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二个美女同事双飞了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叶芜坐在床上,修长纤细的手指,漫不经心的翻动着手机,少顷,为自己点了颗烟,缓缓抽了起来。

我把二个美女同事双飞了 掀开艳妇湿润的短裙

作为十八线不知名艺人和兼职模特,叶芜的行程不算很忙,也完全算不上爱岗敬业。

她可没有那些所谓的事业心,不过只是打发无聊的时间,顺带养活自己就好了。

*

门被人敲响,隔着猫眼儿,叶芜看到了陆明轩。

他提着饭盒,手里还有些水果。

此刻的陆明轩没有穿警服,一款最简单的纯棉白T恤,白板鞋,像个从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干净到让人觉得哪怕触摸一下都是犯罪。

叶芜望着他,不知怎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却是那个西装革履的陆铭宸!

好好一对双胞胎,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是不是刚起,连早餐都还没吃?“陆明轩径直的进门,俨然比来自己家里都熟悉,开始利索拿碗筷。

叶芜双手报臂,斜依靠门框上望着他。

越看,就越想打量,他与那个人的不同之处,觉得很有意思。

“谢了。”

陆明轩笑,招呼她吃饭。

很精致的饭菜和非常爽口有营养的汤,但叶芜却只吃了那么一丢丢,却擦擦嘴巴,淡淡道:“留着晚上吧,我减肥。”

陆明轩无奈,只好让她尽量多喝一点汤,他专门做的,美容养颜。

匆匆吃了点,叶芜补了个妆,挎起小包包,踩着红底高跟鞋就出门了。

刚到楼下,就看到了一辆黑色奔驰,驾驶室内坐着某个男人。

车窗开着,人隔着老远,也能清晰的看到男人的侧脸,很完美。

毕竟,这是她曾经最迷恋的男人不是么?

时隔五年,曾经青涩的美少年已在悄然间蜕变成了年轻男人,运动服换成了剪裁得体的灰色西装,修长的手搭在方向盘上,食指和中指间还夹着一颗尚未点燃的烟。

叶芜面无表情的转了方向,车上的男人已大步追了上来。

“阿芜,你要去哪里?”林昊快走几步,挡在她面前。

叶芜挑眉,却连正眼都没看某个男人,只是冷冷道:“让开!”

“阿芜,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别这样好吗?”

叶芜冷笑了起来,嘴角皆是浓浓讽刺:“阿芜,也是你能叫的吗?”

你配吗?

“阿芜…”男人像是受伤了似得,喃喃喊道,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伤感,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兽。

这样的男子,换成任何女人估计都会心软,但叶芜不会。

因为,她的心早就死了。

因此,曾经的叶芜也死了,就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亲手杀死的!

死在了十七岁那年!

“最后再说一遍,不要再叫我阿芜。”叶芜的眸色瞬间变得锋利起来,犹如一把刀,毫不留情刺人的心底深处。

这一刻,林昊竟觉得不寒而栗。

他更诧异的是,曾经那个瘦瘦小小,小兔子般总是爱躲在她身后的丫头,怎会变成如此模样。

“阿,啊!”

林昊的最后一个字甚至都没说出来,那张俊脸就变了形,异常狼狈的捂住下身,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叶芜的嘴角却绽放开来一个绝美而讽刺的微笑,趾高气扬的离开了。

“啊,林芜,你等等。我有话要对你说。”在逼迫下,林昊才终于不情不愿的改了口。

他的艰难的走到林芜面前,低声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之前,林昊找过叶芜许多次,却屡屡吃了闭门羹,或根本见不到人。

眼下好容易才终于找到难得机会,自然不舍得错过。

“当年的事情,真的是我对不起你。可是阿,叶芜,你知道的,我也有苦衷。我……”

林芜脸上的冷笑更浓,她直接转身换个方向走,却没想到,那个男人又追了上来。

让开!“

林芜的耐心已消耗殆尽,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真的,连多一眼都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

”我……“

林昊还想说什么,却被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了。

“阿芜,时间来不及了,咱们走。”不知何时,陆明轩开着一辆大众CC,已经停靠在了两人旁边。

“好的,亲爱的,真是辛苦你了。”林芜毫不客气的从林昊身边蹭过去,踩着细高跟上了车。

林昊顿时不能淡定了,他立刻凝声问:“他是谁?”

叶芜系好了安全带,淡淡看了窗外的男人一眼,凉凉道:“你说呢~”

说罢,车子驶动,很快就离开了。

透过后视镜,叶芜看到了站在原地的男人。

就是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是她整个青春与梦。

毫无征兆的,叶芜的心开始抽痛起来,真的好疼,疼到无以复加,疼到痉挛。

车子停了下来,男人的目光依然望着前方,声音却轻柔如水:“哭吧。”

片刻,叶芜抬起头,红唇勾起嫣然笑意,美到不可方物。

她从小包内掏出粉扑,不徐不慢的为自己补了个妆。

“一个人渣,不配~走~”

