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弄成喷泉 这几天没c你了是不是皮痒了

我早早梳洗粉黛好,想着至紫荆房中看望她,也不知道昨夜的宿醉可都消了吗?轻叩房门,几声后不见人答允。这时从我身后传出紫荆愉悦的声音:“你这个小瞌睡猫现在才起来吗?我们已经到早集上走过一遭了。”

把自己弄成喷泉 这几天没c你了是不是皮痒了

只见她外罩乳白狐皮大袄,下穿一条淡紫色罗裙,精神焕发,脸色红润。想来是这二人昨夜解开了误会呢。“我可不似姐姐这般好精神,昨夜某人又哭又发酒疯的,我是一晚上没有好睡啊。哪还有精神呢。怎么到不曾惊扰姐姐吗?”我故意的打趣她。

“这疯丫头,可让她抓住我的把柄了。”

“我看不是姐姐的把柄在我手里,只怕是未来姐夫的把柄在姐姐手里吧?”我嬉笑着,看着她绯红了脸。

“这白儿,看我怎么整治你的。”说着她拎起裙角就要追赶我,我自然顺势躲避的,两个人这样一个你追一个我赶,时而绕着大树,时而绕着侯公子。满院子里都是我们的嬉笑声,看得侯公子也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了。我笑着还不依不饶的打趣她:“阿弥陀佛,未来的姐夫在哪啊?快来治一治这个小媳妇吧。哈哈哈哈”

紫荆嘴上也不示弱,“哪一日把你嫁出去,我看你还这样嘴坏吗?哈哈~~!”

我俩这样互相打闹着,只顾着回头看向她,一转身迎着朝阳一把撞在了一个男子的怀里,正是清远。他一下子扶住了险些跌倒的我。

气喘吁吁的我怔怔的看着他,看着看着却脸红了起来,淡黄色的窄口袄,胸前的琉璃兰花扣上下起伏着,素锦的缎子更衬托出微喘身体的娇羞。粉面上盈盈的汗珠顺着发髻慢慢的延伸。这样的我愣怔怔的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看向清远。他显然被这一瞬间感染了,目光温柔怜惜。我想他读懂了我的美丽。

“当心手臂的伤。冬日风冷,你站在冷风中出汗总是对身体无益的。”

“哪就那么娇气了,这不是好好的么?”因为不好意思,故意这样说着

紫荆被我笑话了一顿,这个时候自然不肯饶我,“这丫头刚才还打趣我,现下还会脸红呢?”说着又将秀目微微撇向清远“这清远先生也太关心了些,白莲的伤口半月前不就长好了么?现在还巴巴的让她注意呢。啊哈哈哈”说着纤手扶着腰,另一只手以帕子捂着小口咯咯的笑着。她虽算不上绝色,但是一直称得上端庄娴静,只是此刻我更觉得她柔媚动人。

我们互相嬉笑一刻,草草的用了早饭,小厮套了马车载着我们一行人朝太湖出发。暖车中,四人一人一个手炉,暖着手,或看着窗外的景致,或谈古论今。言谈中我得知,侯公子家在皇城中也有亲眷,且家中土地殷实,他也算是过得舒心。只是候少奶奶是出了名的悍妇,娘家姓秦,秦侯两家世代交好,他俩的因缘也是父母之命罢了。侯公子似乎对这位夫人并不喜欢。才日日到这烟花之地寻一些温柔,也许正是这样,紫荆的体贴端庄才打动了他吧,那么清远呢?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车已经停下,隐隐能够嗅到水的味道。我和紫荆互相搀扶着出了暖车。顿时为眼前之境所折服,碧水蓝天,浩瀚至极,远处隐隐显现几座岛屿。

紫荆已然诗性大发了“具区吞灭三州界,浩浩汤汤纳千派。古人的诗句果然不错。”

侯公子道:“湖水汤汤不绝不休,念卿戚戚不离不弃。”说着两人紧握双手。我心里想,这侯公子还真会表现,一有时机就不忘记讨好姐姐。不知为何,我的心里总是对他有些不满的。

