就望向了局长。

局长颔首后,佣人立马应声:“是,我这就去通知少爷和少夫人。”

少夫人?叫的真是亲热啊!

等到佣人转身离开后,锦月直接将卧室的门合上了,而后她将塑料袋反套在手上,捡起了那个地上的bra。

看着塑料袋里的bra,锦月皱着秀气的眉,拿着剪刀直接剪了个稀巴烂。

“反正这个bra落在了别人的房间里,那就说明她不要了,既然她不要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帮她这个忙。”

局长好整以暇的看着锦月将那塑料袋丢进垃圾桶里,她的举动轻巧,那模样真是不得不引人注目。

而后,他嘴角微勾,低沉雄厚的嗓音响起:“不怀疑我和乔语筝有染么?”

锦月轻轻一笑,那双水灵的眸对上了局长的眸,“我相信傅先生的眼光不会这么糟糕的。”

听到锦月的这一句话,局长嘴角的笑加深了些许,他对锦月的兴趣,实在是越发的多了起来。

局长迈步朝着主卧室外走去,锦月望着局长的背影,立即问:“你去哪里啊?”

“我前一秒才夸你聪明,怎么现在就变得这么笨了?”

“啊?”

“某个蠢女人给我找了个事情做,现在我要去对晚生后辈说教了。”

听到这一句话,锦月这才恍然大悟,她这脑袋瓜,要紧想着怎么恶整乔语筝了,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她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笑眯眯的说:“傅少您赶快去吧,现在就去,千万不要耽搁了!”

“呵。”局长看着她如此谄媚的笑,三两步走到了锦月的面前,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一个吻直接盖在了她的唇瓣上。

锦月被这个吻给吓到了,虽然只是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但她一下子仍然回过神来,有些懵了,长而翘的睫毛扑闪扑闪了好几下,怔愣的望着眼前这张邪肆的俊颜。

随后,只见他薄唇微启,缓缓道出四个字:“下不为例。”

锦月一激灵,回过神来后,立即朝着局长点了点头。

“是,是!”

紧接着,局长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她光洁的额头后,这才转身离开了卧室。

锦月望着局长的背影,伸手轻抚着自己额头的位置。

局长这样沉默寡言的男人,说教还真的是为难他了。

锦月想到这里,扑哧的轻笑了一声,可是接下来,她的双颊瞬间就通红了起来……

她伸手轻抚着自己的唇瓣,上面还残留着他方才留下来的余温。

“苏锦月,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啊?这个男人……只是你的金主啊!而且他还是傅家人,你忘记你自己接近他的目的了吗?”

锦月深吸一口气,出声提醒着自己,而后她迅速离开了卧室,朝着傅浩帆的卧室走去。

好在她对这里有些了解,她的方向感又是极佳的,很快,她就找到了傅浩帆的卧室,确定卧室里没有人后,她迅速打开了卧室的门,迈步直接走了进去。

进入卧室后,锦月环顾了四周,朝着傅浩帆的床边走去,她取下了自己耳朵上的一枚耳环放在了两个枕头当中的位置,随后,她整理好了床铺,没有多作逗留,迅速离开。

她也没有急着回房间,而是特地走到了一侧的楼梯边,自上而下的望着,她可以勉强看清楚正厅内现在的情况。

傅浩帆和乔语筝一人坐在一边,两人就像是三好学生那样坐着,可见他们看到局长,那完全就是老鼠见了猫啊!

锦月好笑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了极为高贵的声音……

“苏小姐。”

锦月一怔,朝着身后望去,当她看见葛美盛的时候,随即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我不知道苏小姐是怎么和战霆在一起的,但我猜想,多半是苏小姐倒贴上去的吧?毕竟像战霆这样不可一世的商界枭雄,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呢?苏小姐是有几分姿色,但比苏小姐漂亮的,我想多的去了,不过那些女人漂亮是漂亮,但肯定没有苏小姐有手段。”

葛美盛看着锦月的目光全然都是鄙夷和嫌弃,语气更是高高在上,高傲到了极点。

锦月不停地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被葛美盛激怒。

她那招牌式的笑容依旧挂在白皙漂亮的脸颊上。

随后,锦月出声说:“嫂子的夸奖,锦月可是万万不承受的,比起嫂子来说,锦月这点手段,算得了什么呢?”

锦月没有被葛美盛激怒,反倒葛美盛被她给激怒了。

她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语气顿时也变得难听至极,“苏小姐,这声嫂子你还是收回去吧,傅家可没有承认你!你先前是浩帆的未婚妻,现在却和浩帆的小叔纠缠不清,这要是传出去,对落败的苏家也造成不了什么影响,但对傅少和傅家没有什么好的影响,希望苏小姐自重,可千万不要当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

锦月听到葛美盛的这一番话,那招牌式的笑容瞬间就收了起来。

她一向都是个收放自如、张弛有度的人,现在葛美盛来警告她,主动和她针锋相对,她也不能认怂!

