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添出水全过程口述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顾浅夏微微松了一口气,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经此一事,她见识到了霍御琛的绝情冷血,再不敢忤逆他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医院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顾浅夏拔了针头下床,恰好这时李嫂端着一碗白粥进来。

“少夫人,您醒啦,太好了!”

李嫂一边给顾浅夏喂粥,一边让人通知霍御琛。

“少夫人你不知道,你昏睡的这两天,二少爷可着急上火了,每天都要医生过来给你检查。”

“二少爷自己也忧思过度,寝食难安。”

听到李嫂的话,顾浅夏嘴角抽了抽。

她不信霍御琛会担心她,明明都让人把她丢出去了。

就在这时,霍御琛迈着步子进来了。

顾浅夏看着他冷沉的脸色,下意识的紧张,“霍、霍先生,谢谢您留下我。”

“哼,这次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再有下次,你们顾家就等死吧!”

“不会再有下次了。”

女人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自然真实,倒不像是演出来的。

霍御琛想了想,问道:“顾婉宁,你有没有姐妹?”

听言,顾浅夏浑身僵硬了起来。

霍御琛怎么会这样问,难道是发现了替嫁的事情?

顾浅夏绞紧手指,强装镇定:“没、没有。”

霍御琛微蹙了蹙眉。他觉得自己是疯魔了,竟然开始为顾婉宁找理由开脱了。一定是这个女人演技太好了,单纯柔弱的样子,将他都蒙骗了。

霍御琛没再多言,转身离去。

吃完粥,李嫂也走了。

顾浅夏总算可以一个人待会了。

她找到手机,搜了搜这两天的新闻,没发现顾家出事,才算彻底松一口气。

顾氏集团原名启云集团,是母亲秦云薇一手创立的,顾明远只出资了一小部分。在母亲死后,顾明远改名为顾氏。

即便顾浅夏恨透了顾家人,可顾氏是妈妈的心血,顾氏不能出事。

顾浅夏在霍家休息了几天,期间一直和医院保持联系,奈何仍然没找到合适的心脏源。

这天下午,顾浅夏久违的收到了顾明远的电话。

直觉告诉她,顾明远找她绝对没好事。

想到前几天找顾明远要手术费,他丧心病狂的辱骂,顾浅夏直接把电话拉黑了。

没想到顾明远用继母秦玉莲的号码发来了信息:“我听说,你外婆来云城看病了。”

顾明远这个人渣,竟然查到外婆的情况了。

顾浅夏在心里把顾明远骂了无数遍,解除了黑名单给他打去了电话。

“说吧,什么事。”顾浅夏懒得和他多费口舌。

“听听你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的爸爸,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顾明远端着架子,顾浅夏不理会,“你不说我挂了。”

“你这个逆女,你这个态度,小心我找人去医院弄死那个老东西。”

顾浅夏紧紧握住手机,“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你和霍少结婚那么久,还从未回家过。今晚带着霍少回来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吧。”

顾浅夏冷笑,“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不过是个冲喜的,霍先生凭什么要听我的和我一起回顾家?”

“他不能回你总能回,今晚我要看到你,不然别怪我对那个老东西下手。”

说完,顾明远直接挂了电话。

顾家对于现在的她而言,犹如虎穴狼窝,回一趟不掉层皮也要少块肉。

他们一家一定是又想到什么算计她的阴谋诡计了。可为了外婆,她不得不赴约这场鸿门宴。

傍晚时分,顾浅夏惴惴不安的和霍御琛提了要回霍家的事。

本以为霍御琛不会同意她出去,没想到他直接命人准备了礼物。

就连霍老夫人也拿出了两罐上好的茶叶给她带着。

顾浅夏心情复杂的带着厚礼,离开了霍家。

片刻后,车子驶入了顾家别墅。

顾明远看到霍家准备的礼物,喜上眉梢。对于霍御琛没来,也没那么计较了。

“夏夏累了吧,快进来,晚饭都备好了,都是你爱吃的。”

看着顾明远热切的模样,顾浅夏只觉得可笑。

都是她爱吃的?顾明远何时记得她喜欢吃什么?

