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好舒服⋯快⋯A片免费 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顾临渊摇晃着折扇笑盈盈的走过来,看了一眼林羡鱼随后对她道:“阿羡,你先把手放开。

爽⋯好舒服⋯快⋯A片免费 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闻言林羡鱼默不作声的将手放开。

“不如我们先听一听这善良的人是如何说的。”

众人一听顾临渊说话了就都不敢开口了,于是他们将视线放到一旁被林子清扶着的林子雅。

她摸着自己的胸口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是有什么误会吧,妹妹她以为我推了她,所以她才会对我动手的。”

“看吧看吧,果然是对她动手了。”一旁一个对林子雅有心思的男人赶忙道:“林羡鱼,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可真是毒蝎心肠。”

“本王说你怎么这么猴急啊!”顾临渊看着说话的那男人:“你就算是想要在顾大小姐面前讨她的喜欢,也不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吧?”

“话都没听全,她不是说了吗?阿羡误会她推了她,那就证明这前面肯定还有故事,林大小姐你推了阿羡?”

林子雅听到顾临渊这么向着林羡鱼说话心里不禁的有些不平,不过既然他这么问了,自己自然是要答的,于是摇了摇头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推三妹妹,可是三妹妹却偏偏说我推她了,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

“所以林大小姐你是不知道了。”顾临渊说着就笑了出来:“这人还真是奇怪啊,你竟然说你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没有推三妹妹。”

“你既没有推她,那阿羡又怎么说是你推了她呢?”

林羡鱼看着每字每句都在向着自己说话的顾临渊没有开口。

她倒不是那种不识相的,人既然顾临渊有意向着自己,那她自然要受着了。

“王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林子雅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倒像是我真的推了三妹妹似的,我怎么可能推她呢?她是我的妹妹啊!”

“那她又怎么可能推你呢?你是她的姐姐啊!”

“王爷。”一直说话那男人闻言又开口了。

“刚才咱们可都亲眼看见了,林羡鱼她确实推了林大小姐,这是不假的呀,怕是她脱不了这罪了。”

王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向着那林羡鱼说话呀?

还一口一个阿羡的叫着,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林羡鱼倒也是厉害,先是跟小王王爷关系好,这会儿又哄着王爷护着她,真是奇了。

闻言顾临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像是在看一个智障似的。

那人被顾临渊这眼神看的一愣,心里纳闷儿着怎么了?

“阿羡,本王问你?”顾临渊说着转头:“你推她了吗?”

“推了。”

“为什么推她?”

“因为她推我。”

“前因后果交代的很清楚。”顾临渊说着对她竖起了个大拇指:“不愧是我们阿羡,就是聪明。”

这有什么好夸的呀,其他人一听真想翻白眼,王爷还真是,这也值得夸一下的嘛,又不是小孩子了,难不成连话都说不清楚。

“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林大小姐推了阿羡,阿羡反推了林大小姐,前因后果再清楚不过了,想必林大小姐也不会怪她的妹妹对吧?”

“皇叔此话非也。”一旁的顾倾城见顾临渊这么向着林羡鱼就道:“虽然这话说的没有错,可是单只凭林三小姐一人之言就可以断定林大小姐推她,这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呀!”

“那单凭林大小姐一人之言说是阿羡推她了,这是不是也有些草率了?”

“这大家伙可都看见林三小姐推林大小姐了,怎么就成她单凭一人之言了呢?”

“是吗?”顾临渊打开折扇:“那本王没瞧见啊,奇怪了,你们瞧见了吗?”

顾临渊一说没看见其他人就不敢说话了,就算是瞧见了也不敢再说瞧见了,要是跟王爷说反话,这不就把他给得罪了嘛。

见到林顾林渊这么向着林羡鱼,甚至不惜说假话,林子雅的一张脸白得犹如纸一般。

顾倾城知道这些人不敢多言语什么了,就道:“可是本宫看见了。”

“太子殿下看见了?看见什么了?”

“看见林三小姐推了林大小姐。”

“哦,是吗?”顾临渊一挑眉扭头看向林羡鱼:“你推了吗?”

