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头吸允校花奶头 老头把校花奶头吸肿了

校花憋了憋嘴,说:“以前她就是个千金大小姐,她懂什么呀?每次出去,我都是蹭她的吃她的,谁知道现在苏家破产之后,她反而变得这么厉害了,还勾引了老头,真是狐狸精转世,不知道人还以为她是苏妲己呢!”

门卫老头吸允校花奶头 老头把校花奶头吸肿了

“战霆只不过是玩玩这女人而已,吃饭吧,别为了一个苏锦月影响我们的心情,这样的小***成不了大气候!”

“嗯,婆婆。”校花点点头,高兴的和葛美盛一起准备朝着餐厅走去。

可是刚转身的时候,佣人却急急忙忙跑了上来。

“夫人,这是在客卧的垃圾桶里发现的!”佣人将一个塑料袋递给了葛美盛。

“这是什么东西?碎布片?”葛美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校花越看越眼熟,随后,她恍然大悟的出声:“婆婆,这是我的bra!”

而后,校花望向那佣人,追问道:“你是在苏锦月住过的房间里发现的嘛?”

佣人老实巴交的点了点头。

“这个贱货,一定是苏锦月这个***,把我的bra给剪了!婆婆,你看呀,我高级定制的bra就被苏锦月给剪成这样了,这个女人真是恶心!”

葛美盛看着一脸委屈的校花,火气也是不打一处来,“真的是个贱女人,勾引了战霆还不够,居然还在我们家堂而皇之的欺负你?”

“就是说啊!”校花立即点点头,顺着葛美盛的话说,“婆婆,我们一定要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瞧瞧!不然她真的找不着北了,居然直接欺负到头上来了,这是摆明了不把婆婆你放在眼里!太过分了!”

“现在战霆护着她,想要对她动手很难,我们只有等机会,你放心,一定会有机会的,我早就说了,苏锦月这样的女人,战霆就是玩玩,放心吧,过段时间一定让她好看!”说着,葛美盛伸手拍了拍校花的肩膀,嘱咐道,“你现在怀着身孕,要心平气和一点,别伤了身子。”

校花伸手抚着腹部的位置,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婆婆,可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这个苏锦月就是欺负我!”

“知道知道,咱们要沉得住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两个,你还怕收拾不了她一个吗?好了,先去吃饭,我的乖孙都要饿了。”葛美盛其实最关心的就是校花的肚子,当然,现在校花和她一同憎恶着锦月,对于她而言也是好事,至少有人统一战线了。

校花朝着葛美盛笑着,拍着马屁说:“谢谢婆婆,我就知道婆婆对我最好了!”

葛美盛点头,笑的特别高兴,“你是我的儿媳妇,我怎么可能不对你好呢?走吧,吃饭了。”

“嗯。”校花乖巧的应声答应,和葛美盛一道走向了餐厅。

其实殊不知,她们两人根本就是各自心怀鬼胎罢了。

……

锦月坐入了早已准备好的劳斯莱斯车内,刚一坐入车内,司机就立即询问着她,“苏小姐,您打算去哪里?”

“去医院,谢谢。”

“好的。”司机点头应声后,立即驾驶着车辆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车子很平稳的行驶在了城市的道路上,抵达医院,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谢谢。”锦月推开车门下车,立即向司机道谢。

司机很是恭敬的说:“苏小姐,我在停车场等您。”

“不用了。”锦月摇头,“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你先回去吧。”

司机点点头,“好的,那苏小姐每天晚上6点之前,一定要准时回半山别墅。”

“每天晚上六点前?”锦月一愣,问道。

司机应声:“是的,这是老头的意思。”

傅战霆的意思?这是他给她订的门禁时间?

锦月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傅战霆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她就算心里有任何想法,也不能表达出来。

“我知道了。”她应答后,转身就朝着医院内走去。

锦月搭乘着电梯抵达了苏舒怀的病房所在楼层。

她迈步走到了病房门口,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病床……

这是怎么一回事?

锦月看着正在收拾床铺的护士,她立即问:“您好,请问原来这个病床的病人呢?”

