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公么大的粗大满足了我

顾浅夏气的身体都在发抖,撕心裂肺的痛着。

“顾明远,你太不是东西了。”

“你这个逆女,等你回来我非打断你的腿!”顾明远气的好像摔碎了什么东西。

“我告诉你,那个***的母亲我不会救,如果不是因为你嫁进了霍家对我们还有用,我也不会留你。”

顾浅夏恨的嘴唇咬出了血。可为了外婆,底线还是一退再退。

“我记得妈妈在顾氏集团给我留了30%的股份,那个我不要了,你给我五十万救外婆吧。”

“没有!一分没有!什么你的股份,那是我顾明远的。”

顾明远醉醺醺的骂着,顾浅夏受够了他恶心的嘴脸,直接把电话挂了。

内心陷入了绝望。

就在这时,一张薄薄的小卡片随风卷入顾浅夏怀里。

她拿起一看,上面写着:“不夜城,舞皇后竞赛。胜出者可获得80万奖励!”

不夜城是云城最豪华的娱乐场所,也是YC集团旗下产业,据说幕后老板黑白两道都有关系。

顾浅夏握紧卡片,觉得这是上天给的指示。

她已经无路可走了,不如去试一试。

……

顾浅夏坐车赶到不夜城时,比赛已经开始了。

负责人看到顾浅夏,眼中闪过一抹惊艳,急忙让人给她化妆准备衣服。还来不及询问规则,就被送到了舞台幕后。

顾浅夏一脸窘迫的揪着身上近乎半透明的裙子。听到前面的人讨论奖励真是80万时,她才安定下来。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努力拿到这笔钱。这样外婆才有救!

很快,排在顾浅夏前面的人都表演结束。

听到主持人报了她的号码牌,她硬着头皮上了台。

幸好不夜城的规矩是进来就要戴面具,她才少了一些尴尬。

早年母亲还在的时候,顾浅夏学过一些古典舞。

灯光暗下,顾浅夏随音乐翩跹起舞。

台下的看客看多了热辣性感的舞,忽然来一个这么温柔雅静的,顿时眼前一亮,充满了新鲜感。

尤其是,这个女孩身形纤细却丰满,舞步间尽露风情。

看客们蠢蠢欲动起来。

33楼贵宾间,不夜城幕后老板厉景霆透过投影在房间的大屏幕,也留意到了顾浅夏。

他捏着酒杯,目光不善的看向身旁助理:“这是哪儿找来的女孩,看起来像个乖乖女。不是你们威逼利诱搞来的吧?”

助理闻言脸色大变,“老板,我们哪儿敢啊,自从这里被YC集团收购后,我们都不干那些肮脏事了。”

“嗯,YC背后那位不是我们可以惹得起的。就连我,也不过是这里的代理负责人。”

三年前,YC集团在云城横空出世,旗下产业遍布全球,在互联网和房地产行业近乎是垄断的地步。

据说YC集团的幕后boss手段狠辣,最出名的是他的商业头脑,投标的每一个项目都是血赚!

国内商界大佬无人不想见一见这位boss,奈何他太过神秘没有丝毫信息流出,至今仍是商界的神话传奇。

厉景霆想到外界对自己好友的传言,眸光泛起波澜。

没人知道,他们一直保持神秘,是为了复仇。

厉景霆一边欣赏着台上女孩的舞蹈,一边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

忽然,在女孩转身时,露出了后腰处的一抹浅红色胎记。

花瓣形的胎记!!

这不是霍御琛吩咐他寻找的女孩吗?

一个多星期前,他陪霍御琛出席YC集团幕后庆功宴。不料竟被竞争对手下了那种药。

那些人实在用心险恶,还在霍御琛准备住下的酒店里藏了一个女高中生。只要霍御琛出现,他们就会带着记者过去,造谣这位神秘企业家,是个谜奸未成年的人渣。

届时,他们的复仇计划不仅无法实现,霍御琛身份会被曝光,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幸好霍御琛最后进错了房间。

不过,却也伤害了一个干净纯洁的女人。

那个女人被霍御琛视为恩人,命令他尽快找到,一旦找到会好好负责!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

厉景霆激动的酒醒了几分,一边给霍御琛发信息,一边赶往楼下。

顾浅夏一舞结束准备下去时,主持人忽然带着其他女生上了台。

“各位,今天所有的舞蹈都结束了,大家可以评选你们心中的舞皇后了。今晚胜出者将获得80万奖金,竞拍成为KING的人,则可以与舞皇后共度一夜。”

听完主持人的话,顾浅夏心头狠狠一震。

原来这八十万不是跳完一支舞就能拿到,竟然还需要和幕后金主……

顾浅夏脸庞渐渐失了血色,脚步下意识的后退。

可是外婆还在病床上。

她已经失去很多东西了,不能再失去外婆了。

在顾浅夏思考间,台下的人已经投好票。

主持人将存有80万的银行卡递到手中时,她还有些发蒙。

她,赢了?

