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感受到它在你里面了吗作文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作文

苏茉染问她一句,她就答一句,回答的也很利索,思路很清晰,又一脸淡定的样子,倒是让苏茉染有些意外。

她一直以为,这院子里就雪莲是最机灵的,如今来看,雪莲是单纯,忠心,但却不够机灵。

跟眼前这个雪花相比,还是差了一点。

这估计也是原主为什么选择信任雪莲的原因吧?因为雪莲纯真,而雪花聪明,很多东西,雪花看到了,但原主未必能看到……

所以雪花怕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气到了原主,她才将雪花赶出去的吧?

“昨晚雪莲出府回来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苏茉染问。

雪花低着头回答,“奴婢刚收拾好院子出来,当时就在院子里。”

苏茉染挑眉,“那你看到雪莲回来的时候,摔倒了吗?”

雪花回答,“奴婢看到了,准备过去扶雪莲的时候,她已经自己爬起来,然后慌慌张张的回来了,奴婢就没有出去。”

“当时,你可看到周围有没有其他人?”苏茉染继续问。

雪花摇头,“奴婢眼拙,并未看到。”

说完,她又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苏茉染挑眉,也没继续追问,只是在静静的观察雪花的表情。

好一会儿,雪花似乎想明白了,低声道,“不过,奴婢在出去外头倒垃圾的时候,有看到春园从门外进来,似乎有些慌张的样子。”

苏茉染点头,让雪花出去,又让雪莲将春园和夏园叫进来。

春园和夏园是后面大夫人送过来的丫鬟,这两个人一直留在外边做事,比起雪花,她们的权限更低一些。

但作为普通丫鬟,这两个的穿着打扮,却不比一等丫鬟雪莲和雪花差,甚至要更胜一筹?

苏茉染就是傻也知道什么情况了,只是,这俩丫鬟吧嘴巴还挺紧,苏茉染用普通的方法问,她们根本就不说,只是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她们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苏茉染转移了方式,那俩丫鬟就招架不住,开始露陷了。

只是,直到最后,这两个人也不肯认罪,她们认定了苏茉染没有证据,就死不承认,苏茉染也不着急,让她们先回去,然后又找来了雪花,告诉她,今后可以留在屋子里伺候了。

看着雪花眼底闪现的光芒,苏茉染的嘴角微微勾起,低声道,“但,我要你绝对的忠诚,你记住了,我可以让你陪在我身边伺候,将来跟着我一起进宫,也可以随时让你消失,不要试图背叛。”

雪花咬着嘴唇,不住的磕头,“小姐放心,奴婢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打发了雪花,也差不多到午饭时间了。

苏茉染收拾了一下,看着雪莲端上来的午餐,比之前是似乎是要丰盛了一些,但这对苏茉染来说,并不是什么好预兆。

当然,她也不会怕,该吃吃该喝喝。

午休过后,苏茉染起身,带着雪莲和雪花直接去找大夫人看嫁妆去了。

大夫人理所当然的没有出现,理由是,昨晚着了风,头疼得厉害,中午饭都没吃就躺下了。

她身边的丫鬟还说,“大夫来看过了,给夫人给了方子,这会儿厨房正在熬药,夫人歇下了还没醒,请大小姐过两日再来吧。”

苏茉染,“这位姐姐,母亲身子不适,作为女儿,我应该伺候在母亲身边才是,还请姐姐给我尽孝的机会。”

苏茉染的话,成功传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不打算见客的大夫人耳朵里,原本没病的她,差点被水给呛到,气得脸色通红。

丫鬟也是没想到苏茉染这么固执,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就听苏茉染道,“二妹妹又刚好在禁足不能出来,我这个大女儿要是还不能陪在母亲身边,母亲怕是要心寒了。”

丫鬟这才回过神来,急忙道,“大小姐你有心了,只是,夫人方才吃过药已经歇下了,你现在进去,不但不能照顾夫人,反而会吵到她,还请你先回去好生休息,否则,你跟夫人都病了,咱们府上可就要乱套了。”

苏茉染也没真想去伺候大夫人,只是想打探一下这些丫鬟的态度罢了。

如今看来,这大夫人是铁了心的要晾着自己了。

苏茉染干脆转身回了自己院子,接着就开始嚷嚷说自己院子里的东西不见了,然后雪花和雪莲没有意外的在春园和夏园的房间里找到了东西。苏茉染甚至不需要禀告任何人,就直接将那俩丫鬟给打了一顿,丢出府去了。

