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看了想要做的文章1000字 看了下会湿地的文章

梁晓橙沉默了。

祁肃庭直言不讳,她也能够理解。

确实,在他们学校,有那么一批老师愿意留下来,原本就是抱着钓金龟来的。祁肃庭如果真如祁乐所说,妈妈不在了,那么还真是一个大金龟。

让人看了想要做的文章1000字 看了下会湿地的文章

但是,他不愿意惹麻烦,自己就愿意了吗?

一想到如果陆战宸知道自己私下里还和这个人来往,梁晓橙直觉告诉自己,他一定会很愤怒。

“在学校期间,祁乐的补习时间由你决定,周末如果需要,你也可以到家里来,补习次数我不管,期末能够达到及格线就可以。”

说完,他又想了想,“补习费用,一个月一万,你觉得可以吗?”

“一个月一万?你疯了吗?!”

梁晓橙正想出口拒绝,那男人就自顾自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而当那个薪酬报出来的时候,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话脱口而出。

“少吗?”祁肃庭侧脸看了她一眼,想了想:“那,两万?只要我儿子成绩上去了,多少都无所谓的。”

“……”

这是想用钱砸死她吗?可惜,梁晓橙自认还是很有风骨的!

“不是少,是太多了。”

梁晓橙不赞成的回视着他:“祁先生,有钱也不是这个花法,你想做冤大头吗?”

眼看着祁肃庭的脸色一变,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她默默的叹了口气:“祁乐是我很喜欢的学生,既然你提出来了,以后我会抽空帮他补习一下其他的功课。这对我来说,就是随手的事儿,钱就不用了。”

说完,她抬腕看了一下手表,正想开口让祁肃庭靠边停车,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了起来。

电话是梁嘉妮打过来的。

望着那个号码,梁晓橙下意识的攥了攥拳,心都提溜了起来。没有什么大事,自己这个继妹一年也不会给她打一个电话的。

她镇定了一下心情,将电话接通:“喂?”

“你死到哪儿去了,你家电话怎么打不通?!”

梁嘉妮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子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梁晓橙无奈的用手捂了一下听筒,可是她心里明白,这根本就是徒然,那声音实在是捂都捂不住。

“我在外面,怎么了?”

“怎么了?你那个妈犯病了!你赶紧滚过来,不然,看我不把她丢出去!难道你还准备让我替你守着?!”

电话那边还在骂骂咧咧说个不停,梁晓橙整个人已经懵了。

“我妈在哪儿?”她快速的打断了梁嘉妮的话。

“宁川医院。”

没等她开口,祁肃庭一转方向盘,车子飞一般的朝着宁川医院驶去。

来到急诊室门口,梁晓橙匆匆的下了车,关门的瞬间,还是没有忘记低下头,对车里的男人说了一声:“谢谢。”

“需要我陪你一起进去吗?”祁肃庭开口问道。

“不用了。”她摇了摇头,心思却早已经不在了。

“嗯,有需要随时打电话。”祁肃庭并没有坚持,而是小声嘱咐道。

“好。”梁晓橙说着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候,祁肃庭忽然又补充了一句:“梁老师,你有空的时候再考虑考虑我的建议,我是认真的。“

她敷衍的点了点头,心早已飞到了妈妈身边。

身后的男人望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想到之前扔进垃圾箱里的那双带血的鞋子,目光变得若有所思。

按照梁继妹说的,梁晓橙快步跑到了肝病科的手术室门口,可是此刻那里已经没有了人。

问了护士之后,她又下了两层楼,来到了肝科的病房区。

远远的,她就看到父亲和继妹站在病区门口的过道里,一脸的不耐烦。

“我妈呢?”她呼哧呼哧的跑过去,气都来不及喘匀,就焦急的问道。

“还昏迷着呢,医生说明天早上才会醒。”

梁浩成看到大女儿,眼睛里明显的多出了一分如释重负,他抬手看了一下腕表,不耐烦的吩咐道:“你在这儿守着***吧,我还有个应酬,先走了。”

说着,就要往电梯走。

“爸,你等我一下。”旁边的梁嘉妮连忙拉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快速的将手里的一沓单据塞到了梁晓橙的手里:“这是***的缴费单,你去交一下。”

梁晓橙完全没有防备,就被那叠单据塞了过来。

听了她的话,吓了一跳,匆匆的瞟了一眼,连忙一把拉住要走的父亲:“爸,不是说好了我妈住院是你交钱吗?”