“没推。”林羡鱼刚才还一副我就推了怎么着的态度,这会儿功夫竟然就改口说自己没推了。

顾临渊对她笑了出来,扭头看向顾倾城:“我们阿羡说没推,太子爷可听见了?”

一看她还当场就翻供了,顾倾城的脸色微微的沉了下来。

“走吧阿羡。”顾临渊对林羡鱼伸出手。

“事情已经解决了,咱们该回去了,这里也没意思,记住,以后离这些人远一点,他们心肠坏着呢。”

“知道了。”林羡鱼故意应的很大声,握住顾临渊的手跟着他就走。

“大姐姐,王爷怎么这么向着那个小***啊?”林子清看到这一幕急的不行。

这可糟了,大姐姐这么喜欢王爷,王爷却当着面儿护着那个小***,大姐姐这会儿得多伤心啊。

一听林子清哪壶不开提哪壶,林子雅便沉下了脸色,冷冷的瞪了她一眼,后者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便抿了抿嘴不敢再说什么。

面对顾临渊这简单明了的袒护,众人的脸色都不好,可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特别是顾倾城,一张脸黑的如墨汁一样,简直黑到不能再黑了。

离开了后院,林羡鱼就把自己的手给抽出来了,顾临渊哎了一声,扭过头:“阿羡你这卸磨杀驴是不是杀的太早了?还没离开磨房,你就要杀驴了。”

“刚才多谢你了。”林羡鱼看着他:“你真的相信我?”

她对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感,总觉得摸不透,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特别是之前自己在被挟持时他射的那一箭,自己就对他更没有什么好感了。

“相信,当然相信了,阿羡你不会说谎的,所以本王相信你。”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谎?我若是说谎了呢?”

林羡鱼觉得顾凌渊不是那相轻易的相信一个人的人,他说这话实在是违心。

“本王是不会看走眼的,阿羡是个不会说谎的孩子。”顾临渊说着就弯下腰,敲了一下她的鼻子。

林羡鱼觉得他这举动实在过于唐突,就往后退了一步。

“哥哥啊~林三小姐~”顾子轩的声音打身后传来。

“你俩干啥去了?我刚才上厕所回来就没看见你们两个人,他们说你俩先走了,怎么不跟着大部队一起走啊?”

“刚才发生了一些事情,你没在现场,你若是在现场刚才就不用本王出手了。”

“发生什么事了?”顾子轩奇怪的看着他:“我刚才看大家的脸色好像都不好,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子侄儿也不告诉我。”

“都不搭理我,那小子!!”顾子轩说着一呲牙。

“从来都没有把我当成过他的叔叔,对我态度这么不好,等回头我非跟皇兄告状不可。”

“他就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顾临渊看着他:“你这不玩了?”

“你们要是走我也跟着走呗,跟他们我也没什么好玩的。”说着顾子轩就对林羡鱼嘿嘿的一笑。

“林三小姐,你跟哥哥既然都这么熟了,那你也跟我熟悉熟悉吧,我倒不用让你像跟我哥这么熟。但是你最起码对我态度稍微好一些呗。”

“我跟王爷也没有多熟。”林羡鱼说着抬脚就走,见此顾子轩赶忙跟上去:“怎么能呢?你们两个人都背着我偷偷成为大人了。”

“你别胡说八道!”林羡鱼扭头瞪向顾子轩,这人脑袋有坑吧?这么大个人了说话都不过大脑。

顾子轩被她凶的一愣,眨了眨眼睛。

“怎么了呀?我说错什么了吗?哥哥我说错了吗?”他回身去看顾临渊。

后者摇了摇头笑道:“你没说错,你说的很对,我们两个人都背着你成为大人了,你这小子什么时候也能成为一个大人啊。”

“我吗?”闻言顾子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等碰到个喜欢的姑娘,就像是哥哥你这么喜欢林三小姐似的。”

闻言林羡鱼脚步一顿,顾临渊似笑非笑的看向她。

随即林羡鱼加快脚步,将兄弟二人甩在身后。

顾子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奇怪地抓了抓头发,小声的问道:“哥哥,我说错什么话了吗?我怎么感觉林三小姐好像生气了。”

“她这不是生气了,她这是害羞了。”

“害羞?为什么害羞啊?”

