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作文 别忘了那些姿势都是我教的

顾简麟家里。

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作文 别忘了那些姿势都是我教的

林娇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林娇,半个月后有一场嘉纶的新春发布会秀场,你要不要参加?”

“嘉纶的新春发布会?那可是连影后都抢破头的机会!怎么会轮到我?”

“谁知道呢,嘉纶的股东方忽然间就指明要你参加,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但你……”

经纪人的顾虑不说林娇也知道是指什么,想了想自己参加这场新春发布会后的名气和星途,林娇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这场发布会我一定要去参加,孩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

“行,那你尽快啊。”

经纪人的声音不免流露出些担心,顿了顿,她还是免不得补了一句,“林娇你自己心里掂量清楚,别做太过分的事儿,被人抓住黑点基本就雪藏了。”

“我心里有数,放心吧周姐。”

林娇干脆利落的挂断了电话,白皙的手指轻轻抚在自己的小肚子上,眼底却满是阴狠。

“宝宝呀宝宝呀,不是妈妈不要你,实在是你投错了胎,跑错了肚子。”

林娇在家里眼珠子转着正想着要用什么办法才能不着痕迹的把这个胎给滑掉,门外忽然响起了汽车停车的声音。

顾简麟回来了?

林娇眼睛一亮,转瞬有了注意,连忙叫人扶着自己就往门口去。

“阿麟,你总算回来了,我……”

林娇门一开,半句话没说完却正撞上一张苏沅的脸,脚下故意打算摔跤的脚却是没落下,惨叫一声直接就要往苏沅身上跌。

苏沅一愣,下意识扶住了林娇的胳膊才不让她摔倒在地,正松了口气的时候,林娇突然间一下子站起了身,面目狰狞指着苏沅就骂。

“你干什么!你刚刚为什么要拉我!”

绿茶?!

苏沅心底惊了,林娇这临场发挥能力不去演戏真是毁了一个人才,但和她比茶艺,林娇还是差了点!

“你怎么样?伤到孩子没有,快让我看看!”,苏沅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刚想伸出手去检查林娇的肚子,就被林娇啪的一声打开。

“别在那儿假惺惺,装什么好人!你刚刚还想故意拉我让我摔倒!”

“我没有!”,苏沅一下子急的眉头都拧了起来,小嘴一扁顿时泪眼汪汪,“我担心阿麟的孩子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想着要害这个孩子呢!”

林娇冷哼一声,刚要开口说话,苏沅身后就传来极为不耐烦一声斥责,“吵什么吵,苏沅你刚到家能不能安分一点!?”

“是……”

苏沅立刻乖巧又懦弱的低下头去,连忙给宋欣兰让道。

林娇一看苏沅这样子,心里暗自得意,一双眉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连忙走过去想扶着宋欣兰,趁机说道两句,“伯母,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我和阿麟的孩子就要被人害死了!”

“滚开,下贱的东西!”,宋欣兰看都不看林娇一眼,直接一抬手把林娇的手臂打到一边,好似看到了什么极尽肮脏的东西一样。

随后,她就理都不理林娇,直接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等着下人过来侍候。

林娇怔愣的站在原地,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狰狞可怖,修剪整齐的指甲狠狠的嵌进肉里,流出鲜血也不曾被察觉。

苏沅站在门口,看着林娇,忍不住心底有一种嘲讽的感觉,但她只是微微扯了扯唇角,就紧跟着走了进来,安安静静的走到宋欣兰身边乖巧的站着,像个等待听候命令的仆人。

“宋阿姨,我今晚住哪儿?”

宋欣兰此刻心情极为差劲,听见苏沅这句话眉头都能拧进骨头里似得。

“阿兰,把二楼给她收拾出来。”

但她想起了顾老爷子的话,最终还是不耐烦的给了一个命令。

苏沅在这儿不敢怠慢,跟着阿兰连忙上了二楼一起帮忙着收拾。

在她彻底脱离苏家之前,这一切似乎都是一个永远也没有尽头的深渊。

有些人生而高贵,有些人落地就是尘土。

等到一切都寂静下来,苏沅长出了一口气,直接向后倒在了松软的大床上。

脑子里有点空,她现在眼前还能浮现出老师吐出那句话时冰冷淡漠的表情。

为什么老师要让她来顾简麟的家呢?

“算了不想了,今天哭的也太累了……”

苏沅有些烦躁的扯起被子就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候,卧室的房门被疯狂的笃笃笃敲着。

苏沅被吵醒头疼的厉害,但她多年来的警觉和镇静还是让她忍住了冲门外发火的想法,立刻掀开被子走过去开门。

“你死了吗?我敲这么久你才开门?”