正当我发呆时,清远上前扯扯我的衣袖,“出神想什么呢?”我看看他,浅浅一笑不做回答。岸边停着一艘青纱罗帐的沙船,船板擦洗的光亮,上面还立着三个丫头,想来是服侍我们的吧。

“大家别愣着了,赶紧登船暖和暖和吧。”侯公子牵了紫荆的手登船。我与清远紧随身后。进入舱内,酒菜点心已然备下,我和紫荆在丫头的服侍下退了大袄,舱内有地龙很是温暖。

窗户上是用银红纱糊着的,借着外面的日光,倒显舱内格外红火呢,窗外的湖景也更显别致。两个小丫头先后为我们斟满酒。

“我先敬两位姑娘,好景好时好佳人,我先干为敬了。”他一仰脖,一杯酒下肚。我不去看他只是斜倚着船舱看向外面,偶尔掠过一群水鸟,让我看得出神。

“白儿,你看什么呢,这样陶醉,也说给我们听听,好和你一同观赏观赏。”紫荆也朝外张望着。

“姐姐,你瞧这湖面上偶尔飞过一群鸟儿,不知是什么鸟。应该不是大雁吧?”

“哈哈,姑娘自小不再水边长自然不知道,这是湖面上特有的水鸟,没什么稀罕的。周身羽毛乌黑,并不美丽。”侯公子在一旁很是得意的说着。

我看看他,又将目光撇开,“噗嗤”笑了一声。

“姑娘笑什么?”候公子一脸茫然的问向我。

我转过头不卑不亢的对他缓缓说道:“公子方才说此鸟周身黑羽不美丽,故此不值什么?”

“正是啊。”他仍旧很认真的说着。

我上下看着他,继而笑的更大声了道:“那么公子今日着这身墨黑大襟衫岂不是说公子也值什么?”

候公子登时满脸通红,但是他毕竟不能和我小女子计较,况且我是以玩笑的口吻对他说的,他也只能随着我们笑着,尽管看上去很不协调。

“这丫头越来越不知道轻重了,玩笑是赁开的吗?”紫荆也笑着,但是为了顾及侯公子还是要假装说说我的。

“白儿率真,候兄大丈夫自然不会介意的,呵呵,你啊…”清远忍着笑摇摇头看向我。

“自然,自然,白莲仙子纯情率性,我自然不会不悦。呵呵”侯公子继续不自然的笑着。

“候公子不会怪白莲的。”我端起酒杯示意他优雅的饮了一口“这样的湖天一色,偶尔这样一行水鸟从眼前掠过倒显得这万物都没有颜色了。而佛家有云,世间万物皆平等。我以为不能从外表去断定什么贵重什么卑贱。这世间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的事情不少,所有的美丽不都是一时的么,迟早也是化作灰尘飘然天地间罢了。”我缓缓的看着他们三人“此刻我就觉得这天地万物都没有那一行水鸟来的真切动人。”

他们三人也都看向窗外,一时神往“白莲仙子见解独到,小生自愧不如。”侯公子微微行礼。我欠欠身子还礼。

清远提议行令玩,输了的罚酒。四个年轻人都是饱读诗书的,自然喜欢这样的游戏。因为人少故没有令官。由清远开始,首尾字衔接,具得是诗句不可。

“那就由我先来,大家可准备好啊,谁那里断了是要罚酒的,可不能赖账。”我们三人一个劲的催促他,他拿起酒盅道:“听好了啊,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紧接着是我,我微微一想,脱口便出“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紫荆紧跟着道:“舟中少年醉不起,持烛照水射游鱼。”接着便是候公子,他细细想着。

“快快,如若再对不上就要罚酒。呵呵,快快倒满。”嘴角浮着浅浅的笑,刚才他的那番关于水鸟的论断已然让我对他有些不欢喜了。

他见我催的紧,慌慌张张的脱口就出:“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逮住了,逮住了,‘鳜鱼肥’?”我秀目微转,撇向紫荆和清远,眼波灿灿,“你们说该不该罚?咯咯咯….”

