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吮她的花蒂和奶水 翁公忘情的吸着她的双乳

锦月努力掩藏住自己的尴尬,轻声说道。

翁公吮她的花蒂和奶水 翁公忘情的吸着她的双乳

翁公丝毫不放在心上,很是随意的说:“你想怎么玩?”

锦月转头望着翁公,眨了眨眸,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我们这是达成共识了吗?”

翁公居然胳膊肘朝外拐,帮了她这么多次?

现在乔语筝这样闹腾,傅家又要鸡飞狗跳了,按照傅浩帆这花花公子的性格,他们两人早晚得崩!

“没有。”翁公给了她否定回答。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呢?傅浩帆才是你的亲侄子啊,你也姓傅,可你却胳膊肘朝外拐帮我这个外人?”锦月想不明白。

如果说翁公是有利可图,那她根本就是一无所有啊!

翁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完全不需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我是个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可我什么都没有啊……你帮我如果是交易,那么我能给你什么呢?”锦月更加想不明白了,疑惑的出声问他。

翁公伸手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际,让她的身子完全贴着他的。

而后,他吻了吻她精致的小耳朵,呵着热气,慢条斯理的吐出两个字:“肉偿。”

“……”锦月彻底石化。

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

是啊,她除了这幅躯壳还值点钱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我出去看看。”锦月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全部都抛之脑后,而后准备起身穿衣服,可是她看了一圈,压根就没有她的衣服。

翁公轻笑一声,将一件深灰色浴袍递给了锦月。

“穿上。”

锦月也没有多想,立即套上了与浴袍,虽然说衣服松松垮垮的,她穿着就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衣服那样,但总好过身上空空如也吧?

锦月掀开被子,穿上毛绒拖鞋,刚站起身,她就觉得双腿发软,不自觉的抖着。

“我出去看看。”语毕后,锦月加快脚步朝着卧室外走去。

刚走出卧室,锦月就看到了傅瀚明和葛美盛。

葛美盛看到她穿着深灰色的睡袍,眼神立马就变了,确定翁公没有出现之后,她冷嘲热讽的话语声直接响起:“连衣服都要穿别人的,真是穷酸!”

锦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葛美盛是在说她?

她很是淡定的朝着眼前的葛美盛笑了笑,而后出声说:“这已经火烧眉毛、鸡飞狗跳了,嫂子还有空含沙射影啊?真是不把自己儿子和儿媳还有未来的孙子放在心上呢!”

不就是含沙射影吗?她也会啊!

“你!”葛美盛瞪了锦月一眼,很是看不起她。

“好了,先看看浩帆和语筝的情况吧,语筝这怀着身孕呢!多危险啊!”傅瀚明伸手拍了拍葛美盛的肩,随即敲了敲卧室的门。

傅瀚明打开卧室的门后,锦月也朝着卧室里望去。

乔语筝现在坐在床上,俨然就像是一个泼妇那样,傅浩帆则是躺在一侧的沙发上,对于乔语筝的谩骂根本不闻不问。

“傅浩帆!你给我说清楚,这耳环是怎么回事,傅浩帆!”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那个耳环是谁的,指不定是你自己的,俗话说得好,一孕傻三年,你说不定都忘记这个耳环是你自己的了。”

“这个耳环是当季新款,价格要三十万左右,这么贵的耳环,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傅浩帆,你给我说清楚!”怀着身孕的乔语筝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像是发了疯的泼妇那样朝着傅浩帆冲去。

“天啊!”葛美盛大叫了一声,迅速就冲进了房间内。

而后,她伸手拦住了乔语筝,防止她有什么冲动的行为。

“语筝啊,你冷静一些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怀着身孕啊?”

“婆婆……”乔语筝在看到葛美盛后,立即大哭特哭起来,“浩帆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肚子里还怀着傅家的孩子,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这个孩子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不生就不生,这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女人能生孩子!”傅浩帆的语气非常不耐烦。

“婆婆,你听啊,你听他这是什么话?他背着我出去搞七捻三,现在居然还……还这么说……婆婆,你听听!”

