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是小作文 描写开车的超级激烈的作文

帝豪酒店觥筹交错,一场盛宴在此举行。

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是小作文 描写开车的超级激烈的作文

悠扬的音乐在整个大堂响起,几乎所有的权贵名流汇集在此,参加这一年一度的慈善活动。

不过在休息室里,却是另外一番的情形。

一地碎玻璃,穿着一袭银色礼服的凌月生气指着趴在地上的一顿咒骂,脸上精致的妆也因为动作表情而变得扭曲起来。

“凌晓,你是故意的!明知道今天对我来说很重要。”

穿着一件白色卫衣的凌晓缓缓地抬起头,右脸上清晰地五指印,手掌也被地上的玻璃碎扎破,血滴落在地上。

她的身边围着两个人,是凌月好姐妹,正在冷眼旁观。

凌晓慢慢地站起来。

一双明眸此时却比任何的时候都要亮,眼底更有一股韧性。

凌月看到后,气势比刚才弱了些,但是依旧盛气凌人。

“看什么看,这都是你咎由自取。你什么时候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一会我的直播怎么办?”凌月嚷嚷起来。

凌晓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依旧不服输,“我为什么会生病,你不知道?”

“你还敢顶嘴!凌晓你可要知道,你早就不是凌家大小姐,***早就不要你了,是我妈看你可怜才同意你留下,不然你早就流落街头了。”

凌月冷嘲热讽,用手一直在推凌晓,嘴里不断地戳她的痛处。

“我让你替唱也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没错,凌月现在是某个视频网站稍有点名气的直播歌手,因为人美歌甜,所以收获不少粉丝,每次直播都会有粉丝砸钱支持。

可是没人知道,凌月根本就是五音不全,在直播镜头的另外一端替她唱的人是凌晓。

凌晓在凌家过得如履薄冰,就如同一个佣人,被使唤着。

想到自己的过去,凌晓握紧了自己的手。

有时候一件小事都可以被无限放大,白灵和凌月都会有各种理由在父亲面前搬弄是非,而她的父亲每次都不信任她。

每次除了帮那母女教训她,轻则就是口头警告,重则大打出手。

凌晓不止一次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凌建林的女儿,所以他们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地伤害她。

在凌家就像牢笼一样!

可是为了妈妈,她只能默默地将这些苦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凌晓,你要懂得感恩,***肯定是外面有了其他的男人才不要你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没来找你。”

“说不定她早就忘记你这个麻烦了!”

凌晓听着这些侮辱,不顾手掌里还有的玻璃渣,握紧了自己双手。只有这样的痛,才可以清晰地提醒她现在所承受的苦。

“我妈不这样的人!不许你这么说她……”

声音沙哑,不过凌晓的声音渐渐地变小,底气有些不足。

妈妈肯定是原因才会没有会回来的,一定是这样的。她不会不要自己的

她清晰地记得当年那个雨夜,妈妈被几个人带走,临走之前妈妈还亲口说了要等她回来,她做出过承诺的。

当年,她还跑去追车。

那会还小,双腿怎么跑都不够车子快,因为着急,幼小的她还栽了好几个跟头,一度扑进了一个泥坑里。

她伸手把自己脸上的泥浆抹去,不顾手脚擦伤和一声泥泞,爬起来继续追。

可是依旧没有追上那辆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消失在雨中。她一动不动,站在大雨中。

管家找到她的时候,她早体力不支昏倒在大雨中,之后就一直高烧不退,嘴里天天喊着要去找妈妈,但是却没人理她。

自从这次后,凌晓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有妈妈,的孩子就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就像是颗草,而她开始了小草一样的生活,同时也有着小草的韧劲。

一路小跑的凌晓头很晕,就因为昨天没有唱好,被迫在冷雨中淋了一个晚上,导致她发烧了。

可是她还是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晕过去,因为不会有人可怜她。

眼看那扇大门就要到,就在手还没有触及的时候,门却开了,逆光,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凌晓想去抓住那束光,不由眼前一黑,整个人往前倒。

没有预想中的痛感,她甚至还出现幻觉,她被温暖包围着。

男人看着在自己怀里晕过去的人,如玉的脸上一沉,微凉的目光落在那张素净苍白的小脸上,一滴晶莹从眼角,滑。落,带着凄凉的美。

男人的眸光涌动,但是很快就恢复平静,但是手却将人搂紧。

“萧少,这……”一旁的助理木森赶紧上前,想要扶起凌晓。

“不用。”

木森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萧北默,不近女色还带有洁癖的他,居然将这满身伤痕的女人抱起来。

“还愣着做什么。”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传来。

“哦。”木森赶紧跟上。

他们是来参加慈善晚宴,现在计划却有变,希望不要耽误大事才好。

萧北默在帝豪酒店有个专属的VIP套房,方便他休息,此时让给了凌晓。

木森叫人给凌晓换了衣服,也叫医生给她做检查和清理伤口。

“萧少,已经处理好。”

箫墨北已经换了一身西装,他看了一眼床上的人。

“去查一下。”

“是!”

