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公主被侍卫扒开双腿疯狂输出小说

梅花园暖阁之中,君文清与身着明黄常服的帝王相对而坐。

公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H文np 公主被侍卫扒开双腿疯狂输出小说

君文鸿看着眼前沉静且毫无情绪的君文清,轻声一叹,“二十三年了,长姐依旧没变。”

“没变吗?我早已忘了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了。”君文清自酌自饮,语气却透着淡淡的嘲讽。

“长姐,我身体越来越差,太医含糊其辞,我自己很清楚,大限两年内必至。”

话落,君文鸿深深地看着君文清,似想从她眼底找到什么。

许久,见君文清平静如水,才移开目光。

“宫中太医每一人誉满天下,陛下何须自扰。”

“长姐,公主是否深得医圣玄策真传。”君文鸿的语气突然严厉起来。

年少时的姐弟之情终归没了。

“医术绝佳,玄策消失近十年,十年来,江湖,朝堂再未有人见过玄策,至于她是否是玄策的徒弟暂且无法查证,除非玄策亲自出现。”君文清语气平缓,不急不慢。

“朕知道了,今日多谢长姐了。”

“恭送陛下。”

君文鸿再看一眼君文清,转身的那一刻,眼底的情意消失殆尽。

目送君文鸿离开后,君文清自言自语道,“此次回京,不知是对是错。”

平西王手握兵权,她若再坚持,恐怕陛下会直接传召平西王入京,那非她所愿。

不得已便独自一人来了京城。

太子府。

自公主与君子珩达成协议后,便一头扎进药房,直到深夜才走出来,回到藏春阁便直接歇下了。

一连两日,皆是如此。

三天后,黄泉医馆开张。

公主和君子珩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太子府。

马车内,公主搭在君子珩脉搏上细细察看一番。

“你真要跟着去。”公主盯着君子珩的心口,换做旁人,这么重的伤最少得卧床十天半月,结果这人压根不爱惜自己身体。

她都有些后悔与君子珩的交易了。

毕竟不爱惜自己身体的病人不好医。

“太子妃医馆开张,我怎能不捧场。”

闻言,微蹙眉头,探究道,“你不会是怕人找我麻烦,殃及到你才去的吧。”

“不怕,也不是去撑场子,我只是担心太子妃会找人麻烦,胡乱得罪人。”

公主狠狠瞪了君子珩一眼,这人有毒,尤其是那张嘴,简直是涂了砒霜。

“想跟着就跟着,别拖后腿。”

君子珩浅笑不语。

他发现这几天与太子妃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他这张脸仿佛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了。

一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刻钟后,抵达黄泉医馆。

看着眼前的六角楼,旁边挂着一个巨大的医字,招牌用红绸遮着,门口已汇集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人。

“那就是太子妃,真漂亮。”

“太子妃和太子很相配,一个长于偏远之地,一个残废。”

……

议论,讽刺,嘲讽,各种声音不断落入两人耳中,公主脸上始终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重生一世,没想到她的医馆这么快就开张了。

老祖宗,我一定将你的医术发扬光大。

“太子妃觉得刺耳吗?”人群中的议论,完全没有顾忌,君子珩看着公主的笑脸,有些担忧道。

“噗~~宵小之语,何须入耳,半夏,将公告贴上去。”公主笑得肆意张扬,毫无顾忌。

“太子妃,真的要贴吗?”半夏紧握手中卷着的白纸,她还特意准备了红纸,偏偏公主坚持用白纸,说什么白纸与黄泉医馆很配。

“快点,别耽误时间,没看到你家殿下不高兴吗?”

话音一落,半夏果断将公告贴到门口的公告牌上。

“太子妃什么时候学会用我的名号了。”

“谁让你的名号好用呢?”

这两日他算是彻底地见识了公主的不客气。

半夏贴好后,公主和君子珩一左一右走到招牌红绸的下方,眼神交汇,同时拉开红布。

黄泉医馆四个大字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什么名,黄泉医馆,这是要送人下黄泉吗?”

“太子殿下就这么由着太子妃胡闹吗?”

“是啊,去看病的都是怕死的,谁愿意进这黄泉医馆。”

“就是就是……”

听着别人刻意带节奏的引导,公主毫不在意。

“今日我黄泉医馆开张,每隔七日,救治三人,每人看诊费一千两,若要医治,则需以三分之一的身家作为治疗费,药费另算,

但凡今日有诋毁黄泉医馆者,黄泉医馆永不医治。”公主声音不大,但有黄泉相助,刚好落入围观的每一人耳中。

“这算什么医馆,医馆当以治病救人为己任。”

一人发声,众人皆开始附和。

“若天降大难,黄泉医馆自竭尽全力相助,至于其他,我的医馆我说了算,若不高兴,说不定会直接关了它。”

