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案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说说细节

凌晓,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胆子真大,胃口也大,居然一下就看中老板,她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案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说说细节

就在他以为萧北默会很干脆回绝的时候,却听到男人那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理由!”

“我要离开凌家。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回去肯定没有好果子吃。而你现在也需要一个女人来摆脱家里对你的束缚。所以我们刚好……”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答应?”

面对男人的提问,凌晓再次豁出去。

“直觉。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是我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我要求不高,有一碗饭就可以。我之后会去找工作,自己赚钱。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负担。”

凌晓一脸真诚,一双明眸也是异常的坚定。

可是此时她的心是七上八下,第一次如此不要脸豁出去,但是她只能故作轻松地保持冷静。

等了一会,萧北默还是没有说话。

凌晓的眸光慢慢地暗淡下去,这样的理由确实很难让人信服,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正常人才不会这样草率,而且他们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

算了,只能再想想办法。

“今天谢谢你,麻烦前面停下车。”

木森偷偷地看向了萧北默,从刚才开始,老板一直处于沉默中,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不过,以他对老板的了解,他是不会答应,结婚怎么可以随随便便。

然而下一秒,箫北默却说出让人震惊的话。

“好,我同意。”

“什么!”

凌晓瞪圆眼睛,完全不相信,刚才她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木森,先去公司。”

“这……哦……”木森哪敢反抗,但心里却是万马奔腾,这老板脑袋还清楚吗?

是看到这女有几分姿色,就答应了?!

顾晚坐在萧北默的办公室里,有些惴惴不安。

从进来到现在他一直都在忙,认真的男人果然很有魅力。

敲门声响起,凌晓马上坐直,担心自己的形象会影响到萧北默。

“进。”

不到一会,木森就带着两个人进来。

“老板,陈主任来了。”

“好。”

萧北默这才从自己的位置起来,来到凌晓的旁边坐下。

“这位是民政局的陈主任,这位是张律师。”

听着箫北默的介绍,凌晓礼貌地点头,“你们好。”

“开始吧!”

接着他们签了结婚协议,然后拍照,办结婚证。

凌晓依旧没有缓过神来,她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红本本。

不到一会,手中的结婚证被抽走。

“这个我来保管。”

凌晓看着心情似乎不错的萧北默,不过她心里空空的,没什么真实感。

“你这个表情好像是后悔了?”

“没有没有……”凌晓连连摆手,“就是觉得我们是不是太冲,动?而且那个结婚协议……”

结婚协议不是她想象中那些不平等的条约,而是她日后的一份有力的保障。

“夫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不喜欢作假,我要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妻子。”萧北默开口。

实实在在的妻子!

凌晓还在想着这句话的意思,就被萧北默拉起来:“走吧!”

“去哪?”凌晓看着出现眼前的袖长干净的手。

“回家,我让木森送你回凌家拿行李?”

听到这句话,凌晓才接受自己结婚的事实,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他们可能要携手走过一生。

凌晓还是缺乏一些安全感,“你会后悔吗?说不定我是一个大,麻烦。”

“那我要看有多麻烦。顺带提一句,萧家的男人到我这里还没有离婚的记录,我不会开这个先例,也不想。”

凌晓咬着嘴唇,这个男人用这样方式给她力量,好像妈妈离开后,这是她第一次感受真切的温暖。

她紧握着萧北默的手,同样也许下自己承诺:“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妻子,不让你丢脸!”

“我相信你。”

上了车,凌晓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的事情告诉萧北默,但是又难以启齿。

“在想什么?”

“其实我……”凌晓不想隐瞒,毕竟现在他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所以就把自己现在的情况告诉了萧北默。

说完,凌晓在忐忑地等着萧北默的回答。“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可以……”

“我们是夫妻,是要一起共患难。”

凌晓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矜贵俊美的男人,莫名有了力量,哪怕前面有艰难险阻等着,她都不怕。

她笑了,“萧先生,谢谢你!”

这一笑却让旁边的男人有几秒的晃神,但是很快就恢复平静。

回到凌家。

凌晓很快就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其实就是拿了一些照片和证件。

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牢笼,心情不由地雀跃起来。

看着前头在等着的木森,凌晓加快脚步。

“少夫人,我来帮你。

“没关系,我自己就可以。”凌晓一向喜欢自力更生,所以很快就把行李箱放在车后箱里。

木森没说话,对凌晓他还是暂时保留意见。

车子刚启动,迎面而来的车子就是白灵的车,她们比平常要回来得早,看样子是知道今天发生的事。

凌晓看着车子过去,回头看了一眼。

果然车子刚离开小区没一会,电话就打来。

“凌晓,你在哪?马上回家!”

