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么公在厨房里猛进猛出

破旧的土炕上躺着翁公两口子。

半夜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么公在厨房里猛进猛出

萧婆子喝了水,睡在土炕的最里面,翁公在外面躺着。

此时脸色苍白的像是蜡纸一般。

李郎中也不嫌弃炕上被褥破旧,直接坐在炕沿上给翁公把脉。

一手轻抚上脉搏,李郎中微微垂眸。

不过片刻功夫,脸上的神色竟是变得愤怒不已。

“这……这是饿晕了啊!”李郎中白眉倒竖,气的浑身颤抖。“翁公这是多久没吃东西了?萧家大房的是想活活饿死生身父母吗?简直是畜生啊!”

萧柱年一听,不由得愣住了。

“素卿丫头,你大伯多久没给你阿爷阿奶吃饭了?”

萧柱年的声音严肃至极,虽然这茂山村穷苦偏僻,但是孝道从古至今依然是人们不敢违背的礼法。

若是有人敢虐待双亲,只要告上衙门轻则发配,重则处死。

所以就算再穷的人家,都不敢不敬双亲的。

原本萧柱业和萧林氏每天至少还会给一顿饭,不过昨天晚饭因为萧素卿的事情,萧林氏没顾上给翁公两口子送饭,本想着早上再给,结果又出了诈尸的事。

这一来二去,竟是把两口子的饭给耽误了。

长期处于濒死状态的翁公早上又被惊着了,只是被饿晕过去,已经是老天庇佑了。

“我跟阿爷阿奶每天只有晚上的时候才有一顿饭,也不知道昨天大伯娘给阿爷阿奶吃了没有,我昨天晚饭的时候,因为被罚没有吃,所以现在也不知道阿爷他多久没吃了。”

萧卿实在没有说谎的必要,毕竟这是事实。

“什么?!”李郎中惊呼一声。“每天只吃一餐饭,就是铁打的人,不出半年也得饿出问题啊。怪不得我一进门看着素卿丫头瘦的出奇,居然是被这两口子给活活饿成这样了吗?”

“大房家的简直也太过分了!”萧柱年简直忍无可忍。“不行,这事须得让赵里正做主,不然你们爷孙三个岂不是要被大房家的给消磨死了。”

萧素山在听到他爹的话后,也是连连点头。

“不错,这事要是大房家的不给个说法,我们茂山村绝容不下他们!”

萧卿见几人此时的状态,就知道自己的打算算是成了一半,至于另一半,那就要看萧柱业两口子怎么发挥了。

“唉,现在最重要的是阿爷的身体,我还是先去灶间给阿爷做些汤粥喝了吧。”萧卿起身为翁公盖好被子,看着躺在炕上瘦弱的老两口,心里也是无尽感慨。

萧柱年和萧素山在看到萧卿那无力的样子,也知道在这个世道,萧卿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

现在萧卿还能顾着阿爷阿奶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这样无助的萧卿,更是让他们坚定了为萧卿讨个公道的决心。

李郎中见萧卿要走,也是不由得起身。

“我再给萧婆子诊个脉,要是有什么问题,也好一起开药。”李郎中越过翁公,看了迷迷糊糊的萧婆子一眼,抬手给萧婆子切脉。

诊完脉后,萧婆子的情况竟是比翁公还糟。

至少翁公虽然昏迷了,但之前的意识还是清醒的,而萧婆子如今已经是神志不清的状态了。

李郎中诊完脉后,一脸无奈的唉声叹气。

“意识混沌不清,身体虚弱,只能先开几服药慢慢调养了。”李郎中叹息着从炕上下来。

“那就劳烦李郎中了,诊费是多少,我带够银两跟您去抓药。”萧卿知道,在这么偏僻的山村,李郎中的医术已经算是高超了,现在没说无力回天,萧卿都很知足了。

“诊费就算了,不过药钱却是贵一点,毕竟都是温补的补药,价格不低。”李郎中说着,伸出两根手指,“你就给我这个数吧,其他我自己种的草药,就不算在药钱里了。”

萧卿见李郎中的手势,顿时明白过来。

这是说收她二钱银子的药费。

萧卿连忙从衣兜里摸出几块碎银子,递到李郎中的手中。

“多谢李郎中了,这是药费您收好,我安顿好阿爷阿奶就跟你去拿药。”

李郎中看了一眼床上的翁公,顿时摆了摆手。

“你还是在这照看着点吧,让素山跟我在走一趟好了。”

一旁的萧素山听到李郎中的话,连忙点了点头。

“对对对,我跟李郎中去拿药,翁公这里离不了人。”