来到饭厅,桌上摆了满满一桌饭菜。确实有一道红烧鸡翅是她喜欢的。

看来顾明远找她办的事情不简单。

坐下后,顾浅夏默不作声的吃着饭,悠闲的模样,可急坏了一旁的顾明远。

“夏夏啊,尝尝这个红烧肉,可是你阿姨的拿手好菜。”

顾明远给顾浅夏夹了菜,殷切到了极点。

顾浅夏吃了半饱,看到那挂满油汤的红烧肉,只觉得恶心反胃。

她放下碗筷,沉声道:“说吧,费尽心思让我回来是为了什么。”

“夏夏,是这样的。顾氏最近打算进军房地产行业,霍家手底下有个地皮我们看上了,你问问霍御琛能不能低价卖给我们?”

顾浅夏嘴角闪过一抹讥笑。这一家人真会打算盘。

“霍家是房地产的龙头企业,能被他们买下的地皮,一定价值不菲。你们竟然想要低价买入?”

“抱歉,我只是个冲喜的,我办不到!”

看到顾浅夏冷漠的态度,顾明远有些着急,“顾浅夏!别忘记是我把你送进霍家享福的,如今攀上高枝,反而连顾家都看不上了?”

听到这话,顾浅夏恨的直咬牙。

用外婆的性命相逼,将她嫁给一个将死之人,竟然是享福。

顾明远究竟有多冷血,才说得出这样的话。

一旁的顾婉宁看到父亲母亲都对顾浅夏卑躬屈膝,怒火隐忍不住了。

“顾浅夏,你别给脸不要脸。顾家可是你母亲创立的,你不希望它发展壮大,难道是想它破产倒闭吗?”

呵,这群人真搞笑。吞食了母亲的心血还不够,还要榨干她获取利益。

看着三人急功近利的嘴脸,顾浅夏心里盘旋了一个想法。

既然他们有求于自己,不如先答应下来。掌握了主动权,以此来获取一些东西。

想到这里,顾浅夏换了一副表情。

“帮也不是不能帮,但是现在外婆生病在医院,我连手术费都凑不齐……”

还未等她说完,顾明远直接问:“你要多少钱!”

呵,利益当前,顾明远竟然愿意放血。

顾浅夏思索了一会儿,“我要的也不多,五百万现金,还有妈妈留给我的30%股份。”

“什么!你这个女人真贪心!”

顾明远还未说话,一旁的顾婉宁气的拍桌而起。

“顾浅夏,身为顾家的一份子,为顾氏争取利益都是你应该做的。爸爸慷慨愿意给你钱,可你竟敢狮子大开口。”

“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顾浅夏淡然的喝了一口茶,“霍家给我的聘金都有一千万了,我不过要了一半。至于股份,那本来就是妈妈给我留下的。我究竟贪心在哪里了?”

“你……”

顾明远喝止了顾婉宁的胡闹,回眸一脸和善的笑容,“好,夏夏你说的这些我等会就给你。 ”

“一个月内,我要看到霍家的地皮转让书。”

顾浅夏抿着一抹笑,“好,我会尽力的。”

一个月的时间,外婆应该可以找到合适的心脏源了。到时她会带着外婆远走高飞,才不管顾家这些人的死活!

“爸!那一千万你不是已经给我了吗。而且,那30%的股份你也答应给我了。”

顾婉宁急坏了,也不管顾浅夏还在,就质问起来。

顾明远看到顾婉宁就窝火,真是沉不住气的东西。

面对顾浅夏,他又挂上一抹笑容,“夏夏,既然已经嫁入霍家,还是尽早怀上霍御琛的孩子为好。今后若是霍御琛真的离世了,有孩子在,你依然是霍家的少夫人,有享之不尽用之不绝的财富。”

“最重要的是,可以帮衬顾家。婉宁有句话没说错,顾氏是你母亲的心血,你总不希望它倒下吧?”

这些话,顾浅夏听得心里直犯恶心。可表面上还是应付下来了,“嗯,我明白。”

话说到这里,也没有待下去的意思了。

顾浅夏擦擦手,转身离开了顾家。

顾明远奉承着送她。

饭厅里,顾婉宁气愤的掀翻了桌子。

“妈!你就仍由那个小***把爸爸给我的钱都骗走?”

“啊啊啊顾浅夏真是该死!我真想找人撞死她!”

相比顾婉宁的狂躁,秦玉莲冷静自若。

“不过是暂时拿走一些钱,只要那个老东西还在我们手里,她就逃不出我们的手心。拿走的钱,我也会让她再吐出来。”

顾婉宁听言,眼睛一亮,“妈,你打算怎么做?”

“哼。”秦玉莲冷笑一声,吩咐道:“你去那个老东西的医院买通几个医生护士……”

听完秦玉莲的计划,顾婉宁振奋起来,“妈,还是你有手段!”

