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把衣服解开给老杨看 小雪第一次尝到又大又粗

林子雅奇怪的皱了皱眉毛。

小雪把衣服解开给老杨看 小雪第一次尝到又大又粗

“就是我过生辰时爹爹特意送给我的玉佩,这小***不是打扫我的屋子了么,她打扫过后那个玉佩就不见了,不是她偷走的还是谁能偷走?”小雪解释。

“你怎么又欺负三妹妹给你打扫房间呢?那不都有佣人嘛,为何要让三妹打扫?”

“大姐别,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是她偷走了我的玉佩啊!”

“你说的那个玉佩被我捡到啦。”林子雅说着就从怀里掏出来一块儿玉佩:“是不是这个?”

见此林子清一愣,赶忙拿过去打量一番,随后道:“确实是这个,怎么会在你这啊?”

“你粗心大意的掉在了后花园,被我正巧给捡到了,我想找个机会还给你,但一直没有机会。”

“谁成想,你竟然过来说是三妹妹偷的,这下你知道冤枉三妹妹了吧?”

见自己冤枉错了人,林子清气焰就小了不少,不过她又别不过面子去给小雪道歉,于是就把玉佩揣回来。

“那既然误会了我就不找她麻烦了,让她快把解药给我,我们之间就这么算了。”

“你还没给我道歉呢。”小雪看着她。

“你还让我给你道歉?!”林子清气得一咬牙:“小雪,你刚才打我那两下我都没说跟你算账呢。”

“你跟我算这个,好啊,那我们今天就别和好了,等爹爹回来,看爹爹怎么找你算账。”

“那行啊,以后你就顶着这个猪头过一辈子吧。小雪说着就转过身。

林子清气结,她求助的看向一旁的林子雅,后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随后道:“二妹,三妹说的是,你确实欠她一句对不起,应该跟她说,是你诬陷了她偷你的玉佩不是吗?”

“可我也不是故意的呀。”林子清不开心的跺了一下脚:“那就只有她进了我房间,我就以为是她偷走的嘛,大姐姐你快说说她,让她把解药给我吧。”

“三妹。”林子雅看向小雪。

后者冷着一张脸,语气不容置疑:“她今天若是不道歉,就别想要解药。”

“是啊~”一旁的老杨含笑开口,打开折扇一边为自己扇风,一边走到小雪的身边。

后者出于心虚就把头微微扭到一旁,不敢看他。

该死,这男人不会是认出来自己了吧?

“这冤枉了人不就应该道歉嘛,林二小姐这娇纵的性子可真是不讨喜啊~”

老杨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却让林子清不寒而栗。

林子雅见他向着小雪说话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不动声色道:“是啊二妹,王爷都发话了,你还不肯道歉吗?”

林子清心中虽然再不想给她道歉,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脸现在还是猪头的样子根本就没法见人,加老杨都说话了,便只能咬咬牙,心不甘情不愿道:“对不起……”

“那么小声?我没听见。”

闻言林子清一咬牙,身侧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随后大喊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行了吧?!”

喊完她就像是受到了屈辱似的眼眶一下就

红了:“这回你满意了吧?把解药给我。”

“满意了。”小雪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扔给她:“回去扔进热水盆里,敷一会儿就好了。”

“你给我等着!”林子清现在没功夫跟小雪计较这些,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后就拿着她的解药跑了。

林子清一走房间内就安静了下来,林子雅看着小雪眼中多出了一丝考究,轻声问道:“三妹妹,你何时学的这些小技巧啊?”

“在书上随便学的。”

“那怎么没见你使过?”

