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做到让你哭着说不要作文 只要使点劲不行就再用点力

沈全福不承认这门亲事,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顾两家这门亲事就是无效的。

今晚做到让你哭着说不要作文 只要使点劲不行就再用点力

就算把顾元元强行留在灵湖村沈家,以后的日子也会十分难过。

可如果让灵湖村就这么把顾元元退回青山村,那青山村的姑娘以后跟外村结亲都会受到影响。

青山村的村正和村民脸色都十分难看。

徐村正怒道:“这亲事是你们沈家找媒人上门说和的,现在你一句不知情就想毁婚?”

“那以后,谁敢把姑娘嫁到你们灵湖村?”

“到时候你们一句不知情,就能毁掉结亲的姑娘清清白白的名声。”

徐村正冷笑:“正好灵湖村两个村正都在这里,我今天就问一声,要是你们灵湖村的姑娘嫁出去,别村的人也用一句不知情来悔婚,把你们灵湖村的姑娘随随便便退回来,你们灵湖村是答应还是答应?”

“如果,两位村正敢代表灵湖村的村民答应一声,说但凡以后从你们村子里嫁出去的姑娘,只要对方表示对这门婚事不知情,就能随便悔婚把人退回来,那我们掉头就走,绝无二话!”

“李村正,沈村正,这个问题,你们敢答应吗?”

青山村的村正咄咄逼人,李福生和沈全寿当然不敢答应。

灵湖村是个大村,地少人多,吃不饱肚子的村民占了村里绝大多数,村里的姑娘也多是往外嫁,嫁到其他条件稍好些的村子里。

要是李福生和沈全寿这会儿果真敢答应,说外村人随便说句不知情就能随便悔婚把灵湖村的姑娘送回来,那灵湖村嫁去外村的姑娘以后在外都得被人欺负死。

谁家还没几个闺女,谁又敢保证不往外嫁闺女?他们要是敢答应,灵湖村的村民就能先把他们两个掐死。

沈全寿脸色憋得通红,觉得今天一天在老沈家这里受的憋屈,比过往一年所受的气都多。

相比之下,李福生就光棍多了,非常干脆的承认道:“这种事,反正我是不敢答应的。”

徐村正胡子一抖一抖的:“呵,你们自己都不敢答应的事情,倒有脸拿来对付我们青山村的姑娘。”

“我告诉你们,这门亲事,你们灵湖村今天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开什么玩笑,撇开其他不说,单说顾元元已经把家里的屋子和地都捐给村里了,要是不能留在灵湖村,回到青山村去,村里是把屋子和地还给她好呢?还是不还给她好呢?

那可是五间青砖大瓦和六亩地呢!

所以不管怎么样,都得让灵湖村沈家认下这门亲事,让顾元元留在灵湖村!

沈全福原本是见顾元元太厉害,家里几乎没人拿捏得住她,这才想用这个不知情的理由推掉这门亲事,但是听了徐正村的一番话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算盘落空了。

村民们不会同意沈家开这种先例,想用这种理由阻止顾元元进沈家的门,已经不可能。

不过也不怕。

既然青山村的姑娘上赶着要留在他们灵湖村沈家做孙媳妇,那该有的规矩就得有,以后怎么做,可就都由他们沈家人说了算,要是不听话,沈家可就要好好管教了。

沈全福看了围观的村民一眼,又把目光放回青山村徐村正身上,说道:“徐村正说得也有道理,虽然这门婚事我确实不知情,不过既然你们已经把要结亲的姑娘送过来了,再让你们把人带回去也不好,到底对姑娘家的名声有损。”

“我们沈家,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家,没的为了这种事,损害姑娘家的名声,逼得姑娘家***。”

“所以哪怕我作为当家人对这门亲事并不满意,我们沈家也会把这门亲事认下来,不过……”

徐村正和青山村的村民都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在这个转折之后,沈全福要说出很难听的话来。

就连顾元元都暗暗挑眉,倒要看看沈全福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就听沈全福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做了我们沈家的媳妇,我不管她以前在青山村是什么样的人,以后都得听我们沈家人管教,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你们现在就把人领回去。”

“沈家,总不能娶一个不听话的媳妇回家,到时候闹起事情来,那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

沈老太眼前一亮,只觉得沈全福这话深得她意,连忙附和道:“对!想当老沈家的媳妇,就得服老沈家的管,不然从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回哪里去,老沈家绝不惯着。”

沈老太刚才担心拿捏不住顾元元,想不到竟然这么轻易就解决了。

现在当着那么多村民的面,只要顾元元同意接受老沈家的管教,那以后无论老沈家要怎么搓磨她,她都只能生受下来,谁让她自己同意了呢?如果她敢不同意,那正好,这门婚事不作数了。

沈老太越想越高兴,就愈发咄咄逼人起来,逼迫顾元元道:“你给我说说,你以后,要不要服我这个老婆子的管教?要不要听我的话?”