大夫人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装个病,眼线就被苏茉染给拔除了,气得是险些吐血。

接下来两天,大方夫人都装病不出,苏茉染也没再去吵,正好趁着她卧病在床,对自己比如蛇蝎的时候,换个装扮,出府溜达溜达去。

这天一早,苏茉染就换了一身男装,让雪莲也一起换上小厮的衣服,让雪花守着院子,说有人来找,务必顶住,不许让任何人进来,实在拦不住了,就说苏茉染院子里溜达去了,慢慢拖延时间。

雪莲胆子小,一直在苏茉染耳边嘀嘀咕咕的叮嘱这个那个,苏茉染不耐烦的直接给了她一记爆粟,她才乖乖的闭嘴,委屈巴巴的看着苏茉染。

“记住了,一会儿叫我公子,别叫错了,明白?”看着雪莲一脸委屈的样子,苏茉染得意的笑着,摇了摇手里的折扇,顺利从后门离开了将军府。

这是苏茉染进了将军府之后,第一次出门。

走出将军府,呼吸着外面清新空气,苏茉染觉得整个世界都舒畅了。

果然,还是自由的空气最美好。

什么将军府嫡女,不过是个空壳罢了,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有的只是束缚。

可惜,现在还不能离开将军府,毕竟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她要先在外面站稳了脚,才能想办法离开。

只是距离她及笄,好像没多久了,她得快点为自己谋划一下才行。

苏茉染没想到的是,自己刚出府,就被人给盯上了。

苏茉染本是想先去街上溜达一圈,走走逛逛,吃吃喝喝,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的。

没想到刚走到街上,就被人给撞了一下,接着,兜里的钱袋子就不翼而飞了……

敢抢她的钱?

苏茉染冷哼一声,这人怕是不要命了吧?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穷,这钱可是好不容易从大夫人手里抠出来的,她刚出门都还没来得及花一毛钱,就被抢了?

苏茉染脸色一沉,顾不得招呼雪莲,转身就快速朝着那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瘦小男子追了过去。

一边追,苏茉染还一边叫着,“抓贼啊,有人抢钱了,抓贼啊……”

这街道本身就不算热闹,苏茉染这么一叫确实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但……并没有人站出来,反而是躲开了……

苏茉染咬牙,干脆换了一句,“走水啦,走水啦,前面那家伙故意纵火,到处都烧起来了,大家快把他抓起来。”

这话一出,原本躲起来的人,纷纷都跑了出来,一个个的都在着急,到底是哪里走水了。

自然,前面那小毛贼的路也被不少人堵住,变得步履维艰。

但依旧没有人帮忙抓贼,苏茉染就郁闷了,看来,不管是现代该是古代,路人永远都是路人。

她加快了速度,娇小的身子,在人群中穿梭着,很快就追上了那毛贼。

只是,那毛贼显然是惯犯,也熟悉这边的地形,没一会儿就钻进了一个巷子,避开了人群。

苏茉染人生地不熟,加上自己这身子弱的很,哪怕这几天她一直在默默的早起晨跑夜跑,但想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体质是不可能的,这不,以往很快就能追上的,这会儿她却是跑断腿也没追上。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巷子突然驶来了一辆马车,马车的速度有些快,而这条路的两边已经没有岔路了,这巷子又窄,小毛贼想逃,只能减缓速度避开马车在过去。

苏茉染知道,机会来了。

眼看着对方减速了,苏茉染却不怕死的没有减速,反而加快了脚步,然后趁着那毛贼回头张望,着急不安的时候,身子高高跃起,飞快的冲过去一脚踢在了那毛贼的后背。

小毛贼在看到苏茉染提速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正准备不管不顾拔腿就跑的,但前面的马车已经开过来了。

老师感受到它在你里面了吗作文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作文

他也就犹豫了一下,苏茉染的大长腿就已经踹在了他的后背。

小毛贼被踢得直接飞了出去,重重的倒在了街道上。

而,那马车这会儿已经离得很近了,看到有人突然被踹出街上,车夫也是吓得不轻,急忙扯了缰绳,全力的在控制马车。

只是最后,马车是停下来了,但马儿却一脚踩在了那毛贼的大腿处,几乎把他的腿都给踩断了。

“来着何人!”车夫惊了一下,急忙下车,拉出长剑,护在了马车旁边。

苏茉染这一脚用力过猛,自己也没收住脚,往前踉跄了好几下,差点撞到马车,才堪堪停下。

而那车夫的剑,此时离她只有几厘米……

苏茉染看着跟前明晃晃的长剑,拍了拍胸口,急忙退后两步……

“外头何事?”

