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直播 嗯…做错一道题插一支笔

徐烟儿的呼叫,霍焱恍若未闻,油门一踩,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疗养院。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直播 嗯…做错一道题插一支笔

被遗忘的徐烟儿,手背烫红了一块,她的肤色白皙柔嫩,一点烫伤看起来都尤为严重。

她这么惨,霍焱却连一眼都不看她!

气愤之下,徐烟儿尖叫了一声,将餐桌上丰盛的早餐全都扫落地,杯碟碗筷噼里啪啦的都碎成了渣渣!

“唐蓁,要死就死远一点,别总来坏我的好事!”

徐烟儿的瞳孔中布满了血丝,浑身散发着来自地狱般森然的气息,指关节握得咔咔作响,再也没有温柔小仙女的模样。

……

唐蓁已经被送去了医院,霍焱直接赶过去了。

他的本意是想给唐蓁一个教训,没想到她身体那么差,竟然昏迷不醒,又发起了高热。

看着唐蓁苍白的脸色,他抿着唇,让医院给她进行全方位的检查。

唐蓁的身体不可能这么差的,但这段时间她总生病,到底怎么回事……

零零碎碎的一通检查过后,霍焱在病房里等报告。

他看着病床上昏迷着却眉头紧锁的唐蓁,心情差到了极点。

他走到床边,节骨分明的手指轻轻点着唐蓁的眉心,替她抚平那皱起的痕迹。

她依旧无声无息,他的手指慢慢的收紧起来,声音有些紧绷的说道:“唐蓁,我比任何时候都要讨厌你。”

不知是不是真的听到了霍焱的喃喃自语,沉睡的唐蓁突然闷哼一声,声音很轻,却把霍焱吓得不轻。

“你……”发现她并没有清醒过来,可能只是梦中的呓语,霍焱的心情突然更差了。

他收回手,忽然骂了一句:“我是吃饱了撑的……”

而后霍焱就拿起温热的毛巾,替唐蓁擦拭着汗,动作轻柔,像是呵护最为珍贵的至宝。

徐烟儿站在病房门外,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的动静,艳红的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压出一道道血痕。

“唐蓁,想要跟我争,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她的眼睛都能冒出火来,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给唐蓁做全面检查的医生,拿着新鲜出炉的报告单,敲响了唐蓁病房的门。

霍焱淡淡的说道:“请进。”

医生应声推门而入,“霍总,这是唐小姐的检查报告,我第一时间就给您带来了。”

那语气,谄媚中带着邀功的调调。

霍焱冷冷的瞥了医生一眼,接过报告单,抬手挥了挥,让他没事一边凉快去,别出声打扰。

医生垂下头站立在一边,看似卑谦,实则心里的弯弯绕绕可不少,不安分的小眼神,在霍焱看不到的地方咕溜溜的转个不停。

霍焱拿着报告单,一目十行,看到给唐蓁的检查结果没什么大问题,她的身体好着呢。

“她为什么会经常晕倒?”看着报告,霍焱仍旧是心存疑惑。

对于这些问题,医生早有准备,对答如流,甚至巧妙的把霍焱往不好的方面去想。

“我们的检查不会有假,至于霍夫人经常性晕倒的问题,有可能是因为操劳过度,嗯……这个,新婚夫妻还是要应该节制一些的。”

医生特别咬重了‘操劳过度’这四个字,再加上后面的那么一补充,霍焱英俊的脸上猛地一僵。

他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忽然得了一大笔钱,为唐母付住院费的唐蓁。

那钱是怎么得来的,他心里早就有了猜测,并十分确信自己的猜测。

现在经由医生提起,瞬间勾起了他很多不好的回忆……

霍焱深黑的眼眸微阖,额头青筋凸起。

好,真好!他剜了一眼自己作病的唐蓁,摔门而出。

跟在霍焱身后离开的医生则挑眉轻笑。

没想到事情竟然进展得那么顺利……

看着霍焱消失不见的背影,医生拿起恰到时间响起的电话,笑着说:“猎物已经上钩。”

电话那头的徐烟儿,纤纤玉指撩起一缕黑发在手中打着转,闻言,娇柔的说着,“事情办的很漂亮,查一下账户吧,给你多加了一份奖励。”

“那就谢过徐大小姐惠顾咯,哦对了,”医生补充道:“还有一件事我必须提醒你一下,陆黎川最近有清醒的迹象。”

“哦?”徐烟儿笑道:“这么好,醒了或许就要有好戏看了呢,对此,我还是十分期待的……”

而他们两个讨论的有清醒迹象的陆黎川,非常的不负众望,在两天前就已经提前醒了过来!