开玩笑,那叠单据第一张就是手术清单,上面光材料费就是一万二。这厚厚的一叠,怎么也得好几万啊,她哪里有那么多的钱。

“我交了啊!”梁浩成不耐烦的将她的手巴拉到一边。侧身从单子里翻出了一张,用手指了指。

她赶紧去看,发现那是一张押金单,上面显示的金额是——五千元。

“爸,我妈光今天晚上要交的费用都几万块,你只交了五千,剩下的钱要我怎么办啊?”她急的连声音都开始发抖。

“我没钱,你自己想办法!你现在是陆家的儿媳妇,连几万块你都拿不出来,骗谁呢?”梁浩成一脸的不以为然。

可是,她就是拿不出来啊!

梁晓橙没法和他解释,只能再次搬出了爷爷:“爸,你别忘了,当初你可是当着爷爷的面,答应要帮我照顾妈妈,要承担妈妈的医疗费的。不然,我根本不会答应嫁给陆战宸!”

梁晓橙攥着单据的手指因为气愤而捏得发白,眼睛里冒着火光。

她的耳边又一次的响起了之前在陆家听到的他们母子之间的对话,又想起了曾经爷爷给她的承诺。

她如果不是为了妈妈,凭什么这么自卖自身?

她到底是有多贱,非要去厚着脸皮嫁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我答应你爷爷什么了?我答应照顾***,难道我没做到吗?她现在没有住回家里?如果不是我照顾她,她犯病了,死了都没人知道!我和你妹妹这么辛苦的把她送来,还给她交了押金,你这个逆女,不知道感恩,还敢指责我?你个不孝的东西!”

说完,梁浩成伸手就朝大女儿的脸上扇了过来。

梁晓橙愤怒极了!

她一把拉住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梁嘉妮,将她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梁浩成抬得高高的手,在看到自己二女儿的时候,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

“梁晓橙你个死丫头,你干什么!”

梁嘉妮没有想到姐姐会拿自己挡枪,顿时气得哇哇乱叫:“你想死啊!”

说着,伸手就用镶着钻的尖指甲朝着姐姐的脸上狠狠的抓了过去。

可惜,梁晓橙早有防备,她快速的低头躲过。

然后一把抓住了梁嘉妮斜跨在身上的最新款香奈儿的背包带,对着父亲喊道:“你给我妈交住院费没有钱,可是给梁嘉妮买一个背包,就十好几万!这你就有钱了?”

她用力的扯着梁嘉妮的背包带,将她带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梁晓橙愤恨的瞪着父亲,声音颤抖得都有些撕裂:“我妈是你的结发妻子!你别忘了,你们还没离婚呢!赡养她是你的义务!你别把我惹急了,去法院告你!”

在梁浩成的印象里,自大女儿一向是寡言少语,怯懦无能的。这会儿看到她发疯,甚至威胁他,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他飞起一脚,朝着她用力的踹了过来,嘴里还咒骂着:“你个小狼崽子,老子白养活你了,你还想告老子?你去告啊,看我不打死你!”

那一脚,承载这他所有的怒气,朝着梁晓橙的胸口踹来,距离那么近,以至于她想躲开都没有办法。她眼睁睁的看着,却也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砰!

“啊!”

随着一声巨响,整个走廊里都响起了梁浩成痛苦的哀嚎声。

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如约而至,梁晓橙惊诧的睁开了眼睛,立刻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父亲抱着自己的左脚,疼得半蹲在地上大声的叫着,而他的旁边,则站着目光清冷的陆战宸。

“不好意思,走的快了点。”陆战宸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看这架势,应该是就在父亲快要踹到自己的时候,陆战宸正好过来,撞了他一下,让他直接踹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想想刚才那一声响……梁晓橙只觉得一阵肉紧,那得多疼啊!

没有给她多想的机会,陆战宸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强势的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护在怀里,重新转头看向梁浩成:“岳父,你的腿有没有骨折?要不要我帮你正正骨?我手艺还不错的。”

梁浩成抬起了头,额头上全是大颗大颗的冷汗,看上去疼得确实厉害。

他恶狠狠的瞪了梁晓橙一眼,明显将这笔账又记在了她的名下。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女婿要亲自给他“正骨”……顿时吓得疯狂的摇起了头。

“不用了,不用了,不疼……呃,已经不疼了。那个,战宸啊,你怎么忽然过来了?”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反问道。

是啊,陆战宸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莫不是,张雪然是在这个医院做的检查?

想到这里,梁晓橙的心猛地一紧,突如其来的羞辱感让她脑子里瞬间乱成了一团麻。

她目光快速的朝四周望去,所幸的是,并没有看到什么人。

“来办点事。”陆战宸敷衍的回答。

说完,他忽然侧头看向身边面色惨白的女人,语气中带出了责备:“岳母生病你怎么不说?”