“您是战霆的嫂子,那我理应也应该喊一声嫂子才是,这是礼貌问题。至于我和傅少是不是纠缠不清,这可就要另当别论了,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自由恋爱不犯法吧?更何况我和战霆都是男未娶女未嫁,恋爱这种事情更是情理之中了,好像也没碍着嫂子什么,现在嫂子和我说这样的一番话,这让外人听来,好像是在拆散一段美满姻缘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嫂子暗恋老公的亲弟弟呢!”

“你……”葛美盛听到锦月的这一番话,一下子有些气急败坏起来,“真是没教养的贱蹄子,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锦月没有吭声,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葛美盛,她的反应未免也太激动了,不会真的被她猜中了吧?如果葛美盛真的对局长有意思,那真是……细思极恐啊!

就在锦月愣神的时候,她忽然看到局长的身影。

就在此时,葛美盛再次出声怒骂着锦月,说:“苏锦月,你真是个肮脏的女人,为了钱,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勾引战霆,刚才又诬陷浩帆对你有企图,我的儿子我最清楚,你这样的破鞋,浩帆怎么可能还会要?你和***一样不要脸,***就是***!只有***,才会做出这么下贱的事情!”

“是么?”局长的声音忽然响起。

葛美盛整个人呆愣的站在了原地……

锦月还没来得及吭声,就感觉自己眼前的光亮被伟岸的身影所遮挡,接下来,她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在嫂子看来,她是***,那我身为她的男人,又该是什么身份?”局长的声音很冷,表情更是冷冽到了极点,那张俊颜上有着明显的怒意。

葛美盛倒抽了一口凉气,恶狠狠的瞪了锦月一眼,显然是将局长的忽然出现归根在了锦月的身上。

闻讯赶来的傅瀚明看到眼前这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即就笑嘻嘻的上来打圆场,那啤酒肚晃动了几下,他看着眼前的局长,再次说,“战霆,你嫂子也是为你和傅家考虑,说话可能有失分寸了一些,你也就多多担待,这些年来,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局长看也没看傅瀚明一眼,那眼神犹如利剑一般,像是要刺穿葛美盛的五脏六腑。

“如果你连管住嘴的本事都没有,我会让你知道欺负我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下场!”他的声音宛若寒冰,怒意也毫不掩饰。

话音落下后,局长没有多做一刻的逗留,握着锦月的小手,迈步离开。

回到卧室后,锦月依旧没有回过神来,怔愣的望着眼前的局长。

“看够了么?”局长倚靠在一侧的阳台,一根烟抽完后,锦月仍然看着他,他拧灭了烟头丢入了一侧的垃圾桶内,而后迈步走到了锦月面前。

他身上有着淡淡的烟草味,这味道很淡很淡,可见他平日里压根不怎么抽烟。

“你……”锦月的话到了嘴边,却又欲言又止。

“有话要问我。”局长的语气很是肯定。

锦月一愣,没想到被他看出来了,她点了点头。

“问。”

“葛美盛是不是喜欢你啊?”锦月想到了刚才葛美盛充满着嫉妒的神情和目光。

局长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看着她,“你看了我这么久,就是要问这个?”

“是。”锦月诚实的应声,“因为她刚才警告我的时候,其实出发点是好的,是在为你考虑……”

“老牛妄想吃嫩草,异想天开懂么?”

锦月听到局长这一句话,直接喷了……

老牛妄想吃嫩草?!

他的意思就是……葛美盛是老牛,而他局长是嫩草?!

这比喻,锦月彻底服气了。

局长轻笑一声,伸手捏住了锦月的下颚,“这样的解释,你还满意?”

“……”锦月囧,干嘛要问她满不满意啊,她满不满意都无所谓吧!

“不说话,那就是满意了。”而后,局长直接拉着锦月朝着一侧的浴室走去。

“喂喂喂……傅,局长,你干什么啊?”锦月彻底慌了神,错愕的不知如何是好,小手抵在了局长的胸膛上,可是下一秒,就被局长压在了墙壁上……

浴室的暖灯开着,灯光很暖,但锦月此时却觉得灯光格外的刺眼。

她的身子微颤着,忍不住的战栗……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只能感觉到从他身上传递而来的温度,很烫很烫,烫的像是要灼烧她的肌肤。

锦月不敢看他,只能将视线定格在了他的胸膛上,她不敢抗拒,因为他是局长!

“给我解扣子,嗯?”局长俯身,那低沉的嗓音邪魅至极的在锦月的耳畔响起。

锦月一愣,身子烫的厉害。

“我……”

“没做过?”