顾元元看着沈老太这么迫不及待的嘴脸,忽然就笑了。

她最喜欢打脸了,爽!

沈老太被她笑得不自在,恼羞成怒道:“笑什么笑?没听到老婆子问你话,你耳朵聋了不成?”

顾元元没有理会沈老太,而是看向沈全福,认真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顾家和沈家这门亲事,既然没有经过沈家当家人的同意,就不算有效。”

“所以,我同意这位沈老爷子的说法,这门亲事,就此就罢。”

沈正凌听到这里,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紧握成拳,捏得紧紧的,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低气压。

徐村正急道:“元元,你可别犯糊涂,他们沈家这是找理由悔婚!什么不知情,不过是找的借口。”

沈家人已经飞快的反应过来,沈全寿这个当村正的反应最快,生怕顾元元听了徐村正的话反悔,连忙道:“既然你们双方都有这个意思,那这门亲事就这么算了。”

青山村的人哪里会同意解除婚事!

徐村正刚想反对,沈全寿却不给他机会,笑呵呵道:“徐村正和青山村的各位朋友难得来一次灵湖村,今天就在这里吃顿便饭,我那里还有前头从镇上买来的酒,正好陪几位老哥哥喝几杯。”

他拉住徐村正,又招呼李福生和沈全福道:“福生哥,大哥,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做陪,我再让人去把二哥叫上,我们哥几个,中午好好喝一顿。”

徐村正:“不是,吃饭的事情等下再说,婚事……”

沈全寿缓慢说道:“哪有什么婚事?这门亲事我大哥这个一家之主根本不知道,怎么能算数呢?正好双方都同意解除这门婚事,也算解开了一个误会。”

“徐村正,当事人自己都同意的事情,你就算是村正,也不能横加干涉不是?”

徐村正气得直跺脚,看向顾元元的目光简直恨铁不成钢:“元元你,唉!”

徐村正重重叹口气,心里已经在发愁,顾元元回村后,那五间青砖大瓦房和六亩地村里到底要不要还给她!

沈正凌心里此时想的是,他等下就去青山村求亲。

与其让沈老太再作妖,给他塞个不知什么样的人过来,还不如娶个自己喜欢的进门。

他媳妇儿,他一看就喜欢,得娶回来!

反正他手里现在有沈家还回来的四十五两银子,娶个媳妇应该够了吧?要是不够,他就上山打个大物件,肯定得把人娶回来。

之所以现在不强行把这门亲事留住,是怕到时候灵湖村的村民因此看轻顾元元,更怕老沈家的人以此搓磨顾元元。

虽然沈正凌相信,以顾元元的本事,老沈家这些人怕是在她手上都讨不了好,可他也不能让顾元元背上个上赶着嫁他的名声,毕竟沈全福这个一家之主可是说了,这门婚事他不知情,是顾元元自己送上门来的!

沈正凌心里的想法,顾元元是不知道的,她见到村正和青山村村民愁眉苦脸的样子,心里念头一转,多少猜到一点他们在想什么。

虽说事关利益,大家有所考量是人之常情,不过太过功利,到底让人高兴不起来。

好在,顾元元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要回青山村。

她要在灵湖村留下来,她还要让沈家人求着她留下来。

沈家人想要搓磨管教她?不存在的!

顾元元对徐村正道:“村正爷爷,你们先别忙着吃饭喝酒,我这里还有事情需要村正爷爷帮忙。”

沈全寿笑道:“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再办也是一样的,难道还差这一顿饭的功夫?”

他这会儿心情很好,觉得自己在青山村的村正和村民面前扳回一局,十分得意。

顾元元笑道:“沈村正说得也是,确实不差这一顿饭的功夫,那就等村正爷爷你们吃完再说。”

徐村正和青山村的村民这会儿刚在灵湖村的村民面前丢了脸,哪有什么心情喝酒吃饭?