刚开门就撞见林娇骂骂咧咧的脸,苏沅脑子更疼了,反正在这个疯婆子面前不用伪装,她索性啪的一声直接关上了门。

要是宋欣兰在家,她恐怕不敢这么闹。

门外寂静了一会儿,苏沅才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林娇忽然找她除了演戏还能有什么事儿。

她下一刻刚想动手把门打开看看什么情况,“砰——”的一声巨响,那扇门被顾简麟直接一脚踹开。

他浑身戾气,一脸厌烦的盯着苏沅不放,“苏沅给你脸了是吧,叫你出门吃个饭这么困难?”

吃饭?

苏沅脑子嗡的一声之后,迅速就冷静下来,先认错再说!

她的眼泪说掉就掉,连忙伸出手想靠近顾简麟,“阿麟我错了,我不知道是你叫的我,我也不该对林娇发脾气……我……我就是不甘心,我只是太爱你了啊……”

“滚,现在立刻马上换了衣服跟我出门。”

顾简麟已经懒得再重复那些重复了一万次的话,瞪着眼睛直接下了命令。

“好,我这就去换衣服。”

苏沅伸手想关门,林娇故意挑衅的抬手放在了门上,“哎,苏沅你这么爱阿麟,换个衣服而已,关什么门啊。”

看着故意放在门把手上的手,苏沅暗自咬了咬牙,扬起头故意以哭的愈发厉害起来,还以一种极其难看的姿势仰头看着顾简麟,好似喜极而泣似得,又哭又笑简直不能再难看。

“阿麟你愿意看我了……你终于……”

顾简麟转瞬脸色铁青,啪的一声直接把门给带上了。

林娇的手还没来得及拿回来,就结结实实被砸了一下,疼得她脸色惨白,紧攥着手指抽气,还得捂着肚子连忙追着顾简麟要下楼。

苏沅看着被关的死死的门,长出了一口气,走过去一边打开衣柜换衣服,一边在思考着顾简麟怎么突然叫自己出门去吃饭。

能叫得动顾简麟的人也只有顾老爷子,可自己才离开顾家一天不到,顾老爷子就叫顾简麟带着她去吃饭?

虽然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这次似乎是一个机会。

苏沅故意在楼上磨磨蹭蹭了一个小时还不下来,在下边的顾简麟等的不耐烦的都要摔杯子,林娇赶忙上去拦,“阿麟,不然我上去看看吧?”

“快点让她滚下来!换个衣服磨磨蹭蹭跟猪一样!”

顾简麟暴戾的颐气指使一通,就再次一下子坐进了沙发里舒舒服服的抱着美女窝着了。

林娇看着顾简麟抱着别的女人亲密,脸色上却是没有半分妒忌生气,反而听话的上楼走到苏沅房门前去敲门。

苏沅一听敲门声立刻就走了过来,开门发现是林娇,故意害羞的捏着自己的礼服裙问林娇,“林娇,你觉得,我,我穿这身衣服阿麟会喜欢吗?会不会在老爷子面前丢他的人啊?”

林娇一听,眉头转瞬蹙了起来,“你说什么老爷子,不是宋欣兰叫阿麟带你出去吃饭的吗?”

“啊,阿麟没有和你说嘛?”,苏沅状似震惊,被人撞破了秘密似得,连忙捂住嘴巴后退了一步,满眼惊恐,“那,那没什么,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吧,我先走了。”

“等等!”

林娇在苏沅下楼之前一声厉呵把她叫住了,“你给我说清楚,什么老爷子叫阿麟出去吃饭?顾老爷子参加的那肯定是家宴,我怀着阿麟的孩子,凭什么我不能去,而要叫你去?”

“我……我也就是猜的。”,苏沅捏着裙摆一脸害怕,目光游移不定的四处看着,“你就别问我了,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先走了。”

说完,苏沅就逃也似的连忙想下楼离开,林娇眼疾手快的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自己的手被抓住站稳后的那一刻,苏沅明显感觉到林娇还在拉她,并且在下一刻林娇就忽然向前一步。

她这是还想嫁祸自己把她推下楼梯呢?

苏沅暗笑一声,手上忽然用力直接把林娇扯到了自己身后,并且后退一步,侧着身闭上眼睛果断的直接松了手。

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感觉还真不是随口一说,苏沅只觉得眼前一黑,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疼的,脑子都在嗡嗡作响根本无法分辨一样。

突然间,空气中充满了令人熟悉的松木冷香。

一双大手在她背后稳稳的将人接住。

苏沅脑子都是混沌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冰冷淡漠的眼睛,那里边漆黑至极,好似深渊一般看不到尽头,却烧着似乎来自地狱的火。

“怎么回事?”