凌晓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阳光刺眼,她又闭上眼睛。

“醒了?”

听到声音,凌晓慢慢地转过头,看到床边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气场强大,五官冷峻精致,脸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难以用笔墨来描绘的精致。

穿着随意却有一股不寻常人的贵气,那双墨黑色的眼眸带着某种魔力,让人无法移开样。

凌晓眨了眨眼,感觉这样的画面不太真实。脑海里闪过一个词,盛世美颜。这么好看的人应该是神。

“我是到天堂了吗?”她下意识地问,声音还是有沙哑。

接着,她看到对面的男神嘴角微微地勾起,他好像笑了,但是看得不真切。

“天堂?”

声音好听,而且很有磁性,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神。

“这是酒店的房间。既然醒了,就回去吧。”

一句话让凌晓清醒,从梦境瞬间切换到现实。

她马上挣扎着起来,手掌按在床上传来阵阵痛感。

看着手掌的伤口全部处理好,身上也换了干净的衣服,凌晓再次看向萧北默。

好一会才说话,“谢谢你!”

萧北默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起身。

“等一下!”

“还有事?”

凌晓下了床,走到了萧北默的面前,再次真诚地道谢,“先生,谢谢你昨天救了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想被欺负,就让自己变强。”

凌晓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离开。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看着不像是坏人,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他不是普通人。

她再次回到凌家,那个如同牢笼一般的房子。

看到凌晓回来,本来在敷面膜的凌月马上跳起来。

“你还有脸回来!”然后大声叫:“妈!”

不到一会,楼梯上出现一抹紫色的身影,这是凌晓的继母,白灵。

穿着优雅的旗袍,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很年轻。

“昨晚去哪了?你爸爸可是担心了一个晚上。”

听着像是关心,但是凌晓的心里明白这都是虚情假意,那是因为今天凌建林在家。

“妈,人家可不需要我们的关心。”

凌月把自己脸上的面膜掀下来,直接砸向了凌晓。

“昨天因为你,我失信于粉丝,直播间人气下降了很多。凌晓,我可是告诉你,明天你要是耽误我参加这次比赛,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说完,一把揪起凌晓的衣服,“听到没有!”

向来对名牌有研究的凌月,一下就看出凌晓身上这件衣服是FS这季新款。

“凌晓你果然去偷人!不然以你本事根本买不起这样的衣服。说,你到底勾搭上那家的少爷?”

凌晓眸光一闪,脑海里浮现出萧北默的眼睛的样子,不过她保持着沉默。

“妈,你看!”

“别吵了,你爸爸还在睡觉。”白灵开口,她伸手撩一下自己那头秀丽的卷发。

“晓晓,交男朋友可以,可是不要和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扯上关系,到时丢脸可是我们凌家。”

凌晓伸手推开站在自己面前的凌月。“凌夫人放心,我和你们没有关系,丢的不会是你们的脸。”

“贱,人!”凌月伸手就要扇下去,余光地瞥见凌建林下楼。

她马上抓着凌晓的手放在自己的肩上,惊呼:“姐姐,别这样。我和妈妈是看你一夜未归,关心你。担心你被男人骗,你不能因为这样不高兴。”

说完,自己往后仰,故意跌坐在地上。

这样的戏码,凌晓见得太多,早就麻木。

“凌晓,你做什么!你,妹妹是关心你,为什么动手。”

凌建林的声音带着着急,赶紧上前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扶起来,“马上和月儿道歉。”

“我没动手,信不信由您。”

“你!”

“我都亲眼看到你动手了,你还说没有。凌晓你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凌建林训斥着自己的女儿,而且是一脸失望。

“这些年是我太迁就你,结果把你的坏脾气都给惯出来了!你阿姨对你好,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你,妹妹还小,你为什么动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给月儿道歉,不然的话,不许吃饭!”