而此时,马车里传来了一道淡漠优雅的声音,完全不像是被吓着了的样子,沉稳中,隐隐带着几分贵气。

苏茉染闻声,抬眸陪着笑道,“实在抱歉,打扰到阁下了。实在是在下的荷包被抢,追至此处恰好将人给逮住,没想到惊扰了各位,还望海涵。”

苏茉染在部队的时候就练过几嗓子,这会儿说起话来,有些男女莫辩,倒是叫人一时间不好分辨她是男是女了。

苏茉染说完,举步来到那倒在马蹄前,浑身颤抖的毛贼身边,一脚踩在他的后背,低喝道,“大胆毛贼,还不快快将你抢的荷包交出来。”

小毛贼这会儿是疼得龇牙咧嘴动也动不了了,哪里还顾得着别的,急忙将刚刚从苏茉染身上抢的小荷包丢出去,保命要紧。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小人知道错了,再,再也不敢了。”

没想到是个怂货,苏茉染挑眉,将自己的荷包收起来,接着又俯身从小毛贼身上搜出了两个小荷包,也不知道是哪里抢来的。

她笑道,“这两个看起来也不像是你的,不如就让我来帮你物归原主吧。”

物归原主是很难的了,但,苏茉染自己花看也好过被毛贼花。

做完这一切,苏茉染拍拍手道,“记住你刚刚说的话,以后再犯,我见一次打你一次,打倒你浑身瘫痪再丢去官府。”

语毕,苏茉染准备离开,不想那拿着长剑的帅哥一直盯着自己,她顿时有些心虚,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

“方才,多谢这位大人帮在下拦住了这小毛贼,要不然,在下这点血汗钱,怕是就追不回来了。惊扰之处,还望……”

苏茉染话没说完,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来袭,苏茉染的头皮一阵发麻,甚至来不及动作,身体就被人一把扯进了马车里。

苏茉染都不知道马车里的人是怎么出手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扑倒在了马车里那人的身上……

而,身后她原本站立的位置,刚好一直长箭飞射而过,稳稳的插进了旁边的墙壁上,如壁三分。

“来人,保护主子!”

几乎是同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苏茉染的脑袋是一片空白的,不仅是因为身后突然飞出来的冷箭,更因为自己被人一把扯进来,然后,她还好死不死的,一头扎在了里面这人的颈窝里。

嗯,最尴尬的是,她的小嘴还刚好亲吻到了身下这人的……喉结?

这会儿在不停滚动着的玩意儿,应该是的……叭!

苏茉染前世接触过不少男兵,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自然明白那玩意儿是相当危险的存在。

更何况,如今这时代,被牵了手就是授受不亲,就是有染,是要以身相许的……

可怜她连这人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莫非,这是大夫人或苏茉莉派来毁她清白,好让她没办法进宫嫁给皇帝的?

苏茉染脑子转的很快,一下子就想了很多,但还没想明白,耳边就想起了一道淡漠而又带着气愤的声音。

“你还想占我便宜到什么时候?”

苏茉染一愣,这声音,为什么她觉得有点……熟悉?

苏茉染眨了眨眼睛,脑子里闪过了某个赤果的身影,脸色一红,猛地弹跳了起来。

“你,你你你……是你?”苏茉染瞪圆了双眼,明媚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愕。

她坐直了身子,才看清眼前那人。

他一席白衣胜雪,衬得他高挑匀称的身材,完美无缺,似乎好有些……瘦弱?

至少,眼前这人,当下半躺在马车里,像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般的样子,是真的很楚楚可怜的。

但她可没忘记刚刚是这人一把将她扯进马车里来的,那力度和速度,可不是一个瘦弱男人能做到的。

苏茉染本是想看看,这么一个身材完美的男人,会有一张什么样惊世骇俗的脸的,但……

这人坐在马车里,居然还戴着斗篷?还是黑色的……

这么一来,他那一张脸就完美的被遮挡住了,饶是苏茉染视力极好,又靠的这么近,也没能透过那黑纱,看清他的模样,除了……他因为倒下而裸露出来的那一截下巴……

嗯,光是看着光洁白皙的下巴,苏茉染几乎可以断定,这人的绝对是个皮肤一绝的男人。就是不知道五官怎么样。

不过,好端端一个人戴着斗篷出来,不是长得吓人就是见不得人,鉴定完毕!

“你倒是,好眼力……”慕容翊的身子还有些发麻,他没想到,这丫头这么轻,他分明听到她刚刚踹人的时候,那力度十足,凶狠的很。

结果他一伸手将人逮进来,却发现她轻的跟羽毛似得。

这样也是为什么,他会因为用力过猛,倒在马车里还被占了便宜的原因了。

这话,是承认他就是那天在温泉山庄里,被自己看了果体的那位眼睛不好使的国师大人?呸呸呸,她可没看到全果的!她还是纯洁的!