“错了错了,侯兄罚酒一杯。”清远已经将满满的一杯递与他。

“都怪这丫头催促的,侯公子适才慌了神,不算不算…”紫荆有意偏袒,撒娇似的赖皮着。

“可不能赖皮。”身子微微靠向她,悄悄的说“难道是有人心疼不治,要自己替罚吗?”说完我抽身躲开,她果然上前抓我,绯红了脸:“这蹄子越发没个规矩了。净乱说话。”

我俩嬉笑间,侯公子酒已然下肚。接下来两轮仍是侯公子罚酒,他似乎不胜酒力,赤面红耳,人也渐渐微醺。一个约莫十五六的丫头推开舱门,从食盒中拿出几个细瓷盘子,有荔枝软膏,雪梨蜜饯,挂花糯米圆子。又给每人面前放了一盅海鲜蔘汤。走到侯公子面前时,他抬眼仔细打量着这丫头。这细微的一瞬间却没逃过我的眼睛。

“你。”他用食指指向这名小丫鬟,“可会唱歌吗?”

小丫头觉得很是突兀,满脸的莫名和紧张,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回答,只是用手紧紧的拎着食盒,低着头。

“问你话,怎么不回答。”他还不罢休

“会…会一些”小丫头终于答话。

“如此。”他看向窗外“今日恰好大家兴致正浓,你便为我等歌唱一曲以祝酒兴吧。.”

小丫头略带哭腔道“这…我….实在不能。”

清远已是看不下去了,他摆摆手对侯公子:“侯兄何故为难小女子,我等继续行令岂不更好么。”

“哎…难得游玩,没有歌舞怎么像话。”侯公子夸张的皱着眉头。

“你醉了吧,好端端的听什么歌舞。”紫荆已经看不下去了。

说话间,外面进来一男子,短衣襟,裤脚被整齐的束着,一看便知是劳作的人。

“客官,小人是船家,这是小人的妹子,没见过世面,有什么唐突到您了,小人在此赔罪了。”男子很恭敬。

“倒没什么唐突,吾只是兴致所致,希望听几首小曲儿罢了。”侯公子似乎很瞧不起男子,眼珠转也没转,根本没看向男子。

船家显然有些恼了,但碍于生意买卖也不好发作,淡淡的道:“小妹不懂歌曲。音律完全不通。嘿嘿…只怕反而坏了客人的雅兴呢。”说完拉了小丫头到自己身后。

“是啊,何必为难他们,况且现在管弦丝竹全无,空空唱来反而无趣。”我也实在不愿意看到他这样为难老实的人。

“败兴至极。”侯公子反而恼了。酒劲上来了,他也没有了往日的风度。

“在这舱中坐久了,腰也酸了,不如我们到船板上去,也不至于辜负这湖景。”紫荆最善于解围。

“正是,光顾行令都不曾注意赏景了,反而本末倒置了。”清远憨厚的笑着。

就这样我们四人至船板上,远处水天一色,岸边是各种怪石洞穴。湖面上船舶不多,多是渔船,偶尔也有一些我们这样的沙船。船头划开了碧色缎面般的湖水,底下浮游的鱼儿水草一一避开。我们看得出神。

“远处可是表姐夫吗?”一个离我们不远的声音传来,在湖面上荡起了阵阵回声。四人同时回头看去,一叶五彩沙船上站着一人朝我们挥手。来者何人?

紫荆和我都看向远方,那男子分明唤的是他二人之一,此刻清远也朝远处张望。只有侯公子脸色突变,一瞬间醉意全消。慌慌张张松开了紫荆的手,正正衣冠。说话间五彩沙船已然靠近我们,船家勾住了对方的船舷,那呼唤的男子一跃便到了我们的船上,从五彩船中还出来了两位妇人,一位较年长,一位正当妙龄。

“原来是表弟啊。”侯公子最先开口“哦,姑母大人也在啊,迦禹有礼了。”

老妇人很和顺,看向他微微点头:“侯姑爷好兴致啊。月娘可在吗?”

