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霸道总裁脱了内裤打屁股 趴着被霸道总裁脱裤子打屁股

安憬溪略带歉意地说道。

“不用了,珠宝已经够让你们费心了,我们就先走了。”说完,言心便拉着冷夜离开了。

看着他们走后,安憬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走了,下次还是和言小姐一个人沟通就好。

上了车。

言心用手在冷夜眼前晃了晃,“冷大少爷,回魂儿啦。”

被霸道总裁脱了内裤打屁股 趴着被霸道总裁脱裤子打屁股

谁知冷夜突然笑了,一把握住言心的手,“言心,真是谢谢你!”

“疼!你撒手。”这人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看他这样,她不用想都知道和刚才的安憬溪有关系。

看着自从上车就开始傻笑的他,哪还有一点点总裁的样子,言心满脸无奈。

办公室里,安憬溪正在整理刚才的资料,“妈妈!”安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大喊了一声,想要吓安憬溪一跳。

“呀!”安憬溪十分配合的装作被吓了一跳。

“哈哈哈,妈咪好笨哦,竟然会被乐乐吓到。”安乐开心的迈着小短腿跑到了安憬溪身边。

安憬溪宠溺的点了点安乐的小鼻尖,将他抱起来坐在腿上,“你个小调皮,玩的开心嘛?”

安乐晃悠着小短腿,“开心!”

想了想,望着安憬溪单纯的说,“妈咪,刚才那个叔叔好像长大的哥哥。”

安憬溪微愣了一下,怪不得她看冷夜长得眼熟,因为自家的崽子和他长得特别像!

不会……

应该不可能,她虽然不知道那夜是谁,但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多如牛毛,应该不会是冷夜吧。

时隔几天,安憬溪在夜深人静时才下了班回到家里。

她刚把门打开,就看见米歌和安乐两人坐在地上埋着头,不知道在鼓捣些啥。

“我的小王子,你们干啥呢?”

安乐看见安憬溪回来了,兴奋地迈着小短腿就跑来了“妈咪,你怎么这么晚才肥来。”

米歌也走了过来,伸手就抱起了安乐“对啊,不是说不加班了吗?要不是我不放心过来看看,乐乐就一个人在家了。”

“哎,别提了。”安憬溪把手里的包随便一扔,一到客厅就在沙发上葛优瘫。

米歌看着安憬溪脸上的不开心,有些担忧的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前几天不是接了一个case嘛,客户说不订婚了。”安憬溪生无可恋地说道。

闻言,米歌蔫儿坏的问道,“所以我的大美女,你这是因为丢了case”

看着米歌脸上的坏笑,安憬溪深深的翻了一个白眼,“要是丢了还好,关键他要求我短时间内改成一套适合中年妇女的。”

“没事儿,我相信你可以的,毕竟大名鼎鼎的天才设计师安,可不是徒有虚名的。”米歌对安憬溪有很强的自信。

安憬溪听见米歌的夸奖笑了笑,“不过,我总感觉那个冷夜不是什么好人,不祸害人家小姑娘也算他积了德。”

米歌刚刚喝到嘴里的水,“噗”的一声全部喷了出来,“冷夜你这次接的case是他的”

“嗯哼,怎么。”

“他是我老板……”

万万没想到,冷夜竟然是米歌的老板,安憬溪都替米歌捏了一把汗。

“他怎么你了”米歌思考了一下。

“没怎么,就是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多情浪子。”安憬溪扣了扣耳朵。

闻言,米歌像是看见了外星人降临地球一样,“宝贝你别开玩笑了,谁不知道我们总裁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

闻言,安憬溪送了她一个大大的卫生球,“人心隔肚皮呀,更何况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说到冷夜,米歌一下想起来了,“对了,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和咱深深长得特别像的人吗就是他!”米歌越说越激动。

听见米歌这么说,安憬溪心中也渐渐产生了狐疑。

深夜,米歌带着安乐睡着了,安憬溪这才有时间打开电脑。

打开浏览器,在搜索框里输入【冷夜】,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确认,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是确定一下总是好的。

“哎,怎么都是官方报道,小时候的信息一点没有。”安憬溪连看了十几篇,一点线索都没有。

安憬溪一脸烦躁的将笔记本放在桌子上,却不经意看见了安深安乐两兄弟的照片,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微笑。

说不定是她想多了,安憬溪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想法丢掉。

次日……

“安总安总!”

