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指探洞high到飞起什么过程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文字

霍焱蹙紧了好看的眉头,但也有些疑惑。

二指探洞high到飞起什么过程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文字

唐蓁曾经是电竞选手,电竞虽然不像其他体育竞技那样,需要强健的体魄支撑,但日常的训练也是要消耗很多精神力,还有体力的。

所以体能这方面,唐蓁比一般女孩子要强。

可他现在看她这样子,走两步都要喘,风一吹就能把她刮跑似的。

还有,他刚刚抱起她的时候,也真切的感觉到她真的瘦了,很瘦很瘦。

好像他稍微一用力,就能把她全身的骨头都捏碎似的。

霍焱不知道的是,唐蓁这一次的高烧,是白血病引发的。

他以为唐蓁因为太过放荡的生活,导致身体被掏空了,才这么容易生病。

而且来势汹汹。

霍焱脸色难看。

他不想理会唐蓁,但是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最后还是给唐蓁叫来了家庭医生。

医生匆匆赶来看了诊,给唐蓁打了针,并叮嘱霍焱要好好照顾,半夜如果还是高烧不退,就要送到医院诊治,不能拖,不然病情严重起来,容易休克,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会有生命危险这几个字,霍焱的表情微僵。

但一想到今天在精神病院里看到的霍朗,刚升起的那点复杂的情绪,又猛地被霍焱压了下去。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唐蓁,“我知道了。”

翌日清晨,唐蓁一觉醒来,感觉头重脚轻,浑身难受。

她打量了下四周,认出是霍焱的卧房。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唐蓁缓了好久才起身下床,眼角余光却无意瞥见摆放在床头柜上的相框。

她靠近一看,相框里放着的是霍朗拿奖牌的照片,眼眶顿时微酸。

“小朗……”

唐蓁心疼的摸着照片,细白的手指甚至都有些发颤。

当初发生了那件事后,霍朗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她怎么都找不到他,更别提见他了。

他现在在哪呢,是不是被人保护着,还是已经离开了这个伤心地,又……过得好不好?

唐蓁沉寂在回忆里,没有注意到门口多出来一个人。

徐烟儿刚来就看到了唐蓁的动作,她皱了皱眉,放轻脚步走上前,视线停留在唐蓁手里捧着的,霍朗的照片上。

她的脸色顿时一变,看着霍朗那张灿烂明媚的笑脸,有种说不出的慌乱。

她突然一把抢走了唐蓁手里的相框,直接摔碎,再把照片撕毁。

“你在做什么?”唐蓁反应过来想要去阻止,但已经来不及。

她眼睁睁的看着一道裂痕,从少年灿烂明媚的笑脸中间划过,原本苍白的脸上直接气白了几分,“徐烟儿!”

听到争吵声,在厨房的霍焱立即关了火,大步上楼去卧室,正好看到唐蓁虚弱无比,脸上却凶神恶煞的扑向徐烟儿的画面。

徐烟儿发现了霍焱,立即装作一副柔柔弱弱小白花的模样。

她之前得到消息,说唐蓁病重,原本是想过来嘲讽挑衅几句的,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霍焱为了唐蓁,亲自下厨房煮粥!

亲自下厨!

徐烟儿承认,她嫉妒到了极点,所以她去了唐蓁的房间,结果没见着人。

她更气!因为霍焱将唐蓁抱回的是他的卧房!

随后她又瞧见唐蓁手里捧着霍朗的照片,一时受不住刺激,直接撕毁了照片,但是这件事情,她不会让霍焱知道是她做的——

于是,徐烟儿泪眼朦胧的看着霍焱说道:“我进屋的时候,就看到蓁蓁妹妹要撕毁照片,我阻止不了,阿焱,对不起,都怪我……”

唐蓁盯着徐烟儿,简直想为她精湛的演技鼓掌。

她很虚弱,声音却冷得结冰,“徐烟儿,是你砸坏的相框,也是你撕毁的照片,你哪来的脸栽赃陷害我!”

徐烟儿咬着唇,不安的绞着手。

“随便你怎么说,但是唐蓁,做人要有心,你已经害过小朗一次了,现在霍焱也只是报复你当年做的坏事而已,你就这么恨吗,连小朗的照片都容不下?”

一个有前科的女人,跟一个救过他的人,霍焱当然是相信徐烟儿。

他瞬间暴怒,垂在身侧的手攥得咯吱响。

什么心疼。

什么担心。

都见鬼去吧!

对于唐蓁这种恶毒的女人根本没必要!

“唐蓁,真是好样的!”霍焱阴狠的笑着,声音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唐蓁的脸色一滞,立即明白他是相信徐烟儿。而不是她。

到嘴边的解释,又慢慢的咽了下去。

而霍焱猛地抓住唐蓁的手腕往外走,不管徐烟儿在身后如何呼叫,他都置若罔闻。

他开车,带唐蓁前往精神病疗养院。

带她去见见,被她害的有多惨的霍朗——

虽然退烧了,但唐蓁的身体还是十分虚弱,霍焱开车又是不要命的,完全不顾及她的身体。

唐蓁捂着激烈跳动的心脏,紧紧咬着的下唇留下一圈淡淡的齿痕。

“霍焱,你要带我去哪儿?”