锦月摇头,小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小脸更是涨红的厉害。

“我不介意成为你的第一次。”他这话完全话里有话。

“……”锦月听到局长这一句话,只感觉耳畔“哄”的一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冲了上来。

第一次?

锦月摇头,声音颤抖的响起:“我,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连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锦月想到这儿,就觉得无比可笑,她只知道对方是夜店的鸭子,而且……还是鸭王。

“我知道。”局长的语气无比笃定,嘴角上似有若无的笑更是饶有深意。

锦月倏地抬头望着眼前的他,“你,你知道?”哦对,她想起来了,他之前讥讽过她。

没等锦月吭声,局长那低沉的嗓音便再次响起:“昨晚那么大的动静,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么?”他这话也是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锦月傻傻的点头,说:“是,是啊,昨晚的动静那么大,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她的声音机械般的响起,目光有些呆滞。

局长眉头微蹙,低头吻住了她的唇,这个吻如同暴风骤雨那般炙热。

锦月的身子彻底僵住了,就这样被他抵着,动弹不得。

他直接将这个吻加深,锦月能感觉到那喷洒在她肌肤上的灼热……

“唔……”她的小嘴微启,轻应出声。

局长嘴角微勾,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锦月惊呼出声,没等她反应过来,热水浇注而下,偌大的浴室内气温瞬间升高,氤氲起的热气迷了她的视线……

“嗯……”

“解扣子,嗯?”局长那诱惑人心的嗓音再次在锦月的耳畔响起。

锦月的每一寸肌肤都染上了极为异样的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局长有什么惊人的魔力,她的小手竟然攀上了他的胸膛,开始一颗一颗解开他的扣子。

她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就连解扣子这样普通的事情都变得极为吃力起来。

好不容易解开一颗……

锦月又准备去解下一颗,可是怎么解都解不开!

锦月慌了神,着急的不知所措。

“傅,局长……”锦月出声叫他,那甜甜的嗓音带着些许无奈和焦急。

他轻笑扬唇,显然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反倒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的慌乱,在局长看来,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第二颗好不容易解开……

锦月又艰难的去解第三颗……

她的动作很慢很慢,小手不断地颤抖着。

局长看着她如此可爱的反应,下一秒就将她揽入了腰际……

“唔?!”锦月瞪圆了眸子,没想到他又一次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唇。

接下来,她只听见“撕拉”一声响,原本已经被坏了的裙子,这下真的是坏了个彻底!

再然后,锦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处在天旋地转的状态之中……

她无力到了极点,软绵绵的倒在了局长的怀抱里。

从浴室再到大床……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多少次,她只知道自己无力的沉沉睡去,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

局长望着躺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的锦月,嘴角微勾,笑意加深。

“蠢女人,你是不是第一次,最清楚的人不是你,是我。”局长嘴角微勾,轻笑出声。

而后,他直接伸手将锦月整个人揽入怀抱之中,未着寸缕的她感受到了身边传来的温暖……

她下意识的就在他的怀抱里蠕动了几下,而后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锦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忽然,听到了一阵争吵声……

“傅浩帆,你说,这个耳环是谁的!傅浩帆,你给我说清楚啊!这个到底是哪个***的!你是不是背着我把骚狐狸带回来了,你说啊!”

“我没有!乔语筝,你别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诬赖我,我也不知道这个耳环是哪里来的啊!”

“你不知道?这个耳环不是我的,那就是别的贱货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耳环是哪里来的?你少蒙我了,你对苏锦月那个女人余情未了,好,你们之前是情侣,情有可原,那么现在这个耳环,你告诉我,是谁的!”

“我说了我不知道,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你不睡觉,你肚子里的孩子还要睡觉,你能不能太平一点?别闹了?!”

“孩子?又是孩子!你满脑子想的只有孩子,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就带着孩子从这里楼上跳下去!”

乔语筝依旧不依不饶着,全程盛气凌人的指责着傅浩帆,而傅浩帆则是好说歹说都没有任何用……

动静声实在是太大了,锦月被吵醒了,她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眸,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

“发生什么事情了?”她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全然都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你应该最清楚。”

这声音……

“轰隆”锦月彻底清醒了,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涌入了脑海之中,她睁大美眸望着身边的局长,整个人都蒙圈了。

他,他们两个……做,做了?

锦月低头一看,看到自己身上全然都是点点的红莓印记。

锦月还来不及回过神来,外头又一次传来了争吵声。

“傅浩帆,你这个不安分的臭男人!我辛辛苦苦怀着你的孩子,你居然背着我出去乱搞,还把女人带回家来了!傅浩帆,你要不要脸啊!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你有没有把孩子放在眼里啊!”

以上就是关于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局长,一口,吸住,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