侯公子微微变了脸色,“月娘在家,今日并没有一同来。”

“表姐夫,这几位是?”男子看向我和紫荆。

“这是齐府的当家人,齐公子。”

“鄙人齐清远,”清远得体的行了行礼。

侯公子看向我和紫荆,却不做介绍。

“那么,这二位姑娘是?”老妇人此刻也看着我俩人。

“这……两位…么…,这两位是齐兄的妻妾,今日我与他及二位嫂嫂一同出游,为嫂嫂庆生。”这话一出,紫荆的身子微微一颤,不免的倒退一步。失落之色全然流露。眼中泪光淋淋。

“原来如此啊。”男子豁然明了般。

“我身子不爽,失陪。”紫荆低着眉目,轻轻的说,扭头牵着我的手往舱内走。

我也不好出声,默默的跟着她,船板上众人寒暄着,但我们已经充耳不闻了。

进入舱中,我扶她坐下,她不说话,眼里噙着泪花,却终究没有流下,看着地龙出神。良久,终是我先开口:“姐姐,此刻只有我俩,心里的话不必憋着。”

她冷冷的笑“我早就习惯了,知道他不会真正娶我。”随即微微颤抖着手拖住腮,带着哭腔道:“只是没想到他竟能做到这样的地步。秦月娘?就怕她到如此田地吗?”

“姐姐,恕我直言,相处的这两日看来,他不是值得你托付一生的人。至少不值得你如此待他。”一阵阵酸涩渐渐涌到喉头,差点掉下泪来。无论如何惧内,却也不能伤人至此。显然他是不愿意将我们介绍给旁人,在这候迦禹的心中分明是瞧不起我们的。这么想来,我俩又算什么?还是供他们消遣、陪他们饮酒的玩物吗?想想紫荆待他的情分,不免替她心寒。

在那之后,我们四人各怀心事,回到客栈后打点行囊打算着回金陵。清远与候公子一道,临行前,他至我的房中,带着一个黑漆翠竹的食盒。

“这是南徐的特产,有风干的上等白虾和牡蛎,均是你喜欢的。回去让孙婆婆伴着粥做给你食用是最好的了。”他很关切。

“多谢公子,有劳你费心了。”我亦是客气。

“怎么这样生分了?你恼我吗?”显然他察觉到我的些许变化。

我心中是恼了他的,但是却也无从责怪他。毕竟他与候家是世交。也许是我对他的期望过多了,我总以为他是不一样的。

“那样的情况下,我也实在不好做何解释。只是有一样。”他站在窗下,低着头。“我心里是看重你的。因此断然不会委屈你的。”他转头看向我,坚毅的眼神不由我分说“请你信我。”

我看着他,没说任何话,只是默默的点头。

外面的马车一应准备妥帖,候迦禹搀扶着紫荆,耳语一番,紫荆仍旧是不大精神,只是淡淡的笑笑,轻轻拍了拍候迦禹的手。我微微瞥了一眼这个薄情之人,上前拉住姐姐的手,头也没回上了马车。

“何必听他多说。我看姐姐也不必再理会他了。”

她憔悴的脸上,一张发白的小口微微上扬,“我对他总是有更多不舍的。你也不必为我不平。”她捧起手炉道“自我打定主意跟着他那一日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不图任何名与分,只希望相伴他左右即可。”

“姐姐这是何苦呢?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我揽住她的手臂。

“我也想清楚了,”她冷冷的笑着道“似你我这样的人儿,还贪图什么夫妻恩爱,名分地位吗?只要有人真心爱自己,让日子有个盼头也就是了。”

“姐姐糊涂,你以为他是真心爱你吗?若是真心爱你,怎会把你说成是旁人的妻妾也不敢承认你我的身份。”我越说越生气,渐渐声音也大了“他分明就是把我们当成玩意看,带我们出来寻开心罢了。只怕他心里根本就没把你当成知己看待,而是…”我突然顿住,知道自己似乎说的过分了。偷偷看向她。

她依旧平静着:“而是什么?”