……

从顾家出来,顾浅夏觉得胸闷极了。便让司机把车停在了江边吹了吹风。

夜深时,接到霍老夫人的电话,她才匆匆赶回。

本以为是有什么大事,谁知是霍老夫人亲自熬了营养汤,一定要看她喝下。

顾浅夏捧着碗,喝了几口,怎么也喝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霍御琛来了。

看着顾浅夏为难纠结的模样,他直接把碗端过来,一饮而尽。

霍老夫人见此,眼中多了一抹暗喜。

“好了不早了,你们休息吧。”霍老夫人脚步匆匆,带着一众下人离开。

离开后,还命人将霍御琛房门锁上,吩咐下人不许靠近打扰。

房间内只剩下顾浅夏和霍御琛。

顾浅夏局促的找着话题,“谢谢你……帮我喝了汤。”

“嗯,我去洗澡。”霍御琛冷淡的应着,转身进了浴室。

顾浅夏本想趁此机会离开,结果房门却打不开了。

只能乖乖在房间等着霍御琛出来给她拿钥匙。

不知为何,顾浅夏觉得身体好热,她穿的衣服并不多,却出了好些汗。

担心被霍御琛误会,她连衣服都不敢脱。

没一会儿,浴室的水声停下了。

顾浅夏抬眸,还没看清,就被霍御琛抱到了床上。

男人火热的亲吻急切的落在颈间,撩拨的顾浅夏身体发软。

“不要,呜……”

顾浅夏摸到霍御琛的身体,才发现温度烫手。而且看霍御琛的反应,好像是被下药了。

顾浅夏忽然明白为什么门被锁起来,一定是老夫人干的。

就在这时,胸前一凉,霍御琛竟然将她的衣服都褪下了。

顾浅夏慌了,急忙推搡起来。

“不要,霍、霍御琛你不是讨厌我吗。”

她的拒绝,反倒勾起了霍御琛的兴趣。

霍御琛尚有几分理智,分得清面前的女人是他的冲喜新娘,可她身上总有一种熟悉感。

熟悉的,让他以为她就是那一晚的那个女人。

所以,他有些克制不住。

“乖,躺好别动。”

霍御琛吻了吻顾浅夏的额头,大手伸向她的裤子。

就在这时,顾浅夏拿起桌上的台灯砸向霍御琛的后脑。

砰的一声,霍御琛倒在了床上。

顾浅夏惊魂未定,看到手上的血迹,吓得瑟瑟发抖。

霍御琛身体本就不好,要是被她给砸死了,她估计要跟着陪葬了。

顾浅夏急忙去找医药箱给霍御琛包扎,好在伤势不重,没一会就不流血了。

弄完这些,顾浅夏缩在床角不敢出去,担心被老夫人发现。

天刚微亮,房门被从外面打开了。

顾浅夏换上衣服,急忙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佣人看到她换下的衣服上有血迹,以为两人昨晚发生了关系,高兴的去和霍老夫人报喜。

霍御琛醒来时,头痛欲裂。摸到后脑的伤口,他想起了昨晚的一切。

顾婉宁那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再一次袭击他!

霍御琛意识到昨晚那碗汤被奶奶下了药,那个女人也喝了,身体也有反应。

可为什么,不愿意让他碰?三番两次的拒绝他,是为了掩藏什么秘密?还是,她真的青涩懵懂的害怕那种事?

想到顾婉宁昨晚如受惊兔子的模样,就连湿漉漉的眼神都充满了美好。

那个女人总给他一种纯情的感觉,让他产生怀疑。

我被添出水全过程口述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霍御琛又找人去调查了顾婉宁,可得到的结果比上次还要大跌眼镜。

顾婉宁不仅私生活混乱,竟然还会校园暴力同学,被她霸凌的同学险些跳楼自杀。

霍御琛放下资料,脸色冰寒到了极点。

他实在难以想象那个柔弱的女人,内心竟然狠毒到了这个地步。

想到接连两次被那个恶毒的女人伤害,霍御琛打算好好处罚一下她。

所以,他命令顾婉宁处理整座别墅的家务,没想到洗床单、擦地板,这些粗活她都干的游刃有余。

丝毫不像个出生豪门的娇小姐。

霍御琛越发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同样觉得疑惑的还有顾浅夏。

不过为了不得罪霍御琛,交代下来的任务,她都十分认真仔细的干完了。

终于,在她谨小慎微的状态下,霍御琛又给了她外出的机会。

顾明远答应给的钱已经到账,她取了一部分给外婆续医药费,不过院方仍然没找到合适的心脏源。

顾浅夏强压下心头的失落,带着笑意走进病房。

“外婆,我带着你最爱吃的梅花糕来看你啦。”