老师把苏沅扶好,一只手还扶在她的肩膀上,冷的像冰块一样刺骨,似乎不是正常人的温度。

顾简麟被这声音给吓得一激灵,直接从沙发上弹坐了起来,说话都不利索了。

“我……我怎么知道!”

老师怎么来了?

苏沅回过神来,摇了摇还在疼的脑袋,扶着太阳穴疑惑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老师,生怕这个混蛋再说出点什么破坏她的计划,直接两眼一闭,扶着太阳穴当场装晕!

老师只觉得臂弯一沉,脸上神色有一瞬间的崩塌,他迅速收紧了力道,牢牢把苏沅给禁锢在怀里,眉头却难得的微微蹙了起来。

而在楼上想摔楼梯滑胎没摔成的林娇,正巧看见了楼下这一幕,心里咯噔一声。

老师脸上那一瞬间焦急的神情正好被她看到了。

林娇赶忙扶着肚子就要下楼,一脸担忧焦急的走上前去,“苏小姐你没事吧,我知道你看见我在这儿心里不舒服,可我也要为了孩子着想啊……我是真的没想到会这样的……我……”

顾简麟听见林娇的叭叭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苏沅和老师,整个人心底就被惹毛了一样厌烦,直接冲过去就从老师怀里把苏沅给抢了过来,斗鸡似得紧盯着老师嘲讽。

“怎么了,小叔不是说和我的未婚妻没关系吗?怎么这会儿这么关心了?”

老师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比方才愈发冷的温度,似乎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顾简麟都能感受到无形中的压迫感。

“你是嫌自己丢顾家的人还不够?”

“这关顾家什么事?小叔,你这借口未免也太烂了吧?”

老师冷飕飕的瞥了一眼顾简麟,嗤笑一声,“今晚家宴,你打算让苏沅的死上新闻,我到死很乐见其成。”

一句话转瞬让顾简麟脸色铁青,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还在装晕的苏沅,终于开始有了一点慌乱,“不至于吧!不就是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吗,死不了人!”

老师靠在沙发上,淡漠的神色一声不吭,甚至还抽出了一根烟点燃抽了起来。

一时之间白色烟雾氤氲升腾,模糊了那张冰冷的脸。

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顾简麟终于憋不住了,转过身就对着林娇大吼发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叫救护车!”

“不能叫救护车。”

老师忽然出声,打断了林娇的动作。

他的命令像丝线一样,出声的片刻就让林娇的动作停了下来,不敢再动弹。

“不是老师,你到底什么意思?”

顾简麟极为不耐烦的盯着老师,要不是怀里还拽着一个苏沅,就差冲上去干架了。

但是他心里很清楚,他根本不敢。

“你忘了今晚你爸回来?”

老师一句话,彻底让顾简麟的神情凝固住了。

今天是顾简麟的父亲,也就是顾老爷子的二儿子、老师二哥,顾明礼回国的日子。

顾明礼的回国本来并不算一个特别轰动的事情,但顾明礼这次回国还带着顾家的新品发布会的联手合作项目。

因此顾明礼和顾家的一举一动都在业界的关注之下,如果这个时候被人拍到一辆救护车从顾简麟的家里出来。

顾家的合作案全盘泡汤。

想到这里,顾简麟咽了咽口水,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那你说怎么办?”

顾简麟咽了咽口水,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那你说怎么办?”

老师瞥了一眼顾简麟,把手中的烟头捻灭丢进垃圾桶里,“我叫左澜风来。”

“好。”

顾简麟转瞬一脸喜色,连忙就把怀里的苏沅给推了出去,“那我先去参加家宴了,这件事你之后自己给顾老爷子还有我爸解释!”

说完,顾简麟就要走,林娇看着顾简麟转身,连忙也跟了上去一把抱住男人的胳膊,声音较软的恳求起来,“阿麟,去家宴怎么都要带一个女伴的,现在苏沅去不了了,不如你带我去?”

顾简麟面色厌恶的一把将林娇给挥开,“你算什么东西,还妄想参加顾家家宴?”

林娇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看着顾简麟毫不掩饰的轻蔑和不屑,她的手心紧握成拳,努力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在地上,心底的恨意却逐渐被点燃放大。

你不让我去,我就偏要去,我就偏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怀了你的孩子,这样你就绝不可能跑得掉了!

林娇愤恨的站在原地,两眼发红,一边的老师完全当她是空气一样,直接将苏沅打横抱起上了楼。

等到整个客厅空无一人时,林娇才直接拎起包包出门,甚至没有丝毫的打扮。

二楼房间。

老师抱着苏沅一脚把门踢开,低头一看,发现怀里的小兔子竟然还在装晕,他不禁心底起了一丝揶揄的意思。

把人放下后,他掏出手机走到一边假装给左澜风打了个电话。

“左澜风,你现在来顾简麟家里一趟,苏沅从楼梯上摔下来摔坏了脑子可能要动个手术。”

躺在床上的苏沅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弹坐起来对老师叫道,“我好了!我没事!你,你不用叫左医生!”