凌晓直视着自己的父亲,从小到大她就没有感受到一点父爱,她就像是一个外人,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您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

凌建林不满地看着凌晓,看到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睛,还真是一样的不服输,最后忍不住没有多说什么。

“回房间闭门思过。”

又是一成不变的对白,凌晓闭上眼睛,这样的地方根本不是人待的。

回到房间,她趴在床上,偷偷地流泪。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当年的事情本来就不简单,眼看妈妈被人带走。关于真相,凌家的人闭口不谈,她不知道从何查起,也没有任何的证据。

那个时候她才十岁,根本做不了什么。

半夜,凌晓再次发烧,昏昏沉沉的时候,被一盆了冷水泼醒。

“喂,起来给我做夜宵,我饿了。”

凌晓淡淡地看了凌月一眼,没动,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一样,脑袋一片空白,意识逐渐模糊。

之后,她好像被送去医院抢救。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

“不需要用那么好药,她命硬着不会死。”

“夫人这……”一旁的护士为难。

“就按我说做,最好她一觉不醒,这样就可以和她那个讨厌的妈一样消失。”

凌晓的眼睛闭着,可是在被窝里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看到这样一张脸,就让人生厌。要不是老凌还把她当女儿,我早就想毁了这张脸。”

“姐,消消气。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说话的人是白灵的弟弟白宇。

白灵早就没有优雅一面,“当年就是太便宜顾玉芳那个贱,人,她倒是走得倒是轻松。把这么一个小贱,人留下来,碍眼!”

“这人都这么多年都没消息,说不定早就死了,当年走的时候,不是说身体就不好。我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个小的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白灵还是不满,“哼,老凌这些年来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的心里依旧想着顾玉芳那个狐狸精。”

“不气不气,留着她,我们还有用处。”白宇安抚生气的白灵。

后面的话,凌晓听不清楚,之后她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或许真的是她命硬,她又再次活下来。

但是等待她是凌月不尽的诟骂,因为没了替唱,她失去这次比赛资格,也失去了和她偶像夏东霆同台的机会。

在家里发了一通脾气,后来凌建林给她一笔钱去花费才消停。

这一天。

凌建林把凌晓叫到书房,这是两父女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坐下来聊天。

“晓晓,过去的事情,爸爸就不多说了。现在公司出现了一些问题……”

后面的话,凌晓基本已经猜到是什么,就像是电视剧演得那样,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收紧。

“我们和林氏有个合作,但是为了双方的诚意,需要联姻。你也到了适婚年龄,林氏家大业大,在G市也是有头有脸,你嫁过去不会受苦。”

“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让凌月去?”

“月儿还小,而且她比较活泼不够稳重,不合适林家。”

凌晓很清楚,她的父亲心疼凌月,怎么会舍得她去蹚浑水。

林氏的儿子林浩,是出了名劣迹斑斑的二世祖,谁愿意嫁,所以这样的“好运”才到她的头上来。

“你明天和他见个面。”凌建林直接说。“要是没有问题,就定下来。”

“我要是说不呢?”

似乎料定凌晓不会同意,凌建林扔出一句话:“你不去的话,就别想知道***,的下落!只要你去见林浩,我就告诉你!”

凌晓眼底燃起一丝的期待,这次会是真的吗?妈妈还在吗?

哪怕希望渺茫,她还是想知道。

再次抬眸,一双明眸静静地看凌建林,“爸,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你每次都会用我妈,的消息来逼我就范。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凌建林愣住,然后一直沉默。

凌晓失望地起身,“爸,我妈在你心里有位置吗?”

没等回答,她直接转身出去。

第二天。

凌晓去见林浩,她换上修身的连衣裙,化了妆,整个人看上去光彩夺目。

凌建林有事去公司,所以吩咐白灵来处理。

白灵让司机送凌晓去约好的餐厅,临走时还警告凌晓不许把事情搞砸!

当林浩看到凌晓的时候,两眼放光,果然是美人。

“没想到凌建林还有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儿。”

凌晓看着对面这个油腻,嘴脸丑陋的男人,压抑着自己想吐的冲,动。

“我对女人是要求的,第一必须漂亮,你勉强及格,第二需要三从四德,第三要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床上,功夫要让我满意。”

林浩一边说那猥,琐的目光就在凌晓的身上肆意打量,心里痒痒的,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林少,对不起!你说的这些我做不到,我想我们不合适。”

凌晓实在是坐不下去,这个林浩让人很不舒服。

“做不到?你爸爸可是从我们林家拿走两千万。”林浩不悦地盯着凌晓。“所以你没有选择,不嫁也得嫁。”

说完,林浩就伸手把凌晓拉起来,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

“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女人到了床上都是一个样!”

凌晓被强行拉出餐厅,直奔对面的酒店。

“放开我!”