唐橙突然尖叫着,一脸兴奋的冲进安憬溪的办公室,安憬溪吓得笔下一滑,刚刚想好的思绪又没了。

安憬溪皱了皱眉,一脸无奈,“橙橙,你这是干什么?还有我说了多少次进来要敲门,再这样,我就扣你奖金了。”

听闻,唐橙立马哭丧着脸,“安总你千万别,我知道错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外面有人找你!”呜呜呜,孩子太可怜了。

安憬溪略带疑惑地站起身,会是谁找她呢?应该没多少人知道自己回国了吧。

刚迈出办公室,就看见办公室的人都一脸八卦的看着自己,安憬溪瞧见门外有人捧着一大束星辰花时,皱了皱眉。

星辰花也叫不凋花,象征着永恒的爱,被视为“花中情种”。

“你好这是”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安憬溪还是有礼貌地问道。

“是安憬溪,安小姐是吧”只听见一个模糊的声音,从大大的花束后传来。

“是我。”

“这是您的星辰花,还请麻烦签收一下。”

虽然心中不解,但是看着众人的眼色,她还是叫快递小哥把花放进办公室。

叫人把快递小哥送走后,安憬溪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仔细地端详着这束花。

蓦然,安憬溪在花束中看见了一张卡片,只见上面写着:“谢谢你的归来。”

就算安憬溪抓破头,也没能想到是谁送的,而且这字像是一个男人写的,会是谁呢?

想了半天也没有丝毫头绪,她索性不去想送花的人是谁了,转身回到办公室桌前,继续开始刚才的设计。

原以为这件事情会就这样翻篇,可是没想到的是。

在接下来的几天,天天都会有人送来花束。

桔梗花,白玫瑰,薰衣草,蓝色妖姬,深红蔷薇……

除了花束不重样,一样的朵数,一样的贺卡,一样的留言。

这件事也成了同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纷纷都在猜测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

各种猜测也渐渐地传到了安憬溪的耳中,她在心里暗暗发誓,只要神秘人现身,一定要让他好看!

终于在花束不停歇送来的第20天,一个男人抱着一束花出现在了设计部门口。

冷夜站在门口许久,目光终于搜索到了刚刚走出办公室,一边看文件一边走着的安憬溪身上。

安憬溪一边看文件一边走着,突然撞在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上,揉了揉撞疼的鼻子,抬眼就看见了冷夜。

“嗨,我送你的花还喜欢吗?”冷夜一改往常高冷的模样,冲她笑了笑。

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整个办公室都听见。

闻言,正在一旁吃瓜的吃瓜群众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商场上冷酷无情的冷夜送的诶!

那他们不会是……

安憬溪没有思考那么多,当听见“花”这个字的时候,怒气值蹭蹭的往上涨。

转头看到众人八卦的眼神,怒气值更是噌的一下爆表了,“看什么呢,还不回去工作,这月业绩不达标的,全部给我扣工资!”

看着安憬溪好像真的动怒了,所有人一溜烟儿的全部跑了。

眼前这个怪男人,竟然就是给她送了十几天花的人

安憬溪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冷夜,刚想责问他,就看见了躲在墙角的同事,深呼吸了一下,指着冷夜说,“你跟我出来!”。

看着安憬溪恼羞成怒的样子,冷夜倒也不恼,乖乖的抱着花就跟着她出来了。

安憬溪就近找了一个咖啡馆,两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在一个转角的位置坐下了。

说实话,安憬溪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好,但她更怕被狗仔拍到,和他一起上新闻。

“花是你送的为什么?”安憬溪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是我说的不明白还是你没有理解嗯”冷夜说着,一边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性感的喉结吞咽着咖啡,给人无限的遐想。

安憬溪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强迫自己撇开眼,暗暗在心里唾弃自己为色所迷,“你这是什么意思”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这是在追你,你真不懂”这么直白的回答,安憬溪觉得自己接不上。

而此时冷夜看着她的表情,仿佛是在看着一个幼稚园的小朋友,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冷总……”

“叫我冷夜,“冷总”听起来太生份了。”安憬溪才刚开口,,就被冷夜打断了。

“不是,冷总……”安憬溪觉得冷夜真的有点太自来熟了,他们很熟吗

“叫我冷夜,不然我可就走了…”冷夜放下咖啡杯,一脸正经的说道。

见冷夜坚持,安憬溪也只好顺着他“冷夜,前几天我还在为你和你的未婚妻设计订婚珠宝,对吧”

“没错。”