梁晓橙抿了抿唇,并没有回答。

好在,他根本也没准备听她解释,将目光再次投向梁浩成:“岳母的医药费我已经结清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们回去了。”

听他这么说,梁浩成如释重负般的连连点头:“回去吧,回去吧,反正***明天早上才会醒,这里还有护士。”

那表情,简直是巴不得他们早点离开。

“我……”梁晓橙想说,我今天晚上留在这里陪母亲,可是话刚起头,就被男人揽着肩膀,坚决的带离了病房区。

终于走出了那两个人的视线,陆战宸快速的松开了手。

梁晓橙感激的看着他,张嘴想说声谢谢,旁边却传来婆婆刻薄的声音:“战宸,你也是,这么一个唯利是图的女人,你还管她干什么!”

说完,从旁边走过来一把将梁晓橙从儿子的身边拽开,语气极其轻蔑:“我早就看出你不是真心对战宸了。可没想到,你眼皮子这么浅!想要钱可以,只要你记住自己的责任,早一点给我们陆家开枝散叶,那点钱,我们不在乎!”

“妈!”

陆战宸冷冽出声,神情十分严肃。

秦丽珍还想再说几句,可面对儿子的警告,她却也只敢狠狠的瞪了儿媳妇一眼,然后将头侧向了一边,小声的嘟囔着谁也听不清楚的埋怨。

“干妈,你别生气,这种事,你相信战宸,他一定能处理好的。”一直远远的站在一边看好戏的张雪然,在这个时候终于走了出来。

她伸手揽住秦丽珍的肩膀,轻言细语的安慰着。

只是眼底毫不遮掩的讥诮和嘲讽,看得梁晓橙只觉得无地自容。

“你先回去。”陆战宸语气冷硬。

他平淡的朝梁晓橙吩咐了一句,然后拉着***大踏步的朝医院门口走去,张雪然在旁边亦步亦趋。

很明显陆战宸对于此刻的争闹已经厌烦不堪,甚至连最基本的敷衍,都懒得再做。

站在空荡荡,寒气逼人的走廊里,看着那男人和他最亲密的两个人远去的背影,梁晓橙忽然觉得,他离自己那么远。

远到似乎穷极一生的努力,也永远追不上。

梁晓橙没有再回妈妈的病房,她不知道这会儿父亲还有继妹到底有没有离开。

一天的奔波还有脚上的疼痛,让她疲倦到根本没有力气再去和那些人争吵。她听从了陆战宸的命令,老老实实地回了他们的家。

回到家,脱了鞋之后,梁晓橙才发现,自己的脚踝处,还插着一块儿指甲盖大小的碎玻璃。此刻,鲜血已经凝固,袜子完全和皮肤粘在一起,撕都撕不下来了。

刚才心里有事,一直没有觉得,而此刻,梁晓橙终于感觉到脚上火烧火燎的疼了。她用力的将碎玻璃拔出来,扔到了一边,可是却再也没有勇气去脱和皮肤粘在一起的袜子了。

又累又倦的她脱了衣服直接躺在了床上。

反正陆战宸也不回家,就这么混一夜,等明天精神一点了,再处理伤口吧。

趴在床上,梁晓橙将今天发生过的事情一件件的在脑子里来回的播放着,咬了咬牙,终于下定了决心。

——

陆战宸半夜回家的时候,一进卧室门就看见床上趴着的那个,全身上下只穿了一套三点式,脚上却还穿着一只袜子的女人。

——

张雪然在去医院的救护车上就醒了。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是没有什么大事,应该是受了刺激,情绪有点激动造成的。观察了一会儿之后,陆战宸和母亲就陪着她办理了出院手续。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医院走廊上,看到了梁家的那场闹剧。

即使知道梁晓橙和他结婚,是迫于家庭压力。可是亲耳听到她说出嫁给自己的原因,也足够让陆战宸恼火了。

特别还是当着妈妈还有雪然的面,这让他觉得自己被人给嫌弃了。

送妈妈和雪然回家之后,陆战宸并没有回自己平日里常住的小公寓,莫名其妙的一路飞驰的回了他难得回来一次的婚房。

不知道为什么,陆战宸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觉得今天的梁晓橙和他之前接触的不太一样。

虽然之前他们也并没有怎么接触过。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紧赶慢赶赶回来,一进门居然看到了床上那恨不得脱了个精光的女人。

他们的卧室很大,因为是新房,用的灯光都是暖色调的。此刻,壁灯发出的橘粉色的光芒氤氲在房间内,让这个被光芒笼罩着的女人,看上去肤色白腻,玲珑有致。娇嫩的皮肤上似乎有一种酥腻的让人挪不开眼的光泽,强烈的挑战着一个男人的本能。

梁晓橙这是在做什么?