“怕了?”他冷冷一笑,“唐蓁,你犯下的错,我会从你和你家人的身上加倍讨还。”

“你不要动他们。”唐蓁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

回答她的是一个突然的急转弯刹车,狂飙的车子终于停下,唐蓁毫无预警的向前倾,身体被安全带勒得生疼。

“不要动他们?呵!那你动我的霍朗?”

霍焱不由分说的拖着唐蓁下了车,走进疗养院,“你让我痛不欲生却想独善其身?唐蓁!你想都不要想!”

听到霍朗的名字,唐蓁猛地怔住。

同时她也注意到了,这里是一家精神病患者的疗养院。

霍朗在这里?

唐蓁的脸色发白,心也跟着痛起来。

浑浑噩噩间,她被霍焱抓到了霍朗的病房。

唐蓁一眼就看到了缩在角落里的霍朗——

他瘦得脸颊都凹陷下去,那双原本明亮无暇的眼睛,如今仿佛蒙上了一层灰,整个人都变得呆滞,木讷,毫无生气可言。

她的心里狠狠一震,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

而霍朗听到脚步声,愣愣的抬起头张望。

他看到霍焱,对这个哥哥他有些印象,微微露齿一笑,样子傻乎乎的,有点可爱。

但他看见霍焱身边的唐蓁之后,唇上的笑容突然敛起,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他满脸的惊恐,抓着手边一切能用的东西,疯狂乱摔。

“走开!走开!啊——”

唐蓁愣住了,鼻子发酸,“小朗,我是蓁蓁姐姐……”

“不要过来,走开,你走开!滚啊!不要靠近我,救命,哥,哥哥救我!”

霍朗浑身颤抖,拼命的嘶吼,像一只无助的小兽抵死挣扎。

看着霍朗无助颤抖的样子,听到他一声声喊着哥哥救命,霍焱心疼得无以复加。

他现在顾不上唐蓁,只想安抚霍朗。

“小朗,我是哥哥……”

然而发了狂的霍朗完全认不得人,把所有靠近的人都当成了敌人!

就在这个时候,霍朗的心理治疗师赶到,她先是觑了唐蓁一眼,随后用专业的手法慢慢的安抚激动中的霍朗。

“小朗,他是你哥哥,他不会伤害你的,还有这位是你嫂嫂,唐蓁,你不记得了吗?你喜欢的唐蓁姐姐……”

心理治疗师的声线很温柔,平缓,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仿佛就像催眠一样,刚开始霍朗听到她的声音,情绪还平复了一下。

但只是一会,紧接着他居然反抗得更加的激烈。

歇斯底里的吼着,甚至自残起来,不停的用指甲抓着自己,抓得两条手臂都是血痕。

“小朗!”霍焱的脸色大变,想制止,治疗师却拦下他,道:“霍先生,您先把唐小姐带出去吧。”

她的意思是——有唐蓁的存在,会刺激到了霍朗。

闻言,霍焱握紧了拳头,转身看向唐蓁的时候,双眼通红,好像沾满了血色,阴森恐怖!

唐蓁还没有从霍朗疯癫状态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就被霍焱拖出了病房,他的手劲极大,勒得她很疼。

她似乎有点回神,木木的问:“怎么会这样?”

霍朗,霍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怎么会这样?当然是拜你所赐!”霍焱用力一甩,唐蓁一下子没站稳,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她没明白,红着眼眶抬头看他,“我,我怎么了?”

怎么了?

呵!

霍焱的眼神似乎要将她活剐了。

“小朗出事之前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你不知道?你该死的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他那晚受了多少伤害,你知不知道!”

被最信任,最依赖的人抛弃,当时的霍朗是多么的害怕和无助。

他中了药,没有反抗的能力,那些混账无耻的羞辱他,折磨他,生生把一个阳光的少年毁了!

出狱后的霍焱着手调查了霍朗的事,每次看到那段不堪入目的影像,心里都恨不得将那些人碎尸万段!

“他一直把你当嫂子,除了我最信任的就是你。”

“你呢?你当时为什么不接他电话?因为你在跟陆黎川在一起,乐不思蜀,怎么可能想得起旧情人的弟弟来,是不是?”

霍焱一句句的指责,让唐蓁哑口无言。

“不是,事情是……”她张了张嘴,刚想解释,他的手却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唐蓁瞳孔骤缩,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她想跟他说霍朗出事那会儿,她确实是跟陆黎川在一起,可事情完全不是霍焱想的那样!

那天陆黎川约她见面,她赴约之后被喝醉的陆黎川差点强暴。

不是她不肯接霍朗的电话,而是那个时候,她身不由己,她也在拼命的反抗!