暂且不知今日在场的人背后藏着什么势力,但她的医馆,她说了算。

此言一出,围观群众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自今日开始,黄泉医馆内出售长寿丹,每瓶十颗,定价为一千两,长寿丹每隔三日服用一次,连续服用十年者,可延寿十年。”最后公主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蓝色马车上,神秘一笑。

“长寿丹真有如此功效?太子妃如何能证明,听说太子府穷得叮当响,太子妃不会打算借此敛财吧。”

“就是,前几日太子妃去了当铺,结果当铺给不上价,随后又带着东西在摘星楼门口叫卖。”

“是啊,我听说太子府的总管也是当铺的常客。”

“真的假的。”

……

众人议论,公主却将目光移向君子珩,他的药房药物储存之足,一点也不像缺钱的,寝殿浴池的暖玉随便撬下一点就足够太子府一年的开销了。

她怎么不知道太子府总管还去当铺了。

面对公主的目光,君子珩回以灿烂笑容。

狗男人,果然是个狐狸。

“爱信不信,每月初出售十瓶,先到先得。”说完直接迈步走进了黄泉医馆。

晨阳派护卫挡在门外,直接挡住了一群想进去看热闹的人。

“但凡进入黄泉医馆的人,就得守医馆的规矩,请先到布告栏前将规矩了解清楚。”护卫拦着闯进来的人道。

半夏看着布告栏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路过黄泉医馆的人也停下了脚步。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

二楼,公主悠闲地品着茶,“这茶真香。”

看着某人只能喝白水,被某人添了一天堵的心情瞬间好了。

不足半刻,长寿丹就被抢购一空。

看着远去的蓝色马车,公主嘲讽一笑。

“太子妃,你这钱可真好赚。”

“越是富贵就越怕死,太子妃可想好要如何感激我?”君子珩看了一眼对面杯中的雪山银针,淡定的移开目光。

不得不承认公主是真厉害。

太子府中藏着什么,她比他还清楚。

这不,雪山银针才到,就被公主收走了。

说什么他重伤在身,不宜饮茶,只能喝温水。

“合作共赢。”

死狐狸,你以为我不知道,以长寿丹为饵,钓鱼呢?

君子珩含笑,“太子妃声名远播,这不砸场子的来了。”

大门外,几个身着劲装的人丢下奄奄一息的女子后迅速逃离。

“亏本的买卖,不做。”

君子珩定定地看着公主不语。

死狐狸,又是想闹哪样,“殿下觉得我该不该救她。”

“救。”

公主猛地抬头,肯定道,“你的人?”

“不是。”

“那就不救。”

悠闲地继续泡茶,没有任何工业污染的极品茶,口感微苦中夹杂着一丝甜味,清香扑鼻却又不会觉得香味过浓,连她这个一向喝白水的人都喜欢上了。

“不是我的人,但可以是你的人。”

“你让我收为己用。”

别人送个探子,她还得带在身边。

不想要。

见公主满脸拒绝,楼下冰冷石板上女子奄奄一息,仿佛下一秒就会停止呼吸。

一杯茶的时间后,君子珩不咸不淡道,“她知道九死还魂草的下落。”

“你不早说。”

传闻中的九死还魂草,她从古籍中看到过,起身迈着急促的脚步下楼。

“殿下,九死还魂草只是个传说,她怎会知晓。”晨阳怀疑道。

这些年为君子珩寻药,他和夜羽遍寻天下名药,也曾经听过九死还魂草的传说。

可惜传说只是传说。

君子珩浅笑不语,闻着茶香,喝着杯中寡淡无味的白水,目光时不时扫过茶壶。

楼下。

公主急匆匆给来历不明的受伤女子把脉,“伤得真重,看样子被囚禁了很久,胸口部以下被水泡得已经开始腐烂了,身中剧毒,被人用千年人参吊着最后一口气,手段残忍,真与云知雅有得一拼。”

想到刚刚离去的蓝色马车,公主心底泛起阵阵杀意。

“内脏长期受到挤压,功能受损,主人,这人不好救。”黄泉十分了解古代落后的医术。

若使用空间的医疗设备能保住一条命,但众目睽睽之下,根本不能将仪器拿出来使用。

“将人抬进去,半夏,报大理寺,看是否有犯人丢失。”

君子珩说这人知道九死还魂草的下落,从被囚禁且施以水刑来看,此人定然与官府有关。

“是。”半夏没有迟疑,直接执行命令。

看了一眼半夏远去的背影,不愧是君子珩忠诚的拥护者。

“久闻太子妃师承医圣玄策,不知我等可否有幸一观。”昨日前去睿王府的太医领着几个人道。

“太医院的人?”

“是,老夫赵免。”

“想看?”