他甚至还给霍焱准备了一份大礼——

这份礼,必定让霍焱痛不欲生……

医院。

陆黎川坐在医院的病床上,漆黑深邃的眼眸盯着窗外。

风撩过白色的窗帘轻柔飘荡,一只修长而干瘦的手缓缓抬起,感受着微风带来的温度,还有窗帘扫过指尖的触感。

男人苍白虚弱却不失俊美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意。

他握了握拳,虽然还是不怎么使得上力气,但是沉睡了那么多年终于能够清醒过来,已经算是老天给他的宽待。

忽然,陆黎川像是想到了什么,眸色一沉,捏着窗帘的指尖因为用力而微微泛着白。

当年,他并不是失足坠楼,他清楚的记得——他是被人推下去的。

坠落的瞬间,他看到一个身影迅速没入楼道口,那个环境下他没能看清推他下楼的人的脸,看身形却是娇小的。

所以,陆黎川怀疑推他下楼的是个女人,不过也不排除有可能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

总而言之,他现在醒了!

敢算计他的,他绝对会让他们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

唐蓁清醒后,得知是霍焱将她从精神病疗养院里带了出来,还安排住进了医院,心情有些复杂。

她胡思乱想了一会,猜测着霍焱会不会已经知道了她的病。

结果一天过去了,两天也过去了,霍焱像是失踪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唐蓁垂眸苦笑,收起了那点小心思。

其实,就算知道她生病,她快死了又能怎么样。

他们之间,早就回不去了……

甩掉那些杂念和不切实际的想法,唐蓁准备去药房拿点止疼药。

上次开的药可能遗落在精神病疗养院,找不到只能重新去拿。

她现在的症状越来越严重,病发时没有止疼药的话,她可能会因为受不了那份折磨,而选择提前结束生命也不一定。

拿了药,唐蓁看着手机里银行账户的提示短信,咬了咬下唇。

钱如流水一般花出去,现在家里的情况十分不乐观,可以说是只有支出没有进账,再这样下去,唐家还能支撑多久?

妈妈住院要钱,爸爸的腿伤了不能工作,妹妹那边学杂费,生活费一分不能少。

而且哥哥还没有恢复,还有她的病……

不用霍焱出手,唐家离家破人亡也已经不远了。

她该怎么办?

唐蓁思绪烦乱没有注意前方,不小心撞到一个人,手中的药袋子掉落,她扶着墙堪堪站稳,看到一只骨骼分明的手将地上的药袋子捡了起来,递到她的面前。

“谢谢。”唐蓁含笑抬头,正好对上了那人的视线,带着笑容的脸上瞬间惊变。

她的体温骤降,十指冰凉的往后退,却因为太过紧张脚下一个踉跄把自己绊倒,跌坐在地上。

那人轻笑出声,笑声十分清爽,像是夏天的风,还带着丝丝暖意。

“唐蓁,见到我不开心么?”

唐蓁完全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陆黎川!活生生站在她面前的陆黎川!

回忆里,那些不堪的画面重现,唐蓁感觉牙齿都在打着颤,她忘记把药拿回来,甚至都不敢看他的眼睛,好像背后有疯狗在追一样,仓惶的爬起来,夺路而逃。

速度快得完全看不出来是病重的患者。

陆黎川看着唐蓁的背影,轻笑出声,他低头看了眼手里拎着的药袋子,眸光深邃如暗夜星空,好似平静无澜,也点缀着熠熠星光。

“染染,这次……我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着远处的那道靓丽的风景,他的笑容却不达眼底,仿佛像是要透过那个身体,看到另一个人一般。

拇指轻轻的划过唇瓣,陆黎川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拨通了一个电话,那边很快便接听了。

陆黎川低声问:“小言最近还好吗?”

“好,很好,我们都很好。”

那边的人听到陆黎川的声音似乎很激动,而陆黎川仍是一脸的波澜不惊,语气也十分平淡。

“我需要你们去做件事……”

他给霍焱准备的大礼,是时候该奉上了,就是不知道收到礼物的霍焱会是什么表情。

如果可以,他还真想亲眼看一看……

陆黎川说完后转身,却恰好看到徐烟儿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也不知站了多久。

陆黎川面色一凛,对着电话交代一声“稍后再联系”,便挂了电话。

他盯着徐烟儿,徐烟儿莞尔一笑,“陆先生,好久不见。你需要做什么,或许我可以帮你。”

陆黎川眸色一深,他看着徐烟儿,忽然笑了……

午后的太阳火辣,阳光照在御龙湾别墅,金灿灿的。

别墅大厅。

霍焱盯着因为害怕,而躲在大人身后的瘦小身影。

他听完前因后果,拨出了一个号码,手机被他捏得嘎吱作响,好像他再用力一分就能捏个粉碎。

电话刚一接通,霍焱忍住暴怒的情绪,咬牙切齿的道——

“唐蓁,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立刻给我滚回来!”