“有事?”凌晓反问。

白灵在电话那头直接开骂:“你今天做了什么好事?你怎么可以打人,现在林家已经把气撒在你爸爸的身上。你马上回来!”

“凌夫人,之前我们说好了。只要我去见林浩,不管结果如何,跟我没关系!而且我现在和凌家也没有关系!”

“凌晓你翅膀硬,了?!你这次可是闯了大祸,别以为你可以逃出G市,你最好现在就滚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凌晓没回答,直接挂断,关机,她甚至把手机的卡拿出来,随后扔到车窗外。

她靠在车窗前,任由着风吹着,进入自己的世界。

“少夫人,我们到了。”

凌晓听到木森的声音才回神,看着眼前出现的房子,再次震惊。

“这里是……”

“这是老板的家。华庭苑,以后你们就住在这里。”

凌晓坐在客厅发呆,脑海里一直都在回想之前发生的事。

越想越觉得头大,居然这么神奇地做萧北默的老婆,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简直压力山大。

首先要面对就是萧家的那些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听说他们都不是很好相处。

“怎么办?”

“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萧北默那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

凌晓放下自己的手,一脸尴尬地看着他,干笑了几声:“呵呵呵,你回来了?”

“嗯。”萧北默的嘴角噙着一点笑意,不太明显。

面对男人的靠近,凌晓下意识地拉两人的距离。

当然她这个动作没能逃得男人的法眼,手一伸就轻松地把人给搂住。

“萧先生,那个……”

“我更喜欢你叫我老公。”萧北默故意凑近她的耳边说,说完很是自然地摸着她的头发。

凌晓因为这个动作,心跳加速,没有任何的预兆,莫名地悸动。

她很清楚一点,这个男人让她有心动的感觉,尤其他此时靠的这么近,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轻轻喷在自己的脸上。

之后,萧北默递给她一个礼盒。

“给,结婚礼物。”

凌晓看到新的手机,声音很轻:“我没有准备礼物给你。”

“没关系,日后多的是时间。”萧北默回答,“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凌晓直接说自己的想法,“我想找到妈妈,我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你的心愿?”

“是的,也可以说是我的心结。”凌晓低下头,不想让人察觉到她的情绪。

萧北默却伸手捧住她的脸,“别想太多,你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把身体养好。”

凌晓听话地点头,“我知道了。”

一下子的气氛好像变得尴尬起来。

就在凌晓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萧北默突然转了个话题。

“听说你会唱歌?”

“不算会唱,而且我不专业,唱着玩玩就这里。”凌晓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可否有幸一听?”

凌晓一愣,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个要求。

“你确定?”

看到男人点头,凌晓伸手弄一下自己的头发,小声地说:“你喜欢听什么?”

“你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

凌晓清了嗓子,缓缓地唱起来。

这是她很喜欢一首歌,叫愿得一心人就如歌词中说的那样,她想要有一个人可以陪伴她漂洋过海经过每一段旅程,守护她的天真。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这就是她想要的,也是她向往的生活。

萧北默听得出神,她的声音很干净且带着细腻的感情,像是在娓娓道来一个故事,缓缓地就跟着她的歌声走进她的世界。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这是她心里所想吗?

凌晓唱完之后,不敢抬头去看旁边的男人,因为紧张,还一度唱错。

“唱的不错。”

“真的?其实我刚才唱错。”

萧北默不太懂这些,“哦?那我真没听出来。”

她一脸笑意地看向新婚老公,或者这个冲,动的选择没错。

相比华庭苑的温馨,凌家却炸了锅。

凌月把客厅里的所有东西都砸了,一脸怒气腾腾地坐在沙发上。

白灵见女儿发,泄得差不多才开口说话:“消消气,你那个直播以后就不要搞。找点别的事情做,没有必要这个上面耗时间。”

“妈!”凌月极度委屈,“你可知道我走到今天有多么的不容易,眼看就要成功了!结果被凌晓那个小贱,人这么摆了一道。我现在成为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就连见夏东霆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要是真的想进娱乐圈,妈妈给你找人。何必那么辛苦靠直播来赚人气,回头让你舅舅帮你,直接签约公司。”

“真的?”凌月这才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当然,我何时骗过你。”白灵安抚着女儿,“现在最头疼就是林家的事要怎么处理,那个小贱,人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

“妈妈,其实趁着这个机会让爸爸和她断绝关系吧!何必留着她!”