护士看了看锦月,说:“哦,你说的是苏舒怀吧,他早上刚出院。”

“出院?”锦月一愣,“他……他这情况怎么可以出院啊?”

“不太清楚,我只是个护士。”话音落下后,护士看了看锦月,转身离开。

锦月顿时就有些着急起来,她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白芷惠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没等手机那头的白芷惠出声,锦月就立即出声问道:“妈,你们去哪里了?我在医院里,爸怎么出院了?他那样的情况,怎么可以出院呢?”

“锦月啊,我们已经回家了,刚安顿好,妈还来不及打电话告诉你,你就打电话来了,你在老头那边过的还不错吧?”

“你们回家了?别墅不是已经被拿去抵债了吗?”这一下子,锦月有些没反应过来。

“这就要谢谢老头了,老头还特地给你爸爸安排了最好的看护,现在你爸爸在家休养就可以了,定期会有医生给他做检查的。”

“什么?傅战霆?”锦月一怔,她没想到傅战霆居然安排好了这一切。

“对啊,这次可是要好好谢谢老头,我们现在也能回家住了,你哥哥的腿伤也有专人照看着,锦月啊,你在老头身边要乖巧一些、懂事一点,我们家破产的原因没弄明白前、你爸爸没有醒过来前,你千万别惹怒了老头,现在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本事和老头斗,只有在老头的羽翼下,我们才能生存,你知道吗?”

在他的羽翼下才能生存?真的是这样吗?

“锦月,你有没有听妈妈说啊?”白芷惠的声音再次从手机那头传来。

“嗯,我在听。”锦月回答。

“那就好,家里这边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我和你哥都会安排好的,你爸爸现在也有专人照顾,一点问题也没有。你就好好的在老头身边。”

“嗯。”锦月的应答声很显然是有气无力的,“我回家一趟,看看你们的情况吧,不看到你们,我总是不放心。”

现在的锦月,凡事都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她没有确认过的,她是真的放心不下来。

“你现在过来,老头知道吗?”白芷惠的语气有些担忧。

“妈,我现在没有被他囚禁,我总该有去哪里的权利吧?”

“但你总要请示下老头啊,这老头要是生气了可怎么办才好?”

“我不是犯人,而且他也不会为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人生气,好了,就这样吧,我现在回来。”锦月不想和白芷惠继续说下去了,挂断电话后,她立即搭乘着地铁赶往苏家。

到达苏家后,已经是四十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她刚进入苏家,就发现原先萧条的苏家好像在一夕之间恢复到了从前。

客厅里全部都添置了最新的家具,所有的一切都是崭新的,包括佣人也是,只见三四个佣人正在客厅和楼梯上打扫卫生。

“苏小姐。”佣人在看到锦月后,立即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朝着锦月无比恭敬的点了点头。

锦月一怔,一下子有一种回到从前的感觉,可是她心里却很清楚,现在的这一切全部都是傅战霆的赐予。

“锦月,你回来了啊!赶快来吃饭,午餐都准备好了,有妈最喜欢吃的油焖大虾。”

锦月看着白芷惠如此开心的样子,朝着她微微扬起唇角笑了。

她知道白芷惠以前是被人捧在手掌心里的千金小姐,嫁到苏家之后,也是被人呵护着的苏夫人,苏家落败的那几天,她一下子仿佛苍老了好多岁,两鬓都有着清晰可见的花白,但现如今,她的脸上明显有了笑容,气色也好了很多。

锦月忽然觉得,自己现如今所做的一切,换个角度想,其实也是值得的。

“锦月,你回来了,还没吃饭吧?”苏牧滔拄双拐一步一步从后院的方向走到了餐厅内。

“哥,你的腿怎么样了?”锦月关心的询问着。

苏牧韬坐下后,朝着锦月笑着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大碍,“小事情,别太担心了,等我好了,我就出去找工作。”

“找工作?”锦月看着眼前的苏牧韬,美眸眨了好几下,“哥,你真的打算找工作了吗?”