我默不作声。“而是当成偶尔的慰藉?”她看向我的眼神冷静的让人害怕,“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能给予他这样的慰藉也算不枉我爱他一场。他原也是个可怜人。家中的生意全要依靠秦家的帮衬。因此他总是礼让秦月娘几分的。”惨白的手指扶了扶发髻上的银钿,“但是秦氏一直不能生养,且不准他再娶。他一直苦闷。他常常对我说,再遇到我之前不知道女人的柔情为何物。”

“他想寻找柔情,却也不该辜负了姐姐的情谊。如果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就该不顾一切爱你才是。”

“那么之后呢?”她紧接着问我,倒让我忽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之后我就随他入府?那秦氏如何好相与?只怕日子会比司乐塾还要难捱吧?倒不如现在这样好。”

想想亦觉得在理,紫荆的心性高,如何能忍受秦氏的百般刁难,况且依照现在情势看,候迦禹也不是个有决断的男子,只怕入府紫荆更是孤立无援。只要她自己能看开我也不便多说。可仍是替她委屈。

回到司乐塾后,照例是每日的歌舞应酬。年关将至,这司乐塾的生意亦是不错的。每日迎宾楼中都是活色生香莺歌燕舞。自南徐回来后,我的手伤已然全好了,只留下深重的疤痕,看着不禁让人心惊。日日提醒着我,自己身处之地的险恶。

一日午后,用过午饭,约了紫荆与芙蓉下棋。黑漆四角方桌前,芙蓉手捏白子静静思索,紫荆端坐在对侧。我则捧着一册《诗经》细细看着,懒懒地斜倚在床脊上。静静听着棋子落于棋盘上的声响,这样娴静安稳的时光是我们最喜欢的。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我轻轻吟着,回味于心,看着稀稀疏疏撒进窗户的阳光,呆呆的出神。

芙蓉媚笑着,“但不知道白莲的这位子衿兄可否知道我们有位淑女望眼欲穿的等着他呢。”

“怎么你也取笑我,我倒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呢。”我看向紫荆,她仍旧是安静的看着棋盘“只是偶然间读到此处,觉得这样的思念亦是很美,倒不必非要索取结果呢。”

芙蓉落子时抬头看向我,端起青瓷雕花盏,吹着盏中的茶水,“我倒不喜欢这一句,为何偏偏是我们女子全心全意付诸一腔热情,等待男子,显得我们好没志气。”

这句话倒像是特意说给紫荆的,她仍旧默不作声,落了黑子。

我伸头一看,“姐姐,不再思量吗?这一子下去,姐姐可是输定了这一盘呢。”

她仍旧淡淡的,也端起茶盏,饮了一口,“输赢早已注定。何必在意呢。下了这半日,我也乏了。”

芙蓉向来是最直接的,因此在这司乐塾里大家都称她是女中大丈夫呢,“若不是与你昔日交好,定要瞧不起你的。”我们三人之间是不互相隐瞒的,紫荆的心事芙蓉悉数知道的。自南徐归来十数日侯公子都不曾来过。紫荆人也渐渐懒怠,常常出神,魂不守舍。

“芙蓉,”我赶忙劝她“姐姐心里的苦你我不尽了然。何必怪她。”

“罢了,”芙蓉摇摇头,“你这样整日郁郁寡欢,实在替你焦心,与我交好的苏员外府邸与候府不远。过几日,苏员外点了我的出堂。你可有书信需要我为你带去吗?”

芙蓉刀子嘴豆腐心,紫荆含泪看向她,宽慰的笑笑,“你与白儿均是心疼我的,我心里清楚。既然他不来看我,我何必书信给他,倒让他心烦。”

“其实你不必如此伤心的。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姐姐认人不清呢。”我终于将那两日察觉到的对她娓娓道来“在他心中,高低贵贱全在色相,他日你容貌衰老,他定然待你不如此时。他对船家妹子的轻蔑,姐姐均是见在眼里的。为了这样薄情的男子,实在不必如此伤神呢。”

“白儿,这些我早就知道。这世间的男子又有哪个不是这样的。谁又能对我们这样的人海誓山盟呢。其实母亲不允,妻子阻挠都是他的借口罢了,我何尝不知道他是介意我是妓女的。何尝不知道他嫌弃我的。”她拭掉泪珠“是我自己错了,从开始就不该抱有奢望,是我自己太贪心了。”

炭火噼噼啪啪的燃烧着,我们三人均不再出声了,她的泪似乎流进了我的心里。让我莫名的沉重,心想清远应该不是这样的,他说过定然不会辜负我的。只是紫荆的伤怀历历在目,叫我日夜悬心,始终是不自信的。