顾浅夏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不容她反抗,两个黑衣保镖将她带去了一个房间。

楼下,金主们正在激烈的竞拍价格。

舞皇后的一夜,竟然都被叫到了800万。

这已经是前所未有的惊天高价,然而金主们还在群情激奋的加价。

厉景霆来到后,立即叫停了竞拍。

“实在不好意思各位,今天的竞拍取消了。今晚各位的酒水全免,以做赔偿。”

那群正在兴头上的老板们听到这话,立即恼羞成怒。

“搞什么,耍我们玩吗?”

“别以为你们背后有YC集团当靠山,我们就不敢动手脚。”

厉景霆凉薄一笑,“今天的舞皇后,是我们YC集团幕后老板的女友。各位如果有两条命的话,竞拍可以继续。”

那些抱怨不满的人皆是冷汗连连,闭上了嘴。

什么?竟然是YC幕后boss的人。就算给他们十个脑袋,也不敢再动歪心思。

他们赔着笑脸,落荒而逃。

驱散这群人后,厉景霆赶忙给霍御琛打了电话,告诉他那个女人的房号。

房间里。

顾浅夏坐立难安,心急如焚。

怎么办,她真的要为了钱和别的男人那个吗?

若是被霍家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个陌生号码。

担心是医院的来电,她急忙接听。结果却传来霍御琛阴沉又充满危险的声音:

“顾婉宁,这几天你跑哪里去了?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霍御琛的人!!”

“新婚第一天就丢下我逃走,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隔着手机,顾浅夏都能感受到霍御琛的愤怒。

“我、我外婆生病了……”

她解释的声音,被霍御琛的怒火覆盖。

“赶紧给我滚回来,天亮之前看不到你,我废了整个顾家。”

话落,男人挂断了通话。

顾浅夏放下手机时,手心布满了冷汗。

霍御琛虽然身体不行了,但毕竟还是个有钱有势的豪门少爷。

真要是对顾家做了什么,顾家一定又会去伤害外婆……

“舞皇后小姐,这是今晚的KING先生特意为您准备的玫瑰花。”

一个男服务生忽然捧着一大束鲜花进来。

因为顾浅夏刻意隐瞒了姓名,里面的人并不清楚她是谁,所以称呼舞皇后。

顾浅夏没有留意到‘特意’俩字,看着服务生的身影,只觉得自己有救了。

她谎称口渴了,想让服务生倒杯水。等人转身后,她把人敲晕还脱掉了他的制服。

刚才她观察过了,这里是二楼。

顾浅夏套上制服,便打开窗户,顺着栏杆往下。

另一边,霍御琛已经来到。

厉景霆走在前面带路,一脸得意骄傲的表情, “人我可帮你找到了,答应的报酬可要尽快给我。”

恶魔面具下,霍御琛的眸子黑的熠熠发亮。

那个用身体救下他的女人终于找到了。

只要是她,她提的一切要求,他都会满足。

来到房间外,厉景霆命保镖打开了门, “我就不打扰你们共度良宵了。”

厉景霆正欲离开,身后忽然传来霍御琛隐忍愤怒的声音。

“人呢?你让我过来看空气?”

厉景霆一脸狐疑,随霍御琛走进房间。

待看到地上昏倒的服务生,以及大开的窗户,他脸上划过一抹慌乱。

“这……”

霍御琛目光冰寒的睨了他一眼,“人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跑了,还敢跟我要报酬?嗯?”

“我马上去查!!”

厉景霆焦急的用对讲机下达命令。

十多分钟后,所有和舞皇后有过接触的人都被叫到了这里。

但他们都不知道她叫什么从哪里来。就连监控都没有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霍御琛坐在落地窗边,脸色黑沉。

他面前的酒瓶空了大半。

厉景霆看到了,急忙过去阻拦他。

“阿琛,你的身体虽然在慢慢恢复,但还不能沾酒。”

“不喝酒,你让我怎么冷静?”