“苏家虽然破产了,一无所有了,但哥总得有个像样的工作,不能混吃等死做无业游民。”

锦月听到苏牧韬的这一句话,朝着他甜甜的笑了。

“那我支持哥哥,哥哥加油!”说着,锦月朝着苏牧韬加油鼓劲,“我哥哥这么帮,找个工作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哥哥?”

“哈哈……”锦月被苏牧韬的话给逗笑了。

“好了好了,你们兄妹两个就别互相逗来逗去的了,赶快吃饭,我们一家人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吃过饭了。”

距离苏家出事,也不过只有两天的时间,但白芷惠的这一句话却戳进了锦月的心里。

锦月天生敏感,现在当然也不例外。

一家人吗?

锦月看了看白芷惠,又看了看坐在一侧的苏牧韬,那个当家人的位置却是空空如也,她多么希望苏舒怀能醒来,他们一家人能够好好的坐在一起吃顿饭,可是现在这么简单的愿望都变得无比的奢侈。

锦月低头扒饭,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其实她是不敢吭声也不敢抬头,因为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这顿饭吃的其实很安静,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锦月吃完之后,就放下了碗筷。

“妈、哥,我先上去看看爸。”锦月快步朝着楼上走去,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眼泪悄然滑落而下。

她不着痕迹的抬手拭去,佯装着最坚强的样子朝着楼上一步一步走去。

“小姐。”眼睛红红的锦月正巧碰到了张管家。

“张管家,我爸现在在哪个房间?”

“在南面的客卧静养着。”

说是“静养”,但锦月心里很清楚,现在的苏舒怀是怎么样的一种静养方式,这种方式,是她不想看到的。

锦月望向了位于南面的客卧,说:“张管家,这些日子你忙前忙后的,最近好好休息吧,现在是吃饭的时间,赶快去吃饭吧。”

“好的,小姐,我知道了。”张管家应声后,朝着锦月点了点头。

锦月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加快步伐朝着南面的客卧走去。

她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生怕会影响到他的静养,当她的脑海出现这个认知后,锦月顿时苦涩的笑了。

即便她现在发出再大的声音,躺在床上的父亲都听不见了。

他的静养方式很“特别”,特别到让她心酸,让她忍不住潸然泪下。

她望着躺在床上的苏舒怀,几个专门的看护正在给他擦拭着脸庞,剃着胡须,他们的动作非常熟稔,一看就是经营老道的看护。

当他们看到锦月的时候,立即放下手头的东西,朝着锦月鞠了一躬。

“你们继续吧,不用管我,我来看看我爸爸。”锦月的语气是心酸的,她看着苏舒怀,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感。

她一步一步走到了苏舒怀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眼圈再次泛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着。

几个看护动作很快,收拾好东西后,朝着锦月鞠了一躬,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

等到这室内只有锦月和苏舒怀后,她的眼泪再也隐忍不住了,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

“爸……”锦月颤抖着喊着苏舒怀,“我在喊你,你听见了吗?”

她多么希望她的父亲会回答,她多么希望她的父亲能睁开眼睛看看他的宝贝女儿!

锦月吸了吸红红的鼻子,伸手胡乱抹去了泪水,紧紧握住了苏舒怀的手,再次出声说:“爸,你放心,苏家破产的原因,我一定会找到的,你好好休息,这二十多年,你是真的累了,所以现在要好好休息个够,女儿都知道的,都知道的……爸,你别担心我,苏家我和哥哥会撑起来的,那些欺负过苏家的人,那些在苏家危难之际落井下石的人,他们不会再有机会欺负我们了,爸,你好好休息,等到你休息好了,你一定要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看看妈、哥还有我。”

她那长而翘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爸,我们都在等你,我们在等你一起吃饭,会一直等你的。”

锦月在卧室里和苏舒怀说了一会儿话后,她这才起身离开,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几个看护站在门口随时待命的状态。

“我爸就拜托你们好好照顾了。”

其实锦月很清楚,自己的母亲一直都是锦衣玉食,根本不会照顾人,哥哥又受了伤,照顾他自己都不太方便,所以她只能拜托这些看护,毕竟他们也是专业人员。

“苏小姐,您放心吧,邢特助已经交代过了,我们不会怠慢也不敢怠慢的。”看护人员很诚实的说道。

“邢特助?”锦月没想到邢森已经交代过了,这是傅战霆的意思吧?