“这是第一次,她有幸当了我第一次的实验对象。”小雪笑了笑。

闻言林子雅抿了抿嘴,轻声问道:“三妹,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没有。”小雪摇了摇头。

虽然原主对她这个大姐印象算是不错的,可是自己也不能掉以轻心,这里的人一个个勾心斗角。

每人都算计着身边的人,就连家人也是如此,对于这个林子雅,她暂时没有摸透,所以还是小心对付为好。

老杨自然知道她是因为什么才这样,上扬的嘴角微微淡了下去。

“没有就好,若是有什么难处记得过来找我。”林子雅说着就握上小雪的手,放在手里拍了拍。

“二妹妹说的话你莫要放在心上,你是林家骨血,自然也是我们的姐妹。”

闻言小雪点了点头。

林子雅抬手握住她的胳膊捏了捏,对老杨道:“王爷,爹爹的书房在这边。”

说完她转身就走,老杨跟了两步,随后想到了什么转过了身,直视着小雪的眼睛。

就在小雪以为要说出野狗园子的事情时,只见他身体前倾凑近自己。

一股淡淡的香味袭来,小雪呼吸一滞,随后她就感觉自己手被男人的大掌微微握住。

她一惊,猛地抽回手,气愤的瞪着他,这个登徒子。

男人对她笑了笑,合上折扇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对她说了一句:“不用谢。”就转身离去。

他一走,小雪整个人便脱力地瘫坐到椅子上,将衣袖拉开,见被林子雅捏过的地方又渗出血来就咬了咬牙。

“小姐,你为什么不跟大小姐说你去野狗园子里的事情啊?说不定大小姐能帮你呢。”麦穗在一旁奇怪的问道。

这么多年来,若是没有大小姐,怕是小姐都活不到今日,大小姐是好人,小姐没有必要瞒着她的。

“我去野狗园子里受重伤的事情你谁都不要说。”小雪看着麦穗:“知道了吗?”

“为什么呀?”麦穗疑惑的看着她。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能说就不能说,你若是传出去我就把你舌头割下来。”

闻言麦穗心里一咯噔,赶紧抿紧嘴巴不敢再说话了。

她家小姐怎么变得这么恐怖?以前小姐从来都没有威胁过她的……

麦穗不说话了,小雪就将自己的手掌张开,看着里面的小瓷瓶,这是他刚才握自己手的时候塞给自己的,应该是金疮药之类的,所以他果然还是认出自己来了吗?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说,想着小雪眉头紧皱,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啊……

小雪身上的伤足足养了三四日才结了痂开始长新肉,时不时的就传来痛痒。

但她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容貌,她看着镜子里左脸上那一条犹如丑陋的虫子一样趴在脸上的疤痕,心里泛起了嘀咕,她这脸上的疤是怎么弄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看这疤应该有年头了。

想着小雪就伸手去摸那条疤,一摸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这手感不对劲,自己出任务时身上也落下过不少的疤痕,但是这个摸起来却像是假的。

难不成这是假的?想着小雪就拿起铜镜细细琢磨起来,可是瞅了半天也没瞅出个什么来。

正好这时林子雅走了进来,见她盯着铜镜看便唤了她一声:“三妹。”

小雪放下铜镜,回过身:“大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我来是通知你明日是皇太后的寿辰,届时你同我们一同进宫。”

“可以不去吗?”

她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而且一般像这种聚会总会出点小事情大麻烦来,所以她能避还是避最好。

“我知道你不想去,那里面的人你都不喜欢,可是皇上已经下旨了,让我们全家都去,你自然也是要去的,不然到时候爹爹没有办法跟皇上交代。”

“那好吧。”小雪本来想说他能不能交代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觉得现在她还在别人的屋檐下,话还是别说的太难听的好。

“你最近气色倒是比前些日子好了不少。”林子雅笑了笑:“看到你健康,我就放心了。”

闻言小雪一愣,她看着笑盈盈的林子雅突然觉得她这话里藏着别的意思。

……

第二天一早,小雪就被麦穗叫起来,她没有多漂亮的衣服,就在仅有的几件衣服里面挑了一个顺眼的,然后简单的梳洗打扮了一下就跟林子雅还有林子清坐同一辆马车往皇宫赶去。

到了皇宫,林子雅说害怕小雪会跑丢了所以就紧紧的牵着她的手,但对于她的那个亲妹妹林子清她倒是没有太多的热络。

林子清仿佛也习惯了似的,跟在她们的身后。

“快看,那个丑女又来了,林大小姐竟然还牵着她的手。”