“不行。”白灵的眼底闪过一抹狠戾。

当年顾玉芳离开的时候,凌建林给了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作为补偿,毕竟公司是他们当初一起努力打拼来的。

而协议生效的时间是从凌晓结婚那一刻开始,当然这个秘密本来只有顾玉芳和凌建林知道,她之所以会知道是因为有一次凌建林喝醉才漏嘴说出来。

之后,白灵曾套过话,可凌建林却什么多都没有说。

这也是她一直以来小心翼翼的原因,现在凌晓失踪,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系?还是说顾玉芳回来了?!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愿意接受!

“妈妈,你怎么了?”

白灵回神,很快就把自己的情绪压下去。

“我没事,就是担心林家那边。林浩说有个男人把凌晓带走,而现在我们已经报警,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我有些担心。”

“应该就是那个不省心的在外面勾搭上男人,最好她不要回来!我可不想和她呼吸着一样的空气!”

“月儿,你这些话不能在你爸爸面前说。”

毕竟她们母女现在还没有拿到凌家半分财产,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让凌晓踩在它们母女头上。

凌月实在气不过,“可是现在我们要给她收拾烂摊子。”

“先忍忍。”

“哼!”

随后。

凌月只能在微博上发消息,找了个借口说自己的声带出了问题,不得不忍痛割爱退出这次的比赛,还是说一些博同情的话。

结果粉丝反过来安慰凌月,像她这么善良的人,老天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凌月满意地看着这些给她留言的粉丝,不禁得意起来,网上还真有这么多傻,子。

但是很快,微博上突然冒出一个话题#L网络女歌手假唱#。

很快就这个话题就顶到第一位,当然很多人都在猜测L女直播歌手是谁?

凌月看到这个话题,心里一紧,这些列出来的线索好像每一条都和她有关系。

她让凌晓替唱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到底是谁爆料?

难道是凌晓?!

事件就没有因为时间过去而消失,反而是愈演愈烈,甚至有人爆出截图。

直接点名凌晓对嘴,有时候嘴型也对不上,也有网友顺藤摸瓜,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全部联系起来做分析直接戳凌月说谎,根本就不是声带问题,而是那个幕后替唱的人出了问题。

看着已经沦陷的评论区,凌月只能关闭评论,退出微博。

她呆呆地坐在那,握紧手机。

凌月生气地就把手机砸向了墙角,“凌晓,我跟你没完!你给我等着!”

听到房间的动静,白灵急匆匆地进来。

“月儿,你怎么回事?”

“妈妈!”凌月抱着白灵委屈地大哭起来。

“怎么了?先别哭,你告诉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凌月哭得差点背过气去,声音一度哽咽,断断续续才把事情说完。

“真的是凌晓?”

“不然还会有谁?这件事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

白灵本来心情就不好,加上女儿被欺负,她此时恨不得把凌晓给撕了。

“别哭,妈妈来处理。”

到了晚上,热搜榜上的消息慢慢地消失。

明显有人控评,所以才会这么快撤热搜。

很快,凌月在微博上公开一份诊断说明书,清楚地写着声带问题,还有详细的医嘱。

凌晓看着这样的逆转,眉头一皱,看样子白灵已经出手,心想着也对,她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受半点委屈呢!

她马上让陆婷婷那边撤出来,免得被追踪到。

脸上多少有些沮丧,力量还是不够,这些对白灵和凌月来说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哎……”

“怎么?垂头丧气的?”

“你忙完了?”

萧北默一手拉着凌晓的手,一拉,就将人扯进他的怀里。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

听着有这么有魔力的声音,凌晓本还想挣扎,却不自觉地偎依在他的怀里,甚至还把事情告诉了他。

结果换来他的一声笑,“夫人的战斗力不行,以后有行动应该叫上为夫,等我在前面冲锋陷阵,你只要看着就行。”

凌晓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所以萧北默准备陪着她一起打怪升级吗?

“为夫可以帮你出气。”

萧北默如玉的脸上带着就轻松,仿佛这些到他这里都不是事。

“那个,我可以参与意见吗?”