“是的。”看护点点头。

锦月也没再多问,道了一声“谢谢”后,她拿着手机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进入房间后,她就立即在微信里寻找那个地球的备注,她给傅战霆打了语音电话。

约莫十几秒钟后,手机那头响起了他极为冷冽的声音,“说。”

“你在忙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锦月知道不能得罪他,所以小心翼翼的出声问着。

“嗯。”

锦月抿了抿下唇,鼓足勇气再次开口:“那,那我等你有空再打给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有事情想和你说。”

“亲自到我面前来和我说。”话音落下后,傅战霆直接挂断了语音电话。

锦月望着已经挂断的语音电话,愣了好几秒钟。

既然这样,那她就只能去K.N财阀一趟了。

随后,锦月收起手机,立即下了楼。

“妈。”锦月看着正在和苏牧韬谈话的白芷惠,立即出声喊她。

“怎么了?”白芷惠问道。

“妈、哥,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联系我。”

白芷惠笑着点点头,“你放心吧,现在有那么多佣人,还有张管家在,怎么可能照顾的不好呢?你就别多虑了,家里现在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苏牧韬也表示赞同,“爸那边有看护照看着,我这段时间在家休养,我也会去和他多说说话的。”

“嗯,那就拜托你们了。”话音落下后,锦月离开了苏家,前往K.N财阀。

此时,K.N财阀内,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邢森迈步进入了办公室内,恭敬的出声说:“老头,半个小时之后有高管会议。”

“延迟。”傅战霆薄唇微启,将文件随意丢在了一侧。

邢森刚准备应声,却忽然愣住了,他望向傅战霆,再次确认了一遍,“老头,真的要延迟高管会议吗?这……这会议是高管会议……”

这是财阀内部出了名的重要会议之一,傅战霆以前从来都没有延迟的先例,但今天却突如其来的要延迟了?

“嗯。”傅战霆喉头微动,吐出了一个单音节的字。

“是。”邢森点了点头,迅速打开了手中的平板电脑,而后问,“老头,那要延迟多久呢?”

“待定。”

“咳咳……”邢森猛地咳嗽了一声,这两个字又把他吓了一大跳,这样重要的会议延迟时间居然是……待定?!他没听错吧?!

邢森震惊错愕的望着傅战霆,不敢确信的提醒了一句:“老头,这是财阀内部重要的会议,真的要无确定时间延迟吗?”

“嗯。”傅战霆不怒自威,喉头微动吐出一个单音节的字。

邢森收起了他所有的震惊,既然主子都这么说了,他只要按照吩咐办事就成。

随后,他立即将会议推迟的消息通过平板电脑发布了出去,他能够想象得到那些高管在接到会议推迟的消息肯定会格外错愕,特别是看到“时间待定”这四个字的时候,他们恐怕更加要大跌眼镜了吧!

不过现下,邢森倒是觉得有些奇怪,他不明白他们主子推迟会议的原因是什么?

就在邢森刚打算出声询问接下来的安排,傅战霆那低沉的嗓音便再次响起:“差不多了。”

“老头?”邢森一脸懵,完全不明白傅战霆的意思。

“跟我下楼。”

“下楼?老头要出去吗?可是行程上……今天没有什么洽谈或者是合作方面的……”

“接我的女人。”没等邢森把话说完,傅战霆直接冷冷道出了五个字。

邢森错愕的望着傅战霆,看着他从那高级定制的皮椅内站起身,朝着办公室外走去,他刻不容缓的跟了上去。

“老头,今天苏小姐来财阀吗?”

“嗯。”

邢森这下一拍大腿,恍然大悟,心中不由腹诽着:原来是为了苏小姐推迟的会议,邢森啊邢森,你真蠢,这么重要的会议肯定要因为最最最重要的人而推迟!会议又不是非得今天举行,但这最最最重要的人却是今天特地过来啊!