哪怕在这灵湖村多呆一会儿,脸上都臊得慌。

听到顾元元有事找他帮忙,徐村正巴不得趁此机会离开,省得继续留在灵湖村丢人现眼,闻言立即问道:“元元你说,是什么事?”

顾元元看了沈家众人一眼。

沈全寿只觉得眼皮狠狠一跳,沈全福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直觉顾元元即将要说的话,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总不能不让顾元元说话吧?沈家人只能硬着头皮听她说。

顾元元对徐村正道:“村正爷爷,刚才沈家的老爷子说,顾家和沈家这门亲事,他一点也不知情。”

见她果然重新提起这桩婚事,沈全福目光沉沉盯着她。

沈老太叫骂道:“你个小***,婚事都解除了,还要再三再四提起,你这是嫁不出去了非要讹上我们沈家是不是?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顾元元冲着沈老太一挑眉,笑得温和无害,说得云淡风轻:“沈老太太这话可就说错了。”

“不要脸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假造婚书的人。”

沈老太一时都反应不过来顾元元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下意识的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假造婚书?什么假造婚书?谁假造婚书了?”

沈全福和沈全寿脸色一变,沈长兴的脸色也紧跟着变了。

徐村正和青山村的人是不知道顾元元这个时候提出这个有什么用,但看到沈家人变了的脸色,就觉得顾元元可能把到沈家的大把柄了。

果然,就听顾元元继续说道:“顾、沈两家这门亲事,沈家当家人不知情,顾家人却是知情的。”

“我父母意外过世,家中有伯父伯娘替我做主。”

“这门亲事,原是沈家先找了媒人去向我伯父、伯娘提亲,说要求娶我。”

“婚姻是在事,我伯父、伯娘向媒人仔细打听过娶亲之人的情况,再合过八字,认为两人堪为良配,就同意了这桩婚事。”

“因为是热孝里头出嫁,时间仓促,所以当时并没有上门相看,只是双方说定之后,由媒人帮着立下婚书,并拿去衙门记了档。”

“我们当时都以为,这门婚事,是经过顾、沈两家双方的长辈同意的,所以,村正和村民们才会在双方订下的成亲吉日体体面面的把我送到灵湖村,只为让我风光出嫁。”

“只是万万没想到,原来沈家竟然不知道有这门婚事的存在。”

“既然这门婚事沈家人既不知道,那当然要解除。”

“我们青山村的姑娘不愁嫁,更不用上赶着讹谁。”

这话说得睥睨大气,自信十足,给徐村正和青山村的村民长脸。

徐村正此时已经明白过来顾元元的意思,忍不住大赞一声:“好!”

啧,顾河家这个可惜是个闺女,这要是个儿子,他们青山村的小子捆一块儿都不如她!

沈老太这会儿还是没听出什么来,这个时候还有空讽刺顾元元道:“你既然不上赶着讹谁,何必在这里再三再四的提婚事?”

沈全福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冲着沈老太低喝道:“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沈老太被骂懵了:“我又没说错!”

沈全福暴喝:“我让你闭嘴!”

顾元元说:“有人假造婚书,欺骗到我头上,我要报官。”

沈老太又惊又怒,脸色瞬间涨成猪肝色。

沈全寿的笑容就这样僵在脸上,看上去十分滑稽,而沈全福的脸色,已经黑得能滴出水来。

徐村正眼睛一亮,大声道:“对,假造婚书骗婚,就该报官。”

沈家人急了。

沈全福这下也没有一家之主不承认婚事时的底气了,干巴巴道:“报官就没有必要了吧?”

他看了一眼顾元元,若有所指道:“解除婚事这种行为,对姑娘家的影响很大,要是事情闹大,名声受损,以后再想说什么好亲事就难了。”

“所以我觉得,这事既然已经过去了,左右你们也没什么损失,就如就这么翻篇。”

“这也是为了你们姑娘家的脸面着想。”

“毕竟作为姑娘家,被人解除婚事,说出去也不好听不是?”

“我们做人哪,总得往前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

顾元元笑道:“可是,这门婚事是假的呀?”

“一门不存在的无效婚事,对我能造成什么影响?又有什么好传的?”

沈全福被她噎了一下。

顾元元正色道:“顾、沈两家的亲事,八字合了,婚书立了,衙门也记档了,最后沈家的一家之主,沈老爷子你说,这门亲事你毫不知情,沈家人毫不知情,婚事无效,要解除这门婚事。”

“解除掉这种家中长辈不同意的婚事,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婚姻是结两姓之好,既然不是沈家自愿结的亲,婚事就确实没有保留的必要,毕竟结亲不是结仇。”

“只是这门婚事当初是怎么订下来的?总有弄个清楚明白。”

“男主的庚贴是谁提供的?”