等她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手机也摔坏了,她也受伤了,根本不知道霍朗给她打来了求救电话。

如果她知道,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她都会奋不顾身的去救霍朗的!

唐蓁感觉快要窒息之前,霍焱骤然松开了她,唐蓁无力瘫坐在地上,摸着脖子不停的咳嗽。

霍焱的眼眸里翻涌着浓烈的恨意,拳头攥的咯吱响。

“唐蓁,我不会再信你的鬼话!”

隔着一扇门,谁也不知道治疗师靠在门边偷听。

她瞧了一眼瑟瑟发抖的霍朗,再听着外边霍焱的句句指责质问,冷冷的一笑。

今天这个成果,真不枉费她利用治疗的便利,给霍朗灌输了那么多的心理暗示,成效颇丰呢。

……

霍焱一怒之下,将唐蓁关进了精神病疗养院。

离开之前,他冷漠的看着唐蓁,用十分刻薄的语气,给予唐蓁沉重的打击——

“小朗这些年过的有多痛苦,唐蓁,你来亲自体验一下!”

说完后,霍焱一刻都没有停留,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疗养院。

身后,唐蓁试图挣脱那些束缚她的疗养院医生,费尽了力气,呼喊音不断。

“霍焱,你信我一次,我那次不是故意的!”

“你们放开我,你们这么做是犯法,放开我!”

可是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

医生皱眉说:“病人情绪十分不稳定,赶紧去拿镇静剂。”

唐蓁用力挣扎,“我没有病,放开我!”

她的身后突然有一道女音响起:“每个到这里的病人都说自己没有病,你有没有病,不是你说了算。”

这声音的语气和口吻都十分不善。

唐蓁诧异的转过头,正好对上了霍朗的心里治疗师似笑非笑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

还不待她有所反应,一根针管刺入了皮肤,镇静剂迅速起到作用,唐蓁被迫合上了眼睛……

走到停车场的霍焱,有些心烦意乱。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霍焱按了接听。

电话那端的徐烟儿道:“你在哪儿?我给你做了好吃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其实徐烟儿是知道霍焱在哪儿的。

他带着唐蓁到达疗养院的那一刻,就有人将他们的行踪报告给了她。

她早就做好了准备,一点都不担心霍焱和唐蓁见到霍朗后会对自己不利。

反而,她十分期待霍朗的表现,毕竟——

可以进一步将唐蓁推入无尽的深渊呢。

听到徐烟儿的声音,霍焱暴躁的心渐渐得以平复,慢慢的冷静下来。

他跟徐烟儿关系这么好,也不仅仅是入狱之后才这么好的。

小时候,他曾经遭遇过绑架,绑匪将他关在一个漆黑的狭窄的封闭空间里,即使最后成功被救出,但他也对当时的事情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阴影,患上了幽闭空间恐惧症。

是徐烟儿耐心的开导他,陪着他,给他做安神汤,陪着他走出了那段煎熬恐惧的日子。

而且在他入狱这段时间里,来看望他的,也只有徐烟儿,他期待的那个人……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我很快回来。”和徐烟儿通话,霍焱的语气都柔和了许多,不像跟唐蓁在一起时的那么剑拔弩张,“抱歉,今天……没顾上你。”

徐烟儿挑眉,知道他说的是霍朗照片被打碎时,他暴怒带唐蓁走了,全程没顾及她的事情。

“你永远不需要对我说抱歉。”她体贴的说:“我等你,快点回来哦,不然饭菜就要凉了。”

“好。”

挂了电话,徐烟儿看着佣人做好的一桌子菜,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对着重新做好的鲜红的指甲,轻轻一吹,笑得格外的妖媚……

而霍焱这边。

他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回想起以往徐烟儿对他的好,心情有些复杂。

他不爱徐烟儿,可她为他做了那么多,还因为他和唐蓁的事情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说实话,他心里很过意不过,也在想办法尽量补偿。

除了他的心给不了,其他徐烟儿想要的,他都会尽力满足……

……

疗养院里的唐蓁醒过来,耳边便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吼叫声,尖锐的惊呼声和疯癫的狂笑声。

一阵阵如同魔音灌耳,摧残着唐蓁脆弱的神经。

她蜷缩在角落里,害怕极了。

“霍焱,我害怕,救救我……”

曾经遇到危险,霍焱都会找到她,保护她,现在唐蓁害怕的时候,第一反应依旧是想着霍焱。

但这次她的担惊受怕,全都是霍焱造成的。

他怎么可能还会来救她?

当唐蓁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哭着哭着就笑了,笑得比那些疯子们还要癫狂……

过度紧张导致精神崩溃,唐蓁病发了,全身都疼的要命。

她的唇色发白,身体不断抽搐,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

眼前的食物,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唐蓁虚弱的笑了下,近乎无声的开口。

“我,是不是快死了……”

翌日一大早,徐烟儿陪着霍焱在用早餐,疗养院的电话打了进来。

以上就是关于二指,探洞,high,到,飞起,什么,过程,满了,…,溢,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