乔语筝依旧不依不饶,她越是这样胡搅蛮缠,傅浩帆就越是觉得她烦。

葛美盛念在乔语筝肚子里的孩子,伸手推了推傅浩帆。

“浩帆,你怎么和语筝说话的?她到底怀着身孕,你能让着点就让着点啊!不是妈说你,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和语筝因为这种事情闹别扭呢?婚姻要忠诚,你可不能出轨让我们傅家难堪啊,而且今天你小叔也住在这里,想必现在都已经听见了,你和语筝闹闹也就算了,要是惹得你小叔不高兴了,你可是知道后果的。”

这俗话说,知子莫若母,傅浩帆是最怕翁公的,拿翁公压他,一准没错!

傅浩帆的表情稍稍平静了一些,抬头望着眼前的葛美盛,又看了看一脸委屈和愤怒,哭泣着的乔语筝。

“我再解释一遍,这耳环我根本不知道是谁的,我已经说了好多遍了,我真的不知道这耳环是谁的,我也没有把女人带到家里来。”

“那这耳环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床上啊?你说呀!”而后,乔语筝将这耳环拿了出来。

葛美盛看了看这耳环,倒是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婆婆,你肯定见过啊,这是当季最新款,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柜姐也不肯留货的,只有那些SVIP的客人才能买到!”

葛美盛点点头,猜测着多半是哪本时尚杂志上看见过吧。

随后,她拿过乔语筝手中的耳环,质问着傅浩帆,“浩帆,你仔细看看,这个耳环你真的不认识吗?”

就在傅浩帆准备出声回答的时候,看戏看到现在的锦月立即出声道:“啊,真是不好意思,这个耳环好像是我的诶,我说呢,我怎么掉了一只耳环,原来掉在这里了呀!”

随后,锦月穿着翁公宽大的睡袍进入了房间内。

“是你的?”乔语筝望着眼前笑眯眯的锦月,脸色瞬间大变,“苏锦月,你的耳环怎么会出现在我和浩帆的床上!”

锦月拿过葛美盛手中价格高昂的耳环,而后朝着乔语筝甜甜一笑,“这我怎么知道啊?我的耳环不见了,我还觉得奇怪呢!”

“你觉得奇怪?你身为当事人,居然不知道自己的东西是怎么弄丢的?”乔语筝质问着锦月。

“浩帆,你拿走我的耳环,不会是为了睹物思人吧?”

傅浩帆刚准备出声辩驳的时候,翁公迈步进入了卧室之中。

“在这里连觉都睡不好。”翁公的语气很冷,他走到了锦月的身边,伸手将她揽入了怀里。

“战霆~”锦月出声叫他,声音很甜美很动人。

“发生什么事情了?”翁公佯装着不知道,出声询问。

“我的耳环竟然在他们两个的床上,真是太奇怪了,我猜测是不是浩帆拿走我的耳环,睹物思人呀。”

“呵。”翁公冷笑了一声,望着怀里的锦月,“睹物思人?”他薄唇微启,冷冷的道出这四个字。

“小叔,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拿月月的耳环,我也没有要睹物思人!”傅浩帆望着锦月,除了怒气之外,更多的是恳求的目光,他在求锦月放过她。

锦月皱了皱秀气的眉,心软的同时,却又不断的告诉自己,傅浩帆和乔语筝联合诬陷她,甚至害她和不明男人发生关系,这样的人,她怎么能心软?

葛美盛在这个时候出声,帮着傅浩帆出声说:“战霆啊,听嫂嫂说一句,就算浩帆真的要睹物思人,但这个耳环是她今天戴在耳朵上的,如果不是她自己取下来,浩帆怎么可能拿得到呢?”

翁公的眉头微蹙,一言不发的样子极为可怖。

在场的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唯独锦月一副安然自在的样子,翁公完全知道她是故意陷害给傅浩帆的,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如果她苏锦月是主谋,那翁公就是帮凶!

“我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片刻后,他的语气很是冷冽、笃定的响起。

听到这句话后,葛美盛的表情瞬间就变了,一下子脚跟都有些发软了。

“小叔……我真的没有……”傅浩帆现在是百口莫辩。

“管住你的手,如果你管不住,那我这个当长辈的就亲自来管教你!”翁公的警告声让傅浩帆吓得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侧,低着头,连动也不敢乱动了。

随后,锦月朝着在场的众人娇俏的笑了,而后伸手抱住了翁公的手臂,潇洒的离开。

等到重新进入卧室后,当门一合上,翁公就压制着锦月,将她压在了门板上。

锦月一愣,错愕的瞪圆了眸子,望着眼前这个男人……

“傅,翁公……”锦月倒抽了一口凉气,出声喊着他。

“戏演够了?”翁公的言语带着几丝戏谑的意味。

锦月立即出声说:“傅少的演技比我好得多!”