“婚书又是怎么立下的?”

“又是怎么瞒过衙门记档的?”

“这些,哪一桩哪一件单独拎出来,都是犯法的事情。”

“对了,你们沈家其实也是受害者,毕竟骗子是用你们沈家儿郎的庚贴八字出去行骗,婚书上写的也是沈家人的名字,所以我觉得,你们沈家人应该跟我一起去报官才对。”

沈老太像是被人踩着尾巴似的跳起来:“报官,报什么官?!”

“没听过衙门八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好好的清白人不做,偏要去衙门走一糟,沈家人才没有这种毛病。”

顾元元挑了挑眉,也不跟沈老太多说,只对徐村正道:“村正爷爷,能不能再麻烦你一回,趁着现在时间还早,陪我去一趟县衙报官?”

能狠狠打沈家人的脸,给青山村找回脸面,徐村正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哪里还会有不愿意?

他努力压下上翘的嘴角,中气十足的说道:“这有什么好麻烦的?身为青山村的村正,保护村民不受外人欺负,本来就是我这个村正应该做的事情。”

“走,我们现在就去县衙。”说着,率先往院外走去。

顾元元笑道:“多谢村正爷爷!”

紧跟着徐村正的身后往外走,走了两步,又转回来,对着沈家人笑道:“既然你们不愿意去衙门报官,那我就自己去了,不过,看在大家同是受害人的份上,我也会顺便替你们沈家说明情况的。”

谁特么要你替沈家说明情况?

沈家人心里破口大骂,行动上已经顾不得许多,沈全福沈全寿两兄弟,动作脑子更快,几个大步上前,把徐村正挡在院门前。

沈全寿说:“徐村正,小姑娘冲动失去理智,你怎么也跟着一起冲动起来?衙门那地方,别人不知道,你当了那么多年的村正还能不知道,不是那么好进的呀。”

他说着看向徐村正身后的几个青山村村民,语重心长道:“还有几位老哥哥也是,也不知道跟着劝一劝你们村正,反而跟着一个小姑娘一起胡闹。”

“你们就不想想,这会儿前往衙门是容易,可以后就得面对大家的头闲言碎语了。”

“你们说你们是去报官告状的,谁相信呢?”

“别人只知道你们进了衙门,然后才从衙门出来的。”

“这要是传出去,难听不?”

“说不定家里的孩子都不好说亲。”

“所以啊,几位老哥哥听我一句劝,多劝劝你们村正,别让他由着性子来。”

老百姓怕见官是天性,哪朝哪代都一样,沈全寿倒是会找切入点,知道从这个方面来说动村民。

果然,青山村的村民被沈全寿这么一说就动摇了,纷纷看向徐村正,迟疑道:“村正?”

徐村正差点让他们气死了。

这些不争气的东西,在别人村子里,连挣个脸面都不会。

就算心里再有什么想法,就不能等出了灵湖村再说?他们要是不愿意跟着一起去衙门,自己难道还硬逼着他们一起去?

徐村正差点被这些没脑子的村民气吐血,沈全寿还添油加醋道:“徐村正,你总得多为你们青山村的村民考虑,总不能因为一个小姑娘的事,连累村里这么多大老爷们没了脸面,你说对不对?”

这挑拨的意味实在太明显,偏偏青山村的村民们一个个还觉得沈全寿是为他们考虑,感激得很。

顾元元眼中划过一片寒意,开口道:“沈村正是升官当里正了吗?”

沈全寿一愣,他倒是想当里正来着,可惜,争不过李福生,八成是没戏。

这姑娘问什么不好,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可要是不回答吧,又好像觉得自己输不起。

沈全寿不情愿的摆手道:“没有没有,小姑娘,不懂就不要乱说,里正,那是要县里指派的。”

他这话的本意其实是想说自己就算当不上里正,也不因为本事不够,而是县里的门路没有别人广。

结果,顾元元完全不按照他的思路走,反而笑问道:“既然沈村正没有升任里正,那怎么连别村的事情都要管?我们青山村的村正爷爷在这儿,沈里正就想管我们青山村的村民。”

以上就是关于今晚,做到,让你,哭着,说,不要,作文,只,要使,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