老师闻声转过头,眼底的戏谑隐藏的很好,苏沅看见他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把手机给收好放进口袋里,那认真的样子好像他刚刚真的以为自己摔坏了脑袋一样。

苏沅心底都有些愧疚了,禁不住垂下了眼皮声音低低的想道个歉,老师冷飕飕的声音就从头顶响了起来。

“下次再装,我就真让左澜风把你脑袋撬开看看里边装的都是些什么。”

苏沅下意识的浑身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无地自起。

回过神来才发现了什么,原来老师早就发现她是装的!

小兔子气呼呼的咬了咬牙,扬起头瞪着老师使劲儿的瞪着,“你突然来顾简麟家干什么?”

“老爷子办家宴,不放心你。”

老师简明扼要的解释了一句,目光有些意味深长的落到了苏沅身上,补了一句,“看来,他是对的。”

“我能有什么,反正顾简麟现在也不敢对我怎么样。”,苏沅撇了撇嘴,想从床上站起来,一抬手整个胳膊就酸疼的厉害,叫她嘶嘶直抽凉气。

老师眼底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色,但终究站在原地一动没动,只冷冷吐出一句,“只有蠢货才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苏沅疼的不动弹了,听着老师的话像根刺一样扎在心底,脸色难看的别过头去,声音翁里嗡气的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那我有什么办法,我又不像你什么都有,轻轻松松就能把顾简麟踩在脚底下,我只是想和顾简麟离个婚,都是如此艰难。”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住了,老师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崩塌,但他迅速的收敛起来,也跟着转过头去。

黄昏的暮色透过二楼的窗户投射进来,在房间里打下一片鲜红色的碎金,落在相对无言的两个人身上,显得整个房间都格外寂静。

苏沅说完那句话就觉得自己真像个蠢货了,明明都一个人坚持了这么久,怎么会突然在老师面前说出这种丧气的话?

在空气中持续了许久的死寂之后,苏沅终于鼓起勇气来想说点什么让老师现在尽快离开,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刚开口,老师却突然间也开口说话了。

“你,”

“你,”

苏沅一愣,连忙缩着脖子摆了摆手,“你先说。”

老师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眼底难得浮现出了一丝烦躁的颜色,他撞了话之后就立刻转身像门口走去,“你换身衣服,出门。”

苏沅动作僵住了,她想了想自己抬起来都酸痛的胳膊,最终还是把目光放在了即将离开的老师身上。

“你不会还想拉着我去参加家宴吧?”

老师从没觉得自己的耐心有这么低限度过,他倏地转过身去,漆黑的眸子里像是洒了一地的鸡毛的一样凌乱,“带你去见左澜风!”

说完,他就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今天是怎么了,一直冷静不下来。

老师站在门外,烦躁的抽出一根烟努力想让自己镇静下来,脑海里却不断闪过刚进门时看到苏沅从二楼楼梯上滚落下来的样子。

那时候苏沅像个瓷娃娃,或是像一片枫叶,似乎咔嚓一声就会碎掉。

他几乎是想都没想的直接冲过去就弯下腰把苏沅在楼梯中间拦了下来。

而那时候,顾简麟还窝在沙发里和怀里的美女亲热。

想到这里,老师的眉头愈发深陷,被夹在两根手指之间的烟把儿上出现了明显的凹痕。

站在门外等了许久,房间内却时不时传出来响动声,还掺杂着苏沅嘶嘶抽气喊疼的声音,老师站在门前面色冷寂的像个雕塑,烟头逐渐燃烧,像一颗红色的火在他眼中不断跳跃着。

“咔嚓——”

门忽然从外边被推开了。

苏沅还站在衣柜前拿着一件平常最朴素的白色碎花连衣裙正准备穿,听见响动立刻拿着衣服挡在自己面前。

老师正在门口,面色一如既往的淡漠又高不可攀,一只手握在门把上,锐利的剑眉却微微蹙着。

“你在里边干什么?”

苏沅似乎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赤果果的暴露在他的目光之下,说话都有些打哆嗦,“我……我在换衣服啊,你突然进来干嘛?”

老师沉寂的眼睛忽然垂了下来,耷拉着眼皮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拉着门把手咔嚓一声,又再次把门带上。

以上就是关于啊,老师,你,别急,我,还没有,准备好,作文,别,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情感故事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qinggangushi/2022/1124/14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