“既然如此,还等什么?”

“啊?”锦月一愣,错愕的看着他,一脸不解。

“肉偿。”翁公缓缓道出这两个字,下一秒,没等锦月反应过来,睡袍就已经落在了地上……

再接下来,锦月只感觉自己的背部和门板有着轻微的摩擦。

她想喊疼,可是翁公好像已经意识到了,他一把将锦月抱起,抱着她跌入了那张柔软的双人床内……

房间内一室的旖旎,但此时傅浩帆等人却是表情凝重。

卧室内。

“你们也都看到了,是那个女人故意陷害我的!”傅浩帆气急败坏,但却一筹莫展,拿锦月一点办法都没有。

“语筝,你刚刚也都瞧见了,苏锦月那个女人太有心计了,故意要惹你们两个吵架,让你们两个争执不休,她才能看好戏。”葛美盛出声帮着傅浩帆说话,“浩帆是我儿子,我了解他,把女人带到家里这种事情,是万万不可能的,更何况我几乎是天天在家的,家里还有那么多佣人呢!你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你们是不是落入了苏锦月那个***的圈套里了?”

乔语筝点点头,表情很是愤怒,伸手抚着腹部的位置,“这个女人实在是心肠歹毒,苏锦月,她怎么不***!居然挑拨离间我和浩帆的关系。”

乔语筝露出了可怜巴巴的神情,望着站在一侧愤怒不已的傅浩帆,“浩帆,对不起……是我不好……刚刚实在是太生气了,谁知道苏锦月居然留了这一手!”

“好了好了,事情弄清楚就行了,以后别随随便便诬赖我。现在小叔完全是帮着那女人的,简直是被苏锦月迷得五迷三道了!”

久久不吭声的傅瀚明眼下出声说:“你们离苏锦月远点,别再没事招惹她了。不管她的手段有多厉害,只要她背后有战霆这靠山,你们就都安分点!本来我想让浩帆去财阀工作的,现在这件事情又泡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个合适的机会再和战霆提这件事情。”

“爸,那现在怎么办啊?我的工作……就这么泡汤了吗?”傅浩帆一脸可惜的表情。

傅瀚明对此也是无可奈何,“能怎么办?!还不都怨你自己?惹谁不好,去惹那个苏锦月?”

“我,我怎么知道小叔喜欢穿我不要的破鞋啊。”

“呵呵,闭上你的嘴,这话要是被你小叔听见了,不光是你,就连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傅瀚明瞪了傅浩帆一眼,那模样全然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不爽的哼了一声,甩手转身离开。

葛美盛看到这情况,立即嘱咐道:“你们两个啊!真是弄出点事情来,本来太太平平的,现在弄得瀚明都生气了,你们给我好好反思反思!”

葛美盛话音落下后,立即追了出去,“瀚明啊!”

这室内,只留下了傅浩帆和乔语筝面面相觑。

乔语筝气的跺着脚,将沙发上的靠垫全部都丢在了地上。

“苏锦月,你居然敢给我玩手段!我就让你看看,到底是你手段厉害,还是我手段狠辣!”

“乔语筝,你别胡来。”听到乔语筝要对锦月下手,傅浩帆倒是有些舍不得了,毕竟这样漂亮的女人,如同天仙下凡,他还没睡到手!

“傅浩帆,今天的事情,都是那个女人在作祟,你居然让我不要胡来?你说,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女人?!”

听到乔语筝这番话,傅浩帆迅速给予了否定回答,她这么能闹腾,他当然要否定的越快越好。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让你别胡来,是因为刚才爸说的那番话,你难道看不出我小叔很喜欢苏锦月吗?”

“那个贱货,我就不信你小叔还能喜欢她一辈子,你小叔那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她苏锦月,顶多玩一阵就扔了。等到那个时候,我再对她下手也不迟啊,今天她让我这样难堪,这样出糗,这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好了好了,随便你吧,早点睡吧!你不困我还困了!”而后,傅浩帆直接躺在床上,背对着乔语筝睡觉。

乔语筝气的哼哼两声,朝着床铺的方向走去……

……

隔天,锦月睡的迷迷糊糊,她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眸,她撑起身子,朝着四下望去,可是却没有见到翁公的身影。

她伸出纤细的手臂,抓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她看了看时间,微愣住了。

十一点三十五分?