自南徐回到司乐塾,我方才知道自己竟与虞美人同为来年的花魁,这自然让虞美人很不安,时时寻我的错处。但由于芙蓉紫荆的帮衬,外加清远与方老爷交好,她也不敢似从前那般猖獗。只因手伤痊愈后,再不似从前那般灵巧,因而不能抚琴,这倒也让她稍稍放松对我的戒心。在司乐塾的日子勉强能过,听闻除夕那日这里是允准回家探亲的,多日不见父亲,我心里是盼望能与他好好过个新年的。

我和芙蓉知道紫荆精神不好,特别将清远送与我的水仙盆栽一并带了到紫荆房中,与她一同观赏,她正在绣着一副祥云仙鹤幔帐,想来也是预备新年贺礼的。

三人一同品评水仙,用了些许点心和茶水。闲话家常,芙蓉对着菱花铜镜细细修剪着水葱似的指甲。

“瞧她这样精细。”紫荆瞄了一眼芙蓉道。

“你们哪里知道,这指甲要勤勤修剪才能长的规整秀美呢。”说着复又低头“快别来扰我,没的剪坏了赖在你们头上。哼”

我则坐在条案边勾画着送给父亲的鞋样,“父亲往年冬日都发脚疾,母亲在世时过冬的鞋袜都是自己做的,方才舒服贴心。”

芙蓉继续修剪指甲,漫不经心的说“要问这世间的大孝女当属我们白莲了。”

紫荆为我端了一碗热茶道:“你的手才好,这样劳作未免辛苦。纳这千层底最劳力了,不如我来帮你。”

轻轻摆摆手道:“常年不在家父身边,这针针线线我定要亲力亲为的好。”

正当我三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闲话家常时。一阵急促的脚步打断了我们的宁静与惬意。这脚步忽的在门外止住,紧接着是一个女子的声音:“紫荆姐姐可在房中吗?”

只一句我就听出来人是湘兰,稍稍带着湘南的口音,时常觉得调皮可爱。但今日却带着些许焦急。

“是湘兰妹妹吗?进来说话吧。”紫荆答话

一个娇小却有些丰腴的身体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正是湘兰,她额头稍有汗意,“姐姐,快到会宾楼去吧。李妈妈唤你去呢。”说着她喘着粗气。

我们三人都不觉微微发愣,因为紫荆是最稳重和善的,且在司乐塾虽然优秀却也不算最出挑的,因此李妈妈等人向来是不找紫荆问话的。看湘兰神情便知道是有事发生。

“湘兰,你别慌,说仔细些,李妈妈叫姐姐去做什么?”芙蓉上前扶住湘兰,耐心的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会宾楼这会子来了好多女子,李妈妈与她们说了两句就命我来唤姐姐。”湘兰上气不接下气,但仍旧可以控制着自己以求把话说清。

“女子?什么样的女子?可是锦州口音吗?”紫荆似有喜色。

“好像不是,听不大真切,姐姐还是随我速去吧。别叫妈妈等着。”湘兰上前扯扯紫荆的衣袖。

四人前后匆匆行至会宾楼,从前院已然看到堂内似乎有约摸15人左右,全是妇人,为首的女子坐在李妈妈旁。门口立着虞美人和牡丹等人,她看向我很是得意,似若无人般冷笑道:“哎呦喂,今日有好戏看呢,就等主角来啦开戏呢。”假装偶然瞧见我们,用淡红帕子一甩“瞧瞧主角终于到了。呵呵呵”

我瞥了她一眼,没当什么,她素来喜欢这样冷嘲热讽,早就习惯了,只不去理会她,想来她也觉得无趣。

至厅中,我与芙蓉上前站在人群之后,紫荆独自上前行礼。李妈妈一袭珠光蓝的宝相花大袄,很是端庄,扬扬手道:“罢了,荆儿不必多礼。”

还未等李妈妈把话说完。为首妇人身后站着的一个三十出头的妇人,轻挪碎步上前,微微对紫荆行礼,面带微笑。紫荆正要还礼之时,妇人抡起手肘,“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于紫荆的面颊上。力道不小,紫荆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我和芙蓉湘兰忙上前扶住她。

以上就是关于把,自己,弄成,喷泉,这几天,没,你了,是不是,我,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