“那你现在说喜欢我,你觉得能有多少可信度?而且你不觉得很草率嘛?”安憬溪一脸严肃的说出自己内心想法,这样的喜欢对她来说太过轻浮。

“我和言心只是合作关系。”冷夜轻抿了一口咖啡,笑了笑说道。

“嗯不是互相喜欢的”安憬溪有些不解。

“就是说,我们都在被家里逼婚,所以我们决定假订婚给自己一个清净,不是什么互相喜欢。”冷夜三言两语就清楚的解释了整件事。

“OK,那这个咱们不说,在我印象里我们好像只见过一次吧?而且交流也不多。”

说着有些口渴,安憬溪喝了一口果汁继续说道,“你可不要和我说是一见钟情,所有一见钟情都是见色起意。”

“你忘了,我们不止见过一次的。”此时冷夜心里傲娇的哼了一声,不止见过,咱俩还在一张床上睡过呢。

“啊?”她怎么不记得了,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对你没兴趣,而且你现在的行为对我遭成了很大的困扰。”

冷夜被人这么拒绝,倒也没生气,只是心里暗暗的点头,不错,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女人,就是和别的庸脂俗粉不一样。

“没事,我对你有兴趣就好,而且我的行为对我一点不困扰,所以我喜欢就好。”情人眼中出西施,冷夜发现自己越看安憬溪越顺眼。

安憬溪被冷夜看得心里毛毛的,打了一个寒战,“你能告诉我你喜欢我什么嘛?我改还不行嘛!”

“什么都喜欢,最喜欢你活着。”

安憬溪:……

这话叫她怎么接,她不可能不活了吧。

“可是我不喜欢你啊!”安憬溪抚了抚额头,这是冷氏总裁?这明显就是一个泼皮无赖嘛!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冷夜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话和你说清楚了,公司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希望你能够想清楚。”安憬溪不想和他继续谈下去了,看样子他是听不进去了。

不等冷夜回应,安憬溪就站了起来,想要离开。

“等一下……诺,拿走。”冷夜伸了伸下巴,示意她把桌子上的花拿走。

看着他样子,安憬溪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花带走了。

冷夜看着眼前已经空空如也的座位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笑了笑,拿出手机在上面快速的敲打着。

刚回到办公室坐下的安憬溪就听见手机“叮叮叮”的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的信息:“你说的我都明白,时间会证明我说的是真的,我是不会放弃的——冷夜。”

安憬溪看着署名是冷夜的信息,嘴里冒出了一句优美的话。

这下好了,办公室里现在肯定流言四起。

“扣扣”

正想着,唐橙就抱着一本文件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安总,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您批一下。”

安憬溪拿过来认真的看过后,就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好了。”

橙子接过文件,有些欲言又止,“安总,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嘛?”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是想问我和那位冷总的关系吧是不是”

唐橙知道自己被看穿了,脸一下就变红了,连忙解释道。

唐橙知道自己被看穿,脸一下就变红了,连忙解释,“不是我八卦,我没有别的意思。”

安憬溪叹了一口气,“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

“这样啊…那安总你还是和他们解释一下吧,不然他们都说……”唐橙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最后几乎听不见了。

“说我什么?三?”

“没有没有,就是几个嘴碎的说……说你是狐狸精,勾.引了冷总,不然言小姐现在早就是冷夫人了。”唐橙声若蚊蝇的说完了这些话。

安憬溪皱了皱眉,合上文件夹,“橙子,你相信我吗?”

“安总,我肯定相信你的,可是别人不相信啊。”虽然她和安憬溪没有相处多久,但是她觉得安憬溪不是那种会破坏别人家庭的人。

闻言,安憬溪对她笑了笑,“只要你相信我不就好了,你管别人做什么?嘴长人家身上,我们是堵不住的。”

唐橙走后,安憬溪轻轻的靠在沙发上,回忆着今天的点点滴滴。

若她还是几年前的她,可能会欣然接受吧。

可是现在她已经有了她的乐乐和深深,她得为他们考虑,如果她选择的那个人会对她的宝贝不好,那她宁可选择一辈子不再嫁。

想到两个宝贝,安憬溪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拿起手机,删除短信拉进黑名单,一条龙服务。

次日,刚上班的安憬溪正和安乐一起玩拼图,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小米”。安憬溪看着一路都在念叨米歌的安乐说,“你的宝贝干妈找你了,你接吧。”

“干妈!你最近怎么都不来找乐乐了?是不是有别的小朋友了?所以不喜欢乐乐了?”安乐拿着手机就如竹筒倒豆子一般,一口气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乐乐乖,干妈要赚钱钱,这样才可以给乐乐买好吃的呀。”米歌面对安乐的三连问,心中满是甜蜜和无奈,谁叫她前几天将自己的年假都用完了呢。