一到人多的地方,一旁人看到这一幕就嘀嘀咕咕了起来。

“这个丑女,估计也就只有大小姐把她当人看了,林大小姐可真是人美心地还善良啊。”

“可不就是嘛。”

听着他们的嘀咕声,小雪抬头去看林子雅的反应。

然后就看到她嘴角微微上扬,虽然弧度很小,可但仔细瞧,甚至都能瞧出里面的得逞之意。

她这是在高兴别人夸她吗?难道她牵自己是刻意的?

想着小雪就垂下眼眸看着她们二人相握的手,随后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林子雅一愣,转过头看着她:“三妹妹,怎么了?”

“没事,大姐姐你们先去吧,我觉得有些不舒服,想到一旁透透气。”

“那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去啊?”林子雅看着她有些担心道。

后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可以,然后不等她的回应,转身离去。

“……”

林子雅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表情渐渐变得不明。

小雪自己单独走,凡是走一个地方其他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让她觉得很不自在,她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受人关注的人,于是就打算找个隐秘的地方先躲个清净。

本以为角落的凉亭里没有人,但是没想到里面不止有人,还有一帮。

只是一眼,小雪就在那一帮的人群里面看到了那个魅惑众生男人。

一看到他,小雪就下意识的转过身,随后往一旁躲去。

那天他虽然没有说,可是并不代表今天他看到自己不会把之前自己在野狗园子里的事情说出去的话,自己不好解释。

小雪转身,顾凌渊就朝她这边看来,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好看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你干什么去啊?”小雪有心想走但却被林子清带着几个小姐堵住了去路:“大姐姐呢?”

“我不知道。”小雪懒得跟她们废话,准备绕路。

“你什么态度啊?”林子清拦下她,这回她们人多还能再让这小雪占了便宜去?

“小雪,你别以为你今天来这儿就是代表你是林家的人了,只不过皇上下令我爹没法子罢了。”

“让开!”小雪见凉亭那边的人都朝他们这边看来担心她会引起那男人的注意,便咬牙切齿地瞪着她:“信不信我揍你?”

“你敢打我,你打我一下试试啊,”林子清一听就来了火气,伸手推了她一下,将她推的一个踉跄。

这时凉亭里的那些人都看好戏的走过来,小雪见看戏的人越来越多眼中就闪过一丝烦躁。

正要发作时林子雅就走了过来,拉住林子清的手:“二妹妹,你怎么又在逗弄三妹妹啊?”

“谁逗她了?”林子清不开心的挥开她的手:“大姐姐,我就说不带她来吧,你看看现在所有人都在笑话我们家把这丑女当个人看了。”

“二妹!”林子清子雅无奈的看着她随后对小雪轻声道:“三妹妹你别……”

“我没事。”小雪接下她的话看了一眼林子清,从她身边错过。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还轻轻地撞了她一下。

“你还敢撞我!”林子清一咬牙气的就要上前,却被林子雅给拦了下来:“好了二妹妹,这里这么多人,你说是闹出乱子来爹爹生气又该罚你了。”

闻言林子清咬了咬牙,心里想着:丑八怪,这次我就放过你,你看等回家了我怎么收拾你!!

见没有热闹看了众人一哄而散,小雪找了个没人的凉亭坐了下来。

随后嘴角微微上扬,一会儿可有好戏看了。

“开心吗?”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男人的声音,小雪嘴角立刻平了下来,她转过头,就看到野狗园子的老杨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小雪知道他早就认出了自己,但她却准备装作没认出他来,默不作声的转过头。

偏偏老杨不觉味儿,竟直接坐到了她的面前来。

以上就是关于小雪,把,衣服,解,开给,老杨,看,第一次,尝到,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