她怎么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

翁公肯定已经是财阀了吧?!

锦月看到手机上有一条微信消息,她打开手机,看着备注是个地球,她微愣了愣,她的手机里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备注了?

——睡醒了回我,然后开门,佣人在门口等着。

她看着微信消息,耳边瞬间轰的一声响……

这,这微信是翁公的?

这备注,也是他输进去的?可为什么是个地球的标志呢?

锦月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她干脆也就没有继续思考下去,她给翁公发了消息。

——我睡醒了。

随后,锦月放下手机,抓过一侧松松垮垮的睡袍穿上,而后穿着拖鞋就朝着房间门口走去。

她伸手打开了卧室的门,看到两个佣人站在门口,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苏小姐,您好。”两个佣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锦月点点头,“你们好。”

“苏小姐,你现在打算洗漱换衣了吗?”

锦月又是机械的点点头,“嗯,翁公让我开门,所以我就开门了。”

佣人听到锦月直呼“翁公”这三个字,先是一怔,而后立马将手中的几个袋子拿进了室内。

“苏小姐,这是当季新款的服饰,这是CF mini的包包,还有这鞋子……”

“好了好了,不用介绍了。”锦月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些全部都是奢侈品牌。

“是。”佣人应声后,再次微笑着说:“苏小姐,车子也已经备好了,您可以选择吃完午餐离开,也可以选择去外面用餐,这是傅少留给您的卡。”佣人将一张黑色副卡放在了一侧的桌面上。

锦月皱着秀气的眉,“这卡我不需要,麻烦你帮我还给翁公。”

这样给她的感觉……真的像是被包养了一样,这不是她想要的。那一点点尊严,她还是想维护的。

“苏小姐,您这不是为难我们吗?”佣人一脸为难的看着她,“这卡还是请苏小姐自己交给傅少吧,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东西送到苏小姐的手里,至于苏小姐要不要,那就全看苏小姐您了。”

锦月明白佣人的意思,她也没有要为难她们。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好的,苏小姐,我们就在门口侯着,您有事随时叫我们,车子也都已经备好了。”

“我不准备在这里用餐了,我想去一趟医院。”锦月心里还是记挂着苏舒怀他们,她也无心在这里用餐,在这里吃饭,她宁肯欢天喜地的去吃路边摊,起码潇洒自由!

“好的。”佣人应声后,恭敬的朝着锦月鞠了一躬,随后转身朝着房间外走去,他们轻手轻脚的合上了房间的门。

锦月将袋子里的衣服全部都拿了出来,换上衣服后,她洗洗刷刷,将那头长发扎起,未施粉黛的她直接素面朝天的下了楼。

她刚一下楼,就和乔语筝打了个照面。

“中午好。”锦月大大方方的和乔语筝打招呼。

乔语筝虽然面露不爽,但却很是虚伪的喊着她,“锦月,中午好呀,昨晚在我家睡得好吗?”

乔语筝特地将重音放在了“我家”这两个字上,锦月这样机灵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

“嗯,差强人意吧。”

乔语筝听到“差强人意”这四个字的时候,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她的脸色很是难看,但还要尽可能维持着笑意,嘴角的笑已经完全僵了,彻底紧绷着。

“苏小姐,午餐已经差不多了,在我们家用餐吧。”葛美盛朝着楼梯上望去,朝着锦月露出了看似友善的笑容。

只是过去了一晚上,葛美盛这脸变的也太快了吧?昨天还一口一个“***”喊她,现在却盛情邀请她吃午餐了?真是够可怕的!

“不用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午餐就不陪嫂嫂您吃了,嫂嫂您可要吃好喝好啊,等有机会,下次我请嫂嫂吃饭,就当是赔罪了。”昨晚的事情,锦月也佯装着已经忘了,大方的朝着葛美盛露出了笑容。

葛美盛笑着点点头,“那我给你安排车子。”

“战霆已经安排好车子给我了,谢谢嫂嫂的好意,那我就先走了,下次见。”说着,锦月先是朝着乔语筝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下楼后,又朝着葛美盛微微颔首,随后她挺直腰杆直接朝着别墅正门走去。

以上就是关于翁公,吮,她的,花蒂,和,奶水,忘情,的,吸着,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