厉景霆哑然,神情有些尴尬。是他把事情办砸了,落得一场空欢喜。

寒风中,霍御琛又饮下一杯酒,才沉声道:“景霆,需要尽快找到那个女人。”

“她现在应该很缺钱,才会去参加跳舞比赛。”

“这次是逃掉了,如果下次在别人的场子,她还能这么顺利吗?”

霍御琛的言下之意是,担心那个女人再因为钱做傻事。

“嗯,我会尽快找到她。”厉景霆郑重承诺。

看着霍御琛忧思惋惜的表情,他蹙了蹙眉。

“阿琛,我知道那个女人对你很重要。但也不能影响我们的复仇计划,毕竟我们为了那一天,已经蛰伏了十年。”

霍御琛捡起地上的一片花瓣,细细摩挲。目光里划过一抹冷沉,“放心,我分得清。”

……

顾浅夏急匆匆去了一趟医院。

她用那一张银行卡,预交了外婆的手术费。

钱凑够了,医生却说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源。而且,外婆的身体只能支撑她活一个月了。

看着外婆苍白的脸色,顾浅夏忍不住红了眼,只能在心里祈求老天爷眷顾一下她们。

顾浅夏在雨幕中匆匆回了霍家。

别墅一片寂静黑暗,顾浅夏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关上门,她狠狠舒了一口气。看样子没人发现她。

她抖了抖衣服上的雨,打开灯准备去洗澡。

结果一回身,就看到沙发上肃然危坐的霍御琛!

顾浅夏吓得一惊,“霍、霍先生,你怎么在这儿?”

面前女人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男士衬衫,若隐若现的展露出纤细的腰身和白皙的长腿……

沙发上的霍御琛面色冰寒,额角的青筋微微暴起,“我不在这里,怎么能看到你的真实面目?”

“顾婉宁,你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敢新婚夜跑出去和野男人厮混。现在还穿成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真当我是死了吗!”

霍御琛气急,起身锁住顾浅夏的脖子。他狠狠用力,一副要弄死顾浅夏的架势。

“我没、没……”

顾浅夏感觉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就在她以为自己真的要死的时候,男人忽然松了手。

“来人,把这个女人送回顾家。天亮之前,我要顾家破产。”

顾浅夏得了自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听到霍御琛的话,她急忙上前求饶。

“霍先生,我没有去找野男人。我是回了乡下,我外婆生病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照顾她。”

霍御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没有勾引野男人,那你身上穿的是什么?”

顾浅夏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男士衬衫,有口难言。

如果让霍御琛知道她为了外婆的手术费差点出卖了身体,他一定比现在生气百倍。毕竟没有男人可以容忍被妻子戴绿帽子,即便没有成功。

“怎么?没话说了?”

霍御琛眼中的狠厉更浓,“来人,立刻将这个肮脏的女人丢出去!”

“不、不要、霍先生、霍……”

一群保镖走进来,顾浅夏被架出了霍家。

那群人随意将顾浅夏丢在路边,便关上了大门。

外面电闪雷鸣,大雨磅礴。

顾浅夏身上被摔出好多伤口,她忍着疼在水坑里一步步向霍家爬。

她不能离开霍家,顾家更不能破产。

一旦顾家出了事,她那冷血的父亲继母,绝不会放过外婆的。

顾浅夏跪在大门口,苦苦哀求。

“霍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随便外出了。”

“霍先生,求您不要赶我走……”

任凭大雨打湿衣服,她也不敢离去。

她怕自己再也没有进入霍家的机会了。

深秋的雨,冰冷至极,不过一会儿顾浅夏就被冻的浑身发抖。

她求饶的声音也逐渐变得微弱。

为了让霍御琛看到她的诚意,还是强撑着稳住身形。

“霍先生,我真的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泪水夹杂着雨水一同落下,呼啸而过的寒风让心脏都狠狠抽痛起来。

顾浅夏从未这样无助绝望过。

她多想跟霍御琛解释清楚这一切,可她不能,若是霍家知道了替嫁的事,顾明远一定会对她和外婆下手。

想到外婆,顾浅夏只能默默吞下所有委屈。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 公么大的粗大满足了我

三楼主卧。

窗边的霍御琛隐匿在黑暗中,观察着楼下的女人。

大雨如注,女人如娇花一般摇摇欲坠。可偏偏一直没有倒下过。

坚韧的模样,如果不是故意演出来的,还真是令人动容。

霍御琛嘴角挂着一抹嘲讽。

就在这时,手机收到一条助理发来的短信:“总裁,我又去确认了一遍,顾婉宁没有外婆。”

霍御琛看完信息,面色越发冷沉。

这个女人果然是在骗他!真是该死!