赵免等人点头。

“想看可以,每人一百两。”

“好。”赵免立即带头掏钱。

看着这爽快的动作,她是不是价格开得太低了,早知道要一千两了。

有了赵免带头,京中不少医馆的大夫也开始交钱,以观后效。

公主不在意,交钱就行。

屋内,受伤的女人早已被安置在手术桌上,旁边放着工具。

公主拿起剪刀,直接开剪。

“不妥,男女有别。”赵免见公主要褪去女子衣物,急忙阻止道。

“医者分什么男女,再说我是女的,你们若觉得男女有别,大可出去。”说着直接剥开女子衣服。

女子受伤严重,鞭伤、烫伤遍布全身,胸部以下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伤口已经开始腐烂。

不少大夫受不住,直接捂住嘴走了出去。

公主拿出银针,直接封住女子命门,将女子最后一口气封于胸内。

九根银针,九处穴位。

“这是什么针法。”

公主抬头,冷眼看着赵免,“你是我徒弟吗?”

赵免脸一红,“不是。”

“你也知道不是,再说一遍,听好了,你们是来围观的,我不收徒,也不教徒弟,都闭嘴给我闭上,再开口就都给我滚出去。”

瞬间,众人连呼吸声都小了很多。

公主拿出手术刀,一寸一寸地割开伤口,剜去伤口上的腐肉,用消毒酒精清洗伤口。

自始至终,女人宛若一具没有呼吸,血液凝固的尸体,剜去腐肉的伤口没流出半点血迹。

“你们可以出去了。”处理好大半伤口后,公主对众人道。

“还没看完。”

公主指了指特殊部位,讥笑看向赵免,“一群快入土的糟老头子,确定要看一个未婚女子光着身体?”

赵免红着脸,带头走到屏风后。

公主急忙处理特殊部位的伤口,没了旁人的围观,速度比之前快上两倍不止,一双灵活的手,宛若千手观音。

“主人,得再快点,封在心口的那一口气快散了。”

公主再一次加快速度,清理好伤口后上药、包扎,屏风后赵免听到水声走了出来,只见公主已取下银针。

“搞定。”

赵免暗想,好快的速度,公主果然藏私了。

“太子妃不愧是师承医圣,好医术,只是今日太子妃救人,似乎破坏了黄泉医馆的规矩。”赵免身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嘲笑道。

“诊费千两有人替她付了,至于药费和治疗费,若她是官府犯人,我自然会找官府要,难不成你想付了。”

诊费直接君子珩要,他不给,她就从府中拿东西抵。

至于治疗费和药费,九死还魂草应该差不多了。

公主话一出,男子讪讪地藏到赵免身后。

“不知病人何时会醒来。”

公主眼神一亮,“约莫两个时辰,你们可要继续留下观察。”

“自然。”赵免也想见识一下公主神奇的医术,究竟能不能将人救醒。

“半夏,准备茶点、吃食,别亏待了大家。”

“是,太子妃。”要收钱的,她明白。

吩咐完,公主直接上了二楼。

“太子妃辛苦了。”君子珩重新沏上一杯茶,递过去。

看着君子珩略显苍白的脸色,微蹙眉头,“该休息了。”

“太子妃的医馆,我不敢妄动。”

狗男人,明明自己喜欢强撑着,什么不敢妄动,可怜兮兮演给谁看呢?

“晨阳,送太子回府。”

眼不见为净。

送走君子珩后,公主伸了伸懒腰,好久没这么集中精神做手术。

还真累。

这狗男人今天陪她来到底要干啥?

“黄泉,帮我留意四周,我休息会儿。”

“好的,主人。”

楼下,半夏尽心尽力准备茶点、吃食招呼一众人,大有一种把医馆变成酒楼的架势。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时辰还差半刻。

楼下开始躁动不安。

“半夏,清单呢?”品茶,吃点心,公主一点都不急。

“请太子妃过目。”

看着清单上的价格,公主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命人抄写十份。”

半夏不解,“十份?”

“钱没带够的人可以签下清单,方便要账。”

“我这就去做。”

随后,公主不急不忙地下楼,议论、嘲讽入耳。

“我这黄泉医馆什么时候变成菜市场了。”

“太子妃,两个时辰已到,你这个医圣传人名不副实。”赵免指了指昏迷的女子,暗地嘲讽公主太过自大,纵使会些医术,但今日过后怕是名声尽毁了。

床上的女子缓缓睁开眼睛,双眸迷茫地看着一众人。

“赵太医眼神不好,平时多吃点猪肝,明目。”

“醒了,这怎么可能?”

不少人不敢置信地出声,暗自惊讶公主出神的医术。

“凡我想救者,入黄泉医馆,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能救回来,既然人醒了,半夏,给各位把账结一结了。”公主懒得跟一众老头废话,直接逐客。

“什么账?”