挂了电话,唐蓁迷茫了好一会儿,听霍焱的语气,感觉他又生气了。

唐蓁自嘲一笑,自从霍焱出狱之后,他们之间不是在吵架,就是在吵架的路上……

没有一天是安宁的。

她缓和着不久前见到陆黎川的心情,最终还是听话的回了家。

正好也可以告诉他——

陆黎川已经醒了的事情。

但她刚回到别墅,一眼就看到两方对峙的人。

霍焱面色冰冷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身边的徐烟儿穿着一条米白色的长裙,漂亮的脸上十分平静。

另一方,是两个老人带着一个小萝卜头。

小孩子瘦瘦小小,身子缩在长辈的身后,露出一双黑葡萄似的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看到小孩子的脸,唐蓁一怔,居然跟她长得很像……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老太太急切的朝她说了一句:“蓁蓁!你可算回来了……”

霍焱的脸色黑成了铁锅,目光冰冷地睨着唐蓁,双手环胸看着这一出闹剧。

“你们是谁?”唐蓁毫不拐弯抹角的提问,两个老人像是被她的冷漠吓到。

相视一眼后,老太太才小声的说道:“蓁蓁,你别生气,我知道你不想我们出现在你面前,但……但是孩子生病了,我们家实在是负担不起医药费了,电话又联系不上你,我们才不得已找到这里来的。”

“你们在说些什么?”

唐蓁越听越糊涂,但隐约有点感觉——这两个陌生人现在要硬塞给她一个孩子!

“我并不认识你们,你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蓁的反应不像是在说假话,霍焱忍不住眯着眼,继续看着现在的局面。

徐烟儿的手指摩挲了下,却一直没有出声,继续看好戏。

两老人又是对视一眼,老太太随后道:“蓁蓁,你话不能这么话,几年前就是你把孩子交给我们看护,叮嘱我们要好好照顾的,难道你忘记了?”

“黎川成了植物人,你却还年轻漂亮,不愿意承受那些沉重的负担,所以你撒手不管孩子,我们都可以理解。”

“但是孩子与你血脉相连,他现在生病了,我们家的情况你也了解,真的是寸步难行了,你身为母亲,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孩子***吗?”

“这是你的亲生儿子,你救救他,好吗?”

老太太一边声泪涕下的说着,一边作势就要给唐蓁跪下。

唐蓁后退一大步,“你别跪我,我根本不认识你!”

她的脑袋嗡的一声,什么血脉相连的孩子,她的初次才被霍焱拿走……怎么可能会有一个这么大的亲生儿子?

这些人张口就是谎话,一定是有人教唆他们的!唐蓁直觉得想到了在医院看到的陆黎川,也许就是他搞的鬼!

她快速地看向霍焱,正要开口,却发现他眸底含怒而不信任的神色。”

“这孩子不是我的,我……”她忍不住咬唇,“我们那天之前,我都还是干净的。”

徐烟儿恰到好处的道:“蓁蓁妹妹,这孩子跟你长得一样,说不是你的,很难让人相信,你要不要好好想想,是不是自己忘了什么?现在这种情况,我再想替你说好话,都说不出来了……”

唐蓁没有理会徐烟儿,她只是看着霍焱,可他的脸上,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好半晌,他终于开口。

“你,过来。”话却不是对唐蓁说的,而是看了小男孩一眼,示意小男孩靠近。

小男孩紧紧抓着长辈的手,面露害怕,老太太却不管那么多,直接将小男孩推到了霍焱的跟前。

霍焱细细打量他的长相。

小男孩的眼睛确实很像唐蓁,其余五官轮廓,简直和陆黎川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这孩子专挑父母好看的地方长,十分漂亮可爱。

可能是生病的缘故,脸色有些苍白,然而恰恰是因为这份苍白,让霍焱想起了躺在医院病床上的陆黎川。

两个人长得太像了……走出去说不是唐蓁和陆黎川的孩子,都不会有人信!

“你叫什么名字?”霍焱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那么生硬,可出口的话,却让人感觉得到他压抑的愤怒。

小男孩愣了愣,回答道:“陆书言。”

“你爸爸叫陆黎川?”

小男孩乖巧的点了点头。

霍焱咬了咬牙,再接着问,“那***妈呢?”

这次小孩没有说名字,而是怯怯的转头看了唐蓁一眼,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看着就让人心疼不已。

他没见过爸爸妈妈,但是爷爷奶奶给他说过爸爸妈妈的名字,还给他看过爸爸妈妈的照片,那个漂亮阿姨明明跟妈妈长得一样,可是妈妈不肯认他……

陆书言有点难过。

然而一旁站着的唐蓁,却浑身发冷。

小男孩的那一眼,已经把她架在了火上烤。

“我不是***妈,我也不认识你们。是谁安排你们来的,又给了你们什么好处?”

“是不是,验过DNA就知道了。”霍焱看着唐蓁,那眼神像恨不能将她活活的撕碎,“唐蓁,跟我说谎的下场,你承担不起!”

唐蓁攥着手,“我可以承担。因为我没有说谎!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霍焱俊脸沉沉的凝视着她,没有再说话,吩咐司机带着相关人员去往医院。

唐蓁用力地闭了闭眼睛,这才平复了一下杂乱的心绪。

刚刚霍焱不说,她也会要求做DNA检查的。

那是能快速解决问题的方法。

她以为,只要DNA结果出来,她就能顺利解决这件事情。

以上就是关于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直播,嗯,…,做错,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