……

锦月抵达K.N财阀后,她抬头望着这巍峨耸立的城中大厦,收回视线后,她迈步朝着财阀内走去。

前台工作人员换了人,锦月也没多想,快步走上前去,“您好,我来找老头。”

工作人员看到锦月,极为恭敬的朝着她鞠了一躬,“苏小姐,您好,您可以直接上去。”

锦月一愣,今天这么容易就放她进去吗?

“谢谢。”锦月礼貌的道了一声后,迈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可就在锦月还没来得及走到电梯口,她就看到那总裁专用电梯缓缓打开,一个身形伟岸的男人从那电梯内走了出来,气场瞬间就直逼了上来,让她无处可逃。

“怎么来的?”傅战霆走到了锦月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娇小的她揽入了怀抱之中。

锦月的身子一僵,一下子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进入电梯后,她慢了好几拍的回答:“坐地铁来的。”

“会开车么?”

“会。”锦月没有多想,点头回答。

而后,只见傅战霆按下了B2的电梯按钮。

B2?他的办公室不是在地下两层啊!

就在锦月感到不解的时候,电梯门缓缓打开,锦月隔着玻璃门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豪车,起码有四五十辆停靠在这偌大的地下停车场内。

原来B2是地下停车场!他输入密码,玻璃门随即打开。

“选一辆。”傅战霆缓缓道出这三个字。

“什么?”锦月怔愣的看着他,他这是什么意思?带她来地下停车场选车?

“不是会开车?选一辆你代步的工具。”

锦月下意识的摇头,“我不要。”

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讽刺,她哥哥以前也很喜欢玩车,这些车,锦月大多数都认识,她不得不承认傅战霆有钱到她难以想象的地步,可是他的举动在她看来却是对她的一种极度讽刺。毕竟现在的苏家落魄到连一辆代步的工具都买不起。

“原因。”

锦月抿了抿下唇,如实说:“你已经帮了我家很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欠你的钱全部还给你。”

“还给我?”傅战霆嘴角一勾,轻笑出声。

而后,他迈开长腿一步一步的靠近锦月……

锦月望着眼前的傅战霆,一下子有些怕了,这个男人面色冷峻,那张俊美无俦的脸盘上全然都是邪气。

她吓得只能步步后退,当她整个人抵在车身上的时候,傅战霆直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颚。

“你拿什么来还?”

“我……”锦月抿了抿下唇,“我会工作,赚钱还你。”

“你的工资连利息都不够。”

现在的她根本就是走投无路,她有些焦急了,咬着下唇,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傅战霆。

“不想欠我人情,嗯?”

锦月点点头。

傅战霆嘴角的笑意微微加深,俊颜凑近了她,“肉偿。”

她想和他划清界限?休想!

锦月吓得瞪圆了眸子,望着眼前的傅战霆,表情很是惊恐的看着他。

肉偿?这算哪门子的偿还方式?

锦月想也没想,立即摇头,“我拒绝,我又不是出来卖的。”

“你是我的女人,睡你,情理之中,现在我给你机会,睡一次一百万偿还债务,你不觉得合算的人是你么?”傅战霆的语气一直都是那样云淡风轻,他的淡定和锦月的慌乱简直可以说是成了鲜明的对比。

锦月看着傅战霆扬着唇角邪笑的样子,秀气的眉立马就紧紧皱了起来。

她仔细想着傅战霆刚才说的那番话,她现在的确是他的女人,他睡她是情理之中的,这一点错也没有,但如果睡一次可以还清十万的债,合算的人的确是她……因为本质上是没有任何差别的,都是被他睡……

“苏锦月,这就是你偿还债务和我早日划清界限的最好办法。”

是啊,锦月不得不承认这是最好的办法。

“否则这债,你下辈子都还不清!而我傅战霆最讨厌口口声声说要还债但却无法偿还的人!”

“……”锦月感觉自己的眼睛里泛起了雾气,眨了眨美眸后望着眼前的傅战霆。

再三思考后,锦月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她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了,背后是傅战霆,前面是万丈深渊,她只能点头答应,随后,她敛下了眸子,一滴晶莹的泪毫无征兆的从眼尾滑落而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以上就是关于门卫,老头,吸允,校花,奶头,把,吸肿,了,校花,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