陆明轩浅笑。

*

剧组。

叶芜画好妆,在旁边侯戏。

这是一部清宫剧,主角的都是当红演员。

叶芜在里面饰演一个坏反派,出场几集,前后加起来十几场就领盒饭的那种。

对于许多人避之不及的角色,叶芜相当淡然的接受,反正她原本也并不是什么好人。

夏日的黄昏,暑气依旧。

不同于那些大明星的保姆车或前簇后拥,叶芜和一些小演员们只能扎堆躲在太阳伞下面,每人拿着电动小风扇,贪婪的享受着那极小的清凉。

随着一道咔声,一场戏结束了。

原本侯在周围的人,立刻围上去,赶紧为自家艺人擦汗,打扇,补妆,殷勤的不得了。

下一场就是叶芜与主角对戏。

很简单,叶芜就是个跋扈的妃子,仗着家世好,刁难被皇帝看中女主,罚她顶着大太阳跪了整整一个下午。

这不,来验收成果了。

随着一上场,原本那些与叶芜一起的小演员们,顿时就成了她的小跟班们,个个殷勤恭敬不已。

玫妃一袭鹅黄色绣金丝蝴蝶宫装,踩着高高的花盆鞋,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

她的脸上画着精致妆容,大红唇,嫣然一笑,很是勾魂,漂亮的小脸儿上满是桀骜与鄙夷。

“玉贵人,你可知错?”玫妃悠悠把玩着手上殷红的丹蔻,音调又细又长,听起来异常刺耳。

而跪在地上的女主,她穿着一袭百合色锦衣,梳着同样的百合髻,娇嫩白皙的脸颊,更似一朵小茉莉,楚楚引人怜惜。

可就在这令人疼惜的小脸儿上,却紧抿着薄唇,脊梁更挺得直直的。

呵!

玫妃笑了起来,声音越发尖锐,张扬中又多嘲讽。

她拿着锦帕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声音的度又提高了几分:“那好吧,既然你愿意,那就继续跪着吧。”

不料,玫妃的话才刚说完,一转身,都没反应过来呢,便被重重掌掴了一个大嘴巴!

“啊,皇上!”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顿时惊恐的众人,乌压压跪了一地。

玫妃当场倒地,精致的脸庞瞬间就红肿了起来。

高大英俊的皇帝,连多一眼都不看玫妃,便立刻冲着心爱的玉贵人冲去,将人打横抱起,高喊太医。

面如死灰的玫妃,整个人直接就瘫在了地上,眼底是浓浓的绝望……

咔!

导演的喊声,唤醒了沉迷于剧情的众人。

大家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称赞,玫妃演的真好,尤其是最后一个眼神儿,惊恐、哀怨、不甘,等各种情绪交织,可以说真的演活了。

“大家都很棒,不过玉贵人的情绪还稍稍欠缺那么一丢丢,赵曦儿演得非常棒,当然,下次如果能更好的就是了。”

导演的话相当委婉,大家也都明白、

作为女一的赵曦儿是带资进组的,这位富家小姐绝对是玩儿票兴致的,至于演技,只能说勉强。

这在平时也不算什么,毕竟现在就算是正儿八经影校毕业的小花儿,小生们,演技也相当拙劣。

但,叶芜的演技好啊!

她并非什么名校毕业,当年与林昊从家里逃出来之后,两个孩子就过上了流浪的生活。

一开始还好,林昊带出来的积攒多年的零花钱,勉强支撑着他们的生活。

他们也在勉强的找工作,用廉价的劳动力去换取微薄的收入。

最后,却还是入不敷出,他们仅剩的钱财越来越少。

再后来,叶芜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她不是林昊,没有一个随时为她敞开大门的家、

从踏出家的那一刻起,从宋家的那一刻起,林芜便再无家可归。

她也发过誓,哪怕是死,也要死在外面!

五年中,前两年,她四处流浪,四海为家。

到了第三年,听人说起了影视城,她相貌不错,又年轻,就算当个群演什么的也比流浪要好。

最重要的,还可以慢慢混,以后成为大明星也不是梦啊。

叶芜倒是没想那么多,也没那么大野心,她只是漂泊的累了。

在这个来自五湖四海的大染缸里,大都是孤身一人,一个流浪者,也就显得没那么格格不入了。

这让叶芜找到了家的感觉。

熟能生巧,她又是个顶聪明的,很多事情稍稍用心一学,再一琢磨,也就明白了。

不然,叶芜恐怕连这个相对重要的恶毒女配也是捞不到的。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赵曦儿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她狠狠瞪了叶芜一眼。

NG了三次,导演总算选择了其中一个还算可以的,有些遗憾的摆摆手:“好,拍摄暂时就到了这里了。晚上十点,拍大夜戏。大家回去抓紧时间休息。”

众人纷纷散去,叶芜才从地上站起来。

一连三场,她也被生生扇了三巴掌。

以至于最后一场时,叶芜的脸颊肿了起来,只能靠冰敷和更浓的妆容来掩盖。

还好,她已经习惯了。

演多坏女人,什么没经历过,被人扇巴掌都是轻的。

这两年,影视圈掀起了“真实”风潮。

明星们都在夸赞自己拍戏如何用原音,如何不用替身,导演们也不喜欢作假,通常的动作都喜欢来真的。

结果就是,叶芜这种类型的人,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而一句:都是为了片子更好。便足以将所有的嘴巴堵住。

晚上没有叶芜的戏了,但她还有个杂志拍摄。

上次张姐好不容易拿下的CY封面杂志拍摄,因叶芜的“放鸽子”差点泡了汤。

还好,CY的总监非常欣赏叶芜,听说她那天“病”到下不来床,勉强决定给她一次将功补罪的机会。

以上就是关于我把,二个,美女,同事,双,飞了,掀开,艳妇,湿润,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美食做法大全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rticle/13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