霍御琛关上窗帘,彻底隔绝楼下的一切。

雨,一直下到天亮。

霍家下人起来打扫卫生时,看到了倒在门口的顾浅夏。

被发现时,顾浅夏已经不省人事,浑身火烧一样的滚烫。

恰好这时霍老夫人从寺庙祈福回来,简单了解情况后,急忙去找了霍御琛。

房间里,霍御琛正站在窗边。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查看顾婉宁的情况。没想到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

呵,不是很能演么,不过才淋了一点雨就吓跑了。

跑了也好,省得惹他生气。

虽是这么想,霍御琛竟然感觉胸腔里翻腾着一股怒火。

可能是在生气那个女人单纯的模样、清澈的眼神,果然都是装出来的!

忽然,门外传来一些声响,他瞬间掩唇咳嗽起来。

霍老夫人进来时,霍御琛手中正拿着一个带血的帕子。

“阿琛啊,怎么又咳血了。吃的药一直不见好转吗?”

霍老夫人着急上前,一脸的疼惜。

“我没事,奶奶你怎么来了?”

霍老夫人扶着霍御琛在床上躺下,看着他苍白的脸色,连连叹息摇头。

“阿琛啊,奶奶给你挑的媳妇你不满意么。我可是找了很多个大师算过,只有顾家的女孩能给你冲喜。”

“如今你父亲还在狱中,而你身体也不如从前,你总要为霍家二房留个后啊……”

这些话,霍御琛早已听了不下百遍。但现在听到,是尤为的烦。

或许是因为顾婉宁那个女人跑掉了?

“我刚才听下人说,你夜里把顾婉宁赶出去了,她在外面淋了一夜的雨,现在正发着高烧。”

“我不过出去两三天,怎么闹成这个样子?”

霍御琛微愣了愣,“奶奶,你是说……顾婉宁还在霍家?”

“在啊,我回来正好撞见她高烧昏迷,便让下人把她带进来了。”

不知为何,霍御琛听到那个女人没有逃走,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些激动。

那个女人竟然真的在雨里跪了一整夜。

“阿琛啊,这个顾婉宁,我看着还算乖巧,不是那种图霍家家产的女人。你不如试着和她好好相处一下。”

霍老夫人苦口婆心的说了好多,可霍御琛却半点听不进去了。

“知道了奶奶。”

见霍御琛态度敷衍,霍老夫人失望离去。

等她走后,霍御琛吩咐下人带他去找顾婉宁。

在去的路上,他的脚步都有些急切。霍御琛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

明明那个女人那么擅长演戏,做出来的一切可怜模样都是假的。

楼下大厅,顾浅夏浑身湿漉漉的靠在沙发上。

霍御琛来到后,做出一副冷酷模样。

“顾婉宁,知道错了吗?”

没人应答他。霍御琛又接连唤了好几声,沙发上的女人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靠近之后,才注意到顾浅夏的呼吸有些粗重,脸色也红的不正常。

他伸手探了探,温度烫得惊人。

“快叫医生过来!”

片刻后,霍御琛的卧室。

霍御琛一脸凝重的看着家庭医生给顾浅夏做检查。

看着小女人惨白的脸色,霍御琛的内心竟然浮起一抹焦躁。

他竟然在关心这个女人……

为什么?明明这个女人欺骗了她,而且她又是个水性杨花的人。

霍御琛自己也想不明白。

诊断过后,顾浅夏已高烧到了39度,输液和物理降温之后,情况好转了些。

医生走之前交代要把湿衣服换掉。

霍御琛正要自己动手,可看到顾浅夏身上的男士衬衫,最终冷着脸叫了李嫂过来。

湿衣服被脱掉扔在地下,女人后腰白皙的皮肤上盛开着一抹粉红色的花瓣胎记……

霍御琛回头的瞬间,李嫂刚好把衣服换上。

这下,他觉得床上的女人顺眼多了。

他让李嫂出去,自己坐在床边。

女人恬静美好的睡颜,带给他一种强烈的熟悉感。让他想起了那一晚的那个女人,她躺在他的身边也是如此的安宁美好。

忽然,床上的顾浅夏轻声呢喃着:“外婆……”

霍御琛听到后眉头紧锁。

他明明让人调查过了,顾婉宁没有外婆,怎么这个女人在梦里还在喊着外婆。

以上就是关于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公么,大的,粗大,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