陆战宸清楚的记得自己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先回去。”

她是不是将这当做自己晚上会回来的暗示?所以,她穿成这样,是为他准备的?

这根本就是赤祼祼的勾引。

陆战宸的嘴角一勾,一丝冷嘲掠过了嘴边。

他娶这个女人原本就有自己的目的,面对这样的“邀请”,他——甘之如饴。

脱掉身上的衣服,露出健硕的身体。陆战宸不得不承认,此刻他的心情出奇的好。这个女人的身体,对他来说,一直很有吸引力。

虽然他们之间仅有的一次,是在他喝醉了的情况下进行的。可是因为有了再次的交集,让他在梁晓橙做小月子的这半个月,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回忆起那个晚上。

越回忆,越清晰,以至于现在只要一想起梁晓橙,他脑海里第一个词汇就是“温香暖玉抱满怀”。

匆匆的冲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凉气,让陆战宸猛地一个激灵。这会儿才意识到,现在是冬天,屋子里的温度,只有十几度!

陆战宸皱了皱眉,她也不怕自己着凉?

想到此,他走到床边,想给她盖上被子,这才发现,被子被她压在了身下。

伸手推了推梁晓橙,想将她身下的被子拉出,可没想到,就这么一下,却换来了床上女人一声状似难耐的呻吟。

陆战宸只觉得脑子一下子就要炸了,身体瞬间紧绷,上前一步,整个人都要向那具酮体压下去。

偏偏这个时候,他的腿一下子碰到了她穿着袜子的脚上,她的脚猛地一缩,可袜子蹭在腿上那种奇怪的感觉还是让陆战宸皱起了眉头。

他的目光一沉,侧身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台灯的光亮清晰的照到了梁晓橙的全身,那被鲜血染湿又干在了脚上的袜子,还有脚踝处的伤口看得清清楚楚。

她受伤了?

看这样子,应该就是今天。

陆战宸忽然意识到,这应该就是被之前跌碎的那个玻璃杯给扎破的。

他连忙打开手机的强光仔细的照着,然后居然在伤口处还看到了几个残留在里面的碎玻璃碴子,脚踝已经红肿不堪,鲜血将伤口和袜子紧紧的粘在一起。这一看就是根本没有处理过。

所以,她就是带着这样的伤口从老宅跑到了医院,然后又从医院回到了这里?

莫名的怒气袭来,冲进了陆战宸的脑子里。

他们送雪然去医院的时候她为什么不说自己也受伤了?怎么,他就这么让她信不过?

还有,她是想自虐吗?已经去了医院,为什么不处理一下伤口?

伸手摸了摸梁晓橙的额头,滚烫滚烫。

陆战宸忽然意识到,这个女人并不是在勾引自己,她应该是早就烧迷糊了。

喂她吃了一粒退烧药之后,陆战宸拿过医药箱,开始帮梁晓橙处理伤口。

一点一点的清理掉玻璃碴子,清洗,消毒……

躺在床上的女人很安静,可是从她紧绷的皮肤,还有被汗水浸湿了的后背,陆战宸还是能够感受到她的疼痛。

扶过她的身体看了一下,陆战宸才发现,梁晓橙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将那原本娇嫩欲滴的嘴唇,咬得鲜血淋漓。

该死!

这个总是不爱说话,沉静到让人经常忽视她存在的女人,骨子里为什么这么犟?

陆战宸忽然想起之前在医院里见到躺在病床上的梁晓橙时,她也是这么一言不发,独自忍痛。

即使这会儿都已经烧糊涂了,她的潜意识里还是要隐忍。

可恶!

不知道为什么,陆战宸就是不喜欢这个女人对他的这种完全不依靠,不信任的感觉。

因为伤口已经发炎,必须要用酒精清理一下,那种痛,不用想都很难熬。

陆战宸稍微思考了一下,用一只手拿着沾满了酒精的棉棒放在伤口上,用力的同时低头噙住了梁晓橙的嘴唇。

突然袭来的疼痛让陆战宸皱紧了双眉,可是另外一只手上却并没有放缓力道。

梁晓橙,她就是这么咬自己的?

她对自己居然也这么狠?

伤口终于处理好了,可是唇齿间的血腥味却激发了陆战宸内心最深处的,属于男人的兽,性。

以上就是关于让人,看了,想,要做,的,文章,1000字,下会,湿地,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