病床上的秦凤月看到顾浅夏也展露出笑颜。

“夏夏来了啊,也就几天没见,外婆还挺想你的。”

“外婆想我是必须的啊,毕竟我这么可爱是不是。”

顾浅夏调皮的话语,逗笑了秦凤月,“是是是,我们夏夏最可爱了。”

“嘿嘿,外婆快尝尝梅花糕,刚出炉的可香甜了。”

秦凤月吃着甜甜的糕点,心里却十分苦涩,她犹豫良久道:“夏夏,我这两天感觉身体好多了,我们出院吧。”

顾浅夏知道外婆是担心医药费,故意这样说。

“外婆,妈妈给我留了一些股份,我兑换了一些钱,你就放心的治病吧。”

秦凤月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顾浅夏打断了。

“外婆,这次我们要把病看好。难道你不想一直陪着我吗?”

“想想,外婆还想看着你嫁人生子呢。”说着,秦凤月看了看门外,“陆泽呢,他没来吗?”

“你们吵架了吗,这次来云城就没见过他。”

听到外婆提起陆泽,顾浅夏面上的表情僵住了。

“陆、陆泽他再忙……”

她实在没勇气告诉外婆,陆泽和顾婉宁一起背叛自己,还设计她替嫁的事情。

她怕外婆会气坏身体。

好在外婆没有多想,拉着她的手叮嘱她和陆泽一定要好好的。

听的越多,顾浅夏心里就越难受。

“外婆,你休息会儿吧,我去给你洗衣服。”赶在情绪崩溃前,顾浅夏找个理由离开了。

妇产科大厅

顾婉宁看到那一闪而过的人影,眼中划过一抹怒火。

顾浅夏!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她。

上次在顾家的事情她还没和算账呢,这次碰到了,她可不会让她轻易走掉。

想到原本已经到手的一千万和股份,现在却被顾浅夏抢走了,顾婉宁胸腔里翻涌起滔天的恨意。

“泽哥哥,竟然我们都来医院了,就顺便去看看顾浅夏的外婆吧。”

“好,只要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开心,我就陪你。”

顾婉宁和陆泽出现在病房时,秦凤月正在写日记。

看到两人,她有些愣神。

“陆泽,你来了啊。”

陆泽没有说话,而是温柔的扶着顾婉宁在床边坐下。

秦凤月看到两人亲昵的动作,脸色白了几分。

顾婉宁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得意的扬起一抹笑,“外婆,我也来看你了。不过你好像不欢迎我啊。”

秦凤月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握住写字的笔。

“其实我来也不是为别的,只是想听到外婆的祝福。”顾婉宁抚摸着隆起的肚子,“毕竟我和泽哥哥的孩子还要喊你一声曾外婆。”

秦凤月听到这话,瞳孔一震。

“你说什么?你怀了陆泽的孩子?”

顾婉宁笑容满面,“是啊外婆,难道你不为我们高兴吗?”

“陆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跟我保证,这辈子只会对夏夏一个人好吗?怎么会这样?”

秦凤月气的脸都红了,挥起面前的水杯砸向陆泽。

看到陆泽的额头流血,顾婉宁当即翻了脸。

“你个老不死的,谁给你的胆子伤害泽哥哥。喊你一声外婆,你还真以为攀上我们顾家了。”

“我告诉你,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外孙女出轨绿了泽哥哥,泽哥哥才和我在一起的。”

“她真是和你那个水性杨花的女儿一样下贱,随随便便就和男人睡了。”

“对了,她现在已经嫁进了云城第一名门霍家,以后你可要跟着你外孙女享福了。只不过你的外孙女婿怕是要死在你的前头了,毕竟是个半死不活的废物!”

虽然秦凤月一直生活在乡下,但对霍家还是十分了解的。毕竟当年自己的女儿秦云薇和霍家二房家主霍启杉有过一段情,甚至顾浅夏很有可能就是霍家遗留在外的孩子……

可是,顾浅夏竟然嫁进了霍家。

“你……”秦凤月想下床教训顾婉宁,没成想气血翻涌,直接吐血晕了过去。

顾婉宁看到地上躺着的秦凤月,嘴角勾起一抹畅快的笑容。

以上就是关于我,被,添,出水,全过程,口述,他,用嘴,让我,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40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