“吃的是摘星楼的点心,喝的是西湖龙井,不用钱啊。”

半夏拿着账单过来,“诸位太医,大夫都是誉满京城大人物,想来不会赖账,当然,若钱带的不够,可以签单,明日太子妃会派侍卫上门去取。”

看着一众高高在上的太医、有名的大夫变脸,半夏心头暗爽。

这感觉也太好了吧。

赵免肉疼付了银两,一直暗暗惊讶公主的医术,不知不觉竟吃了一千五百两。

那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情细细的去辨别佳肴,多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哪会想到吃的竟是摘星楼的最有名的点心。

众人不知,他们吃的只是公主吩咐半夏在普通酒楼买的。

至于摘星楼的点心,全进了公主的肚子。

“多谢赵太医,欢迎下次光临。”

没钱的就签单,送走了一众人,公主在床边凳子上坐下。

“这里是哪里?”女子用沙哑几乎发不出声的嗓子道。

“黄泉医馆。”

女子喉咙干涩,说不出话,轻轻摇头,表示从未听过。

“我新开的,今日太子让我救你,说你知道九死还魂草的下落,这是医治你的报酬,你现在可以说了。”公主单刀直入。

“我不知道。”女子避开公主,闭上眼睛。

“半夏,找人盯着她,不许出黄泉医馆一步,若官府无人来将她带回去,待伤养好之后卖到青楼,长得不错,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之后的事情不用再找我了。”咬死不说便没了价值。

女子闻言,带着惊恐地睁开眼睛,却只看到公主离开的背影。

“太子妃一向说到做到,殿下都拿她没办法,你好好歇着,早些养好了我们也好回本。”半夏眼底同样没有半点仁慈。

女子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丫鬟。

太子,太子妃?

她是被太子救了吗?

想到水牢中一个月暗无天日,生不如死的折磨,浑身直哆嗦。

她才出绝境,又走入另一个绝境。

“太子妃,真要将人卖到青楼吗?”走回太子府的路上,半夏小心翼翼的问着。

公主轻挑眉头,“你可怜她?”

半夏摇头,“哪有资格可怜别人,我家道中落,若不是遇上太子,怕早已流落青楼了。”

“没有乱七八糟的同情心就好,不会给我惹麻烦,对了,今日那辆蓝色马车最后去了何处。”若半夏太有同情心,便不能留在身边。

她还要报仇。

君子珩要颠覆皇权,这条路注定白骨皑皑,血流成河。

“丞相府。”半夏心头松了一口气,如今殿下与太子妃联手,她很愿意照顾公主。

“果然。”黄泉调出的画面,马车内那张面孔她十分熟悉,正是当今丞相云修远。

她以为云修远会现身,没想到只过来看了一眼,买了一瓶长寿丹便走了。

“太子妃早就知道。”

“嗯,意料之中,睿王妃的孩子估计是保不住了,就是不知谁会是那个倒霉蛋。”云知雅未婚先孕的消息大街小巷传得人尽皆知,为不损皇家声誉,这个孩子绝不会活到出生。

“谁会对孩子下手。”

公主轻轻摇头,“不是谁要对孩子下手,而是睿王将罪名安在谁身上?”

“殿...”半夏心底一惊,急忙对正在买糖葫芦的公主道,“太子妃,我们快些回府。”

“不急...”还未说完,就见晨阳急匆匆的过来,气喘吁吁道,“太子妃,属下终于找到你们了。”

“别急,缓缓再说。”咬了一口冰糖葫芦,酸甜适中,“好吃。”拿了一块银子丢给摊主。

“太子妃,这找不开。”摊主讨好中带着一丝为难,他小本生意,绝不敢贪太子妃的银子,若不收银子又亏本了。

公主又抬手拿了几串,“不用找了。”

“多谢太子妃...多谢太子妃。”

“吃吧。”公主直接给晨阳和半夏各两串,晨阳看着手中的糖葫芦,神情有点呆。

“出什么事了。”

晨阳回神,“太子妃,不好了。”

“谢谢,我很好。”她吃嘛嘛香,什么时候不好了。

“不是,是睿王妃不好了,睿王妃流产了,贵妃娘娘下令,请太子妃立刻去睿王府。”

半夏听到,口中含着一颗糖葫芦傻眼了。

“回魂了,慢慢吃,别呛着了。”公主拍了一下半夏,见半夏回神后又对晨阳道,“你随我去睿王府,半夏,你先回去。”

“太子府,睿王妃在内宅,晨阳去顶什么事儿。”

“听话。”

刚刚才说到谁会是那个倒霉蛋,没想到就被拖下水了。

“是。”

贵妃娘娘吗?

当今陛下宠妃,这么快就亲自动手了。

以上就是关于公主,从小,被,肉,调教,到,大,文,侍卫,扒开,梅,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