凌晓大病初愈,本来就没有什么力气,挣扎无力,只能被他拖着走。

“放手!”

“乖一点,不然一会有你受。”

凌晓心慌起来,林浩的手段,她有所耳闻,之前就有女人活生生被他折,磨死。

因为家里有钱,所以新闻很快就被压下来。

眼看电梯门要关上一瞬间,凌晓用力挣开了林浩冲出去。

凌晓不顾其他,随便抓着一个人就求救,“救救我!”

“贱,人,你给我回来!”林浩冲了过来,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臂扯过去。

凌晓心里一紧,心想完蛋了。

可是下一秒,另外一只手臂也被人抓住。

“你谁!放手,这是我的女人。”

林浩对着眼前这个高大而且戴墨镜的男人,大叫起来。

凌晓回头,她看着墨镜的男人,他至少有一米八六以上的身高,身材比超模还要好!

他穿着一身剪彩精致合体的手工定制西服,袖口处和胸,前的铂金纽扣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折射出璀璨夺目的亮光。

黑色西装裤包裹着男人笔直袖长的大长腿,矜贵优雅,带着自己的气场。

不知道为什么,凌晓就是莫名地相信这个人会救她。

“我不是他的女人,我不认识他!”

“你可是老子真金白银买回来。”林浩大声嚷嚷。“你的卖,身契还在我那!”

“这是你和凌家的事,和我没关系。”

凌晓无比渴,望地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多管闲事,眼神尽是祈求,她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就这样失去生命。

“先生,我跟他没关系。”凌晓的声音越来越小,心里更是没底气,因为眼前的男人始终没有动。

眸光一暗,她垂眸,松开自己的手,放弃了挣扎。

可是下一刻,她却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她还以为是幻觉的时候,耳边却听到身后林浩痛苦的叫声,他好像是被其他人控制住,各种的狼嚎鬼叫。

“这……”想刚回头,就被男人半搂着走出酒店大堂,然后上了车。

惊魂未定的凌晓,全程都是懵的,她呆呆地看着身边这个散发贵气的男人。

“吓傻了?”

凌晓看到摘下墨镜后出现那张宛如雕刻完美的脸,眨了眨眼,甚至不敢相信。

“怎么是你……”

居然是上次救她的那个男人。

萧北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凌晓,“披着。”

这个时候,凌晓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连衣裙在先前的拉扯中,衣领和肩上都已经扯破了,白皙的皮肤露出来。

她马上披上男人的外套,红着脸低着头。

“谢谢。”

“每次见你,都让人意外。”

凌晓的头低得比刚才更低,正如他说得那样,她一次比一次狼狈。

因为尴尬,她默默地拉开自己和男人的距离,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好像会亵渎他。

察觉到凌晓的动作,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恰好也打破此时的气氛。

“喂!”萧北默接起来。

“臭小子,你存心想要气死我呀!居然又再次爽约!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让你结婚就这么难!”

一把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话筒那头传来。

坐在一旁的凌晓,清楚地听到了对话的内容。

她偷偷地回头看向旁边这位宛如神祇的男人,居然也要相亲,这说出去谁相信。

此时,男人回眸,凌晓心里一紧,四目相对,她不由地紧张起来,甚至觉得尴尬,因为偷看被发现。

“萧北默!下次你再敢不去,我真的死给你看。”

凌晓看着男人伸手无奈地挠了自己的头,大多数人都排斥相亲,他也不例外。

看着男人放下手机,突然,灵机一动,她眨了眨眼。

“那个……像你这样的成功人士还需要相亲?”

“很意外?”

凌晓用力地摇头,没想到这么优秀的男人也被家里人逼着结婚。

如果她刚才没有听错他的名字的话,那么他叫萧北默。

萧家的继承人,那个拥有着雄厚背景的萧家,听闻他们家在帝都可是受到过最高的国家荣誉,但是在十年前,萧家举家迁到G市。

可是关于萧家继承人萧北默,一直都是个迷,很少人见过他,之前都在国外。

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却不知道他的样貌,有人认识他,却不知道他的名字。

撇去萧家继承人的身份,就凭着他那张脸也足以得到众人的关注。

凌晓握紧了双手,不禁在想自己到底是有多好的运气才可以遇到萧北默,甚至和他同坐一辆车上。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节奏。

灵机一动,她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或者可以和他结婚。

不过这个想法挺荒唐,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神经病。

犹豫了一会,凌晓还是厚着脸皮开口:“既然你要相亲结婚,那么……我可以嫁给你吗?我和你结婚吧!”

以上就是关于写,得很,细的,开车,秒,是,小,作文,描写,的,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