“当然。”

男人伸手摸着凌晓的脸,一副很好商量的样子。

几天后。

微博的事情告一段落,凌家就给凌月准备生日会。

所有人似乎早就把凌晓这个人给忘记了,各自在忙碌着。

这几天,凌建林在忙着一个大项目,根本就无暇其他,家里的事情全部都交给白灵处理。

“夫人,我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人。”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白灵拧起眉,那个小贱,人到底躲去哪里?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这不可能,没有她离开G市的记录,这就说明她还在这里。

“继续找。”

“是!”

这个时候,身后传来白宇的声音。

“姐,还没有找到人?”

“嗯,不知道躲在哪里!”白灵的眼泪闪过一抹寒光,恨不得将凌晓给灭了。

白宇笑了笑,在一旁翘起了二郎腿,“别生气,只要她还在G市,找到她是迟早的事情。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去黑市发布消息。”

“你想做什么?”

“直接把她干掉。”白宇直接回答。“留着她碍眼。”

“不可以冲,动,杀了她我们半分好处都捞不到。”

“姐,你就是太妇人之仁,你看着那个凌晓碍眼,就直接除掉。人死了,那份协议就没了意义,顾玉芳早就没了踪迹,现在是你在老头的身边,想要股份很简单。”

白宇的建议让白灵沉默起来,她在心里琢磨这件事,这或者是一个办法,反正到时候也是死无对证。

“你得确保万无一失。”

“放心!”

白灵轻松起来,她摆弄起自己的头发,“我要去打扮一下,今天可是月儿的生日。”

“嗯,应该的。今天正好宣布小月正式签约盛世娱乐。”

白灵点头,“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本来高高兴兴的生日会,还是出现一段让人意想不到的插曲。

凌月心仪很久的韩宇哲应邀来到生日会,却还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

韩家可是将门之家,不过到了韩宇哲的父母这辈子却选择从商,但是他们韩家的名号还是响当当。

而且韩家和萧家的关系匪浅,要是和韩家扯上关系,说不定还可以接触到萧家的人。

看到韩宇哲出现,凌月享受着别人羡慕嫉妒的眼神,脸上更是洋洋得意。

“哲哥哥,今天你能来我的生日会,我真的很高兴。”凌月甜甜地笑着,一点都没有平时嚣张跋扈的气势,反而像是小女孩一样。

韩宇哲见人靠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动,刻意地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凌月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但是很快就恢复过来。

“哲哥哥,你怎么了?看上去不是很高兴。”

“晓晓不在?”韩宇哲犹豫再三地还是开口问。

这几天,他一直联系不上凌晓,不知道那丫头怎么样了?她就是一个有事只会默默承受的人,从来不会说的人。

要是说刚才凌月的脸有些僵硬,那么此刻,她的脸色完全阴沉。

原来他是为了那个贱,人来的,根本就不是真心来参加她的生日会的。

“凌月?”

凌月握紧自己裙摆,她不敢在韩宇哲的面前表现出一点不满,只能把这个委屈往自己肚子吞。

“嗯?怎么了?”

“晓晓不在家?”

“是的,姐姐出门去玩了。”

听到凌晓不在,韩宇哲的眉头,眼里露出担心。

“去哪了?”

“不知道呀!几天前就说要出去走走,然后就出门。到现在也联系不上,她都已经成年,肯定不会有事!”

韩宇哲听着凌月这番漫不经心的话,深深地看着凌月。

“哲哥哥,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凌月不敢对视有意地避开,脑海里飞快地找了一个借口:“哲哥哥,其实姐姐对我和我妈一直都有意见,总觉得我们是外人,从小就和我们不亲。我妈可是几乎都在讨好她,但是她始终对我们抱着敌意,我们也没有办法。”

韩宇哲收回自己的目光,脑海不禁想起上次见到凌晓的情形。

那天,她一个人在便利店吃泡面,而且看她的样子十分的疲惫,可是她硬说自己没事。

其实他看到了她手臂上的伤痕,那是被绳子勒过留下的痕迹。

“如果晓晓回来,麻烦你告诉我。”

凌月震惊地看着韩宇哲,“为什么?”

“因为我和晓晓有婚约。”

这个消息对凌月来说更是晴天霹雳,她蹭地一下站起来,完全不顾形象。

以上就是关于晚上,开车,又疼,又叫,的,文案,污,到,你,那里,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