“对了,***咪呢?”米歌被安乐这么一问,差点忘了正事,连忙问道。

“妈咪,干妈找你。”安乐把电话给了安憬溪后,就乖乖的在一旁继续玩拼图了。

“怎么了?”要是没发生什么事,米歌肯定不会让安乐把电话给她,她平时都恨不得和安乐唠到天荒地老。

“崽,你看微博热搜没?!”一听见安憬溪的声音,米歌就急匆匆的问道。

“没有啊?我今天一直在忙,刚休息一会儿,微博怎么了嘛?”安憬溪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就打开了电脑微博,想要看看米歌在说什么。

还没等米歌回答,她就看见了微博热搜榜上冷夜的名字。

“冷氏集团总裁和神秘女子在咖啡店幽会。”

“神秘女子疑似插足冷夜言心,导致其感情破裂。”

“冷氏集团总裁冷夜疑似移心别恋。”

………

好家伙,前五名的热搜都被他们两个包揽了,上面的配图还是昨天自己和冷夜在咖啡馆的照片。

安憬溪无奈扶额,这样都能被拍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米,我和他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

“我也知道啊,可是现在网上都是骂你的,你和冷夜到底是怎么回事?”米歌当然选择相信她。

安憬溪看了看安乐,轻轻的走到了一旁,“这事还得从那里说起……”

“我的天,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追求你,为什么不答应啊?要是我肯定做梦都要笑醒!”米歌都快从电话里跳出来了。

“可是……我已经有了深深和乐乐了。”安憬溪有些不知该怎么说。

“我知道,可是你不能就这样带着安乐安深他们过一辈子啊,你还年轻,还可以有选择,我不想你以后后悔。”米歌苦口婆心的说道。

“嗯,好。”安憬溪心不在焉的答应了。

“还有,要是有人为难你要得和我说,我给你撑腰,别自己憋着。”米歌看到过网络暴力,深知它的恐怖。

“知道啦,我的管家婆,先不说了,快到吃饭的时间了。”安憬溪看着肚子饿了却不吵不闹的安乐说。

“去吧,别饿着我的小宝贝了。”

“去你的。”

挂断电话,母子两人去了一家川菜馆吃饭。

“来,宝贝你喜欢的红烧排骨和爆炒鸡块。”安憬溪点的都是她和安乐喜欢的川菜。

“谢谢妈咪。”

看着安乐吃的津津有味,安憬溪忍不住想起了安深,那孩子从小就不喜欢吃辣,闻到都是避而远之。

而安乐和她却是视辣如命,也想过小孩吃太多辣不好,去看了医生,说是正常辣度完全没问题,这下她才放下心。

“宝贝喜欢就好,要多吃点才能变得强大噢。”

吃完饭刚上了楼,安憬溪就听见手机在响,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短信。

“我已经让人在处理了,不会影响到你的,另外别再拉黑我了好嘛?”安憬溪在看到“别在拉黑我”的时候手微微捏紧了手机。

虽然不想理他,但是人家毕竟帮了忙,安憬溪想了一下,还是礼貌的回了一个“谢谢”。

当她再次打开微博的时候,刚才的消息全部都没了,而热搜前几名也变成了其他明星的绯闻八卦。

似这件事从来没有掀起过波浪一般,安憬溪笑了笑,不愧是世界百强的冷氏集团。

“噔噔,噔噔”

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小米发的微信,“啊啊啊!崽你看微博木有,刚才关于你的消息全部都没有了,这是哪个好心人做的啊!”

安憬溪仿佛看到了手机那边米歌的样子,就犹如花果山刚出山的猴子一般,上蹦下跳的。

“嗯,看到了。”安憬溪一脸淡定。

“你看到了?等会,在这里能让绯闻消失的这么快的,就那么几个人,不会……你真的?”米歌觉得自己好像get到了一个点。

“你想什么呢,你想多了好吧,不是他。”安憬溪连忙出声,阻止她继续想下去。

“他?他是谁啊?我又没说是谁,你这么急着否认干什么,不会真的有情况吧。”

“去你的,才没有。”安憬溪娇嗔了一句。

两人又聊了一会就挂了电话。

安憬溪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远方,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冷夜,谢谢你。”

与此同时的冷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冷夜点燃了一根烟也站在了落地窗前。

陈苏递上刚刚查到的全部资料,冷夜皱着眉头看完了。

以上就是关于被,霸道,总裁,脱了,内裤,打屁股,趴着,脱,裤子,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好吃的家常菜怎么做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