“因为我喜欢她呀。”

“你喜欢她,她就害羞吗?”

“姑娘家么,脸皮薄这是正常的,你以后这种话记得多说。”

“那我多说有什么奖励吗?”顾子渊笑眯眯的看着顾临渊。

“小馋猫,你不就是想要糖么,行,只要以后这种话你多说,你的糖不会断的。”

“好嘞~”顾子轩一听就乐了,蹦了一下就去追林羡鱼。

“林三小姐你等等我,哥哥是怎么喜欢上你的?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你跟我好好的讲讲呗!”

“离我远点。”林羡鱼瞪着他。

这个傻缺,缺心眼儿的,自己真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顾子轩为了趟还在卖力讨好顾临渊,一个劲儿的跟林羡鱼嚷嚷着喜欢喜欢的事情。

给林羡鱼问的都心烦了,就看着他对他问道:“小王爷,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

她这么一反问,顾子轩一时就答不上来了。吭哧瘪肚了半天,憋红着小脸儿才道:“就像你喜欢哥哥一样。”

“我不喜欢他!”林羡鱼看着他十分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自己真是拿他们哥俩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两个人一个大赖,一个小赖,赖上自己就不肯松手了。

一旁的顾临渊见林羡鱼被顾子轩的折磨成这样便抿嘴偷笑。

顾子轩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就奇怪的看向他。

林羡鱼扭头瞪向他:“王爷,这好笑吗?”

“不好笑吗?阿羡。”

“哪好笑了?”

顾临渊这人莫名其妙,刚才自己还因为他护着自己而对他有那么一丢丢的好感呢,这会功夫那点儿好感全都没了,这人简直无可救药。

“阿羡不觉得好笑,但是本王觉得好笑,是吧阿轩?”

“是啊,人一天开开心心的多好啊。”顾子轩还不明白是咋回事呢,像个小傻子似的对林羡鱼道:“林三小姐,你每天愁眉苦脸的不累吗?”

“那你每天像个傻子似的不累吗?”

林羡鱼被顾子轩给烦到了,眼睛一瞪,直接就还击回去。

顾子轩被她骂的一愣:“你这人怎么骂人呢!你不能仗着我哥喜欢你你就为所欲为啊,你骂我我是会生气的。”

“她不是在骂你。”顾临渊见顾子轩开始认真了就拉住他乱挥的手:“她这是在夸你可爱呢?”

“啊?是吗?”顾子轩听着表情一变,不禁的有些得意。

“我也知道我可爱,那行吧,我这次就原谅你了。”

林羡鱼懒得搭理他,摇了摇头。

“哎呀,王府到了,我得先下去了。”顾子轩见到自己家门口了就赶忙跳下马车:“我们三个等到哪天再约着一起玩儿哦。”

林羡鱼懒得搭理他,就没回应他,反倒是顾临渊,十分好脾气的对他点了点头。

送走了顾子轩,马车继续往前行驶。

顾临渊对林羡鱼道:“一会本王送你进去。”

闻言林羡鱼看了他一眼:“王爷跟我这么个丑女扯上关系,就不害怕自掉身价吗?”

自己知道顾临渊送自己进去是什么意思,刚才在祈福庙有他在护着自己,林子清跟林子雅拿自己没办法,可是回到了丞相府就不是这样了。

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刁难自己呢,所以他送自己进去,先立一个威在这儿,就没人敢动自己了。

只不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自己跟他非亲非故的,他为何要对自己这么好,不觉得很奇怪吗?

之前在宴会厅上还不顾自己的性命,那箭差点射偏了,没直接射穿她的耳朵,这会儿又拼命护着自己,这男人还真是奇怪。

“我们阿羡说话还真是让人没法作答,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我们阿羡这么可爱,我想跟你亲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

“为什么?”林羡鱼看着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无论是什么,总有个理由吧。”

以上就是关于爽,⋯,好,舒服,快,片,免费,强奷,很,好爽,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