说着他就想上前去搀扶李郎中,结果萧柱年却是先他一步扶住了李郎中。

“你还是留在这里帮素卿吧,我去跟李郎中拿药。”萧柱年的心里自有打算。

一是因为萧素卿一个女孩子,要是有什么事,萧素山与萧素卿毕竟是同辈,怎么也好帮衬着点。

二来他的心里也是想着让萧素山与萧素卿多接触接触,两人之间要是真的有缘,也许之后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萧素山见自己爹都已经这么决定了,也不好在说什么,点了点头。

“那就多谢柱年叔了,您路上多加小心。”

萧卿也不知道萧柱年的用意,只当是他舍不得自己儿子在跑一趟,连忙一脸感激的道谢。

几人出了房间,萧卿和萧素山远远的看着萧柱年和李郎中离去,这才回到了院子里。

“素山哥,你先坐院子里休息会儿,我去给阿爷阿奶煮些汤粥。”萧卿这是第一次与萧素山单独相处,萧素山也是满脸的拘谨。

“好好好,你去忙吧,我在这里看着点,有什么事你就叫我。”

刚刚有人在还好,现在只有两人相处,萧素山顿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一时间竟是看都不敢看萧卿一眼。

“没事,素山哥好好休息就是了,我很快就做好了。”毕竟活了好几世,萧卿除了开始的不适应之外,现在已经没什么不自在的感觉了。

见萧素山还是紧张的不敢看向自己,萧素卿交代了一声,就进了灶房。

砖砌的灶房比她和阿爷阿奶住的房间要好太多了。

至少挡风遮雨,干净整洁。

被烟火熏得黑洞洞的灶台上,架着一口直径足足一米的大铁锅。

萧卿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要是全都煮上粥,得够多少人吃啊。

面对这样的大锅,萧卿竟是觉得有些无从下手。

绕着灶台走了半圈,萧卿忽然发现,原来大锅的后面还有一个小一点的烧水锅。

那个锅看起来正常多了,直径差不多三四十公分左右。

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烧的热水,萧卿打开锅盖的时候,水的温度还挺高。

“不管了,就用这个煮粥好了。”

想到这里,萧卿也不多想,直接拿起码在灶房角落的干柴开始生火。

说到生火这个技能,萧卿觉得自己的生活经历也是够丰富的。

上一世在修仙大陆,天天在野外杀魔兽获取修炼资源。

为了保障自己的饮食,她历尽重重困难,终于掌握了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生火做饭的技能。

所以现在,萧卿没两下就点着了火石,把灶膛里的火给点了起来。

前面的大锅她用不了,就往锅里添了几大瓢的水。

后面小锅里的水本身就是热的,所以没少多久水就开了。

萧卿在整个厨房中巡视了几圈,按照记忆中的方位,找到了两个大瓮。

揭开瓮盖一看,一个里面放着一些黄不拉几的掺杂着颗粒的粉末。

萧卿捏了一些闻了闻,一股干燥的小麦粉味道冲入她的鼻腔。

“这难道是面粉?”

这糟黑的颜色,刚刚她差点以为是劣质的玉米粉。

对于这种看着都让人没什么食欲的东西,萧卿简直都快怀疑是不是能吃了。

随手又掀开另一个大瓮,一眼看去,萧卿还以为里面没装东西。

结果将头探进去一看,这才在瓮底的位置,看到了一丝雪白的色泽。

“运气好像还不错,居然还有大米,今天就用你们煮粥了。”

快速的拿了一个瓷碗,萧卿将瓮里的大米舀了个干干净净。

不过这点大米本就不多,全都舀光了也只不过勉强凑够了小半碗。

将大米淘洗干净,萧卿将所有的米都倒进了小锅里,用一把木质的汤勺缓缓的搅动了片刻。

剩下的只要控制好火候,慢慢熬煮就可以了。

将灶膛里的柴火稍稍压低了一些,萧卿起身环视着整个厨房,想要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食材。

一抬头,萧卿发现房梁下吊着一个篮子,篮子上罩着一块蓝布。

萧卿踮了踮脚,想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结果身高受限,她什么也没看到。

不甘心的萧卿很快找来了灶台前的大木墩,这是烧火时用来坐的。

几下将木墩滚来放好,萧卿踩上去一伸手就将篮子拿了下来。

揭开有些破旧的蓝布,里面露出了几个椭圆形的东西。

“没想到家里还有鸡蛋,这次萧林氏恐怕要撕心裂肺了。”

萧卿坏坏的笑了一下,直接将篮子里所有的鸡蛋全都拿了出来。

在这个贫穷的小山村,养鸡的人不多。

倒不是因为养不起,而是这里的人不会养。

在萧素卿的印象中,能把鸡养活的人那都得是世代养鸡的才行。

以上就是关于半夜,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么公,在,厨,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情感故事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qinggangushi/2022/1107/14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