“咳,那个,刚刚非常感谢国师大人出手相助……还有上次……”苏茉染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总觉得这个男人,没有帮自己的理由。

但道谢还是需要的。

慕容翊微微坐直身子,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和斗篷,确定自己的脸没有暴露,才淡淡的应了一句,“苏小姐客气了。”

说完,想起自己刚刚被无缘无故亲了一口的事儿,慕容翊的脖子还是止不住的一阵泛红,接着有些不冷不热的道,“不过,苏小姐的感谢方式,有点特别就是了。”

苏茉染的脸也一下子涨红起来,这话,怎么说的她好像很轻浮似得?她其实很纯情的好不好?就刚刚那一下,都还是她这两辈子的初吻呢……

但,她不能暴露了自己纯情,毕竟,她上次还顺手调戏了他一把来着。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才发现自己是穿着男装的,当即笑了笑,“国师大人好眼力,这都能认出我来。能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让您对我印象深刻,我只能用点特别的感谢方式呀。”

这脸皮是要有多厚,才能做到这般镇定自若的说出这种话来啊?

看来,这位苏家大小姐,未来的皇后,草包是假,轻浮才是真的。

“苏小姐是对谁都这么放得开?”慕容翊的脸色有些阴沉。

如果她是那种见了人就往上扑,动不动就说要对你负责之类的话,那他这躺回去,怕是要洗好几个时辰的澡,才能缓解自己皮肤上的灼热和恶心了。

苏茉染闻言一愣,害,对方果然是把自己当成那种人了,她本是不想解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突然就变了味道。

“怎么会呢?这世上可只有一个国师大人啊……”苏茉染这语气一变,却是让她看起来更加的……轻浮了。

可偏生,苏茉染还摆出一副深情的样子,“别人可不值得小女子这般费尽心思!”

慕容翊:……

所以,他这是被这个女人给看上了?开什么玩笑?

这女人,可是未来皇后!

她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苏小姐,请注意你的身份。”慕容翊的脸色黑得都要滴出墨来了。

哪怕隔着黑色的斗篷,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也不影响苏茉染感觉到他身上的阴沉气息。

呵呵,这就生气了呢。

还挺可爱的!

苏茉染在心里偷笑,面上却是一脸无辜,“国师大人说的是,小女子这身份,着实配不上国师大人您,所以,还请国师大人,把与我之间的事儿忘了吧。”

慕容翊:……与你之间的什么事?你这说话的不清不楚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

慕容翊是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女子,原本平静无波的心,竟是因为她而起了一丝涟漪。

他微微眯起双眼,“苏小姐看来是没有听过本国师的传言,方才这话,应该是我要说的才是。今后,还请苏小姐与本国师保持距离,以免,将我身上的恶疾,传染给了你。”

“咳咳,咳咳咳……”说完,这家伙竟是开始疯狂咳嗽了起来。

是咳到想要断气的那种咳,让苏茉染一时间,分不清这人到底是真病还是装的。

不过,关于他的传闻,她还真是听说过不少。

说的最多的就是他性情暴躁,权势滔天,皇帝都要对他礼让三分,但又身患恶疾,已经到了无药可医,怕是要不久人世了之类的。

但,苏茉染那天在温泉池里看到的那身材,却哪里有一丝病气啊?

单是他那迅速的动作和一身仙气,就足够叫人惊艳了好吧?所以,她觉得传言是假的。

而如今……

罢了,苏茉染看他咳得那么难受,有些不忍心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国师大人如此通透,小女子佩服佩服。不过,您还是当心着点儿身子,毕竟,你自己病了没什么,但要是传染给别人就是罪大恶极了。”

慕容翊:???

她确定她这是在安慰自己?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慕容翊觉得自己都要暴走了!

苏茉染见他止住了咳嗽,立刻跟他保持了距离,心想,他能不要自己负责,并且愿意跟自己保持距离是最好的,也省得她以后离开了苏家还要有个牵绊什么的,不能快意江湖,那可多麻烦啊。

慕容翊还在气头上,要是他知道苏茉染此时此刻的想法,怕是要控制不住一脚将她踢下马车去了。

就没见过这么忘恩负义的人!

“主子,刺客已经全部清理,最后两个活口咬舌自尽了……”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晴天微微喘息的声音。

马车里的两人,也立刻纷纷坐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尤其是慕容翊,还很是高深的嗯了一声,这才对苏茉染道,“不知苏小姐打扮成这样,是要去往何处?本国师送你一程?”

以上就是关于老师,感,受到,它在,你,里面,了,吗,作文,对,的菜谱做法,更多美味食材做法请查看情感故事

内容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本文地址:http://www.gxo3.com/a/qinggangushi/2022/0802/14138.html